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二章 奇境密地

    再仔细的感觉了下那种异样的波动,习昊心中奇怪,立即想找东西将盒子挖出来,可一低头,才现自己现在是身无片缕,当下大窘,展开元神在周围空间中搜寻了一下,现自己的储物袋还没被化成飞灰,只是静静的躺在一个角落。这才略略的松了一口气。

    寻回储物袋,习昊讶异的现,自己在得到金身决时得到的那个黑色玉牌,现在竟然变成了几近透明的白色。研究了许久也没研究出什么名堂,他也对其不再理会,将其丢在一边。

    在储物袋中找了半天,习昊才悲哀的现,自己的储物袋中任何的刀具一类的东西,这才想起过去的刀具都是放在牟依嘎的储物袋中的,当下一股愤恨暴戾之气从心中升起,精神又恍惚了起来。

    过得许久,他渐渐的清醒了过来,摇了摇头,定了定神,慢慢的向着藏盒子的地方走去。

    屈指一弹,一缕劲风落在旁边地面上,习昊观察了下自己刚才一击造成的破坏,在心中默默的盘算了下地面的硬度、盒子离地面的距离,调整了下自己的状态,衣袖一挥,一缕劲风荡出,地上立即出现一个大约半尺深的小坑,距离那盒子所在还有一寸左右距离。

    这盒子可能关系到他能不能从这里出去,习昊可不敢大意,功聚开始动手挖掘起来。

    半刻钟后,习昊终于完整的将盒子取出。

    研究了许久也未能打开盒子,习昊将元神散开,向着盒子里面渗去。

    哪知,自己的元神刚一接触到那奇怪的盒子,盒子上立即出一股巨大的吸力,疯狂的吞噬着他的元神之力,习昊当下大惊,立即就要收回元神,可他却骇然的现自己的元神似乎被牢牢的粘住,根本无法收敛,元神之力像决堤之水一样,疯狂的涌入那奇怪的盒子之中。

    时间一点点过去,习昊感觉到自己的元神之力快的流逝,感觉自己将要神散而亡,神智也渐渐迷糊了起来,脑海中浮现出母亲的红薯、哥哥的弹弓、父亲的抚摸、青阳子的“美味”、牟依嘎跌入那奇怪的池子之前,努力向自己伸出的手。

    “不~~~我不能就这么死了~~~”一声呐喊从习昊心底深处出,极力的开始收敛元神。

    可惜一切都是徒劳,那盒子就像一个巨大的沼泽,让他的元神泥足深陷,越是挣扎,元神之力流逝得越快。周围的天地灵气也开始剧烈的波动起来,整个空间一阵摇晃。

    就在习昊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一声尖锐的长鸣从习昊胸前的项链中传出,一只灰色小虫立即从里面飞出,在空中一阵盘旋,身上出一阵乳白色的光华,将那盒子笼罩其中。

    “嘭~~?”那乳白色的光华一接触到那盒子,一清脆的响声立即从那盒子上传出。盒子突然被打开,小虫身上的白色光华也消失无踪。

    一道白色光柱从盒子中射出。一个瘦瘦高高的中年男人虚影出现在光柱之中。

    “我的孩子,你终于来了”

    习昊一愣,脸上露出狐疑之色。

    “你不用疑惑,能进入此地必定是我族后人,并且身上必有我族之器,虽然我不知道你是那位兄弟的后人,但你是我兄弟之后,这点是肯定的,所以我也算你的长辈,叫你一声孩子也不为过吧。”说到这里,那虚影中的男人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习昊一惊,立即伏身拜下。

    “你也不用多礼了,起来吧,也不用问我该怎么称呼,我也不知道你究竟是我族多少代后人。”那中年男人微微的笑了笑,轻轻的抬了抬手,示意跪下的人起来。

    习昊恭敬的磕了三个响头,这才从地上爬起,想到眼前之人说自己身上有自己种族的器物,他立即想起自己感觉身体快要融化的时候,胸间的一道暖流。

    当下一躬身。“这位~~~”要开口说话之时却想起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面前之人,不知道他是什么辈分,但想到血欲宗太上二长老说此地是远古遗迹,想来眼前之人也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人了,这才开口继续说到:“这位老祖宗,你说的我族之器,可是我胸前的项链啊?”

    那虚影却好像没有听到习昊的问话一样,自顾自的说:“你对此地应该感到很好奇吧,其实此地空间是一个阵法,那盒子中有控制这个大阵的器物,还有我族修炼之诀,那白色圆球是我留下的一些纯净的元神力,可以加快你的修行。”

    说到此处,他却是略略一顿,忧伤的叹了口气。“唉,元鼎碎去,我族后人也失去了原有的能力,我也只能为你留下这些了,好生修炼吧。”

    习昊心中奇怪不已,心想这元鼎是什么东西,自己的种族又有什么能力,为什么会失去?本想问,可是自己刚才直接问项链的事情,那老祖宗却没有理会,想来是自己有些失礼,让这为“老祖宗”不高兴了,当下也不敢问,只是静静的听着。哪知那虚影后面的话却让他啼笑皆非。

    “不知道你现在现没有,我根本不能和你交流,这只是我留下的一段影像而已,先前说叫你别疑惑和叫你起来,只是我自己猜测后人来到这里的反应,预先留下的话罢了。”说完还得意的大笑了几声。“哈哈~~~~~~~我的孩子,祝你好运,我先去了。”

    习昊这才回过神来,无奈的摇了摇头,对这“老祖宗”的行为报以苦笑。随后又才回味起刚才这位“老祖宗”话来。

    照他说的话来来,自己能进入此地是因为自己的血脉,还有身上的某样东西,再回想自己跌落时的情形,这老祖宗口中的器物肯定就是身上的项链无疑,想到此处,他又不由的想起和自己一起跌落的牟依嘎来,如果说起初他还有一丝幻想的话,现在却是完全绝望了。

    想到牟依嘎的死,他心中先是升起一股暴戾之气,一种无边的愤怒。可等愤怒散去,他心头升起的却只是一种深深的倦意,想要沉沉睡去,似乎对这世间的一切都失去了兴趣,只是想好好的睡一觉,最好是一睡不醒。

    修为已经到达了宝体中期的他,原本是根本不需要睡觉的,也不会感到十分困倦的,略有困倦只要稍一打坐就能恢复。

    而此刻,他竟然真的慢慢闭上了眼,沉沉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漫天的黑暗被一道闪电劈开,习昊终于慢慢的张开了眼,可眼中还是那种倦倦的眼神。

    呆呆的坐了良久,他才慢慢起身,捡起起初被他丢在一边的那个神秘的盒子,他还需要从这里出去,去找寻自己的家人,至少要看到他们平安,还要去寻找那日来到此地的二十八人。

    盒子中只有四件东西:一个黄色的小鼎、一个白色的圆球、一个青绿的玉简、一本装帧古朴的书籍。

    略略的看了一眼,习昊猜测那黄色小鼎应该就是控制此处阵法的物件,拿起来端详了半天,不明白使用方法的他只好将其放在一边,拿起那本装帧古朴的书,希望书中能有小鼎使用方法的记载。

    翻开书籍,习昊不由微微的苦笑了一下,书页之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一些文字,可是那些文字却是个个奇形怪状,笔画繁多并且都是弯弯曲曲的,甚至有的看起来就是就是一副图画,无奈的摇了摇头,将书籍放在一边。

    拿起那个青绿色的玉简,元神探入其中。

    “呵呵,我们又见面了”起初光影中那个“老祖宗”又出现在了习昊眼前。

    “被我猜到了吧,看不懂那本书里面的字?若果是你能看懂,只是来看看这玉简里有什么东西,那你就不用看了,这玉简只是教你认识那本书里的字而已。”说着,还无奈的摇了摇头。

    说着,他还好像很苦恼的叹了一口气。“想不到我一生操劳,死后都还要来做老师,教子孙读书识字,真是苦命人啊。”

    若是以前习昊,一定会感叹这位“老祖宗”手法高明,竟然能用玉简存储影像,也会对这位老祖宗“恶作剧”似的行为报以会心的一笑,可现在的他对这些全然失去了兴致,默默的将元神伸向玉简中和那本书上一样的文字。

    当习昊元神落在某个字上时,那位“可爱的”老祖宗就会跳出来,出声为其解释这个字的读音,以及意思。

    经过小半个月的时间,习昊终于将书里的内容弄了个明白,原来此地是那位老祖宗以逆天之力,集结周围千里范围内的木、水、火、土四相之力,通过秘法而形成的一个巨大阵势。

    整个阵法的控制枢纽就是那黄色的小鼎,而小鼎的使用却需要强大的元神力量配合特殊的法决使用,那法决习昊倒是熟记于心,可惜他的元神力还太过弱小,没有使用小鼎的能力。

    另外那书中还记录了许多修炼的法门,都是修炼元神的方法。研究了一阵子,习昊讶异的现,大屿的三种秘术都在其中,并且大屿的三种秘术似乎都不完整,这书中的养蛊之术还包括巫毒修炼法决,鬼将之术也并非只是炼制灵鬼,还包括煞尸的炼制方法,灵咒之术也另外包含了一种灵慧之术。而这三种秘术在奇异,只是元神之力的简单应用。

    在这三种秘术之上,书中还记录了更强大的引神术和大预言术,不过习昊只是略略的看了一下这两种法门的描述,知道自己的元神还太弱小,不可能使用者两种法门,也就没详细看这两种法决。

    除了这些应用法门之外,书中还完整详细的记载了一种元神修炼的方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奶爸的异界餐厅
十方神王
最强反套路系统
大劫主
绝世武魂
大魏能臣
逍遥梦路
武侠世界大穿越
全职法师
浪迹在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