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四章 巨剑横空

    习昊二人心中正在奇怪,寻思外面究竟生了什么事情,却突然看见远处一把巨剑横空飞来,直向二人的所在的血屠大阵袭来。

    一声巨响传来,周围的血海轰然散去,二人身上的束缚立即散去,两人一愣,来不及思考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二人立即飞身而退,朝着一个方向掠去。飞行一段距离,二人回头一看,却立时愣在了那里。

    只见,血欲宗几人,三位太上长老口角溢血,侧躺在地,显然已经重伤,失去了战斗能力,在他们身边不远处的地上,一个血色的铃铛也变成了两半。北野半堂却是两眼呆滞,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头顶天空。

    更让习昊二人吃惊的是,几人的头顶横空漂浮着一把红色巨剑,剑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淡红色火焰,向周围辐散着阵阵令人心悸的杀气。那巨剑竟然就是莫苍山那神秘宫殿中的那件神器。

    二人一阵愕然,对视一眼。习昊朝着起初巨剑飞来的方向一抱拳。朗声说到:“那位前辈出手相助?习昊先行谢过,能否有缘拜见?”

    一阵沉默之后,远处似乎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一个紫色人影从远处飞出,飞至巨剑停留之处,一把将巨剑抓在手中,反手往背后一插。

    习昊二人一见,也立即急的朝紫衣人飞去。到达紫衣人面前,习昊立即上前对着紫衣人躬身一抱拳,说到:“小子习昊谢前辈出手相助,敢问前辈怎么称呼。”一旁的牟依嘎却是一脸疑惑的打量着紫衣人。

    紫衣人看了习昊一眼,眼中露出些复杂的神色,叹了一口气,“我叫猛犸,我们还是下去再说吧。”

    三人降落地面,还未说话,一旁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陈清却是艰难的从怀中取出一张玄色纸片,朝习昊二人所在方向伸去,看样子好像是想把纸片递给习昊,其口中还有气无力的说到:“习兄,要对付你的可能是……咳咳……”习昊牟依嘎一愣,一脸的疑惑。

    紫衣人却是扬手打出几道紫光射入陈清体内,紫光一入体,陈清的脸色似乎好了些,艰难的对猛犸一抱拳,“多谢前辈。”

    习昊二人想起先前在血屠大阵之中看到的情形,心中更加疑惑,慢慢的向着陈清走去,猛犸也是跟着行去。

    “陈清你这叛徒。”一旁躺在地上的太上大长老见此情形,却是怒不可遏,朝着陈清大声急喝。

    陈清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对其也没做理会,转头看着靠近的习昊,将手中的纸片递出。口中说到:“要对付习兄的可能是暗魔殿,以前的许多事情都是出于他们的命令,欲魔殿和血欲宗都只是他们的棋子,另外最近好像各大势力对习兄都有加害之心。”

    习昊想及那日偷听的到郝连父子的对话,立即上前一步,接过纸片,匆匆的看了一看,却是脸色一变,“这是怎么回事。”

    陈清却是苦笑一声。“那一日,和你们在阴阳谷外分手之后,朝卢仝城行进的路途中,我偶然的听说血欲宗起初对付你是有大势力在后面支持,当时我立即想起圣灵教宗天行前辈的话,想及过去种种,我也想为习兄和牟依嘎做点事情,想查处究竟是谁在背后指使。当下也就将习兄给的两件保命之物,送到了血欲宗,混进血欲宗之中。不过我却在那两件东西之上,融入了我过去在血欲宗之时炼制的阴魔和本命精血。”

    习昊二人听到此处,却是猛然色变,急急上前将陈清扶起。

    陈清微微一笑,温情的看了牟依嘎一眼,扭头继续说到:“后来血欲宗退走之后,偶然的一次我却听到北野半堂和那太上大长老的谈话,他们分析以往指使血欲宗的,可能是暗魔殿背后控制欲魔殿的人所做的,他们还说到各大宗门最近好像都想对付你,但是却不知道原因。原本我是想继续留在血欲宗继续打听各大宗门对付你原因的,但今日和你们却被那血屠大阵困住,逼不得已,我只好将我融于那两样东西中的阴魔引,可惜我修为实在太差……”

    旁边的牟依嘎一听,立即一拍陈清,一脸的得意。“我就说嘛,我牟依嘎的大哥怎么能那么不讲义气。”

    她这一拍却引来陈清一阵咳嗽,习昊两人一惊,立即紧张的轻轻拍着他的背。

    过了一阵,陈清脸色才好了点,也不再咳嗽,脸上却现出些苦涩之色。“其实,今天我见到你们的时候,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

    习昊牟依嘎二人立即一愣,对视一眼,惊讶的看着陈清。

    “当年我叛逃出血欲宗,流浪在外,被血欲宗之人抓住,本以为是有死无生,不想那日却在凤鸣山下与习兄相遇,被带回血欲宗后,那北野半堂听说了我和你认识的经过,却想用我那接近习兄,探听习兄的秘密,就在我身上下了生死禁制,我本不想受气要挟,可是想到妹妹的仇还未报,所以……”看着习昊二人讶异的样子,陈清却是面色平静,娓娓而谈,对两人解释,说完之后,还长吐了一口浊气,人也好像轻松了许多。

    牟依嘎一听,脸色立即煞白。“那你和我结拜也只是为了……”

    “不,不,不”看着牟依嘎的样子,陈清一阵心疼,急忙摇头。“我和你结拜是出于真心的,那日在那长满七色小花的山谷中,那位前辈帮我解开身上的生死禁制之后,我就没有和血欲宗的人再联系过了。”

    “那就行了,只要你和我结拜之后,没有不讲义气就行了,你还是我的好大哥,你以前也是迫不得已。”听陈清说是真心和自己结义,牟依嘎脸色立即好了起来,又恢复了她以往大咧咧的样子。

    一旁的习昊却是一皱眉头,“第一次的时候,他们在你身上下了禁制,那后来你回去之后……”

    陈清却是惨然的一笑。

    牟依嘎习昊二人立即脸色大变,急忙扭头向着北野半堂看去,却见北野半堂还是呆呆的站在那里,看样子应该是早就被猛犸禁制住了。习昊立即起身对着猛犸一抱拳,“前辈,可不可以先解开北野半堂身上的禁制,我想……”

    “你们就别妄想了,这次陈清身上的禁制是我大哥所下,他是我们三人之中修为最高的,他下的禁制别人是解不开的。”猛犸还没说话,一旁躺在地上的太上二长老却张狂的一笑

    习昊一惊,立即往太上大长老的方向看去,却见那太上大长老早已气绝多时。他一阵愕然,却是脸色苍白无奈的向着牟依嘎看去。

    猛犸听得太上二长老的话,却是鼻子中出一声冷哼。“区区一个化神末期顶峰之人下的禁制,还敢说别人都解不了……”

    听见猛犸如此一说,牟依嘎、习昊立即像溺水中的人见者救命稻草一样,渴求的向着猛犸看去。

    看着习昊渴求的样子,猛犸却是面色复杂,悠悠的叹了口气。“这样吧,他就交给我带回去。解开他身上禁制的事情只是抬手之事而已,可是他身上的伤却是极重,我刚才只是暂时压制住他的伤势而已,在此地我可无法帮他疗伤。”

    习昊一听,立即大喜,对着猛犸躬身拜下,“如此就多谢前辈了。”

    那猛犸却是急忙上前将习昊扶住。“公子可别如此,猛犸可当不起公子如此大礼。”

    说完他又是惋惜的看了习昊一眼。却是摇了摇头,走到陈清身边,一把将陈清抓起,回头对习昊说到:“我知道公子心中有很多疑问,可惜今日却飞畅谈之时,这人我就先带回去,还望公子保重,若日后有缘……”说到此处,他眼中却是一片黯然,摇了摇头,不在说话,带着陈清飞身而起,转眼之间走得没了人影。

    猛犸走后,牟依嘎和习昊无奈的对视了一眼,四下环顾了一下,却现四周的血欲宗弟子早已走得干干净净,只剩下被制住的北野半堂和重伤的太上二长老和三长老三人。

    “这三人怎么处置?”牟依嘎一皱眉头。

    习昊也是低头想了一阵,“恶不可留,这三人都是血欲宗罪恶之源,不能留他们。”

    旁边的太上二长老和三长老闻言却是立时大惊,同时急急说到:“你们不能杀我。”

    习昊二人却是一愣。“为什么不能杀你们?”

    被习昊如此一问,二长老和三长老却是一呆,想了一阵,那二长老才说到:“你们不杀我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些秘密。”旁边的三长老也是连忙点头。

    “哦,说来听听。”

    听习昊这么一说,那二长老立即清了清嗓子,就想说话,可是刚一开口,却突然愣住,说什么秘密呢?想了一阵,才期期的说到:“当下各大宗派都想要对付你,这次他们还派人和我们取得了联系,说可以帮忙抵挡大屿三派,让我们放心的对付公子和牟姑娘。”

    听那太上二长老这么一说,习昊和牟依嘎却是一阵哑然。戏谑的说:“就这些?这些刚才陈清不是都说了吗?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对付我吗?”

    那太上二长老却是一愣,摇了摇头,低头苦想还有其它什么秘密可以换取性命。

    “你有什么秘密可说吗?”习昊二人却是无奈的一摇头,扭头看着一旁的太上三长老

    那太上三长老也是默然的摇了摇头。

    习昊扭过头去,看着被禁制住,还站在那里的北野半堂,却是一句话不说,灵鬼立即从身上飞出,瞬间没入北野半堂身体,将其元婴吞噬,紧接着那太上二长老,也遭受了同样的秘密。

    习昊刚要对那太上三长老出手,却听那太上三长老,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猛的开口说到:“且慢。”

    习昊却是一愣,没有马上出手。

    见习昊没有立即出手,那太上三长老却是神色一松,说:“我有一个秘密,你可知道,为什么当初我们那么急切想要进入阴阳谷?”

    “哦,不是想得到血欲老祖的遗物吗?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秘密?”听那太上三长老如此一说,习昊却是大感好奇。

    旁边的牟依嘎一听,这中间似乎还有秘密,也大感兴趣的盯着那太上二长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医品宗师
永恒圣王
活在诸天
最强狂兵
官梯
征战诸天世界
帝霸
最强反套路系统
最强医圣
绝世战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