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七章 习昊入魔

    “郝先生~~”瘫倒在地的众人现习昊还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心中立即升起生存的希望,可看到那只朱雀已经在蓄势准备攻击,而习昊还在原地呆,不由纷纷出声呼喊。

    习昊这才回过神来,看了四周一眼,却现众修者均已经瘫倒在地,不由一愣,再见那只朱雀正满眼杀气的看着自己,不由心中一紧,立即全力运转体内元力,调集元神之力引动周围的天地之力。

    周围一里之内,立即风云色变,天地之力疯狂涌动,带起阵阵飙风,习昊此时也是一脸凝重,身上的气势不断攀升。

    对面的朱雀一见此幕,身上抖动更为剧烈,气势也更加强盛,千丈之外,瘫倒在地的众人也觉得热浪袭人。

    酝酿许久,一金红色的巨刀虚影终于出现在空中,向着周围散出阵阵骇人的杀气,远处的众人立时觉得呼吸困难。再凝神一看那空中的巨刀虚影,现它虽然是金红色,但是出的却是一阵耀眼的金光。

    “金杀之境?怎么可能?”见得此景立时有人惊呼出声。

    对面的朱雀此时也蓄势完成,张口吐出一口深紫色的液态炎火,向着习昊奔袭而去。

    按理说,习昊的血杀神刀偏金属性,遇到天火应该是被一击而溃才对,可让人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却突然生了,习昊的巨刀虚影和深紫色的炎火一接触,立即生扭曲,渐渐的变成了一团金红色的云雾,和那深紫色的炎火纠结才一起。

    习昊脸上也立即流下颗颗豆大的汗珠,一是因为空中那团炎火的压力,一是因为他在努力克制心中升腾的杀意。

    渐渐的,习昊神智迷糊了,双眼血红,心中满是滔天的杀意。身上气势也是陡然一变。

    对面的朱雀见到自己喷出的炎火被对方虚影所化的云团包围,眼中立时现出一种绝望,回头深深的看了那梧桐树上的朱雀蛋一眼,猛的一声哀鸣,张口吐出一口紫火缭绕的金色精血向着习昊飞去,同时身体也剧烈燃烧起来。

    随着对面朱雀身体的燃烧,周围的温度也剧烈的攀升,朱雀的身体也变成了一团紫金色的火焰,慢慢的扩大。

    看这情形,朱雀是想把周围十里之内变成一块熔岩之地,将自己的蛋埋藏起来,等待它慢慢孵化。

    感觉周围温度的升高,再加上亲眼见到朱雀身体的变化,众人心中升起一股深深的绝望。

    此时,那团紫金色火焰的正上方,一个白色小鼎从缓缓的从天而降,出一道清辉将那团紫金色的火焰笼罩其中,一个清理的绿衣女子也从远传飘来,指间一道白色光华射在那白色小鼎之上。

    于此同时,朱雀所喷出的精血也准确的落到了习昊身上,他本应该立即化为灰烬的,可起初使用血杀神刀所聚集的金灵之气和他身体还有一丝联系,替其略略的阻挡了一下。

    心中杀意汹涌,陷入疯狂中的他,当下觉得身上一疼,感觉就要融化似的,心中也恢复了一丝清明,立即全力运转体内元力,对抗附着在自己身体之上的紫色火焰,同时还飞快的取出一个小玉瓶,将其中的九转生灵液倒了一滴吞入腹中。

    环顾一眼,却现飘来的那女子正是那神秘的侬依曼,他心中疑窦丛生,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可身上的灼热却容不得他耽搁,必须马上找一个地方用血炼之术吸收那朱雀的精血,化解身上的火焰。略一思考,他立即腾空飞起,向着远处掠去。

    见习昊离去,侬依曼一皱眉头,似乎想说什么,可是眼前朱雀身体燃烧而形成的火焰却叫她分神不得,她也只得皱了皱眉头,朝习昊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

    习昊走后,过得许久,那团紫金色火焰才被小鼎出的白色清辉泯灭于无形,侬依曼优雅的掏出一条手绢,擦了擦额上的汗珠,看了四周一眼。

    “这颗朱雀蛋和涅灭朱果就由我带走,等将朱果炼成灵丹,我会派人给在场各位每人送上两颗,余下的就先由我们保管。”

    自己差点丢掉性命就是为了这两样东西,现在却要被人带走,在场众人当然心由不甘,可是面前的形势也不由他们不低头,一些吃过灵药,伤势稍微好了点,可以勉强站起的修者,立即起身对着侬依曼一抱拳。“敢问姑娘是……?”

    侬依曼也不说话,只是玉手一扬,一个白色玉牌立即出现在空中,“飘渺宫”三个金色大字,在阳光的照射下褶褶生辉。

    众人一见,立即大惊,纷纷伏拜在地。齐声呼到“尊法旨。”

    “起来吧,不用多礼了。”侬依曼轻轻一摆手,看了伏拜在地的众人一眼,继续说到:“还有那天风门的神器之事,最近闹得不得安宁,在此五蕴天祭将临之际,各宗门还为了它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故此我们决定于三个月之后强行破开那藏宝之地,将神器取出,到时候如果是有人能让神器认主,那神器自然是归属于他,若没有,那神器就由我们保管,破禁之日,还望各宗门也能到场出些力。”

    侬依曼说完,也不等众人回答,直接手一招,那梧桐树上的五彩朱雀蛋和梧桐树下一颗紫黑色的朱果立即被其收入储物袋之中,随后转身飞去。

    “想不到你还没有死,那件事情是我们对不起你,希望你以后好好保重吧,等我们成功之时……”沿着习昊离去的方向追了百里,侬依曼也没现他的踪影,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悠悠的自语。

    一个隐蔽的山谷之中,习昊盘坐在一小小的水池之中,池中的水滚滚翻动,冒着阵阵热气。

    不多时,水池已经就变成了一个枯塘,水尽皆化作了一团雾气蒸腾上了高空,变成天空中的一团白云,池底的泥土也纷纷龟裂,露出一道道宽宽的缝隙。

    “啊~~~~”习昊口中不由出一阵低沉的吼声,朱雀精血所带的火元之力不停的灼烧着他的身体,让其身体中的细胞不断的湮灭消失。

    九转生灵液的功效也确实强大,细胞不断被湮灭,其身体之中却不断再产生新的细胞,经受烈火的考验。

    同时习昊还强行压下心中的杀气,不停的运转血炼之术,吸收朱雀精血之中蕴含的强大元力,可是随着元力的涌入,一股暴戾之气也从心间升起。

    表面看起来安详的习昊,此时却不仅承受着火焰噬身的痛苦,心底翻腾纠结的杀气和暴戾之气也让其苦不堪言。

    随着时间的流逝,进入习昊身体中的不仅仅是朱雀精血中的元力,空气中的火灵之气也随着朱雀的精血进入习昊的身体之中,另外随着其心间的杀意翻腾,周围的金灵之气也疯狂的涌入。

    慢慢的其身体竟然变成了一半火红,另一半却是金光灿灿。

    时间静静的流逝,一天、两天、三天、四天、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习昊的身体也渐渐的恢复了正常,原本是周围的火、金二属性灵气疯狂的涌入其身体,而此刻,其体内的元力疯狂运转,却将那不能融合的单属性灵气排挤出其体内,变成了他体内的火、金二属性灵气向外狂泻而出,只在其心间留下无尽的杀气和暴戾之气。

    好像无尽漆黑的夜空被一道闪电划破劈开,习昊猛的张开了双眼,可是……其双目却是血红,里面满是暴戾和杀伐之气。

    “啊~~~~”习昊仰天一声大吼,然后呆滞的往周围看了看,腾空而起,飞行了一段距离,感觉到了下面山林之中有旭东动物存在。

    他立即降落下去,一只山林之王——老虎看到习昊的降落,本能的感到一种恐惧,竟然被吓得瘫倒在地,动弹不得,习昊血红的双眼看着前面小猫一样的猛虎,嘴角露出一丝邪笑,慢慢的走上前去……

    此刻习昊的心中只有一种声音:杀……他竟然入魔了半盏茶的功夫,整个山林之中,上至猛虎、野猪、灰熊下至野兔、野鸡尽皆被习昊杀戮一空。扭头看了一眼满地的兽血,他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腾空飞起,向着远处飞去。

    郝连家族府中。

    “嗯,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不错的消息。”一老者拿起面前的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

    “虽然得不到那件神器有些遗憾,但只要那神器一被取出,各大宗门也不会再针对我们,我们眼前的困境也解除了,也可以腾出手来,做些事情了,也应该好好和那郝念牟算算青风的帐了。”家族的困境解除,郝连鸿鸣心中非常高兴,但是说起郝念牟,他心中却是不由一阵心疼,脸上露出愤恨之色。

    那老者见郝连鸿鸣如此表情,脸色却是一沉。“青风的仇当然是要报,可鸿鸣啊,你身为一家之主,应该要冷静,不要被仇恨蒙蔽啊。”

    “是,爷爷,孙儿谨记。”见老者有些不悦,郝连鸿鸣立即应声。“不过,爷爷,怎么二叔祖和五叔祖去东部找那郝念牟这么久还没回来,而那郝念牟还是活蹦乱跳的,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那老者此时脸上也露出担忧之色。“那郝念牟的修为还不是二弟和五弟联手之敌,看来他们应该是和他没碰上,可东部和婆舍国接壤……唉,还是多派人手去找寻他们的下落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天醒之路
万古神帝
人皇纪
极品全能学生
修罗武神
十方神王
重生完美时代
永恒国度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带着仓库到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