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八章 神秘圣地

    天空蓝得让人神往,像琢磨得非常光滑的蓝宝石,又像织得很精致的蓝缎子,朵朵白云衬在其间,一眼看去,让人感觉到清凉与宁静。

    天空之下,一茂密的山林之中,却是无数野兽声声哀鸣悲嚎,习昊此时已经被染成了一个血人,正到处搜捕能走动的生物。

    “唉”一声幽幽的叹息传来。“火者,焚尽万物,暴戾。金者,兵戈,杀伐。制暴抑杀,天地至爱。”

    声音悠远、清淡而飘渺,落在习昊心间,却如黄钟大吕般震撼,眼中也闪过一丝清明,心中的杀意也减弱了几分。继而眼中又是一片迷蒙之色,脑海中浮现出许多画面来:牟依嘎娇嗔撅嘴、母亲拿着红薯、哥哥拿着弹弓……

    他竟然慢慢的坐了下去。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习昊一直坐在那里一动未动,身上还沾了一点鸟类的粪便,一只笨笨的灰熊走到其身前,挠了挠他,随后无趣的走开。

    此刻他心中仍然是杀意翻腾、暴戾之气肆虐,可他却好像感觉自己升上了高空,那些杀意和暴戾之气似乎都与他无关,他只是一个冷冷的旁观者。

    周围一片宁静安详,只有几只夏虫在鸣叫。

    “天地至爱,以情御意,意辅御力,好一个魔欲炼心。”习昊慢慢的站了起来。清明的双眼之中露出一丝淡漠,淡漠之中露出一种空明。

    “多谢前辈指点。”习昊对着一个方向一抱拳,声音平淡不带一丝人间烟火。

    “你也不用谢我,你的一起都源于你心。”

    习昊也未再一言,只是平静的腾空而起,向着一个方向飘然而去。

    出云国南部黎天城。

    一个高高瘦瘦、双目无神、满脸病态、身着一身宽大有些破旧衣服,一副落魄之相的青年默默走在黎天城大街之上。

    他只是那么静静的默默无声的走着,走路的姿势也和常人一般无二,可当他走过之时,不知怎的,众人均会不由自主的,扭头看他一眼,似乎他身上有着无尽的落寞和困倦,可以吸引周围的一切目光。

    对于周围的一切,他却浑然不觉,只是慢慢的继续前行。此人正是习昊。

    从入魔状态中清醒过来之后,刚一走出山林,他就听说飘渺宫要强行破开禁制取出神器的事情,他也立即赶了过来。

    他赶到黎天城的时候,城中已经驻扎了很多的修行之人,原本还想去临江楼吃点东西的他,一到临江楼才现,偌大的临江楼早已经没有了位置,二楼的雅间也早已被沾满,楼下大厅之中还站满了一些不是修行者的普通人,巴巴的看着二楼的雅间。这些人都是听说“神仙”来到,故此慕名而来,希望有缘被哪位神仙收做弟子,从今以后也好呼风唤雨逍遥自在。

    看了人满为患的临江楼一眼,习昊默默的走出了大堂,开始向城外走去。

    “前辈,前辈……”习昊正默默的走着,背后传来一阵呼喊。因为他长久以来都是一个天风门小弟子的身份,改变容貌之后倒也有人称呼他为前辈,可是也并不多,故此他也没有意识到这是在叫自己,还是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背后的人影见习昊不理睬,眼中露出一丝失落,呆呆的看着习昊默默离去的背影,她心中却升起一丝莫名的伤感。低着头想了一阵,只见她咬了咬嘴唇,慢慢的跟了上去。

    “姑娘,你一直跟着我做什么?”刚走出黎天城不远,习昊突然出声。起初他虽然没有意识到那声前辈是叫自己,但是有人一直跟着自己他还是有感觉的。元神展开,现一直跟着自己的竟然是那见过两次的连孟妮,当下不由出声询问。

    “我……我是想谢谢前辈上次的救命大恩。”习昊突然转过身来问自己,连孟妮立即觉得有点不自在起来,说话也期期艾艾的。

    习昊却是面无表情,淡淡的说到:“我说过,那次不是我故意救你们,我也只是为了我妹妹报仇而已,你也不用谢我。”说完,他又转过身去,慢慢的向前走去。

    “前辈……”

    “嗯?还有什么事吗?”习昊一皱眉头,再次转过身去。

    “我~~~~我可以跟着前辈吗?”连孟妮扭扭捏捏的捏着衣角。

    看着面前女子腼腆的样子,习昊不由想起自己刚从天风门下山,对什么都畏畏缩缩的样子,一丝唏嘘从心底生出,不过也只是一闪而过,平静的问到:“为什么?”

    连孟妮一愣。为什么?她心中对习昊有一丝特别的感觉,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虽然他是那样冷冷的,可她心中却有一种亲近感,仿佛习昊是她的亲人,她的哥哥一般。

    可是她总不能直接就说,我看到你感觉很亲切,好像你是我的哥哥一样吧,要知道对方虽然看起来年轻,可是他修为那么高,真实年龄应该比自己大了不少,如果自己这样一说,还不被他笑掉大牙啊。

    扭扭捏捏的想了半天,她终于想到了一个理由。“晚辈也和郝连家族有不共戴天之仇,想跟着前辈学点本事报仇。”

    “我修行之法不适合你,再说就算你全学去了也报不了仇。”习昊闻言,先是一愣,随后又淡淡的说了句,慢慢的向前走去。

    看着夕阳下,拖着长长背影的习昊,连孟妮呆呆的站在那里,愣了半晌,还是一咬牙,慢慢的跟了上去。

    “你还跟着我做什么?”习昊再一次转身。

    “我是想问下,前辈这次到黎天城来,是不是为了天风门的神器的事情?”

    “是的。”习昊默默的点了点头,不知怎的,他也对面前这女子有种莫名的亲近感,不愿意对其说谎。

    “那正好啊,我已经来到此地有些日子了,对很多情况都比较了解,也可以给前辈介绍些情况。”说完,还偷偷的瞟了一眼习昊的神色。

    习昊无奈的摇了摇头。“你愿意跟就跟着吧。”

    一缕轻柔的月光洒下,给大地上的万物都罩上了一层飘渺的柔纱,天空也并非纯净的黑色,倒是黑中透出一片无尽的深蓝,稀稀拉拉的几个星星也不甘寂寞,向四周散出淡淡的清辉。

    月光之下,一男一女静静的坐在一个山坡之上,男子用他那双无神的双眼呆呆的看着无尽的夜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女子却呆呆的看着男子,脸上有些担忧之色,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忧什么,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这种莫名的担忧,她几次都张口欲言,和想习昊说说话,可却不愿打破这种宁静,始终还是没有开口。

    “你这次到黎天城来做什么?”良久,习昊终于收回了看着夜空的双眼。

    “听说这次飘渺宫要强行破开那藏宝之地,只有是修行之人,都可以不论男女老少,修为高低都可以去试下自己和神器是不是有缘,我身负血海深仇,可惜实力低微,所以想来试试。”说到自己的血海深仇,她眼中露出愤恨之色,可想到自己的实力,她又不由黯然的低下了头。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面前这女子给习昊的一种坚强、自怜自尊的感觉,看着着她现在沮丧的样子,习昊忍不住想说些什么,可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沉默一阵之后,连孟妮也抬起了头,望着无尽的夜空,眼中露出一种憧憬,那是一种在困境之中,对将来美好幻想的一种憧憬。“如果是我有缘能得到那件神器……”

    看着她希冀的样子,习昊本想告诉她,那件神器不是普通人能使用的事情,可却不忍心剥夺她那一点点幻想的权利,心中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开始转换话题。“对了,那个飘渺宫是怎么回事?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们这么大方,要破开藏宝之地还让别人来试试机缘,另外那些名门大宗又怎么不阻止他们这么做,那些人不是一直想独占那件神器吗?”

    此时,连孟妮也从憧憬中回过了神来,听习昊这么一问,不由讶异的看着他。“怎么?前辈不知道飘渺宫?”

    看着连孟妮瞪大眼睛的样子,习昊心中也略感好奇。“怎么?难道我就一定要知道飘渺宫吗?”

    “哦,不是,我是在想前辈修为这么高,飘渺宫又那么有名,前辈应该会知道才对。”说到此处,连孟妮露出一脸庄严之色。“飘渺宫是道门修行之人心中的圣地,传说那里是整个道门修者的源地,飘渺宫令一处,整个道门修行界都会尊令行事,可是他们甚少出现在世人面前。”

    听说飘渺宫是整个道门的源地,习昊心中也是大感诧异,随即又皱了皱眉头。“飘渺宫只是道门的圣地,那些佛门修者和魔道修者也应该不会甘心才对啊。”

    连孟妮轻轻的摇了摇头。“前辈有所不知,道门在出云国有圣地飘渺宫,魔道在天罗国也有一圣地魔神阁,佛门圣地普渡殿却在婆舍国,这三家曾经出谕令无论这三处那一地之人出现,就等同于三地之人同时出现,其言行也代表三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绝世战魂
电影世界大盗
九天剑主
真武世界
从仙侠世界归来
诸天投影
官梯
武炼巅峰
偷香高手
黑暗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