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一章 再无他物

    没想到觋神像下面还有这么一个巨大的空间,看着面前平静无波的巨大血海,想着自己很快就能凭借眼前之物,飞快的提升实力,为习昊报仇,牟依嘎心中激荡。可是也不免疑惑,这巨大的血海是怎么来的。

    看牟依嘎疑惑的样子,端木米玛慈祥的一笑,说:“记得每年觋神节祭神用的那些猛兽吗?那些猛兽的血流到这地下密室,其中很少一部分供我们每年练功之用,多数却汇集到了这里,日积月累就成了这样的了。”

    知道了这血海的由来,牟依嘎也没心思去想为什么这些血液这么多年还不干枯,仍然是像刚从那些猛兽身上留下来一样。只是一心想快点进入其中修炼。

    看着牟依嘎焦急的样子,端木米玛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然后扭头看了姬达瓦等人一眼。姬达瓦几人也是略略一点头,带着牟依嘎向着一旁走去。

    一个小小的血池出现在众人面前,牟依嘎心中疑惑,说:“我不是要到血海中修炼吗?师祖们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端木米玛无奈的对望一眼,一阵哑然。“难道你现在就想进入血海之中修炼?别说是你,就连我们现在都不敢贸然进入那血海之中修炼。起初说有机会用到,我们是看好摩呼迦罗给你的法决。你还先在这血池之中,熟练血灵之术吧。”

    姬达瓦也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着牟依嘎的眼神有些不忍,有些心疼。“唉,希望你真的能控制这种斑驳不纯的元神之力,那样最少也能还你一个心愿。”

    旁边的曲木丹巴也是一脸的担忧,“牟依嘎你可要想好,这血灵之术一旦修炼,就不能回头了,你才二十岁……”

    牟依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没有说话,直接走入到血池之中,盘膝坐下。

    端木米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拿出一个青绿色玉简递给牟依嘎,“希望真的能还你一个心愿吧。”

    接过玉简,牟依嘎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将其中口诀默记于心,默默的体会了一阵,双目一闭,开始潜心修炼起来。

    端木米玛等人也未离开,只是在一旁盘坐,为牟依嘎护起法来。

    牟依嘎一直盘坐在那小小的血池之中,身上的皮肤也慢慢的有了皱纹,时间平静的过去了一个多月,她的情况却突然有了变化。

    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之中,前面一段时间她修炼起来都是顺风顺水,没有什么波折,随着修炼的深入,她眼前慢慢的有了些幻象,随着时间的推移,幻象出现的时间越来越密集,每次持续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今日,她眼前总是出现习昊临死前的那一幕,看到习昊一脸的愤怒,对她怒目而视,指着她骂道:“我死的这么凄惨,你为什么不为我报仇,为什么还那么安然的活着……”那画面在她面前飘忽,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习昊那凄厉的骂声也一直在她耳边飘荡,越来越清晰,每一个字都刺得她心中一疼。

    “不,~~~我没有~~~”牟依嘎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眼睛同时睁开,满眼尽是恐惧与绝望,人也陷入了疯狂,手舞足蹈,口中声嘶力竭的叫喊,“不~~我没有~~~”

    一旁护法的端木米玛等人,一见此景,立即大吃一惊。同时飞快的打出一缕白色光华,七道光华一入体,疯狂的牟依嘎才慢慢安静了下来,不再嘶喊,眼神也渐渐恢复了清明。

    “师祖,我是不是很没用。”牟依嘎满眼空洞与绝望,喃喃的说到。

    “不是你没用,而是这血灵之术的要求太苛刻,你修炼时间还短……”端木米玛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轻声安慰。

    牟依嘎没再说话,只是转身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血池,一言不。端木米玛等人对视一眼,慢慢的向一旁走去,想让她一个人安静安静。

    在池边一个人静静的矗立了良久,牟依嘎嘴边慢慢的露出一道诡异的笑容。

    忽然,她猛的伸出两只手指,快的向着自己双眼挖去。

    “牟依嘎~~~~”旁边站立的端木米玛突地一回头,看到这一幕,立即嘶哑的喊了出来。

    另外六人也是一愣,朝着牟依嘎看去,却看到这惊心动魄的一幕,七人同时飞快的飞向牟依嘎所站的位置。

    可是已经晚了,牟依嘎两个深陷的眼眶不停的往外冒着殷红的鲜血,两颗原本灵动的眼珠,早已随着她下垂的手掉落地面。

    “你这孩子~~~”端木米玛用颤抖的手,轻轻的替她拭眼角流出的血液,为其上药,声音哽咽。

    另外六人也是望着头顶的石板,默然无语。

    感觉到端木米玛的激动,刚失明的牟依嘎还不太习惯,伸出手在空中摸了几次,才摸到端木米玛的手,脸上露出一丝开心的笑容。“师祖不要伤心,那些幻象老是在我眼前出现,现在我没了眼睛,那些幻象就不会再那么强烈了,我又可以修炼了,师祖应该为我高兴啊。”

    端木米玛再也忍不住,两行热泪喷涌而出,“孩子,你才二十岁啊,以后~~~”

    牟依嘎却是一脸的平静,轻轻的说到:“他已经去了,我这一生再也看不到他,这眼睛留着也没用了。”

    听着牟依嘎平静的话语,修行四百余年,心神坚韧的端木米玛七人也是忍不住心神狂震,两行热泪喷涌而出,感觉那轻轻淡的话似乎有着一种巨大的穿透力,穿过世间万物,在整个天地中缭绕良久,然后直接透过他们的身体,每一字都重重的落到他们柔弱的心脏之上,让他们一颗血肉之心阵阵剧痛,让他们情不自禁的喉间想要出某种声音,但他们每一个人都生怕惊扰了面前平静的小女孩,极力的咬住嘴唇不让那声音出。

    没感觉到周围的异样,牟依嘎说到这里却是脸上露出些甜蜜的笑意,继续那种平静而轻柔的口气说:“先前最后一刻,我的眼中看到的是他,虽然是幻影,但总归是他,在那一刻取下没用的眼珠,从此以后,我那眼睛之中就只有他了,再无他物。”

    习昊感觉自己像做了一个梦,感觉自己身体先是被融化了,在自己将要魂消魄散的时候,胸前突然出现了一阵暖流,将自己融掉的身体慢慢的收拢起来,慢慢的重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感觉到心中一悸,口中大喊出来“牟依嘎~~~”人也跟着醒了过来。

    回想刚才心悸的感觉,习昊立即猜想牟依嘎出了什么事,这才想起自己在落入湖中那一刻,好像看到牟依嘎也掉入了湖中。现在自己没死却不知道牟依嘎究竟怎样。

    满怀希望的将同心蛊唤出,想通过同心蛊感觉牟依嘎的存在,可得到的结果却是失望。那只小小的银色蛊虫丝毫感觉不到另一只同心蛊的存在。

    “不~~~”习昊绝望的咆哮了起来,回应他的只有四周传来的回声。

    “不,我掉了进来,我都没死,她也应该没事。”习昊还不死心,也没先观察周围的环境,就开始在周围到处乱串,搜寻起牟依嘎的身影来。

    周围的空间并不大,只有三四个天风门大殿那般大小,基本上环顾一下就可以将周围的情形尽收眼底,可习昊却是飞身而起,在整个空间中飞舞了不知道多少圈。

    连地下三尺以内的地方都被他用元神搜了无数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习昊才终于累了,木然的坐了下来,脑海中浮现出牟依嘎的一颦一笑,浮现出和她想处的日子。

    “我叫牟依嘎,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习昊”

    “哦,习昊啊,好奇怪的名字,并且也不好听,我的名字可比你的好听多了。”

    “你放心,我牟依嘎是最讲义气的了,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想起开心的日子,习昊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可想到牟依嘎落入池中之前,努力向自己伸出手来的样子,他心中一疼,猛的咆哮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只凭一个臆测就可以随意杀人,难道就是因为你们修为高吗?”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连一个小女孩也不肯放过。”

    “我不服~~~”

    “我不~~~~”……

    整个空间中立即被他暴戾的咆哮声充满,回音缭绕,久久不绝。

    也不知道咆哮了多久,他渐渐的觉得累了,心中升起一种无力感,颓然的坐在地上。

    许久、许久,习昊才慢慢的回过神来。“不,我要出去,我不能就呆着这里~~~”

    他这才开始四下打探其周围的环境来。四周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好像一个没有门窗的房间。

    环视了一周,习昊不由大感奇怪,这里没有出口,也没有入口,那自己是怎么进来的?

    展开元神,习昊向四周墙壁搜索,可搜寻半天,仍然是一无所得。当他收回元神那一刻,却猛然现整个空间的中心位置,有着异样的波动。他心中一动,抬步向那里走去。

    探寻了良久,习昊才现那股异样的波动来源于地下半尺地方的一个小盒子,他起初也曾搜寻过地下,不过当时只是着意寻找牟依嘎的踪迹,未曾注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活在诸天
永恒国度
斗战狂潮
纯阳武神
超品巫师
仙路至尊
绝代神主
混沌剑神
武道大帝
重生完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