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三章 重履尘世

    一年的时间眨眼即过,牟依嘎已经从那个小小的血池之中走出,进入万亩血海之中,此刻她正悬浮在上空,原本合身的衣服,现在穿在她身上却显得十分宽大。

    平静的血海忽然泛起阵阵波浪,海面上散出阵阵红色雾气,纠集幻化成八条红色长龙,往牟依嘎头顶呼啸而去,带起几股飙风,吹得她身上的衣服猎猎作响。

    八个红色的龙头,在牟依嘎头顶一丈左右的地方汇集,缠绕纠结在一起,形成一片巨大的红色云雾,慢慢的那红色云雾似乎已经到达饱和状态,隐隐闪出一些*白色和红色相杂的光芒来,*白色光芒和红色光芒纠结融合在一起,返照出一道粉红色的光柱,直像牟依嘎头顶罩落,将牟依嘎整个人笼罩在其中。

    被这种粉红色光芒一照,牟依嘎布满皱纹的额头上,所有的皱纹立即汇集到了一起,形成一个清晰的川字,还渗出颗颗汗珠。

    一旁的曲木丹巴几人脸上立即现出紧张的神色。九个月前牟依嘎挖掉双眼之后,在血池中修炼了两个月,就初步奠定了血灵之术的基础,巫毒教和黑巫教的四位太上长老,见牟依嘎情况已经稳定,就纷纷告辞离去,只剩下曲木丹巴几人,一直在此地为牟依嘎**。

    今日牟依嘎第一次进入血海之中修炼,三人放松了九个月的心又再次的悬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血海上早已经不再散红色的雾气,失去了红色长龙补充的云雾也越来越小,闪出的红色和白色光芒也越来越微弱。

    笼罩在牟依嘎身上的粉红色光芒越来越微弱,她的面上的表情也逐渐恢复了正常。一旁**的曲木丹巴三人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一颗高悬的心也放了下来。

    另外一地,习昊也盘坐在一处,枯坐了十一个月之久。研究过了那本书中的内容,他决定暂不修炼各种元神应用的法门,而是先强大本身的元神之力。

    按照那书中记载的方法,习昊将那白色圆球激,圆球一被激,上面立即射出*白色的光晕将他笼罩其中,一向只是给予习昊元神之力的小虫此时也跑出来凑热闹,如巨鲸饮水一般疯狂的吞噬着那种*白色的光华。

    小虫这一举动造成的结果,就是九成多的*白色光华都被小虫所吸收,习昊只得到了其中极少的一部分。

    十一个月的时间过去,白色圆球上散出的光华也越来越弱,最后终于消失,那圆球也逐渐消散于无形。

    习昊内视了一下识海中的情况,讶异的现,自己的识海竟然扩充了一倍,整个识海空间都被*白的元神之力充满,可惜那种实质化的液态元神之力却没有增加多少。

    他知道自己应该是时候,修炼元神应用之术和那书中记载的元神修炼方法了。

    起身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身体,习昊将那本古书取出仔细的研究了起来。

    随后的半年中,整个石室空间中不时的变得鬼气森森,一个个阴影在空中飞舞,咆哮嘶叫。有时候整个石室空间中又显得阴气森森,整个空间被一种神秘接近实质化的黑色诅咒之力笼罩。有时候,周围又会被一种充满腐蚀性的能量笼罩。

    在这半年的时间中,习昊大部分的时间在练习书中记载的炼神之术,实在累了又练习元神运用的法门,吸收周围的凶煞之气,将灵鬼蕴养壮大,将灵咒之术进一步熟练,还练习的一下那书中记载的养蛊之术的另一种巫毒之术。

    前面时而交替出现的奇景就是他在练习三种奇术时引的。

    经过半年的修炼,习昊感觉自己识海中的元神之力又凝练了不少,液态元神之力也增加了少许,自信可以达到使用那黄色小鼎的要求。

    将小鼎取出,按照书中的记载一个法决打出,那黄色小鼎也是略略的跳动了一下,可惜却再也没有反应。

    原本应该失望的他,却似乎早已经忘记了失望的感觉,只是默默的将小鼎收好,走到一旁盘坐修炼起来。

    又在沉寂中过了过了六个月,习昊原本充盈的识海空间,因为元神力的进一步凝聚,再次显得空荡起来,他在用自己创造出来的元神法决控制周围天地之力的时候,整个空间的灵气开始疯狂的涌动起来,似乎周围的空间也跟着晃动。

    感觉了一下自己现在的状况,习昊重新拿出那个黄色的小鼎,一道白色的光华从其指尖射出,向着那黄色小鼎飞去。

    白光一进入,那小鼎立即凌空飞舞起来,出一道黄色光芒将习昊笼罩在内,习昊脑海中立时多了许多关于此地的信息。

    要离开这个呆了两年的地方,习昊回头看了一眼,眼中有无尽的留恋,不是因为在此地呆了两年,而是因为此地是牟依嘎化为飞灰的地方,在他的意识之中,此地每一寸空间都有牟依嘎的影子存在。

    深深的看了一眼,习昊将那只同心蛊招出,在这两年的时间中,习昊都没有忘记祭炼这只同心蛊,或许是为了寄托一份哀思,或者是因为牟依嘎当初说让自己当免费劳工的话,这只同心蛊在他的祭炼之下,也变成了淡金色看着眼前飞舞的蛊虫,习昊一阵失神。“你就留在这里陪你的同伴和她吧,我出去找到我的家人,见到他们平安,将他们安顿好之后,我就会去找那些人报仇,之后就回来陪你们。”

    走出那个密室空间,习昊扭头往四周看了下,竟然现茫茫天地之间,竟然没有自己的目的地,他也不想凌空飞行,只是随意的选了一个方向,抬步走去。

    沿着一个方向走了两天的时间,习昊觉得有些累了,随便找了一块光华的石头,做了下来。

    “相公,你担这么久了,累了吧,不如休息一会。”一个大约二十三四岁,一身粗布花衣的女子,伸出手,用衣袖替旁边一个担着一担柴火的男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我不累,还有十几里地才到家呢,再休息估计回家天都已经黑了。”

    看着面前走过的一对夫妇,习昊心中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可面上却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原本僵硬的面孔,略略的柔和了一些。

    那对夫妇的背影渐渐在习昊眼中消失,他这才想起一个问题,自己这一出去,必然还要面对许多人,若就以现在的面貌出现在众人面前,必然引起轩然大波。

    略略一想,他立即运起体内元力,运用金身决中的控体之法,将身上的肌肉做了调整,原本高大壮硕的他,转眼之间却变成了一个瘦瘦高高,面容消瘦,双目无神,一脸病态的年轻人。

    想到自己将要面对的敌人,习昊知道自己的恒河大手印出去之后也是不能再用了,可他身上还有天风门的旻天太乙决和血欲宗的血欲炼心决,他现在元神之力也增加了不少,虽然要做到凭空引动周围的天地之力,出大威力的道家或者魔门法决来还有些困难,但是用自己本身元力做引还是可以的,只要不动用恒河大手印,别人是不可能现他的身份的。

    心中计议既定,习昊再次向自己走来的方向看了一眼,抬步向前行去。

    一叶天,出云国南部一个名声不显的小镇,因为这个小镇位于一个山谷底,四周均为高山,只有镇头镇尾两条狭长的小路可通向外界。从小镇抬头向天空看去,只能看到一个树叶形状的天空,故此被命名为一叶天,也叫一叶谷。

    这一日中午,一叶天以外还是烈日炎炎,可一叶天因为四周高山的原因,却显得有些幽冷。

    一个瘦瘦高高,面容消瘦,双目无神,一脸病容,身穿一件极不合体的宽大外套的青年出现在了一叶天的镇口。

    这青年正是习昊,由于改变了体型原本合体的衣服,也变得宽大起来,可是现在的他丝毫意识不到这个问题,就那么穿在身上。

    从那处大阵中走出之后,他觉得自己还是实力太差,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实力的提升除了花时间修炼之外,有好的武器辅助也可以极大的替身自己的能力。

    想到武器,习昊先想到的就是天风门的神器,虽然那神器常人无法使用,但他总感觉,自己应该能控制那件神器。现在旻天太乙决在自己身上,时间也过去了两年,各大宗门的心也应该淡了,他也有了想将那神器取出的想法。

    这一叶天离冥风山只有三四里地,今日习昊正好路径此地,要到冥风山去。

    刚走到镇上,却听左边高山之上传来一阵野兽的怒吼声,震得整个一叶天似乎也摇晃起来。

    习昊略一皱眉,从那声怒吼可以判断,那只野兽应该属于略有修为的灵兽一级,能让它出怒吼的肯定是修行之人。他心中还在猜想究竟是什么人会去招惹那只灵兽,却又听到一声哀鸣传来,像是那只灵兽临死前出。

    习昊心中更加疑惑,从那只灵兽的吼声来判断,那灵兽虽然略有修为,但是却还没有形成内丹,杀了它对修行之人一点好处都没有,一般修行之人,就算在寻找宝物之时遇到这种灵兽守护,也只是将其制住,断然不会杀了它。

    “血炼之术?”习昊心中猛的闪过一个名词,想起了侬依曼给自己的那本融合灵兽血液增加炼体之人修为的秘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永夜君王
大明文魁
绝代神主
武炼巅峰
大魏宫廷
永恒圣帝
寒门状元
秦吏
乡村小神医
医武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