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二章 郝连困局

    跃马山,位于出云国东部。山并不高大,也说不上奇秀,但它在出云国境内却很有名。因为此山之中盛产一种药材——红景天,这种红景天说不上珍稀,但修行之人炼制的各种伤药,都有这种红景天的成分存在,因此这红景天也算是一种常用药,用量非常之大。

    因为地理环境的原因,这跃马山上出产的红景天却是整个出云国内质地最好的,被称为“圣地红景天”。可惜这样的资源,早就被各大势力派人驻扎霸占,普通的小人物却是无缘得到。

    一个衣衫褴褛,满脸胡渣子,面色黝黑,眼圈青的青年,看着面前云雾缭绕跃马山,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终于到了,在这里多采集些‘圣地红景天’也能去换些不太珍贵的灵药了吧。哎,灵药难寻啊,下山一年多,却是一种灵药也未寻得。”青年说完,还自顾自的叹了一口气。

    “喂!干什么的?”

    青年一愣,回头看去,却见一个身材健硕,身高七尺的中年人正向着自己走来。

    “我想上山采一些圣地红景天,好去换取一些灵药。”看那人像是修行之人,并且好像修为不低,青年说话的样子也变得有些畏畏缩缩起来。

    “采圣地红景天?”中年人一愣。“难道你不知道这跃马山西北面三里以内,由我们郝连家族驻守吗?这西北面三里以内的地方,出产的药材也都是属于我们郝连家族的?”

    青年先是一呆,随后又一脸苦色,向中年人哀求。“这位前辈,你就行行好,让我进山采点,我需要也不多,只要很少一点,拿去换些灵药,我这都下山一年多了,一株灵药都还未寻得。”青年畏畏缩缩的看着中年人,满眼尽是乞求之色。

    “一边去。”中年人鄙夷的看了青年一眼,一挥衣袖转身离去。

    傍晚时分,离跃马山西北面不远的一个小酒肆内,青年喝得酩酊大醉,口中不停的嚷嚷。“不让我进山采药,哼,等我取得天风门那神器,成了天下第一高手,让你们好看。”说完还掏出一个墨绿色玉简,在手中抚摸不已,那玉简上“旻天太乙决”几个大字金光闪闪。

    青年却不知道,他酒后之行,已经落入旁人眼中。付过酒钱,青年跌跌撞撞的向着外面走去。

    “快,你去向上面报告,我跟着他。”青年刚走,酒肆中两修者立即跟到门口,看着青年离去的背影,其中一人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对旁边一人吩咐了句,就匆匆离去,悄悄的跟在青年身后。

    “我是天下第一高手。”青年口中不停的呼喊,挥舞着手中的玉简,跌跌撞撞的向前走去,全然不知道后面有人跟着,不知不觉的来到了一个悬崖边。

    “那位兄弟,请留步。”一道金光闪过,一中年修者驾着飞剑从空中降落,正是下午时分,阻止青年进山的那中年人。

    青年双眼迷糊,疑惑的看着眼前之人,打了一个酒嗝。“什么事啊?”

    “呵呵,没什么事,就是听说公子手中有奇宝‘旻天太乙决’,老夫好奇想见识一下。”中年人呵呵一笑。

    听对方提起旻天太乙决,青年心中立时一惊,酒也醒了一半。将手中玉简往怀中一报,警戒的看着中年人。“你想做什么?”

    中年人一声冷哼,伸手向他抓来,一把将玉简夺过,并顺势朝着青年拂了一拂衣袖,一股劲风立即从袖间荡出,向着青年袭去。

    青年仰天吐出一口鲜血,身体也向着悬崖下面坠落。

    中年人正想下去查探一下青年的状况,却突地眉头一皱,感觉有不少人向这边赶来。

    “刘兄,恭喜获得奇宝啊。”数息的功夫,几条人影就降落在中年人面前。

    “陈兄你说笑了吧,哪有什么奇宝啊。”中年人急急将玉简往储物袋中一收,然后对来到的几人拱了拱手。

    “哦,那刘兄刚才收起的是什么?可否让兄弟们见识一下。”刚才说话的那陈姓修者,却是不依不挠。

    陈姓修者如此一说,中年人脸上现出些不悦的神色,声音有些清冷起来。“只是一些小玩意,不入各位高人法眼,就不献丑了,老夫还有事,就先行一步了。”说完也不等众人回答,径自飞身离去。

    山崖下,青年寻了一条小溪,在小溪中一番清洗,脸上立即生了变化,原本黝黑的脸变成了有些病态的蜡黄色,青黑的眼圈和胡渣子也都消失不见了。

    清洗过后,他将身上衣服脱下换了一套衣服,将手中的衣服撕扯了几下,做成被野兽撕咬过的样子,再猎了只野兽,弄了些血迹在上面,将衣服鞋子丢到山崖边,这才转身离去。

    当夜,郝连家族的那刘姓修者也从驻守之地失踪。

    数日之后,修行界之中纷纷传出郝连家族得到了旻天太乙决的消息,伴随这个消息的还有一个更加骇人的讯息。说天风门那神器其实要有特殊的献祭之法才能使用,天风门一千五百年前衰落的真正原因就是这献祭的方法遗失了,现如今这献祭的方法也早已被郝连家族得到了。

    这两消息的传出,整个修行界立时震动了。

    对于第一个消息,众人当然是无从验证。

    对于第二个消息,各大门派则是纷纷派人结伴前往鹄鸣山,向青玉子验证。

    听闻这种说法,青玉子也是大吃一惊,想了半晌,才转身进入内室,取出一个精致古朴的玉盒,将其打开,从里面拿出一纸残页,交给众人传阅。

    那残页上自己不多,上面写着断断续续的写着:“要想使用……需有专用献祭之法……”等一些只言片语。

    众人见过,立即向青玉子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青玉子却是叹了一口气。说:“这玉盒是本门前辈传下之物,师祖曾经交待要好好保管好此物,可是里面却只有这一页残片,这让老道也很是不解,今日各位提起那献祭之事,老道才想起门中还有这样一件东西,故此取出来让大家参详。”

    看过残页,众人交头接耳,一番议论,商议良久之后,才各自下山而去。

    经此一番,各大宗门虽然没明着和郝连家族翻脸,却各自加强了戒备,尤其是冥风山上,很多宗门联合在了一起,对藏宝之地的入口是盯得死死的,而且有意将郝连家族排斥在外。

    郝连家族之人此时却是焦头难额,前些时间听到禀报说在跃马山驻守的刘风偶然得到了旻天太乙决,正往家族中送来,郝连家族之人也是尽皆大喜,派人前往接应,可是却并未接到那刘风。

    到跃马山一问,其余众人都说刘风早已离开,送旻天太乙决前往家族总部。郝连家族接应之人以为是路上错过了,当下也没太在意,回到家族之中才现刘风却未返回,这时,郝连家族的人才有些焦急了起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刘风却像石沉大海一样消失无踪。郝连家族得到旻天太乙决和献祭之法的消息也纷纷传了开来。

    各大宗门也纷纷派人前来询问,郝连家族却是有口难言,向众人解释说刘风已经失踪,可当他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连自己也感觉难以让人相信,就不用说旁人了。

    虽然郝连家族势力庞大,没有确切的证据,别人不敢对其怎么样,但是私下里偷偷摸摸的行为还是少不了的。

    最近一段时间,郝连家族受到各方不明势力骚扰已经不知道多少次,郝连家族对此也是毫无办法,只得将自己的势力收拢,同时他们也恨死了将消息传出之人,派人四下打探传出消息之人。

    第一个消息的来源,很快就查清楚了,都是些有名有姓的大势力,而且说得是有根有据,当下的情况,他们也不敢对那些大势力如何,还得陪着笑脸向人家不停的解释刘风失踪的事情。

    关于郝连家族得到献祭之法的消息来源,郝连家族却始终无法查清楚,一会说是一个头胡须苍白的老者传出,一会又说是一个一脸络腮胡,却面色白净的青年传出……

    郝连家族正焦头难额,习昊却来到了出云国九大绝地之一的鬼域之外。

    上次和郝连德意、郝连德佑的一战,习昊全力使用血欲宗法门时,他心中升起一股无法抑制的杀意,这让他想起蓝安晏的话来,潜意识中立即涌出一种危机感。同时他心里还奇怪不已,自己只是使用血欲宗的攻击法决,并未真的修炼血欲宗的法门,为何会产生这种杀意。

    处理完郝连家族的事情之后,他停止寻找灵兽的行动,直接来到鬼域之外,开始潜心修炼,想要找到那种杀意的来源,找出解决的办法。

    两个月的时间,鬼域之外时而雷声阵阵,时而红云密布。经过这两个月,习昊除了将自己的灵鬼在鬼域之中蕴养的更加强大之外,却并没有找到使用血欲宗法决时那种杀意的来源,当然也谈不上解决的方法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万古神帝
放开那个女巫
至尊剑皇
尊上
神藏
汉乡
纯阳武神
从仙侠世界归来
不灭武尊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