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七章 荒野之战

    北野断岳眉头一皱,疑惑的看着四长老。“你的意思是……?”

    “奴家的意思是,那东方副宗主和有几位长老,最近对宗主却是颇有微词,虽然宗主背后有几位太上长老,可是如果几位太上长老一闭关,他们联合在一起,来个……”四长老声音轻柔,极具蛊惑之能。

    北野断岳略一沉吟,眼中也闪过一丝狠厉之色,可是转眼之间又眉头紧皱。“可是他们明明知道那习昊现在的修为,如何肯去断后阻挡那习昊。”

    四长老却是咯咯一笑,说:“几位长老和东方副宗主,舍生取义,阻挡那习昊,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可是他们既然准备舍生取义了,那就不用退避,不用退避当然也就不用知道我们和几位太上长老都要离开了。”

    北野断岳脸上也现出恍然之色,爽朗的一笑,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伸手在四长老胸间一摸。“我们的大美人四长老,还是个智多星啊。”

    四长老嘤咛一声,两人立即在大殿放声大笑起来。

    澄清的天空,像一望无际平静的碧海,天空出柔和的光辉,将整个山野笼罩在其中,远处几缕炊烟升起,给人一种朴实的宁静。

    习昊牟依嘎二人漫步走在通往血欲宗总坛的路上,一阵秋风吹过,刮落几片枯叶,在空中飘舞,一片在空中盘旋了半天,慢慢的落到了习昊肩上,习昊这才抬起头,看了看天空。

    忽然,习昊却感觉到远处一群人正向这边快的赶来。元神瞬间展开。却现是血欲宗的两个长老,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中年人。其修为也有化神中期。

    习昊心中立时奇怪不已,怎么知道自己来找他们麻烦,这些人还敢大咧咧的这么找来。

    一阵疑惑,习昊立即将元神再扩散开去,却并没有现那几个太上长老的踪迹,只有一个二长老隐在暗处,习昊也没太在意。一拉牟依嘎,两人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候众人的到来。

    血欲宗几人赶来,见习昊牟依嘎二人站在路中央,也没吃惊,那胖胖的钱多金走上前来朝着习昊二人一抱拳。“习公子,牟姑娘别来无恙啊。”

    习昊略略的一拱手,并未说话。

    一旁的牟依嘎心中却奇怪不已,说到:“我们是来找你们麻烦的呃,你们这样来是送上来让我们杀吗?”

    习昊见几人如此镇定,心中也是念头一转。“各位此番如此前来,莫非是决定了解散血欲宗?”

    那钱多金却是呵呵一笑,说:“公子说笑了,我们此番前来,只是因为我们东方副宗主,听说习公子少年英雄,却无缘一见,今日特来相见而已。”

    听钱多金如此一说,习昊更是疑惑,心想这是唱的那一出啊。却猛然现,隐藏在暗中的二长老正悄然的离去。虽然不明白这些人有什么厉害的倚仗,但是却知道这二长老肯定是去办救兵。

    心念一转,一个巨大的阴影立即冲身上飞出,朝着那二长老的方向飞去。

    血欲宗几人一见习昊的动作,脸色一变,却并未慌张。

    见那二长老已经被自己的灵鬼缠住,习昊也微微一笑,朝着那东方副宗主一拱手。“原来是东方副宗主啊,久仰久仰。”

    那中年人也是一抱拳。“习公子,老夫东方凡,见过习公子。早就听闻公子英雄了得,今日一见果然不凡,让人大生相见恨晚的感觉啊。”那二长老虽然被拖住,但是血欲宗等人身上还有报讯的法器,信号也早已出,此番见习昊不急,其心中当然是大为高兴,乐得和习昊周旋。

    虽然不知道几人有什么暗手,但是几人气定神闲的样子让习昊感到很不安,当即也决定不再拖延了,若他们正的有什么厉害的准备,自己自信脱身是没问题,但是牟依嘎可能就不是那么轻松了。

    心念既定,习昊当下一声冷哼,“不过我却对你们血欲宗没什么好感,此番也只好得罪了。”

    说着也不再废话,手印立起,一个四相印立即向着那东方凡打打去。东方凡没想到习昊说动手就动手,当下也是大惊。虽然眼前的四相虚影看起来威力并不大,可来此之前,他却听亲身感受过这种法决威力的六长老讲述过这种法决的威力,当下运集全身修为,向着那虚影迎去。

    旁边的牟依嘎也立即扬手放出三只银金色蛊虫,朝那胖胖的钱多金袭去。钱多金也不敢大意,立即祭起法宝和其缠斗起来。

    “嘭~~~”的一声,习昊打出的四相决虚影立即和东方凡的法宝撞在了一起,一阵尘土飞扬,东方凡立即被震得凌空飞起,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可是由于他早有准备,故此也未像六长老和大长老上次那样狼狈,只是内腑受了点轻伤。

    这一切都在瞬息间生,旁边的六长老此时才回过神来,眼珠一转,立即一道红光向着正在和钱多金缠斗的牟依嘎打去。

    习昊一见六长老如此卑劣行为,心中立时大怒,飞身而起,一个金刚轮印向着六长老的法宝迎去。之后还立即一个龙象印决向着六长老人本身袭去。

    旁边刚才被震退了东方凡见六长老的困境,立即想援救,可是起初和他法宝相撞的那道四相虚影并未散去,又向着他当头落下。逼不得已,他也只好先不去管哪六长老,凝神应付当前的攻击。

    那六长老见虚影临身,感觉自己立即被锁定,身体立即无法移动,想要躲避也行,当下一咬牙,祭起护身法宝,抱着拼一个够本的想法,也不管落向自己身体的虚影,反而手决一捏,加快了那袭向牟依嘎的法宝的度。

    可他的法宝还是没能躲过那道阻挡的**虚影,二者瞬间碰到了一起,令其感到吃惊的是那**虚影的威力却是甚弱,只是将他的法宝略略带偏了方向,立时明白了习昊是要置自己于死地,两道印决中,打向自己本身的才是实打实的攻击。明白过来也无用了,虚影临身,六长老还来不及恐惧,人和元婴就瞬间化成了尘埃。

    看着瞬间被自己杀死的六长老,习昊心中却起了些微妙的变化。想他身为血欲宗的长老,威风了一世,到头来还是……

    旁边的东方凡,已经应付过了四相印的三轮攻击,虽然受了些伤,但是却并不致命,此时间习昊呆,立即恶向胆边生,集结全身仅剩的功力,一道红光向着习昊袭去。

    他刚一出手,习昊立即感觉到了,起初由于过去习昊没见过这东方凡,心中也对其无甚恶感,出手之时也对其手下留情,此番见其竟然如此卑鄙,一股怒火立即从心头升起。

    刚才六长老身死给他带来的那点感触,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立即深吸一口气,一道四相印打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个虚影立即出现在空中,四个虚影一出现,竟然自己尾相接,形成了一个四色圆环,开始旋转起来。

    东方凡打向习昊的那道红色光华,一没入其中瞬间光华尽失,化作了废铁被搅得粉碎。东方凡心神巨震,再也忍不住一大口淤血吐了出来。这是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连三位太上长老也对这习昊那么顾忌。

    四色光环临头,东方凡抬头,只觉得那圆环之上似乎和天地之间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那种神秘的联系将整个的天和地紧紧的连接在一起,向着自己身上慢慢的压下,感受到这中贯彻于天地之间的压力,一种深深的恐惧不由的浮上心头,恍惚间似乎感觉到了死神亲切的微笑。

    看着临头的四色光环,东方凡知道必死,这一刹那他却似乎突然彻悟了,脑海中竟然浮现出自己这一世所做了恶事。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四色圆环一临身,没有任何的悬念,东方凡也瞬间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习昊手决一捏,那还未散去的四色光环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东方凡一死,旁边的钱多金一愣神,竟然被牟依嘎的蛊虫侵入了身体,他立即哀嚎着,肥大的身躯在地上滚动起来,带起许多灰尘和枯枝落叶,一身肥肉也不停的蠕动。

    看着他那蠕动的一身肥肉,牟依嘎觉得一阵恶心,心念一转,其体内的三只银金色蛊虫立即向其元婴扑去。数息之间,钱多金那肥大的身躯不再滚动,人也断了气,牟依嘎立即一招手,三只蛊虫立即飞回迦梵骨皿仿制品中。

    解决完了东方凡三人,习昊牟依嘎慢慢的向着那二长老走去。见习昊二人向自己走来,二长老心若死灰,自己等人在这里和习昊二人纠缠了许久,也未见北野断岳承诺的后援来到,立时知道自己是被出卖了,当下也放弃了抵抗,任由那灵鬼进入身体之中。

    习昊一见,心中立即一惊,今天这些人的起初的表现让习昊惊讶,事情没弄明白,习昊还不想其死去,心念一动,立时收回了灵鬼。习昊收回灵鬼,那二长老却是一愣,疑惑的看向习昊。

    习昊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说到:“我们想知道你们今天来此有什么凭借,还有我们也需要一个熟悉血欲宗总坛的人带路,如果你愿意,今天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原本以为死定了的二长老,突然知道自己还有生路,心中立即五味杂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老夫一生作恶多端,不想最后还被同门出卖,公子想知道什么,请问吧,老夫知无不言。”

    习昊略一沉吟,组织了下语言,“第一个问题,你们既然知道了我的一些情况,今日为何还敢如此大模大样的来找我。”

    二长老脸上却露出一丝狰狞。“那北野断岳告诉我们,说三位太上长老于一个月前,得到了血欲老祖留下的嗜血剑和幽冥铃,已经练成血屠大阵,此番你来到,正好对付你。可是却找不到你的人,因此叫我们出来寻找。”

    听到说血欲老祖留下的东西,还是什么剑和铃,习昊心中一咯噔,立即想起了在阴阳谷交给陈清的两样东西。急急说到:“那嗜血剑和幽冥铃是什么样的,你见过吗?”

    那二长老却是摇了摇头。“老夫并没见过那两样东西,只是在血欲宗典籍中见过其记载,说这两样东西和太上大长老手中血海幡本是我血欲宗的三宝,由三个人使用可组成血屠大阵,厉害非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至尊剑皇
斗战狂潮
牧神记
超级怪兽工厂
帝霸
抗日之特战兵王
大魏宫廷
一号红人
武炼巅峰
修真四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