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一六章 谷中修炼

    笛声一起,两人一惊,立即向四周看去。

    周围四面山上,四个头戴圆形皮帽,身披毛曷毛、皮裘,穿牛皮鞋。颈系铁索,手贯铁钏。胸前挂着三寸长的金花,脸膛微黑,身材消瘦的四个中年人从山上飞出,朝着二人飞奔而来。

    “你们是何人,来我黑巫教的圣地作甚?”降落地面,当中一人立即走出,朝着二人厉喝。

    其话语刚一落,远处却传来一阵低沉、悠远,埙声、钵击声、磬声、缶声、铃声混杂的音乐。

    郝连德辉转眼望去,却见一群人抬着一巨大的木板,木板之上摆满了各色鲜花,花朵的正中央正躺着一具干瘦的死尸,朝着天尸谷这边走来。

    “淖尔玛,这是何人?”走在人群前面,拿着一支黑木法杖,两眼深陷的一老者,看到郝连德海两兄弟却是一愣,朝着先前飞至的四人中一人问到。

    刚才向郝连两兄弟问话那中年人立即上前一步,对着老者一躬身,抱拳。“禀教主,我们来到此地之时,这两人已经在这里,属下正在盘问他们的来历。”

    “哦?道门中人,修为不低?”老者瞟过郝连兄弟二人,眼中露出讶异之色。

    一听中年人称呼面前这人为教主,郝连德海心中一惊,急忙上前对其一拱手。“这位想来就是大名鼎鼎的黑巫教教主吧,老夫郝连德海,这是我六弟郝连德辉,我兄弟二人乃是出云国郝连家族之人,因追捕一人……”

    郝连德海话还没说完,黑巫教主脸上却出现了些不耐的神色,手一抬打断了他的话。说:“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来到这里有什么事,不要打扰死者的安宁,现在请让过一边,我们先将逝者安葬再说。”

    对方态度傲慢,让性格暴躁的郝连德辉就想火,可是这却是在对方的地盘,并且对方除了态度傲慢些,所说之话也都在情在理,他也只得将心中怒火压下,默默的和郝连德海走到一旁。

    见二人让开,黑巫教主也不再理会,手中法杖一举,抬着木板的八个中年人立即飞到高空,静静的托着木板,凌空而立。

    几人一飞上高空,黑巫教主身后庞大的乐队立即忙碌了起来,埙声、钵击声、磬声、缶声、铃声立时大作,一段悲凉、庄重的音乐响起。

    黑巫教主也微微一欠身,向着空中死者鞠了一躬,乐队后面长长的队伍,立即伏拜在地,对死者行了几个大礼,口中还不停的念叨着什么。

    过得许久,那悲凉庄重的音乐声终于慢慢的小了下来,只剩下乐队后面人群越来越高昂的祈祷声。

    空中凌空而立的八人也将手中木板一翻,木板之上的死尸立即向着天尸谷中坠下,无数的鲜花缭绕于其身旁。

    尸体落入天尸谷之后,黑巫教主双手高举朝着天尸谷躬身一拜,后面长长的人群也跟着整齐的伏拜起来,祈祷之声更甚。

    良久,黑巫教主才手中法杖一举,后面的人群立即停止了祈祷,纷纷站立起来。他目光一转,这才看向站立在一旁的郝连德海两兄弟。“两位,现在可以解释下你们为何出现在我黑巫教的圣地吗?此处别无他物,平时就算我们黑巫教之人也很少来到此处,两位可别说来到这这里是为了看风景啊。”说完,他还双眼一眯,眼中射出冷厉之色。

    听着黑巫教主似讽带讥的话语,一向横行霸道的郝连德辉如何还忍得住,就要破口大骂,可却被郝连德海伸手拦住。

    原本听过黑巫教主之言,郝连德海也是心中有气,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见郝连德辉就要冲动,他立即将其拦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说:“教主,我兄弟两人只因追捕一人来至此处,那人却逃入谷中,我们不想进入谷中打扰死者,故在此守候,等待那人出来。”

    “哼~~~你们这些修道之人。只怕不是怕打搅谷中死者安宁,而是惧怕谷中的守护者,不敢进入谷中吧。”黑巫教主还未说话,其身后一中年妇人却抢先开口了。

    妇人话语一落,郝连德海两兄弟立即一脸菜色,正想说点什么。

    那黑巫教主却先行开口了。“你说你们在此等候那入谷之人,那你们在此等候多久了?”

    郝连德海立即上前一步。“老夫二人已经在此等候那人已经两天了,却仍然未见那人出来……”

    黑巫教主却是一皱眉头,元神瞬散开,向着天尸谷内探去,过得半晌,其嘴角却露出一丝冷笑。“你们追捕的那人是地仙境界的高手?”

    郝连德海一愣。“教主说笑了,我两人是何等修为,怎么会去追捕地仙境界的高手?我兄弟二人追捕之人名叫郝念牟,只是地魔后期的实力而已。”

    “你当老夫好骗吗?”听过郝连德海的话,黑巫教主却是眼中寒光一闪,声音也变得冷厉起来。

    “此言何解?”见黑巫教主突然翻脸,郝连德海却是一脸的迷惑。

    黑巫教主一声冷笑。“两位既然已经在此守候了两天,我想早已经用元神探查过谷内外围的情况了吧,也应该知道外围之中并没有人。两位都是修为高深之人,对这谷内的情况也应该有个了解,你们认为地魔境界的人能在外围以内呆上两天吗?可是两位还是呆在这里……”

    郝连德海一愣,他一直认为习昊不会莽撞寻死,故此才在此地一直等待,却未曾想到凭习昊的修为不可能在天尸谷外围以内呆上两天这事情。

    黑巫教主如此一问,立即让其无言以对。呆立了良久,他才支支吾吾的说:“老夫一直认为老夫兄弟二人追捕之人,不似莽撞之人,认为其遇险应该会返回,故此才一直在此地等候。”

    见郝连德海的样子,不似说假,黑巫教主也不由皱起了眉头,沉吟了半晌。说:“算了,也不管你们说的是真是假,你们既然没进入谷中打搅死者安宁,此事也就此作罢,你们赶快离开吧。”

    郝连德海扭头看了天尸谷一眼,叹了口气,转身对着郝连德辉。说:“唉,我们走吧。”

    “可是二哥和五哥……”郝连德辉却是不舍的看了天尸谷一眼,眼中露出不愿之色。

    “算了,以后再说吧。”

    郝连德海既然都如此说了,郝连德辉也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飞驰而去。

    二人走后,黑巫教主看着天尸谷,皱着眉头,沉思了一阵。才开口叫到:“淖尔玛”

    “属下在。”淖尔玛立即上前一步,恭立在黑巫教主旁边。

    “你派人守住此地,有什么事情立即向我报告。”

    天尸谷内。

    习昊盘坐在地,身前不远处,巫傀穷奇周身灰色雾气缭绕,张着一张大嘴,贪婪的吞噬着周围的怨气。

    习昊身上却是淡淡的的金色光晕流转,他现在元神内敛,正仔细的体会这身体之中每一个细胞所蕴含的巨大空间。在他此刻的意识之中,身体内每一个细胞都是一个完整独立的世界,他现在正在这一个个世界之中遨游探索,朱雀精血蕴含的庞大元力也源源不断的融入每一个细胞之中,其身上金色光晕也越来越浓。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月,他慢慢的睁开了眼。“一元一世界,唉,我何时才能将这些世界探索完成,那时我用元力为引,引动天地之力,又应该是何种威力。”

    憧憬着神功大成的威势,习昊又不由想起敌人的强大,眼中闪过一丝落寞。

    “现在我不能再使用恒河大手印,还是要在旻天太乙决和血雨炼心决上面来。”自言自语了一阵,习昊看了看面前不远处正在不停吸收的巫傀一眼,掏出旻天太乙决开始仔细研究起来。

    沉浸在旻天太乙决的各种法决之中,习昊心中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他似乎觉得道门的各种法决,似乎都是在模拟自然界中各种现象,其心中不由一震,立时想起在朱雀所在山谷之中,看到众修者出手时,那种玄妙的感觉。同时脑海中还浮现出和郝连德海交手是的情形,想起郝连德海给自己那种身处汪洋之中的感觉。

    “道法自然,魔欲炼心……”习昊呆呆的念着这两句,心中猛然一震。

    “魔道法门,以情御意,意辅御力,那道门呢?”习昊不由捂头苦思。

    “自然……自然……”以往的战斗一幕幕的出现在脑海之中。

    “我明白了。”习昊猛的一声大叫,从地上迅的爬起,体内元力运转,元神之力流动,一个小小无色水属性灵气团立即出现在其手中。

    “水之汹涌。”习昊一声清喝,手中的水属性,立即变幻成层层波涛向着地面袭去。

    “噗~~”一声很轻微的响声传来,地面立即出现了一尺许深的小沟。看着自己一击造成的情景习昊不由一愣,他很清楚自己刚才只聚集了多少灵气。

    果然是的。习昊心中暗呼一声。魔门法决重炼心,以意境御力,增加术法威力,道门却是用真元模拟自然,增加真元的威力。如果是将这两种法决融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十方神王
寒门崛起
驭房有术
七界武神
放开那个女巫
大明文魁
狼与兄弟
我的1979
绝世剑神
绝代神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