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章 惊闻阴谋

    看着牟依嘎担心的样子,习昊微微一笑,默然的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奇怪那些血欲宗的人为什么还没出现而已。”

    “血欲宗总坛还是一个人没有?”牟依嘎当下也大感惊奇,低头沉思起来,想了半天,才鼻子一抽,说:“大概那石碑上的字,只是虚张声势,留点面子罢了吧。”说着,鼻中还出一声鄙夷的冷哼。

    血欲宗的人没有出现,习昊心念陈清的安危,本是要在此地等候血欲宗人出现的,可是牟依嘎却觉得无聊,硬要拉着去游玩,看着牟依嘎撅着小嘴的样子,习昊又不忍心将自己对陈清的猜想告诉他,无奈只得随他离去。

    游玩途中,习昊将自己七年的修炼心得整理了下,想到牟依嘎的养蛊之术也是专修元神,也就将自己用元神之力控制周围天地灵气的方法告诉了她,让其试试能不能用蛊虫本身的力量为引,控制周围的天地灵气。

    一向贪玩的牟依嘎,竟然极为难得的认真了一次,专心联系起来。不得不说牟依嘎极有修炼天赋,短短的半个月时间就将那法门掌握。

    看着眼前十见方的青石块瞬间化成了粉末,牟依嘎不由张大了嘴,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用一只低级的黑色蛊虫引动天地之力造成的结果,虽然那只黑色蛊虫,最后因为自己本身实力太弱,承受不住那种宏大的力量,粉身碎骨了,可还是让牟依嘎欣喜若狂。

    “哇~~我好崇拜我自己啊。”回过神来的牟依嘎,立即一身高呼。说完,立即跑到习昊面前,仰着头,一脸得意的说:“怎么样?本天才厉害吧。”

    对于牟依嘎造成的破坏力,习昊也感到很吃惊,欣慰的笑了笑,不过黑色蛊虫本身的覆灭却让他皱了皱眉头,要知道修炼养蛊之术的人,最厉害的当然是本命蛊,可如果用本命蛊配合这种法决,稍不留神,本命蛊也会一命呜呼,而本命蛊又和养蛊之人心神相连,一个不好,未伤人,却先伤己。

    皱着眉头沉思了一阵,习昊一脸严肃的对牟依嘎告诫,让其先练习控制力道的强弱,并且不准用本命蛊使用这种法决。

    看着习昊严肃的样子,兴致勃勃的牟依嘎,不由撅着个小嘴,一脸的不高兴。“本天才这么快就掌握了这种法决,你也不夸奖下,却还泼人家冷水。”

    “好了,我们的小天才,不过天才怎么能连自己使用法决的力度都控制不好呢?”看着郁闷的牟依嘎,习昊心中灵光一闪,换了种方式,对其劝解。

    牟依嘎这才笑逐颜开,一拉习昊的手。“走,今天本姑娘高兴请你去大吃一顿。”

    习昊一听,却是不由的摇头苦笑了下。这牟依嘎每次一高兴就会请客,可惜的是她身上宝物虽然不少,可惜银子却永远不够花……

    二人立即向着距离此地的黎天城奔去。进得城来,牟依嘎特意选了黎天城最大的一家酒楼——临江楼。

    “二位贵客,吃饭啊,里面请。”二人刚进店,一个店小二立即热情的上前打着招呼。

    牟依嘎看了一眼里面的情况却不由一皱眉头。这临江楼确实经营有方,偌大一个大殿每一张桌子上都已经有人了,二人要想吃饭的话,那就必需得喝别人同桌。

    “你们还有空的桌子吗?我们想要清静一点的地方。”习昊如此一说,旁边的店小二眼睛立即一亮,“有,二楼还有雅座,可以看到外面的清衣江,环境优雅。”

    习昊二人也未再做理会,径自往二楼而去。

    二楼环境确实清雅,布置典雅大方不说,还有专用的琴师在大堂之中抚琴。

    习昊二人要了一个包厢,点了一些特色小菜,坐在窗户边,看着窗外绿幽幽的江水,一阵凉风吹来,带来湿湿的水汽,不由心神一清,再加上大堂内传来飘渺悠扬的琴声,确实有种让人乐而忘忧的感觉。

    牟依嘎正在陶醉,习昊却突然眉头一皱,元神散开去。却现是在附近冥风山查看神器情况的郝连鸿鸣、郝连青风来此楼小酌,进入了另一个厢房。

    “爹,难道二弟的死就这么算了?”一进入厢房,郝连青风立即挥推了小二,对郝连东阳说到。

    郝连鸿鸣却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现在各方实力均想让其经历真正的死境,可是又没人愿意先坐出头鸟,万一那习昊真是那人,而他侥幸活了下来,那几年之后,对其出手的人,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也不好和其翻脸啊。”

    一旁的习昊一听,却是猛的脸色一变。旁边的牟依嘎一见,立即疑惑的问到:“怎么了?”习昊轻轻的竖起两根手指,在嘴边一放,对牟依嘎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继续仔细的倾听那边的情况。

    牟依嘎虽然心中疑惑,可是看习昊的样子,也没再做声,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等待。

    “唉,最可恨的是让跟着二弟的那个吴明跑了,虽然将钱通抓住了,但是应该将两人都处死才能解气。”当前的情况无法对付习昊,让郝连青风大为郁闷,也就将矛头转向了钱通、吴明二人。

    对于郝连青风的愤怒,郝连鸿鸣却是大感不满,当下脸一沉。说:“青风啊,做大事怎么能如此浮躁呢?回去之后面壁三个月,好好平平你的浮躁之气。”

    “是,爹。”郝连青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立即低下了头。

    虽然被郝连鸿鸣训斥,但是郝连青风心中对习昊还是忿恨不已,却猛然想起几年前,郝连鸿鸣将九转生灵液送给习昊的事情。当下说到:“爹,上次你给习昊九转生灵液的时候,不是说他练得越快死得越快吗,怎么他修为增加得如此迅,还这么活蹦乱跳的?孩儿想不通那九转生灵液明明是宝物,怎么会伤人呢。”

    “唉,说起来,这也是爹的失误,以为炼体之法伤神,练得越快自然神伤越深,想不到那大屿三教和那习昊关系如此之深,竟然连养神秘术都传给了他,还让他元神不仅没变弱,还越来越强。”说到此事,郝连鸿鸣也是懊悔不已。

    “哦”郝连青风一听,立即恍然了,不过转眼之间又是一脸的疑惑“照爹的说法,那不是佛门炼体之人,都应该修炼不到高深出才对啊。”

    郝连鸿鸣却是微微一笑,“你见过哪个修佛的,只修一世就能修为高深的?修佛之人都要借助秘法,在元神将尽之时,将修为凝聚成舍利留下,微弱的元神却带着记忆转世重生,获取一点先天元神之力,可惜他们也只能转修三次而已,三世还不等达到舍利境界,他们也就只有灰飞烟灭而已,若能到达舍利之境,他们就不会再炼体,而是将体内元力转化为佛力。”

    明白的其中缘由,郝连青风对于虽然习昊有养神之术一事,感到相当郁闷,可是此时他心情也已经平复了许多,脸上也没流露什么异样。

    旁边的郝连鸿鸣对此时郝连青风的表现,也是相当满意,当下说到:“不过你放心,那习昊肯定是死定了,现在各方都不愿意先行出手,是怕杀错了人,引起那些人的警觉。现在大家都等着那血欲宗做试金石,若他不是那人,那血欲宗就能要了他的命,若他是那人,身份一露,各方同时出手,他也是必死。”

    说完,嘴角还露出一丝冷笑,仿佛是已经看到了习昊的死亡。随后又与郝连青风谈论起冥风山的事情来。

    一边厢房的习昊,听得郝连父子二人此番言语,却不由紧皱眉头,低头沉思起来。想了良久,习昊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应付之法,当下也不再去费神,决定到时候随机应变。

    一旁的牟依嘎见习昊眉头舒展开来,再也忍不住问到:“怎么了?什么事?”

    习昊却是微微一笑。“没什么,刚才听到郝连父子二人在谈论神器的事情。”习昊并不想牟依嘎担心,并没有把刚才听到的告诉她。

    “哦,他们说什么?”牟依嘎一听立即来了兴趣,以为有什么秘密。

    习昊看了牟依嘎一眼,微微的耸了耸肩。“他们说,现在藏宝之地进不去,这样一直呆着也不是办法,准备先撤回一些人,直留少数的弟子在此地留守。”

    牟依嘎立即意味索然的一瘪嘴。“还以为有什么秘密呢。”

    为了避免和郝连父子二人见面,习昊二人吃完东西,即匆匆离开,在黎天城中找了家客栈住下,准备好好休息下。

    入夜,习昊行完功后,却是难以入睡。脑海中一直盘旋着郝连父子二人的话,思考着当下的局面。

    从郝连复习的话来分析,习昊得到了两条关于血欲宗的消息,其一、血欲三老确实得到了拿两样血欲老祖的遗物,陈清极有可能落到他们手中。其二、那血屠大阵厉害非常,不是现在的他能应付的。

    可是陈清与习昊共过患难,又是牟依嘎的结义哥哥,血屠大阵虽然厉害,他却不能不管陈清的死活。如果要大屿之人介入,那势必导致大屿和出云国内地修行界的大战,会将大屿子民带入水火之中,他又能这么做吗?

    思来想去,摆在习昊面前的都是一条极其艰辛的路。

    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牟依嘎又已经急冲冲的在习昊门前猛敲,看样子应该是想拉习昊出去游玩了。

    习昊一夜没睡,还好他是修行之人,也不觉得疲惫,外表也看不出什么异样,当下一整衣衫,洗漱完毕,才陪着牟依嘎一起往街上走去。

    一路走来,刚走上街,牟依嘎却现习昊的衣衫是皱巴巴的,像昨夜未曾脱下一样,当下心中疑惑,立即想习昊询问,习昊却是微微一笑,说自己昨晚睡时,未将衣衫放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修罗武神
超级仙学院
我是仙凡
永恒圣王
放开那个女巫
人皇纪
大王饶命
牧神记
飞剑问道
都市奇门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