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八章 祸水东引

    青松苦笑了一声。“你们应该是根据我上次叫习昊带回的消息,在天风门的典籍中找到的关于那神器的描述吧。可是你们有没想过那些描述中有个漏洞。”

    “漏洞?”青玉子等人均是一阵狐疑。

    “对,那典籍中记载了,要使用那神器需要一个化神后期以上实力的修者献祭,可曾提到过献祭方法?”

    被青松如此一反问,几人皆是一愣,过了半晌,玄鹤才迟疑的说:“这倒没有,想来应该是献祭精血元婴启动那神器吧。”

    青松摇了摇头。“不,要使用那件神器,必需要有特殊的献祭方法,并且除了献祭以外还有两个方法可以使用那件神器。”

    听说还有其他方法可以使用那件神器,玄鹤四人均是一惊,齐齐向着青松看来。

    青松却是叹了口气,继续说到:“那两个方法其一就是找到那件神器铸造者的血脉,让他使用,其二就是用神器铸造者血脉的鲜血为引,也可以获得十年的使用时间。可惜当时我一时情急,只说了秘密在典籍中,却忘了另外一本典籍早就被我藏了起来。”

    远处用元神窥探的习昊听青松如此一说,心中却是狐疑不已。

    那神器和自己项链的图案都在大屿三派密室的墙上,自己的项链据宗天行所说也只有觋神的后人才能佩戴,而那件神器也需要铸造者的后人才能使用,难道那件神器是觋神的兄弟所铸?可如果那件神器是觋神兄弟所铸,又怎么到了天风门的人手里?另外自己的项链好像没什么特殊的用处,何以那神器会……

    习昊还在疑惑,青松已经带着玄鹤等人将那本典籍取出,众人看过之后也是后悔不已,想着如果找到神器铸造者的后人,那天风门恢复往日荣耀的时间也不远了。其实他们却不知道,想要只凭一件神器就改变天风门的现状却是不可能的。

    随后,青松又说出了天风门中原来青冥子是郝连家族的人,并言及他在被郝连家族关押的时候,青冥子还出面劝说于他。

    得知这个消息,玄鹤等人均是一阵沉默,思虑了良久,最后还是青玉子说话,认为如果现在将青冥子诛杀或者驱逐,必然会引起郝连家族的警觉,甚至还有可能会使天风门重新被各宗门注意,觉得应该对青冥子使用变相驱逐的办法,尽量多派其外出,等天风门逐渐有了实力再做计较。

    青玉子一席话引得众人一阵赞叹,觉得青玉子考虑周详。正事谈完,众人一番闲聊,青玉子安排了青松在鹄鸣山藏匿修炼的事情,众人才纷纷散去。

    习昊也开始呆呆的仰望星空,山风阵阵拂过,其宽大的衣衫在风中飘曳不已。

    良久,习昊才回过神来,向四周看去,想看看他生活了八年的地方又什么改变,却看到月光下,一处山崖边,一个清丽的人影也是凌风而立,衣襟飘舞,悠悠的看着远处,正是那梦瑶,在其身旁还站立着一个挺拔的身影,正是单于家族的大公子单于子谦。

    没想到二人也在这鹄鸣山上,习昊先是一愣,可看着不时瞟向梦瑶的单于子谦,他嘴角却露出一丝自然的笑意,环顾四周一眼,深吸了一口气,飘然往山下掠去。

    下得山来,习昊正准备离去,却现有两个金丹期的修者在鹄鸣山脚鬼鬼祟祟。

    “打起点精神来,那青松逃了出来,应该会回鹄鸣山,这次青风大公子亲自带人来这里堵截,若是我们一个不留神让他溜上山去,我们两个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其中一人见同伴心不在焉,不由出声抱怨。

    “唉,有什么好担心的,青风大公子亲自带了那么多高手在前面堵截,怎么可能让修为被封的青松跑到这里来。”另外一人却是无精打采,一脸的不在乎。

    习昊心中一惊,没想到郝连家族对青松如此重视,自己虽然在路上料理了几波郝连家族的人,却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快就派人到这里来堵截,还好青松已经先行一步上山去了。

    元神展开,看到一里以外郝连家族众人,习昊皱了皱眉头,回头看了忘了一眼在夜色中挺立的鹄鸣后山。

    “或许,他们家族继承人之死,能转移点他们的注意力吧。”习昊喃喃自语,向着郝连家族众人驻扎之地飞去。

    没过多少时间,习昊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郝连家族众人议事的大帐。“你们都是郝连家族的人?”

    郝连家族众人一惊,讶异的望着面前突兀出现的怪人,随即又回过神来,纷纷祭出护身法宝,将郝连青风围在中央,警戒的看着眼前之人。

    郝连青风也不愧久经熏陶,习昊突兀的出现虽然让他心惊,不过他马上就回过神来,拨开挡在前面之人,上前一步,朝着习昊一抱拳。“晚辈郝连家族的郝连青风,不知前辈深夜驾临有何要事?”

    “郝连青风?和郝连青树有什么关系?”习昊一皱眉头,露出疑惑的样子。

    听对方问起郝连青树,郝连青风也是一愣,迟疑了一下,说:“青树正是在下二弟,可是却于两年前遭奸人所害,已不幸身亡,不知前辈找他有何事啊。”

    “死了?”习昊做出疑惑的样子,随即大怒。“那畜生怎么那么早就死了?”

    习昊骂郝连青树畜生,郝连青风脸上自然有些挂不住,当下脸色一沉。“前辈,舍弟顽劣,可能得罪过前辈,可是他人已经死了,前辈这样对一个死人口出秽语,恐怕有失前辈高人风范吧。”

    “得罪?秽语?哈哈~~~”习昊似乎气极的一笑,“几年前,我妹妹一次出家游玩,不想却遇到了那畜生,被其侮辱,最后我妹妹不堪受辱而死,那畜生竟然还对我妹妹尸体做出不堪之事,这次我修炼有成归家却闻此噩耗,正想去找他,不想那畜生却先死了,可恨、可恼。”

    郝连青风一惊,暗暗一想,觉得郝连青树真的还可能做出此等事情,当下心中咒骂了一句,正想说什么。

    不料对方却是双眼一眯,眼中射出一道冷芒。“既然他已经死了,你身为他的哥哥,就先用你的命,来祭奠我妹妹在天之灵吧。”说着,其身体周围立即出现一阵红色雾气。

    郝连家族众人,见此也是尽皆大惊,纷纷上前将郝连青风挡在身后。

    对于对方的动作,习昊也不予理会,只是屈指一弹,一团红中带着幽幽蓝色的火焰,立即从其指尖飞起。向着众人身后的郝连青风当头落下。

    众人立即想出手阻挡,可对方身上却释放出一种强大的杀气,让人喘不过气来,并且众人还感觉自己身体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紧困,让自己动弹不得,更不要说出手救助的话。

    看着当头落下的蓝红色火焰,郝连青风脸色苍白,极力想躲避,可其身体却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牢牢的锁定,只能惊恐的看着那团火焰降临在自己头上。

    转瞬之间,郝连青风已经被化为了一团灰烬。郝连家族众人也感觉到浑身压力一轻,立即回复了自由。

    “你们走吧,回去告诉郝连鸿鸣,就说我还会去找他的。”习昊心感无趣,摇了摇头,翻了翻眼,似乎显得很疲倦一样。

    郝连家族众人多数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其中一人却是一皱眉头,上前一步,对着习昊一拱手。“前辈修为高深,在下佩服,看前辈能使用血狱冥火,看来修为已经到达了合体期,我等不是对手,但是郝连家族高手众多,恐怕也不是前辈能够应付的吧~~~”

    郝连家族其余众人听此人如此一说,均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生怕惹恼了眼前这个煞星,将自己等人全灭了。

    而习昊听这人如此一说,那双空洞无神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异彩,颇有意味的看了那人一眼,然后才转身腾空而去。

    离开了郝连家族众人,习昊也没停留,直接向着那开满七色小花的山谷飞去,此番他故意诛杀郝连青风,将祸水东引,让郝连家族的目光聚焦到自己身上,再加上青玉子办事谨慎,他对天风门也放心了,准备放手去做自己的事情。

    只用了一天的时间,习昊就到达了目的地。略一思考,反正四下无人,他决定还是用本来面目去见那妇人。当下运转体内元力,又变回了那个健壮挺拔的青年。

    走到谷口,看见山谷之中还是一如第一次来到这里时一样,整个山谷开满了一种不知名的七色小花,其间还有许多兰花、百合、芍药、等星星点点的点缀其间,周围被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缤纷多彩的山谷在雾气的笼罩下,更给人一种飘渺不似人间的感觉。

    看着眼前之景,习昊脑海中立即浮过一副画面,脸上露出一丝温情,不过转眼之间又被哀伤替代,双眼又回复成了那种空洞无神的样子。

    甩了甩头,整理了下思绪,习昊对着谷中一抱拳。“前辈,晚辈习昊有事求见。”

    可回应他的只有自己弱弱的回音。习昊心中奇怪,再次喊了句,山谷之中还是毫无反应。

    看着空荡荡的山谷,习昊不由皱起了眉头,“难道前辈不在?”

    想了一阵,他才将元神散开去,在整个山谷搜寻了一边,却并未现那神秘妇人的踪迹,当下也只得摇了摇头,重新变化成“郝念牟”的模样,带着满心的疑惑,转身离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纯阳武神
绝世战魂
武炼巅峰
人道崛起
神藏
飞剑问道
征战诸天世界
乾坤剑神
圣墟
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