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九章 冥风山下

    听过连孟妮的话,习昊不由陷入沉思之中。

    道佛二门一向以降魔伏妖为己任,与魔道修者水火不容,没想到三家圣地竟然是同气连枝,而三道修者也认同了他们的关系,这不禁让习昊大感诧异。

    再加上他想到那些名门大宗对五蕴天祭是畏之如虎,竟然因为一点不确定的猜疑,不惜得罪大屿三派也要杀害自己,按理说,既然存在这三处圣地,五蕴天祭的事情,这些人应该是先向他们的圣地求助才对,为何反而不见着三处圣地,对五蕴天祭的事情有何动静。

    想了良久,习昊也未想通其中关节所在,当下也不再理会,抬头继续呆呆的看着夜空。

    “前辈,两天之后,就身上飘渺宫破开藏宝之地的日子,然后有七天的时间,可以让修行之人试试机缘,前辈到时候会去吗?”

    习昊一扭头,却看见连孟妮一脸希冀的样子。“你希望我去吗?多一个人参与,你得到神器的机会不是小了一分吗?”

    习昊如此一说,连孟妮也是一愣,对啊,他去我不是少了些机会吗?我怎么会希望他去?

    呆愣着想了一阵,她终于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理由。“前辈也与那郝连家族有仇,如果得到了那神器,必然会对郝连家族动手,那和我得到神器的效果也差不多,所以前辈去,不是减少了我的机会,而是增加了我们的机会。”

    没想到连孟妮几句话,自己竟然成了和她是同在一条“贼船”的战友,习昊先是一呆,随即又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他们后天就会破开那藏宝之地,我想明天飘渺宫的人也应该来了,我们明天就去冥风山吧,我也想看看那飘渺宫究竟都是些什么人。”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温热的洒落地面,大地上还有一层薄薄的氤氲雾气,在刚刚升起的红色朝阳的照射下,更显迷蒙飘渺。

    勤劳的农户们刚刚起床,才点亮家中那盏昏暗的小油灯,习昊两人已经开始在这迷蒙的氤氲雾气中穿行。

    习昊二人赶到冥风山的时候,整个冥风山还处在一片安静祥和之中,找了个地方二人,坐了下来,开始静静的等待。

    没过多久时间,冥风山也开始热闹起来,众修者也依次走出了他们临时搭建的小屋。再过得一会,四面八方的修者也纷纷赶来,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彼此寒暄着,谈论这次的盛事。只有习昊连孟妮二人,呆呆的坐在一旁,好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似的。

    习昊二人还字呆。

    “郝念牟,你还敢到这里来?”一个愤怒的声音传来。

    习昊扭头看去,却见一个须俱白,但却红光满面的老者正对着他怒目而视,习昊立即一皱眉头。“我为何不能来此地?飘渺宫不是说只要是修行之人就可以来试试机缘吗?”

    老者轻轻的哼了一声,眼中射出冷厉的光芒。“那也要你有命活到神器取出之时才行啊。”

    “哦,这么说来,似乎是阁下不想让我活到那时候了。”习昊无神的双眼一抬,淡淡的瞥了老者一眼。

    习昊的态度,让老者立时火起,就想要动手,此时一个不温不火的声音从其背后传来。“六弟,说了你多少次了,你还是这样性急。”

    老者一听那声音,心中立即火气全消,转身对着身后一人一躬身。“大哥,你来了。”

    “嗯”一满头银,神采奕奕的胖老头从刚才那老者身后走出,笑呵呵的冲习昊一抱拳。“这位想来就是最近名闻遐迩的郝念牟,郝兄吧,老夫郝连家族郝连德海,这个是我六弟郝连德辉,他有些性急,好望郝先生勿怪。”其声音温温和和,不带一丝烟火之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和习昊是至交好友呢。

    一旁的连孟妮一听这两人竟然都是郝连家族之人,眼中立即露出愤怒之色,不过随后又是满脸的担忧。

    习昊却是满不在乎,环顾四周一眼,淡淡的说到:“有什么事吗?”

    习昊满不在乎的样子,让郝连德辉顿时又想大骂,却被那郝连德海伸手拦住。“郝兄不知,我郝连家族一直在找寻郝兄你,可是却郝兄却是始终神龙见不见尾,我们实在是深感遗憾,不过今日既然有缘在此地能与郝兄相逢,青风的帐我们是不是该算算了?”

    习昊还未答话,一个声音却在旁边响起。“郝连兄,明天就是破开藏宝之处的日子,估计过得不久飘渺宫的人也应该来了,我看这事是不是等此处事了,你们再和郝兄坐下来商议啊。”

    原来是司徒博文见郝连家族的人有动手的意思,刚刚赶来的他立即出言劝解。

    郝连德海却是微微一笑。“司徒兄这话就有不对了,这郝念牟杀了我郝连家族的下任继承人,我想飘渺宫也不能阻止我们报仇吧,这郝念牟神出鬼没,错过今日,我们还不知道到哪里去寻他。”

    习昊慢慢的站起了身子,对着司徒博文一拱手。“司徒兄好意,郝念牟心领了,不过我和这郝连家族已经是是同水火,早晚也是生死相对,也不在乎这一天两天了。”说完就要向前走去。

    其身后连孟妮起初只知道习昊和郝连家有仇,却并不知道习昊杀了郝连青风,听郝连鸿鸣一说,不由大吃一惊,此番习昊向前走去,她不由心中一紧,不由自主的伸手拉了拉习昊的衣角。

    感觉有人拉自己,习昊一回头,却看见连孟妮一脸紧张的样子。心中一动,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和煦的笑容。“不用担心,没事的。”

    走上前去,习昊元神一扫郝连德海两兄弟,现两人的修为都比自己诛杀的郝连德佑二人不止高了一筹,自己虽然吸收了朱雀精血,但是大部分朱雀精血的精华都只是存储在自己体内,自己吸收的元力只是其中很少一部分。今日如果不动用巫傀和灵鬼自己绝非两人联手之敌,可是今天又有如此多的修者在场,如果这两样东西一曝光……

    沉思了半晌,习昊眉头一动,不阴不阳的说到:“两位是一起动手,还是一个个来。”说话的时候,他竟然是连看都不看郝连德海两兄弟一眼,似乎全然没把二人放在心上一样。

    见习昊如此镇定,郝连德海心中也是一阵迷惑,从他们的情报中看来,这郝念牟应该只是魔道的地魔中期的修为,相当于合体中期,而自己和六弟两人都是合体后期的修为,这郝念牟还如此狂妄,难道他有什么后手?不过疑惑归疑惑,他身为郝连家族之人,习昊已经如此说了,他们是不可能再做出联手对敌的事情的。

    沉吟了一阵,郝连德海呵呵一笑。“郝兄说笑了,我们郝连家族虽说不上什么名门望族,但在修行界还是有几分薄面,当然不会以多对少。”

    习昊故作镇定,出言相激,等的就是这句话,郝连德海话音刚一落,他也没多言,直接手一扬,一金红色巨刀虚影立即出现在空中。不过这次的刀影除了本身呈现金红色之外,其周围还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白色火焰,其散出来的气息,也不再是单纯的杀戮之气,而是杀戮中带有一种疯狂的暴戾之气。

    虚影一出现,习昊心中立即杀意汹涌、暴戾之气肆虐,可他心中此时却似乎有着另一种执念,让其飘飞出身体之外,好似那些杀意和暴戾之气和自己无关似的。

    同时他还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能支配那些杀意和暴戾之气配合元神之力,引动周围的天地灵气。在这股冲天的杀意和暴戾之气的配合之下,似乎元神之力空周天地之力也变得容易了许多,控制的范围也更为宽广一些。

    习昊血刀虚影一祭出,对面的郝连德海也身上也立即涌出一阵白色雾气,在其头顶凝集成一柄几近实质化的白色巨剑,行周围散着一股强大的威压。

    看着空中那柄白色巨剑,习昊顿时产生一种错觉,觉得那好想不是一柄剑,而是一片广阔无垠,汹涌澎湃的大海,给自己一种磅礴无边的压抑感。

    感受到那种压抑,习昊立即加运转体内元力,半空中的红色巨刀身上立即出一阵耀眼的金光,疯狂的杀气和暴戾之气再度汹涌。

    “金杀之境?怎么可能?他已经到了地魔后期?怎么还没陷入疯狂……”周围都是修为高深的高人,一见此景立即惊呼出声。

    对面的郝连德海被这种疯狂的杀气一激,也感觉心中极不舒服,立即口中暴喝一声。“沧海无涯”

    空中那柄白色巨剑立即向着习昊飞的飞来。习昊也不敢怠慢,伸手一指,空中的红色巨刀立即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锐利之气,向前飞去。

    巨剑和血刀接触到了一起,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声势浩大。只是极为缓慢的碰到了一起,接触那一刻,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暂时陷入了一种绝对的安静状态之中。

    数息之后,一股无形的气浪才从两物相撞之处,迅的扩散开来,地面上立即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诸天投影
无敌天下
神魂至尊
逍遥派
绝代神主
永恒圣王
九天剑主
人道崛起
牧神记
都市奇门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