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六章 黑天遗物

    神猿离去,习昊知道这神猿应该有什么事情,于是找了个光滑的石头坐了下来,等待神猿回来。

    呆呆的看着天边被夕阳镀上了层金边、不停变换着形状的晚霞,习昊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随后又是一脸的萧然、哀伤,只是呆呆的、痴痴的看着那天边的云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默默的看着,习昊竟然不知不觉的痴了,一道金光闪过,刚才那只辛金神猿又出现在了他身边,背上还被了另一只个头比它略小,浑身金光灿灿,但火红的双目却是暗淡无神的母猿,手中还拿着一张不知道是什么野兽的兽皮,里面包满了大大的一包东西。

    习昊起身,疑惑的看着那公神猿,不知道它要做什么。

    公神猿将背上的母神猿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然后将手中的兽皮打开,往习昊身边一放,指了指旁边的地上的母神猿,一脸渴求的看着他。

    习昊低头看了一眼面前的一包东西,里面尽是些难得的灵药,其中好多还是有千年或者数千年的成熟灵药,就算凭借这只公神猿之能,要想收集这些东西,估计也得几百上千年吧。

    看着眼前这些东西,习昊更是疑惑,搞不懂这公神猿拿出这些东西来究竟是想做什么,当即元神散开,向着旁边的母神猿身体中探去,却现这母神猿体内有一团火性精元在其体内肆虐,让这只金属性的母神猿身体虚弱不堪,并且随时有毙命的可能。

    “你是想我用刚才那些金杀之气,帮它将身体里的火性元气逼出?”检查了一下那只母神猿的身体,习昊大致也猜到了公神猿的意思。

    那只公神猿一听,立即点了点头,跪在地上,对着习昊磕头不已,满眼的渴求与希冀。

    习昊一皱眉头,看了那母神猿一眼,脸上露出迟疑之色。

    公神猿一见习昊犹豫,头也磕得更快,眼中的渴求与希冀之色更浓,还用手指了指他面前的一大堆灵药,不停的比划着,好像是在说,如果习昊帮忙,它可以找更多的灵药送给习昊似的。

    要知道像辛金神猿这类灵兽,一般都是高傲无比,看着眼前跪伏在地的公神猿,习昊心中也是一阵感慨,立即想起在大阵之处,自己几次请求佛道魔众高人放过牟依嘎时的心情,当下也是精神一阵恍惚。

    看着习昊**,公神猿一阵疑惑,挠了挠脑袋,焦急的看着他,嘴中出吱吱的叫声。

    习昊回过神来,看着公神猿那焦急的样子,微微的笑了笑。“你起来吧,我不是不救它,只是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甚至还有可能让它立时身亡,故此犹豫了一下,你们愿意冒险吗?”

    听习昊如此一说,公神猿眼中立即露出迟疑之色,犹豫的看向旁边的母神猿。

    见公神猿向自己看来,母神猿冲它坚定的点了点头,可那公神猿还是满脸的犹豫,低着头想了半天,他眼中也闪过一道决绝的光芒,坚定的冲习昊点了点头。

    习昊也不再废话,走到母神猿身边,运起体内元力,引动周围的天地之力,然后化成金属性灵气疯狂的涌进那些母神猿体内。

    良久,习昊才轻轻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公神猿立即欣喜的跑到母神猿身边,将还很虚弱的母神猿扶起,冲习昊拜了几拜,然后又有些不舍的看了看习昊面前的那堆灵药一眼。

    一见公神猿如此表现,习昊不由笑了笑,指着面前的灵药。说:“这些东西我也没用,它的身体还很虚弱,这些东西你们应该用得上,你拿回去吧。”

    心思被看穿,公神猿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看了旁边的母神猿一眼,迟疑了一阵,跑到那堆灵药中翻了半天,找出一个储物袋,往习昊一递,嘴中不停的吱吱的叫着,一臂在空中比划个不停,那样子好像是在说,这东西我们没用,我们也不能打开它。

    接过储物袋,习昊元神往里面一探,却现里面只有几张和金身决材质差不多的纸片和一只普通的玉钗。

    将纸片取出,习昊一看,却是大吃一惊。

    第一页纸的最前面尽然写着这样几个字“想吾黑天一生~~~”习昊心神剧震,急忙往下看去。

    过了一阵子,习昊吐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些失望之色。原本他以为这黑天留下的东西中会有一些关于五蕴天祭的记载,没想到这几页纸上却没有一个字提到五蕴天祭,其中满是黑天死前对一个叫蓝寒烟的女子的追忆,其情感人至深。

    略略的平复了下心情,习昊扭头对旁边的辛金神猿问到:“这东西你是哪里得到的,可以带我去看看吗?”他还是不死心,想到神猿得到这个储物袋的地方去找找,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现。

    神猿虽然奇怪习昊的反应,可是对着个恩人的小小请求也不好拒绝,当下点了点头,将地上的兽皮卷起,然后将母神猿背起,示意习昊跟上,化作一道金光飞快的朝一个方向奔去。

    两猿一人很快的来到一个狭小的山洞中,习昊展开元神,搜寻了一番,整个山洞除了一具略带金光的骸骨外别无他物,想及黑天一代高人,最后竟然死在这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洞中,他也是心有唏嘘,对着黑天的遗骸拜了几拜,将其入土为安。

    埋葬完黑天的遗骨之后,习昊心中却是疑云重重,想那黑天的遗迹明明在那莫苍山中,为何黑天又会死在此地,还有自己在羌戎山中得到的那个盒子,明明和那莫苍山的宫殿有关,有为何会出现在羌戎山一个小小的水池之中,被自己所得。

    最重要的是这黑天关系到五蕴天祭的秘密,习昊现在很急切的想知道这秘密,想知道这五蕴天祭和自己究竟有没有关系,还想通过五蕴天祭来打探侬依曼的消息,找寻亲人的踪迹。

    想了半天,习昊忽然灵光一闪,脑海中闪过一人来。

    那开满七色小花的山谷之中神秘的妇人是黑天的故人,她应该知道一些关于五蕴天祭的事情,略一思考,习昊觉得当前各大宗门都驻守在冥风山,自己难有机会取出那神器,倒不如先去那开满七色小花的山谷查探一些关于五蕴天祭的事情,看能不能借此找到亲人。

    告别二猿,习昊立即朝着那开满七色小花山谷的方向赶去。

    习昊并没有沿官道西行,而是奔走于崇山峻岭之间。

    这一夜,夜空就象墨蓝的天鹅绒,大大小小的星星点缀在上面,散着阵阵清辉,声声虫鸣响起,夹杂着轻风吹过,树叶摩挲的声音,更给人一种幽静的感觉。

    习昊坐在一个小山坡上,抬头呆呆的看着无尽的星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傍晚看夕阳,夜晚遥望星空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只是一到傍晚、深夜,他就会觉得自己该看了,所以每逢傍晚、深夜,他就会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他自己也不知道该看什么的天空,一直沉浸在那种空灵的安静中。

    “别跑,你们跑不掉的。”一个尖利的声音传来,打破了那份安静。

    习昊一皱眉头,一阵恼怒,感觉心中什么东西被抢走似的,立即散开元神,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探去。

    只见那声音传来之地,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小姑娘,已经被一群修行之人围在中间。那女子是满眼的愤怒,而那中年人眼中却尽是绝望。

    呆了一会,被围在中间的那中年人见已经无路可逃,叹了一口气,对着那群修者为之人一拱手,说到:“各位这件事情和这小姑娘无关,他只是碰巧遇到,你们让她离开吧。”

    “哼哼,知道了此事,就别想离开了。”那人对中年人的请求却是好不理会,鄙夷的瞟了二人一眼。

    远处的习昊心中一阵疑惑,那被困的中年人和女子都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他却想不起来究竟是在哪里见过。

    正在疑惑间,却听那中年人又开口说到:“天风门已经将神器的秘密公开,你们也都已经知道了,何苦还要逼迫于我。”

    那为的修者却是冷冷一笑。“青松,虽然我不知道上面为何还要留着你,但是他们总有他们的道理。”

    远处的习昊一听,立即想了起来,原来那人竟然是元婴被困于一具肉身的青松,他想也没想,立即朝着那些人的方向飞去。

    青松转头看了一眼旁边那女子,悠悠的一叹,对其说到:“唉,姑娘,这次害了你,你不应该救我的,我本来就是一个该死的罪人。”

    那女子却是凄凉笑了笑。说:“小女子也是早就该死之人,今**了也算得偿所愿吧,我相信这天地之间还有天理,这些人如此逼迫前辈,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人,天道循环,我想他们也没有好下场的。”

    青松却是摇了摇头。“姑娘,你还不知道他们就是四大家族之一的郝连家族之人吧。”

    一听对方竟然是郝连家族之人,那女子眼中立时升起一阵无边的怒火。

    已经到达,却隐身在一旁的习昊一听是郝连家族的人,心中也是一惊,眉头一皱,随即计上心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狼与兄弟
重生完美时代
灭世武修
一号红人
放开那个女巫
帝霸
乡村小神医
造化之王
汉乡
逆天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