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八章 神秘祭师

    听二长老说他也没见过那两样东西,无法印证心中猜想,习昊不由大感失望,低着头想了一下,觉得自己在半个月前还接到过陈清的信,时间上和二长老说的对不上,心中略略安稳了些,不过他还是不放心又向那二长老问到:“你能肯定他们得到了拿两样东西吗?”

    “我也不敢肯定他们是否得到了那两样东西,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一定没有练成血屠大阵,不然今天也不会如此。”那二长老也是摇了摇头,脸上现出一些悲伤之色,自己身为血欲宗的长老,这样的事情竟然不知情,这让他感到很悲哀,也很愤怒。

    一旁的牟依嘎见习昊如此追问那两样东西,心中奇怪,立即问到:“那两样是什么东西啊?很厉害吗?”

    习昊脸上却露出些担忧之色。“你忘了我们在阴阳谷得到的储物袋里,你说还有腥味的东西。”

    “那两样东西不是在你身上吗?”牟依嘎立即回过神来。

    习昊摇了摇头。“那两样东西我给你大哥了,当时是想着,如果他遇到血欲宗之人,也可以用那东西做凭借,换得求生的机会,现在想来,那两样东西却反而可能给他带来灾难。”说到此处,习昊也是不甚感慨,大为懊恼。

    牟依嘎一愣,脸上立即现出紧张的神色,说:“你的意思是说大哥被他们抓出了?”

    习昊略一皱眉,想了一想,才慢慢的说到:“我看没有,我们半个月前还接到过你哥哥的信,和北野断岳说的时间对不上,现在有三种可能,一就是你大哥遇到了血欲宗的人,将那两样东西交出保命,二就是北野断岳说谎,三就是北野断岳口中的那两样东西,根本不是我们所想的那两样东西。”其实在习昊的心中还有第四种可能和第五种可能的猜想,不过他见牟依嘎那紧张的样子,却不忍心说出来。

    “我们去血欲宗总坛看看吧,反正那个二长老不是说他们的血屠大阵还没练成吗?”听习昊一说,牟依嘎心中立即安稳了许多,不过还是有点担心,立即提出了去血欲宗看看的想法。

    习昊微微一笑,轻轻的摸了摸牟依嘎的头。“我也正有这个想法,不过我们不清楚血欲宗总坛的布置,这么贸贸然的去有些不妥,我们需要个人带路。”说着,将目光看向了旁边的二长老。

    那二长老被习昊这么一看,如何还能不知道他的意思,立即上前一步,对着二人一抱拳。“那北野断岳此番如此出卖我们,老夫也想看看其下场,我愿带二位前往。”

    牟依嘎一听,立即嚷到:“那我们还等什么,这就走啊。”

    习昊却是一把拉住他,转头对着那二长老一拱手,“二长老,不好意思,我们现在还不能完全相信你,所以我们虽然不封住你的修为,但是还是要做些防备。”

    说完,他又扭头看着牟依嘎,说:“噬元蛊,你会炼制吧,我身上没有多余的蛊虫。”

    牟依嘎也不废话,直接召唤出一只银金色蛊虫和几只银色蛊虫,开始才一边捣鼓起来,一边捣鼓还一边对那二长老念叨:“这噬元蛊一进入你的身体,就会附着在你的元婴之上,并且和你心神相通,如果你有对我们不利的念头,这噬元蛊就会开始噬咬你的元婴,就算我们死了,它也会咬足七七四十九天后,和你同归于尽。”

    说完,她也捣鼓的差不多了,立即拉着习昊的手,想要咬破其手指。习昊轻轻的摆了摆手。说:“我的控蛊之术没你熟练,还是你控制吧,他想对付我的话,你也不会让他好过是吧。”

    牟依嘎想了一想,也是的。当下也不再犹豫,咬破手指,一滴鲜血滴在那刚炼成的噬元蛊上,那小小的蛊虫很快的将其鲜血喝干,牟依嘎一指二长老,那蛊虫立即飞快的向着他飞去。

    那二长老见蛊虫飞来,心中恐惧,但是也没抵抗。

    “我们也是以防万一,不过前辈放心,只要我们安然处了血欲宗,立即会收回蛊虫的。”

    “公子客气了,若换做是老夫,可能更甚。”对于习昊的话,那二长老却是微微的一笑,不以为意。

    三人一起向着血欲宗总坛行去,到达目的地,所见的情况却让习昊、牟依嘎相视一眼,一阵愕然。

    那二长老却是老眼含泪,昂向天,口中喃喃的念叨:“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北野断岳、三位太上长老啊,枉我一世忠心……”看着眼前已经人去楼空的总坛,虽然二长老早已经猜到这种情况,但是心中总还是有一丝幻想、憧憬。如今亲眼看到猜想变成现实,心中那份感觉自是不同。

    看着眼前空空如也的房屋,习昊、牟依嘎二人心中一阵无趣,二长老却是失魂落寞,三人慢慢向外走去,走到那个刻有血欲宗三个大字的石碑前,却现其背后写着一排腥红的大字:“习昊小儿,一月之后,再与尔等算账。”

    牟依嘎心中本就郁闷,再看到这几个字,当下气不打一出来,挥手一道劲风打出,将那石碑打得粉碎。

    习昊看到“一月之后”那几个字,心中一咯噔,联想到二长老说的两件血欲老祖遗物的事情,心中不由开始猜疑起来。

    三人相对无语的走出了血欲宗,习昊牟依嘎二人此时却对如何处理二长老,犯难起来。见二长老现在的状态,加上起初其合作的态度,二人是不忍心再杀他,可是又怕其再作恶。若废其修为,那他现在只是一个风烛残年、无亲无故的可怜老人,叫他如何去生活。

    思来想去,习昊最后决定废其大部分修为,只让他保留大概融合期左右的实力,这样的话只要其安心做个普通老人,安安稳稳的再过几十年没问题。不想他这一番做法,后来却免却了他一场大难。

    虽然那石碑上“一个月之后”几个字让习昊想起了陈清,担心起安全,可是现在的情况习昊也无计可施,无从寻找陈清的下落。

    处理完二长老的事情之后,习昊略一思考,决定先去大屿将那神器的事情告知大屿三老等人,然后立即返回,估计一个月后,血欲宗的人也应该再度出现。

    计议既定,习昊也不犹豫,带着牟依嘎,两人快马两骑,向着大屿方向匆匆想去。

    一个巨大的殿堂内。

    “大祭师,你不能这么做。”侬依曼猛的从椅子上站起,对着大殿正中央一个巨大的黑木椅上,坐着的一个全身黑衣的老妇人喊到。

    那妇人未曾料到侬依曼会如此激动,当下也是一声苦笑,枯瘦的手握了握手中的拐杖,说:“唉,孩子,我也不想如此啊,可是不如此的话,不足以引开那些人的注意力,几年之后那些人心中猜疑,对我们的大计不利啊。”

    侬依曼却是一呆,喃喃的说:“那也不应该牺牲习昊啊,他可是……”

    “唉,我也不想牺牲他,可是他的条件是最符合的,时间这么短,我们再推出一个人进入到那些人的视线中,让他们将目光转移,你说可能吗?”见侬依曼如此,老妇人心中的苦涩与无奈也被引出来,流露于脸上。

    侬依曼还是有些心不死。“可是习昊的身份……就算我们成功了也……”

    老妇人却是一挥手,打断了侬依曼的话,说:“我们这里不是还有两个吗?习昊也算是为他的亲人牺牲吧,这事就不用说了,就这样吧。”说完,又是对侬依曼一挥手。“你下去吧,我有些累了。”

    侬依曼神色恍惚的走出了大殿。老妇人又对着旁边的一个紫衣大汉说到:“猛犸,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了。”

    紫衣人立即上前一步,“是,属下遵命。”说完,即转身向着大殿外走去,其背上背着显眼的一把血红色的巨剑,竟然就是莫苍山中那神秘宫殿内的那件神器。

    习昊、牟依嘎二人匆匆赶到大屿,将神器的事情像暗茶图及姬达瓦等人叙述了一番,几人立时大惊,立即要派人前往。

    可习昊却一力劝阻,认为现在各方势力齐聚冥风山,若大屿现在介入,可能会引来一场大风波,可能会死很多大屿的子民,这是众人都不愿看到的,倒不如等过些日子,各派心思冷却了下来,再做计较。

    众人一想,也觉得打开密境的关键事物在习昊身上,那些人不可能取得神器,也纷纷同意的习昊的意见,决定等过个一两年再做计较。

    习昊二人从大屿出来,牟依嘎觉得无聊,拉着习昊一定要去冥风山看看热闹,习昊心中一盘算,觉得离血欲宗出现还有段时间,这期间也是无事,当下也就同意了。

    二人向着冥风山赶来,这一日,二人经过一片巨大的原始树林,牟依嘎听得其中鸟鸣兽叫,口腹之欲又犯,当下拉着习昊进入树林弄几只野味还打打牙祭。习昊无奈,二人将马拴在一棵树上,即进入其中。

    二人行入林间,夕阳余光渐收,四周鸟鸣兽叫,怪声时起,虽是晴天,而大片水气氤氲扑面,森气逼人。沿着各种鸟兽足迹,二人很快寻得猎得一只獐子和两只野鸡大小的飞禽。

    看着火堆上面架子上,黄灿灿不停吱吱的冒着油,时时散出一缕香味的肉,牟依嘎吞了一口口水,还不时的催出习昊快点烤。

    最后,牟依嘎嫌习昊太慢,将习昊推开,自己动手,一只手不停的翻转木架山串肉的木棍,一只手不停的往火堆里加着柴火。

    在一旁看着辛勤忙碌的牟依嘎,习昊心中一片宁静,不时的伸出手,替两手不空的她擦擦额头上的汗水。

    忽然,习昊却是一皱眉头,随即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忙碌中的牟依嘎本是无暇注意习昊表情的,可是不知怎的,却似乎感觉到习昊有些异样,扭头一看,却看见习昊的一脸怒容。

    “怎么了?”牟依嘎心中奇怪,这习昊刚才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乌云密布的样子。

    牟依嘎这一问,习昊立即回过神来。“有几个人在欺负一个小姑娘。”

    牟依嘎一听,这还了得,她本人是最憎恨别人欺负女人的,想当初她第一次和习昊见面的时候,就是因为杀了一个欺负良家女子的沧溟派弟子而被追杀,这时再遇到这种事情,如何忍得。当下问到:“在哪里?”

    “在那边。”习昊伸出一只手,朝一个方向一指。

    看了看习昊所指的方向,牟依嘎又看了看快熟了的烤肉,眼中似乎有些不舍。略一皱眉头,只见她手一扬,一股劲风从袖间当初,燃得正旺的火堆熄灭。然后拍了拍手,对着习昊说到:“走吧,过去看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校花的贴身高手
白袍总管
真武世界
放开那个女巫
一号红人
我是至尊
龙血武帝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造化之王
奶爸的文艺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