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六章血屠大阵

    “好像是的哦。”一听习昊的话,牟依嘎先是一呆,随即反应过来。“那么那件神器和大屿究竟有什么关系,你为何有要提到那密室?”

    习昊这才一正神色,说:“我之所以提到那密室,是因为这次回山之后,师伯给我看过那神器的图样,竟然和我上此到大屿的时候,在觋神像下面密室的一个墙壁上看到的一个图案一模一样。我猜测着神器和大屿也有着某种关系。”

    牟依嘎此时脸上也露出沉思之色,低着头想了半天,才开口说到:“那要不,我们立即回去,向师父他们说明,反正现在钥匙在你手里,我们直接带人到冥风山将那神器抢来,不就行了。”

    习昊却是摇了摇头。“我也准备去大屿一趟,向三位前辈讲明此事。不过却不打算现在去取神器,现在出云国各大势力都在往那边聚集,若大屿再加进去,势必引一场大战,到时候,大屿的子民不知道要死多少。还是等过段时间,各大势力心淡了的时候再说吧。”

    “那我们休息两天之后就起程回大屿吧。”牟依嘎一想,觉得习昊说的也有道理,当下也就不再坚持现在去夺宝。

    习昊却是笑了笑,说:“你不是要找血欲宗报仇吗?我们这去大屿正好经过血欲宗总坛,并且这神器的事情,也不急在一时,前辈们知道之后,最好的办法还是只有等待。”

    说起血欲宗,牟依嘎脸上又露出恨恨的表情,握了握拳头,“恩,好的,我们就先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血欲宗总坛大殿。

    “哦,你肯定那就是嗜血剑和幽冥玲?”三位太上长老坐在大殿正中央,对恭立在一旁的北野断岳说到。

    北野断岳立即上前一步,对着三人一躬身。“应该是的,据那小子所说,这两样东西是习昊从阴阳谷中得来的,应该就是血欲老祖的遗物。”

    习昊见过的那个太上大长老闻言,略略的点了点头,说:“嗯,那应该就是的了,断岳,你这次这件事情办得不错,有了这两样东西,加上我手中的血海幡,我们就可以组成血屠大阵,只要那些人不直接站出来讨伐我们,我血欲宗也可残喘一阵,慢慢的调养生息。”

    “师父,那习昊那边的事情怎么办?”北野半堂现在最头疼的还是习昊和牟依嘎的事情,当下也就提了出来。

    坐上三人,闻言还是也是眉头紧皱,三人商量了半天,那太上大长老才悠悠一叹。说:“也不知道那习昊是修炼了什么古怪法决,突然之间这么厉害。这样吧,我们先退却一下,隐入暗处,也可以给我们修炼血屠大阵的时间,等我们血屠大阵炼成以后,再和他理会,最多到时候,我们不伤那牟依嘎性命就是。”

    说到此处,他略略的一顿,做了个困倦的姿势。“好了,这事情就先这样吧,等那两样东西送来,你立即送到我们那里,我们也有些累了,就先走了。”

    “恭送师父两位师叔。”北野断岳立即一躬身。

    血欲宗三位太上长老走后,两个血欲宗弟子带着一个年轻人走进大殿。“禀宗主,陈清带到。”

    “哦,你们下去吧。”北野断岳,轻轻的一挥手。

    陈清立即上前一步。“属下陈清,参见宗主。”

    “免礼,东西带来了吗?”此时北野断岳语调依然是淡淡的,可举手投足之间已经恢复了那种王者的威严,和起初在三大太上长老面前的样子判若两人。

    陈清闻言,立即从储物袋中,取出两样东西,交给大殿旁边的一个血欲宗弟子。

    北野断岳接过弟子送来的东西,仔细的检查了下,收入了储物袋之中,这才正色说到:“陈清啊,本座想不通,既然你身上的禁制已经被人解开了,为何还要回来?”

    陈清眼中却是闪过一道狠厉的光芒,对着北野半堂一躬身。“弟子只是想报仇,本来弟子禁制解开之后,曾想过借他们的手为弟子报仇,可是他们却对弟子有了怀疑,所以,弟子知道要想报仇,还必需要仰仗宗主。”

    北野断岳却是微微一笑。“南宫良和张凌霄不过是两个小喽啰,以后我自会将他们交给你,任你处置,不过,由于你曾经叛离过血欲宗,所以我还是要在你身上下禁制,只要你忠心,这禁制对你本身却是没用影响的。”

    陈清脑中浮现出两个人影,眼中立时闪过一道坚毅的光芒,躬身说到:“但凭宗主安排。”

    牟依嘎跟着习昊兴致勃勃的向着血欲宗总坛赶去。

    这一日,二人在离血欲宗十里以外的一处树林中开心的吃着水果,等待他们的猎物到来。

    “你说怎么还没有人来啊,我都快无聊死了。”牟依嘎咬了一口水果,感觉有些郁闷。

    习昊笑了笑,看了一脸不高兴的牟依嘎一眼,说:“你放心,血欲宗总坛三面环山,他们的弟子要外出,这里是必经之路,你才等两个时辰,怎么这么没耐性啊。”

    刚说完,习昊先是眉头一皱,随即又舒展开来,笑着说到:“你看这不是来了。”

    “来了?来的是些什么人?还有多远,我要考虑下怎么出场才行。”牟依嘎的元神不如习昊强大,还没感觉到有人来,听习昊这么一说,她立即来了精神。

    看着牟依嘎着急的样子,习昊无奈的耸了耸肩。“来人修为最高的只是元婴后期,应该是他们的一个坛主,距离此地还有三里多地。”

    血欲宗几人正兴高采烈的谈论着,这次出去办事要找多少个姑娘喝多少美酒等事情。

    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粉妆玉琢的小姑娘,却突然从旁边树林中跳出,“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几个血欲宗弟子先是一愣,随即哄的一声笑了起来。

    牟依嘎却是一愣,侧着头问道:“强盗不是都这么喊的吗?你们笑什么?”

    刚刚停下来的几个血欲宗弟子一听,立即又哄的一声笑起来。

    树林中的习昊也是哭笑不得,不过他却应牟依嘎的要求没有出场。

    场中的牟依嘎见自己精心设计的出场,竟然惹来一阵嘲笑,当下气呼呼的指着那几个血欲宗弟子喊到:“你们快说,你们笑什么,不然本姑娘可不客气了。”她却忘了,自己本来就没打算对这些人客气。

    那几个血欲宗弟子又笑了一阵,其中一个眼睛一亮,“我说兄弟们,我们正在谈美女呢,上天就给我们送来一个这么可爱,这么漂亮的妹妹,你们说我们是不是应该不要辜负上天的好意啊……”说着还神情猥琐的一笑。

    其它几人一听,眼中也射出淫邪的光芒。

    被人忽视,再加上那几人的目光又令人讨厌,牟依嘎立即大怒,就待准备动手。对面一直没说话的那个血欲宗坛主,却是猛的想起一个人来,心中一惊,立即喊到:“敢问前面的可是牟依嘎牟姑娘啊。”

    几个邪念滋生的血欲宗弟子,一听牟依嘎的名字,也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习昊的凶名现在可是在血欲宗流传开来,牟依嘎又一直是和习昊在一起的,牟依嘎既然出现了,那习昊一定在附近,几人顿时欲念全消,紧张的向四周看去。

    牟依嘎却是一声冷笑。“现在才知道,晚了。”随后一挥,大约三十来只银色蛊虫,和一只银金色谷中立即飞出。银金色蛊虫直接向那坛主飞去,另外的银色蛊虫却向着那些低级弟子飞去。

    看着阴面飞来的蛊虫,血欲宗弟子心中大骇,纷纷祭起法宝护身。可惜他们的修为实在太弱,浑身红光瞬间被突破,一只只蛊虫瞬间进入那些弟子的身体。那坛主到是修为还不错,还和那只银金色蛊虫纠缠了一阵子,可惜还是没能抵挡多久,就被蛊虫进入了身体。

    一时间,血欲宗之人立即大声哀嚎起来,声音之凄惨让人心惊。习昊也突兀的出现在场中,提起一个血欲宗哀嚎中的血欲宗弟子,向着牟依嘎走来。“留一个回去报信吧。”

    牟依嘎一想,点了点头,收回了那人身体中的蛊虫。

    习昊一看满地哀嚎的血欲宗弟子,心中有些不忍。“算了,给他们一个痛快吧。”听着那凄惨的哀嚎声,牟依嘎本来心中就已经有些不忍了,习昊如此一说,她立即念头一动,指挥那些蛊虫向血欲宗人的心脏攻去。

    短短的数息之间,那些人停止了哀嚎,躺在地上再也动不了了。

    “你回去给北野断岳说声,就说我习昊和牟依嘎来了。”见其他人没了动静,习昊立即对自己刚才提过来的那血欲宗弟子说到。

    那弟子如蒙大赦,朝习昊牟依嘎磕了一个头,立即转身跑去。

    “慢着。”那人刚跑出去几步,习昊的声音又在后面响起。

    刚才跑出去的那个血欲宗弟子立即苦着个脸,转身乞求的看着习昊二人。

    看那人害怕的样子,习昊却是微微一笑,淡淡的说:“你不用紧张,我说了让你走,就一定会让你走的,叫住你只是叫你回去带几个人来,将这些人的尸体收了,不要让他们曝尸荒野。”说着还朝那些死去的血欲宗人一指。

    血欲宗大殿内。

    “什么?那习昊和牟依嘎堵在我血欲宗门口?”听完那弟子的叙述,北野断岳勃然大怒。

    那弟子跪伏在下面,身体颤抖不已,不敢说话。

    北野断岳却是一声叹息,一挥手,“算了你下去吧。”

    那弟子立即慌慌张张告退而去。

    “宗主,你说这事现在怎么办?”四长老,玉臂一环,轻轻的绕在北野断岳颈间。

    “唉,三位太上长老血屠大阵没练成之前,为了以防他杀上门来,也只有那太上长老的意思,暂时退却了。”北野断岳一脸的疲惫与颓废。

    那四长老却是眼睛一转,“避让是要避让,可是那习昊如果在我们,离开之时找上门来,该怎么办?”

    北野断岳也是一愣。

    四长老却妩媚的一笑,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依奴家看来,我们在退避之时,应该让人拖住那习昊才行。”

    ps:强推就快结束了,可是收藏却……哎兄弟们,一周十多万字啊,现在飞刀是两臂酸疼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大王饶命
重生之最强剑神
驭房有术
不灭武尊
全职法师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混沌剑神
七界武神
俗人回档
大道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