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一章 遭遇跟踪

    一向大咧咧的牟依嘎也没太在意,眼睛一晃,立即被街上琳琅满目货物吸引,兴致勃勃的拉着习昊到处游走起来。

    习昊虽然极力抛开脑海中的事情,假装兴致盎然,可牟依嘎也并不是傻子,从习昊时而飘忽的眼神中感觉到习昊心中有事。再联想到昨日酒楼中的事情和习昊的衣服,她立即猜测当下习昊应该面临什么困境,同时习昊的表现也让她明白,即使自己问,习昊也不会说的。

    牟依嘎眼珠一转,也不去追问,只是心中决定,最近一段时间一定要死死的跟着习昊,绝不离开半步。

    二人在黎天城中游玩了两日,习昊感觉血欲宗的人应该出现了,略一思考,习昊决定还是先去血欲宗总坛探探再说。反正自己的元神比对方强大,一定可以提前现对方,大不了避着点血欲宗的三位太上长老就是。

    二人到达距离血欲宗总坛十里之外的地方,习昊又故技重施。

    “牟依嘎,你还是像上次一样,在这里把手,谨防有人逃掉。”

    牟依嘎眼睛滴溜溜一转,兴奋的说“都杀掉?”说着还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习昊一愣,他要牟依嘎留在此地只是担心其安全,从未想过要杀血欲宗多少人,更从未想过要将血欲宗的人全部杀光,牟依嘎如此一问,反倒是让他呆住,一时说不出话来。想了小会,才开口说到:“那些低级弟子,若无大错,也有改过之心就放过算了吧。”

    牟依嘎一听,却是一脸的不高兴,“大鱼都在里面被你杀光了,出来的全是小喽啰,又不让杀,我在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啊。”

    “这里可能也会有血欲宗的长老逃出来啊,那几个长老你都认识,你知道,血欲宗那些长老是最怕死的,说不定,我一去,他们就开始往外逃了,我怎么堵得住?”听着牟依嘎的话,习昊心中不由一阵苦。

    牟依嘎低着头想了一会,还是寸步不让的说:“不对啊,那些长老都会飞,逃跑也不一定会从这里走啊,我还是跟你进去吧,在现场堵住他们才好玩嘛。”

    看着牟依嘎铁了心要跟着的样子,习昊心中泛起一阵无奈感。却听牟依嘎有嚷嚷到:“刚学会了你教的那招,怎么能不去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习昊转念一想,牟依嘎现在已经能用蛊虫为引,带动天地之力,在血欲宗之中,除了三大太上长老应该没人能奈何得了她,在加上自己元神强大,先远处侦查应该没问题,也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同意了牟依嘎跟着。

    路途中,习昊却是小心翼翼,将元神散开,确定没危险之后才带着牟依嘎前进,看着习昊小心翼翼的样子,牟依嘎却出奇的安静,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到了血欲宗总坛,二人却现,血欲宗的人还是没有出现,偌大一个总坛,好多地方都已经布满了灰尘。

    牟依嘎不由撅着个嘴,狠狠的跺了跺脚,对血欲宗的人大骂起来。

    习昊却是皱着眉头,脑中飞快的闪过许多念头。石碑上的留言说是一个月后会找习昊,那么按道理来说,那血欲三老应该有把握在一个月之内,将那两样东西祭炼完成,可现在已经过了半个月的时间,血欲宗的人还是音信全无,难道其中出了什么意外。

    忽然,沉思中的习昊却是一皱眉头,带着牟依嘎急的向一旁飞去。

    二人来到一处树林之中,习昊立即在牟依嘎耳边悄悄的说到:“收敛元神,那几个人的元神不如你强大,应该现不了我们。”

    牟依嘎心中疑惑,不过还是默然的点了点头,照做。二人小心的藏好,过得一会,才看见几个修行者从树林旁边经过。

    “孙兄,我们不能再靠近了吧,再靠近恐怕会被现了,那小子元神也不弱。”其中一个身高肩宽,一脸精悍之色的修者对着旁边一个身材瘦瘦高高,面上颧骨微微突出的修者说到。

    那孙姓修者一听,略一沉吟,扭头往四周看了看,然后一指旁边习昊二人藏身的树林。“我们进入这里面吧,从这里应该可以看到下面的情形,注意收敛元神,别让那小子现了。”

    林中习昊二人一听,那几人竟然也选中了这个地方,当下心中一惊。

    牟依嘎作势就要出去,却被习昊一把拉住。牟依嘎一愣,扭头向习昊看去,却见习昊伸出另一只手,指了指树上。牟依嘎立即回过神来,两人立即悄悄的升入树冠之中藏身,静静的等待几人的进入。

    二人这一番动作却引起了下面几个修者的警觉,感觉到有些不对劲那孙姓修者立即将元神散开,向着树林笼罩而去,可查探了半天,却为现任何动静,当下不由摇了摇头,暗叹自己多疑了。

    几人进入树林之中,往山下看去,却并未看到习昊二人身影,他们坚信自己得到的消息是准确的,当下认为习昊二人应该是进入血欲宗总坛内部查探。可几人又不敢用元神查探总坛内的情形,只得静静的等待。

    过得一会,却听那个孙姓修者开口说到:“你们说,上面要我们盯住那小子做什么?”

    另外几人纷纷摇头,其中一个一身灰色道袍,头戴一顶七星帽的修者,却是一脸的郁闷,开口抱怨。“也不知道上面是怎么想的,一个修炼才七年不到的小子,虽然修行法决古怪了点,值得这么大动干戈吗?还这么多门派出动高手监视,还让我们四处奔走。”

    那孙姓修者也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唉,其实奔走受到累倒是没什么,可是听说那小子心狠手辣,祁连家的二公子也是最近死在他手上,如果我们不小心被其现,面对他那古怪的法决,我们可能也是凶多吉少啊。”

    “唉,现在都在等着那血欲宗的三个太上长老出现,不过那三个家伙也真够废物的,祭炼两件法宝而已,却用了这么久的时间,还没祭炼完成。”刚才说话的那道士打扮的修者,也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树上的牟依嘎却是越听越迷糊,也知道自己猜想得不错,当下心中气极,狠狠的向着习昊身上掐去。

    习昊正在全神灌注的凝听,却不想牟依嘎会猛的来这么一手,当下一吃疼,不由轻轻的“嘶”了一声。

    树林中的几个修者立即一惊,纷纷向习昊二人藏身的树上看去,口中喝到:“谁?出来。”同时还放出元神,向树上探去。

    见已经暴露,二人无奈,立即现身出来。

    见正在谈论的煞星竟然藏在自己等人的头顶,那几个修行者立时大吃一惊,冷汗直冒,慌张的祭出法宝,警戒的看着二人。

    牟依嘎却对那几修者不管不顾,径自在习昊身上乱掐乱捏。

    习昊不由苦着个脸,扭头说到:“好了,好了,有什么事,等会再说吧。”

    牟依嘎这才意识到面前还有敌人,立即狠狠的踹了习昊一脚,朝着那几个修者一指。“你们快给本姑娘滚,本姑娘现在没空理你们。”

    那几个修者脸上立即现出尴尬之色,动手吧,明显不是面前两人的对手,就这么被一个小姑娘喝退,感觉面子上又有些过不去,当下你看我,我看你,愣在了那里。

    牟依嘎见自己都准备放过那几人了,他们却似乎毫无反应,当下怒从心起,连带着对习昊的怨恨也转移到那几个人身上去了。当下手一挥,二三十只黑色蛊虫立即从衣袖间飞出,向着几人席卷而去。

    那几修者见对方放出的只是黑色蛊虫,不由眼中露出不屑和愤怒,要只几人最低的也是元婴后期的修为,修为最高的那孙姓修者还达到了化神后期,他们本是畏惧习昊,此番被牟依嘎如此轻视,如何能不怒,立即纷纷祭起法宝向那些黑色蛊虫迎去。

    刚一接触,几修者立即觉得不对劲,可是已经晚了,剧烈的爆炸声立即响起,几人的法宝瞬间失去了原有的光华,被炸的支离破碎,几个修为略低的修者立即被炸的粉身碎骨,元婴也未能逃脱,这小小树林也受到鱼池之殃,一股气浪爆炸开来,刚才还是郁郁葱葱,满目苍绿的小山坡立即被夷为了平地。

    那化神期修为的孙姓修者,也被炸的衣衫破碎,凌空飞起。

    一番施为,牟依嘎却面色苍白,额头上冷汗直流。

    习昊见状,心中大惊,知道她这是元神运用过度,急忙从其储物袋中掏出,那种金色药丸,向她嘴边喂去,牟依嘎却是摇了摇头,爽唇紧闭,习昊不由大为焦急,要知道这种元神透支,虽然不是什么大伤,可是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会给人带来永远无法治愈的暗伤。

    看着一脸倔强的牟依嘎,习昊正准不用强力撬开她的嘴,却听牟依嘎用含糊不清的鼻音说到:“等下你要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不然我就不吃药。”

    牟依嘎用处这一招,习昊不经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同时心中还有一种深深的感动。当下微微的点了点头,轻轻的说:“来,乖,把药吃了,等你好了我再慢慢的告诉你。”

    牟依嘎一听,这才勉强的挤出一点笑容,张开着,一口将那药丸吞下。

    此时远处被牟依嘎炸飞的那孙姓修者,也艰难的站了起来,习昊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你回去告诉你那主子,最好不要叫人跟踪我,我不想杀无辜之人。”说完,对其也不再理会,径自抱着牟依嘎向着一个方向飞去。

    那孙姓修者看了看习昊的离开的方向,默然的叹了口气,掏出一个药丸服下,拖着重伤的身躯缓缓离去。

    两日后,牟依嘎又可以活蹦乱跳了,可是习昊的苦难才真的来临。在牟依嘎层出不穷的“酷刑”下,习昊被迫交代了一切,力争宽大处理,对于习昊的彻底坦白,牟依嘎也感到相当满意。听完其叙述之后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想了良久,她也想不通为何那些名门世家会认为习昊就是“那人”,也不知道“那人”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让那些名门世家如此“着迷”。可是她的性格一向是天塌下来当被子盖,想不通,索性就不想了,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事情等出了再说。

    不过对于陈清有可能落入血欲宗手中的事情,牟依嘎也是非常担心,想要回大屿搬救兵,可是习昊却认为,现在那些名门世家是铁了心要用血欲宗来做试金石,大屿之人一旦介入,必然会引来一场大战,不同意如此做法。

    牟依嘎也深以为然,两人即决定,凭自己的实力去打探血欲宗的真实情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斗战狂潮
万域之王
龙纹战神
武炼巅峰
龙血武帝
纯阳武神
儒道至圣
无敌天下
万古神帝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