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一九章 战郝连德海

    刹天还想说些什么,劝习昊取些蛟龙血液,却突然看到习昊脸色不对,他不由一愣。“郝兄,怎么了?”

    习昊回过神来,看了刹天一眼,脑海中念头一转。说:“没什么,我的一些朋友来了,我去会会他们,就先走一步了。”说着,就对刹天一抱拳,然后飞身离开。

    看了习昊离去的背影一眼,刹天也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芭蕉镇以东,三里以外,一条青石小路蜿蜒盘转,一直延伸到芭蕉镇外的海滩,小路两旁尽是苍苍绿树。

    一满头银、精神奕奕的胖老头正疾步行走于青石路上,向着芭蕉镇外那海滩的方向赶去。

    这老头正是那郝连家族的郝连德海,听人报告说有人个疑似郝念牟的人在芭蕉镇出现,由于自己三弟正处在进阶合体中期的关键时刻,自己的另外两个兄弟都在为其**,他得到消息也没有去打搅闭关中的三人,只是一个人巴巴的从郝连府中赶来,并且留下消息,叫几位兄弟出关以后,立即赶来。

    “郝连兄,你这是去哪里?是要寻找在下吗?”郝连德海正在赶路,也没有注意路旁的情形,一个熟悉的声音却突兀的从旁边树林之中传出。

    郝连德海一惊,却见习昊慢慢的从路旁树林之中走出。他不由双眼一眯。“郝念牟,想不到,你真的还没死?”

    习昊微微摇了摇头,眼中露出困倦之色。“郝某本无意针对你们,你们为何要对郝某穷追不舍呢?”

    郝连德海此时也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听得习昊此番言语,他当然是认为习昊是在示弱,怎么也不会想到习昊的意思是不想针对他们这些郝连家族的后辈弟子,只想对付他们郝连家族那位老祖宗。

    当下他也微微一笑。“郝兄这句话未免有些不对了吧,你杀我郝连家族继承人,还关系着我二弟和五弟的下落,我们怎么能不对郝兄多加关注呢?”

    习昊双眼扫过郝连德海,面无表情。“郝连德意和郝连德佑两人已经死了,你们也不用再追寻他的下落了。”

    对于郝连德佑两人的身死,郝连德海虽然早有了心理准备,可消息一旦被证实,还是难免悲从心起。立即指着习昊厉喝到:“他们是怎么死的,是不是被你杀的,想我五弟……”

    说到此处,他又想到郝连德佑那有如孩童一般的神智,其两眼之中竟然出现了盈盈泪光。“我五弟何辜?”

    看着郝连德海的真情流露,习昊也难免心神微动,可想及对方只知有己不知有他人的行事风格,他也不由摇了摇头。“你走吧,我不想为难你们,希望你们以后也别再对我念念不忘了。”

    郝连德海不愧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很短的时间就从悲伤中回过了神来,见习昊如此驽定,心中不免狐疑,疑惑的看着习昊。说:“既然你知道老夫是来找你的,为何还敢如此大咧咧的出现在老夫面前,还口出狂言,如果老夫没记错的话,郝兄虽然修为不弱,但是还应该是略逊老夫一筹吧。”

    习昊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直接转身抬步,就要离开。

    见习昊就要离去,郝连德海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身上一阵白光涌动,“葵水极钟”立即飞上头顶。口中出一声冷笑。“郝兄难道就想这么离开吗?”

    转过身子,看到对方既然准备动手了,习昊也不手软之人,抬手一指,一片金红色云海立即出现在半空之中。

    看着金光闪动的云海,郝连德辉脸上立即露出狐疑之色。据他所知,习昊修炼的是血欲宗的法门,所用的法决都是杀伐之气甚重。

    空中那片红云虽然散的也是杀伐之气和暴戾之气,可却是有如波浪一样层层传来,一波接着一波,一浪接着一浪。这却是修炼水属性**之人才能给别人的感觉。

    疑惑的看了空中的红云一阵,感觉到那杀伐之气和暴戾之气带来的压力,郝连德海感到一阵气闷,口中清喝一声,一道白光从指间打出射向头顶“葵水极钟”。

    “叮~~~”那白色的古钟立即出一声清鸣,然后白光大作,一圈圈无形的气浪立即散开来。

    习昊此时也是抬出右手,并指一指空中的红云。口中清喝:“绕指之柔,柔之杀。”

    空中的红云立即金红二色光芒大作,迅的凝聚成一并巨大的金红色巨剑,向着郝连德海头顶的古钟飞来。

    巨剑飞来,郝连德海头上立即冒出一阵冷汗,感觉到对方那柄巨剑之上不仅有无尽的杀伐暴戾之气,锐利无匹,似乎随时要将自己撕裂,更让其惊骇的却是自己葵水极钟所出的层层气浪并不能阻止那红色巨剑分毫。

    他感觉那巨剑不仅锐利无匹,而且有似水之柔,自己的出的层层气浪的挤压之力或许可以将坚硬瞬间挤压碎,可对柔弱之物却是毫无办法。

    惊骇的看着巨剑临近,郝连德海的心瞬间被一种恐惧的感觉吞噬。

    数息之间,那红色巨剑就和白色古钟接触到了一起。

    轻轻“嘭~~”的一声传来,郝连德海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头上的葵水极钟光芒也减弱了几分。

    习昊再次伸出双手一指,那红色巨剑立即又变化成一片金光闪动的血海,将那葵水极钟包围在其中。血海一阵翻滚,不停的挤压那件光华已经减弱不少的钟形法宝。

    巨剑这一变化,郝连德海立即感觉自己的法宝似乎陷入了无尽的液态金属海洋之中。周围稠密的液体阵阵汹涌,似乎眨眼之间就可以将自己的葵水极钟压碎。

    他也强吸一口气,猛提体内真元,浑身白光大作,伸**出一道粗大的白光向着那古钟射去。白光一到,那古钟身上的光芒也强了一些。可转眼之间,又在云海的挤压之下,暗淡了下来。

    终于,轻轻的“嘭~”的一声传来,那葵水极钟终于承受不住这种压力,光华尽失,碎裂开来。郝连德海如遭雷击,心神一阵,仰天吐出一口鲜血,人也缓缓的瘫倒在地。

    习昊正准备再给郝连德海一击,却突然感觉到,远处有三个合体后期修为的修者,正飞的向着这边飞来。

    “快,那边有打斗的现象,应该是大哥和那人”一声洪亮的声音传来。习昊也不敢再迟疑,立即飞身而起,认准一个方向飞去。

    在其走后不久,三条人影凌空飞来,降落在他和郝连德海相斗的地方。

    “大哥~~~”三人一见瘫倒在地、人事不知的郝连德海,口中立即出一声狂吼,向着他奔来,将其扶起。一探鼻息,现郝连德海还未死去,三人心中不免松了一口气。

    “这是怎么回事?那郝念牟修为不是比大哥略低吗?怎么会这么短的时间大哥就被伤成这样,那郝念牟还逃去无踪了。”检查了一遍郝连德海的伤势,其中一人立即掏出一颗丹药,给郝连德海喂下,然后一脸疑惑的看着曾经见过习昊的郝连德辉。

    郝连德辉此时也是一阵迷茫。“上次我们见那郝念牟的时候,他的修为的确略低于大哥,不可能短短的两个月,他就变得如此厉害,难道他另有帮手?那会是谁呢?”说完,他还眉头一皱,低头沉思起来。

    听过郝连德辉的话,在场另外两人也低着头,开始思考还有修行界还有哪些高手可能和郝念牟是一路的。

    “算了,这些事等大哥醒来,一问便知,大哥伤势怎么样了?”郝连德辉性格急躁,想了一阵,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就不再想了,转而呢问起郝连德海的伤势。

    给郝连德海喂下丹药那人却是一脸的沉重,叹了一口气。说:“大哥伤势极重,性命可能无碍,可这修为受损却是必然的了,而且这葵水极钟又还损坏了……”

    没想到郝连德海受伤如此之重,郝连德辉和在场另一人均是大惊,一脸骇然的看着晕迷中的郝连德辉。

    “还愣着做什么?赶快将大哥带回去好生休息啊,有什么事情等大哥醒了再说。”回过神来的郝连德辉,想起自己几人还是在荒郊野外吹凉风,对郝连德海的伤势不利,立即开口嚷嚷到。

    “唉,也只好如此了。”另外两人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将郝连德辉抱起,三人向着郝连家族所在的方向飞去。

    本来以为郝连家族就只有郝连德海和郝连德辉两个合体后期的高手,没想到除了他们两人之外还有两个。习昊心中震骇,不由再次揣测起郝连家族的实力来。

    想起蓝安晏说过,郝连家族合体中以上修为的修者共有六个,看来除了自己最初遇到的郝连德佑和郝连德意,其余的四个都应该是合体后期的实力了。

    略一猜测,习昊不由感叹这些大家族底蕴之后。低着头想了一阵,习昊知道经此一役,郝连德海估计是很难恢复了,郝连家族还剩下三个合体后期的修者,他觉得自己的修为,现在应付两个应该没有问题,可如果是三个齐聚,他可能就有点难脱身了。不过自己只要小心一些,不让三人有合围的机会,应该无甚大碍。

    想到这里,他心中也安稳了一些,沉吟了一阵,思考了下今后的行止,他略略的辨识了下方向,向着出云国西北部行去。

    不想他这一去,看到的却是……由此而引了他的滔天怒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乾坤剑神
蛊真人
医武兵王
逆天邪神
异世界的美食家
从仙侠世界归来
帝霸
最强狂兵
极品全能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