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四章 血海滔天

    对北野半堂和三大台上长老,牟依嘎却是不管不顾,只是两眼通红,直勾勾的盯着陈清,口中声嘶力竭的喊到:“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

    看着牟依嘎伤心欲绝的样子,陈清眼中闪过一丝心痛之色,不过却是转眼即逝,随即一声冷笑,冷冷的说到:“我本就是血欲宗的人,你们进入大屿的消息是传回血欲宗的,所以钱长老他们才会在大屿外面等着你们,还有你们摆脱钱长老二人之后,在山中养伤的消息也是我趁下山买食物的机会传出的,所以二长老才回带着人到那山中搜寻,就是连那次在阴阳谷外,我们被大长老他们堵住,也是我透露出去的消息……”

    听着陈清能能的声音,牟依嘎却失去了她以往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霸气”,只是嘤嘤的哭泣,口中喃喃的念叨:“原来你一直都在骗我们。”楚楚可怜的样子,尽显其柔弱一面。

    习昊也是心神激荡,只是将牟依嘎的埋入自己胸间,轻轻的拍打着她不断抽*动的背部,抬头看着呆呆的看着天空,一言不。

    三大太上长老本想立即对二人动手,可是三人又不想伤及牟依嘎的性命。虽然出云国内地各大宗门最近不知是怎么回事,都纷纷暗暗表示可以帮忙制约着大屿三派,并且欲魔殿也与血欲宗恢复了联系,可是不到万不得已,他们还是不想和大屿三派闹翻。

    眼下牟依嘎的情绪十分不稳定,如果现在动手,牟依嘎必然会情急拼命,他们虽然有把握胜过她,却没办法封住其元神,这丫头刚烈的性子太上大长老是领教过的,深怕她又来个自燃元神,同归于尽。

    思来想去,三位太上大长老还是决定先等牟依嘎情绪稳定些,再好言相劝,最好是她能退去,自己等人也好诛杀习昊,如果到时牟依嘎还是一定要和习昊在一起,那时候他们也就不管那么多了。

    时间静静的流逝,在场的一群人都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过得许久,牟依嘎的情绪也稳定些了,慢慢的从习昊怀中抬起了头,虽然还是不时的抽搐,眼中也是红红的,可是其眼神已经恢复了平静和清明。

    只见她扭头淡淡的看了陈清和血欲宗众人一眼,才回头对习昊说到:“我们走吧,我也不想报仇了。”

    习昊没说话,只是略略的一点头,扶着牟依嘎的肩膀慢慢的转身离开。

    “且慢。”二人刚走出两步,却听那太上大长老扬声冲二人喊到。

    “有和见教?”习昊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他,声音也极为生硬。牟依嘎此时也转过身来,却是一副倦倦的表情,头微微的靠着习昊的肩膀,却并不说话。

    那太上大长老也上前一步,对着二人一拱手。说:“牟姑娘要走,我们当然是不敢挽留,可是习公子却是不能走。”

    习昊原本就担心牟依嘎的安全,见对方不想为难她,当下也念头一转,扭头向旁边的牟依嘎看去。

    牟依嘎被习昊这么一看,心却突地一紧,好像个小孩子似的,紧紧抓住习昊的衣服不放。

    习昊心中一疼,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她的头,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牟依嘎也好像受到了什么鼓励似的,原本空洞的眼中,闪出一丝光彩。

    一旁的太上大长老,见牟依嘎不愿离开,立即苦口婆心的说到:“牟姑娘漂亮聪明,而这习昊只是一个四处飘零的亡命之徒……”

    那太上长老话还没说完,牟依嘎却突然笑了,笑得那么开心,笑完之后,脸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光彩,平静的看着那太上长老。“你们今天是一定不让我们两人一起走了?”

    “这习昊不仅身上有我们的至宝、欠着我们数条人命,再加上其它一些原因,我们定是不能让他走了。”话说到此处,那太上大长老也感觉到,想和牟依嘎和平共处是不可能的,声音也变得冷硬起来。

    一旁的习昊听得对方说自己欠他们血欲宗至宝和人命,仿佛自己是窃贼,侩子手似的,当下少年心性一起,仰天一声大笑。“好一个血欲宗,数次持强凌弱,逼迫于我,强抢我天风门重宝,到头来却全是习某的不是了,若要评比这脸皮之厚,血欲宗是当之无愧、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啊。”说到此处,又是一转头,冷冷的看着血欲宗众人,朗声说到:“今天习某就在此,说我欠了你们的东西就来取吧。”

    习昊一番讥讽,让血欲宗几人脸上一红,就待动手,哪知习昊和牟依嘎的度却比他们更快,只见习昊二人快的飞上空中,牟依嘎扬手一挥,十几只银色蛊虫立即飞出,习昊也是手决你一捏,空中立即浮现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个虚影。

    北野半堂、四长老和三大太上长老见牟依嘎放出的只是银色蛊虫,当下立起轻视之心,只是随手一挥,一股红色雾气立即从几人衣袖间喷出,向着牟依嘎的蛊虫迎去,却不再理会,凝神对付习昊打出的四相虚影。

    当红色雾气和和牟依嘎的蛊虫遇到一起,五人立即觉得不对,只觉的一股巨力传来,北野半堂和那四长老立即觉得心头一震,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吐出,人也被震退老远,三大台上长老也是身形一震,身形急退几步。

    半空中的牟依嘎,也是心神一震,几欲一口鲜血喷出,强吸一口气,才将胸间上涌的血气压下。

    血欲宗五人立即是一脸惊骇,五人还没回过神来,更让他们震惊的事情生了。习昊打出的四相虚影并没有向往常一样,直接朝众人落下,而是四相虚影身上极的闪出四种不同颜色的光芒,瞬间汇聚在一起,化作青、白、黄、红四道雷电,贯彻于天地之间,朝几人当头落下。

    几人大骇,三位太上长老立即法宝祭出,抵挡向自己落下的雷电,北野半堂眼见朝自己落下的雷电,知道自己无法抵挡立即将旁边的四长老向前一堆,人却飞的后退。

    几声巨响传来,地上的血欲宗众弟子立即觉得大地摇晃,几乎立身不稳,能飞的立即飞上空中,不能飞的也纷纷四下惊慌逃散。

    被迎头而来的青色雷电击中的四长老,立即化作了焦炭,遁出的元婴也瞬间被湮灭。

    三位太上长老却是,觉得胸口一震,一口热血喷出。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不过几人还算修为高深,没有立即失去战斗力,当下立即借势往后面一推。

    四道雷电落下之后,空中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也化作了虚无消散在空气之中。

    习昊正准备再打出一道四相决,牟依嘎也想立即放出蛊虫,可突然之间,牟依嘎却突然现,自己的元神和外界天地之力失去了联系,习昊虽然能若有若无的感应到天地之力,可惜那丝联系实在太弱,不足以让他驱动外界之力攻击。

    放眼望去,二人却现自己周围三个方向漂浮着一个腥红的小幡、一把腥红的小剑和一个铃铛,散出一层薄薄透明的波纹,将自己二人笼罩在其中,割断了自己和外界的联系。

    二人当下大惊,这就准备飞身离开,却现自己身体被一种气机牢牢的锁住,根本无法动弹分毫。

    二人心中震骇,却听血欲宗太上大长老嚣张的声音传来,“你们现在已经被这血屠大阵困住,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祭日。”说完,还口中大喊了一声“血海滔天”。

    其声音一落,另外的两个太上长老也猛吸一口气,强压身上的伤势,一道法决,想空中的法宝打出。

    空中漂浮的三件法宝立即散出一股红色雾气,雾气中散出一种浓浓的血腥气,其中还带着一股巨大的怨气,习昊看过血欲炼心决,当然知道这样的法宝是用生人的鲜血祭炼而成,看着雾气中散的浓重怨气,不知道当年为了祭炼这三件法宝血欲宗杀了多少人,一股怒火立即从他胸中升起。

    习昊还在愤怒之中,那红色雾气却越来越浓,渐渐的竟然实质化,周围一片化成了血海,血海不停的涌动冲击着习昊用本身元力所形成的气罩。气罩一阵波动,眼看就要破灭,习昊却灵机一动,想着元神之力能空中周围的一切天地之力,不知道能不能引动这血屠大阵中的力量。

    心念一转,习昊元神立即散而出,按照自己用恒河大手印时引动天地灵气的方法运转,局然现自己的元神之力也能引动周围的力量。

    习昊当下心中大喜,可惜的是他的元神太过弱小,周围汹涌而来的力量实在太过庞大,他只能带动其中一丝,勉强在自己二人周围,形成一层薄薄的护罩,将二人保护起来。

    外面的血欲宗三位太上长老,见习昊二人竟然没有瞬间被血海湮灭,心中也感到惊讶,立即仔细的大量起阵中二人起来。当看到二人周围那护罩摇摇欲坠的样子时,那太上长老也是鄙夷的一笑,轻声念了句:“也不过如此。”随后一声冷哼,朝二人得意的喊到:“看你们还能坚持多久。”

    习昊二人却没理会那太上长老的话,习昊脑中不停的在思考着脱身之计,牟依嘎却躺在习昊怀中,对外界的一切都失去了兴趣,静静的享受着当前的宁静。

    忽然,外界却传来那太上大长老的一身怒喝,“陈清你敢。”二人周围的血海却是一阵波动,有要散去的迹象,可是转瞬之间,又恢复了原貌。

    习昊二人一惊,扭头看去,透过红色血波,二人只能模模糊糊的陈清躺在一旁的地上,北野半堂,三大太上长老却是对其怒目而视,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过得一阵,才见那太上大长老一指地上的陈清,口中说到:“难怪我们祭炼那两样东西要那长时间,原来是你这叛徒在搞鬼。”

    阵中的习昊二人,见此情况,更是如坠迷雾,不知刚才究竟有何事情生。

    ps:强推只剩最后半天了,可以收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异世界的美食家
仙路至尊
超品巫师
儒道至圣
秦吏
纯阳武神
主神大道
医武兵王
电影的世界
凌天战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