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九章 郝连青树

    牟依嘎二人一路奔行,没多久的时间,牟依嘎也听到了一个有些颤抖的女音:“郝连公子,你就放过小女子吧,小女子日后一定报答。”

    女子声音刚一落,一个猥琐的笑声又响起:“你从了本少爷,日后定有你的好处。”

    牟依嘎一听,心中更是火气,立即加快了度飞驰而去。

    奔行了半刻钟的时间,几个人影落入习昊二人眼中,只见一个看起来大约二十来岁,一身白色素净衣裙的年轻女子,斜躺在地上,畏惧的看着面前迎面走来的一个锦衣华服,一脸猥琐年轻男子。

    那年轻男子看见少女畏惧的样子,眼中某种光芒更甚。快的冲上去,抓住少女的衣领一扯,“噗”的一声……

    “住手”牟依嘎猛的一声大喝,奔驰的度也更快。

    年轻男子和其身后不远处的两个仆人,猛听这么一声,心中立即一惊,抬头往习昊二人这边看来。

    “习昊?”年轻人见突兀出现的两人,猛的一眯眼。

    牟依嘎见那人竟然叫出了习昊的名字,当下心中疑惑,扭头看着习昊:“你们认识。”

    “他就是郝连青树,我和他在鹄鸣山上见过。”习昊却是面无表情,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郝连青树。

    “郝连青树?”牟依嘎心中迷糊,感觉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却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低着头想了半天,才猛的想起,那日遇到司徒梦瑶时,那王欣所说的话。

    没想到这人竟然就是梦瑶的未婚夫,想及司徒梦瑶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模样,再和面前的猥琐男人一对比,牟依嘎心中不由一阵恶心,看都懒得看他,直接走到一旁,将那女子扶起。

    略一检查现,那女子也是修行之人,估计只有融合前期的修为,身体上没伤,只是修为被封住,还受了点惊吓,神情有些恍惚。

    “原来是习公子啊,郝连家钱通(吴明)见过公子。”郝连青树身后的两个仆人一听眼前之人竟然是习昊,心中立时大惊,立即走上前来。

    习昊对二人却并不理会,径自转身向牟依嘎问到:“怎么样?她没什么事情吧。”

    牟依嘎摇了摇头。“她只是修为被封住,受了点惊吓,没什么大碍。”看着一脸惊恐,楚楚可怜的女子,牟依嘎心中不由升起一阵怒火。抬头愤怒的向着郝连青树看去。却见那郝连青树却一脸淫邪的看着自己,心中立时怒火更胜。

    还好,那郝连青树只是看了一会,便转头对着习昊说到:“习公子,我听人说是因为你,我和司徒梦瑶才迟迟不能成亲。”

    他不说不要紧,这一说反而提醒了习昊,想着梦瑶清丽的面庞,看着面前一副二世祖模样的郝连青树,习昊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怒火。

    自由狂妄的二世祖郝连青树,那知道什么死活,略略一顿之后,继续说到:“不过呢本公子大人有大量,也不与你计较了,你就将这姑娘赔给我吧。”说完还朝旁边的牟依嘎一指。

    郝连青树身后的两个仆人当下大惊,急急的上前一步,可是却已经晚了。

    牟依嘎一听郝连青树如此一说,原本就十分愤怒的她,再也忍不住,扬手三只银金色蛊虫飞出。眨眼间就进入了郝连青树的身体。习昊也是随手一挥,袖间立即荡起一阵劲风,将郝连青树卷上半空。

    不得不说,郝连青树实在是太弱了,其身体还没落地,三只银金色蛊虫就已从其身体飞出。

    郝连青树的两仆人看到这一幕,立时傻了眼,呆在那里,不知道做什么好。

    “你们走吧,若要回郝连家,就把刚才的情况如实的说一遍吧,若不回去,那你们就找个地方好生修行吧。”看着木然的二人,习昊知道这郝连青树一死,自己二人是解气了,可是这两人回去之后肯定会受到牵连,当下也不由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二人半天才回过神来,对视一眼,朝着习昊一拱手,一言不,默默的转身离去。

    牟依嘎二人解开了那女子身上的禁制,一问才知道。原来那女子叫连孟妮,自幼在一个小门派中修行,资质也相当出色,刚二十出头,就到了融合前期的修为。此番下山游历是想找一些灵药,回去炼制一些可以增加修为的丹药。

    不想却遇到了那个郝连青树,见其秀色可餐,就起了邪念,先是用灵药引诱,被拒绝后,那郝连青树凶相毕露,欲对其施暴,幸好遇到了习昊二人。

    牟依嘎听完,立即很豪爽的从储物袋中拿出许多灵药,向连孟妮递去。那连孟妮看着眼前的灵药,眼中露出几许渴求,人却是连连摇头,口中还急忙说,深受两人大恩已经无法报答,万万不能再要二人的灵药。

    习昊自小在没落的天风门中长大,当然知道灵药对这些小门派弟子的意义,看着眼中露出渴求但是却连连摇头的连孟妮,习昊对其也是颇为赞赏,当下也是微微一笑。“连姑娘你就收下,我们牟姑娘豪爽义气,并且她身上的宝贝多的是,这些东西对我们也没有,就当是交个朋友吧。”

    连孟妮看了看牟依嘎手中的灵药,低头想了一会,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玉简。说:“这东西我也是无意间得到了,里面的东西我也看不懂,不过我见它材质不错,也就留了下来,它也是我身上最有价值的东西了,既然是朋友,也应该礼尚往来,这东西姑娘收下,我才能要你的灵药。”

    牟依嘎对那玉简也没太在意,顺手接过,略略的看了一下,现里面是一些奇怪的文字,自己也看不懂,当下也就随手丢进了储物袋中不再理会。

    连孟妮见牟依嘎收下了玉简,也不再客气,在牟依嘎手中的一堆灵药中挑了两样,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储物袋中。

    看着连孟妮小心翼翼的样子,一旁的习昊也是颇多感慨,牟依嘎见她只拿了两样,立即小嘴一撅,把剩下的灵药往连孟妮怀中一塞,气呼呼的说:“我都收了你的东西,你再不收下,就是看不起本姑娘了。”

    连孟妮无法,只得将剩下的灵药再度小心翼翼的收进储物袋中。三人回到起初牟依嘎二人烤野味的地方,牟依嘎却现自己的美味已经被野兽吃光了,当下撅着嘴叫习昊又重新打了些野味回来,三人盘坐在地一边烧烤,一边聊了起来。

    吃完野味之后,连孟妮向习昊二人告辞回山而去,牟依嘎两人也直接向着冥风山进。

    出云国东边某处大山之上。

    二十几个人聚集在一起。

    “法空兄,消息可确实?”说话的竟然是习昊见过的那个祁连东阳的太曾爷爷——祁连天扬。

    旁边一个身躯肥大,但是看上去却给人一种宝相庄严感觉,穿着一身素布佛衣的和尚微微一笑,说:“千真万确。”

    和尚此语一出,周围的二十几人立即低头沉思起来。

    一时之间,众人尽皆沉默,过得许久,一个有着一颚白色山羊胡,却又有着满头青丝的人,才开口说到:“各位,既然那实施五蕴天祭之人,必需要三千年的时间到了才能传承得到力量,你如果我们现在就将传承之人除去,那是否是要再等三千年,五蕴天祭才可能降临呢?”

    “照消息来看,确实如此。”那法空也是微微一点头。

    沉思了半晌的祁连天扬,这时却是眉头一皱。“那现在关键的问题就是弄清楚习昊究竟是不是那传承之人,若他不是,一切都只是巧合,我们贸然出手,杀错了人,反而引起那些人的警觉就不好了。”

    祁连天扬此语一出,其余众人也是纷纷点头,然后开始商议起来。

    一番商议之后,二十几人相继离去,只留下呼啸的夜风,猛烈的摇动着山间的树木。

    冥风山本就在出云国南部,距离大屿不远,习昊二人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已经到达。二人到达之时,各大势力基本已经驻扎,看那架势是有常驻之意。

    习昊二人并未靠近,只是远远的看了看。猛然一瞥,习昊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在远处迎风而立,正是梦瑶。梦瑶一个人站了一会,那单于子谦也默默的走到其身边,两人一起站在冥风山的一处悬崖边上,迎风而立,默默地看着远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牟依嘎却未看到梦瑶两人,看了半天也觉得无聊,立即拉着习昊要离开。习昊看了看远处的梦瑶二人一眼,微微一笑,拉着牟依嘎向着一边走去。

    在出云国南部游览了一些名胜,习昊算算时间,觉得血欲宗也应该快出现了,当下带着牟依嘎向着血欲宗总坛赶去。

    由于不知道那三位太上长老的血屠大阵究竟威力如何,习昊也不敢贸然前往,想了一阵,习昊觉得自己身上有血欲炼心决,如果万一不敌,也可以用之要挟,再加上自己的修为,全身而退应该不是难事,可如果牟依嘎也跟着一起,对方若用她来要挟,情况就不好说了。

    想了半天,习昊决定让牟依嘎,在距离血欲宗外总坛十里外的树林中等候。牟依嘎本是不愿意,可是习昊却说,此处关隘其极重要,说自己进入血欲宗总坛,肯定不能将其全歼,会有人从此地逃离,必需要有人驻守。

    牟依嘎歪着头想了半天,觉得习昊说得有道理,再加上有同心蛊在身上,她也不担心什么,当下也就点头同意了。

    没费多少工夫,习昊就到达了血欲宗总坛所在地,可让他失望的是偌大一个血欲宗总坛,还是如一个月前那般空无一人。

    习昊不死心,元神展开将整个血欲宗总坛周围三里以内的地方一一搜了个遍,可得到的结果仍是让习昊失望不已。习昊呆立在原地,暗自猜想究竟出了什么意外,才让血欲宗的人一个月过去了,还是隐匿不出,可想了半天,他也没想出个结果来,心中不由担心起陈清的安危起来。

    良久,习昊才默默的叹了口气,向牟依嘎“驻守”的方向飞去。

    正无聊的玩着手里枯枝的牟依嘎,见习昊无精打采的回来,不由心中奇怪,飞快的迎了上去。“怎么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重生完美时代
天骄战纪
极品全能学生
蛊真人
至尊剑皇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龙纹战神
汉乡
狼与兄弟
永恒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