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四章 梦瑶归家

    远处的习昊一见此景,更是肝胆俱裂,随手一个龙象印打出,向着那青色光华迎去,口中大喝:“恶贼,尔敢。”

    那紫衣大汉,感到变化,心中立即一惊,急急将法宝收回,急急的往后一退,扭头向着习昊二人飞来的方向看去。

    大汉突然收回法宝,习昊印决形成龙象虚影失去了目标,呼啸着向远处飞去,“嘭~~~~”一声巨响传来,习昊含愤出手,威力大的出奇,虚影虽然是击在远处地面,但是梦瑶三人也感觉到大地轻微的摇晃了下,几乎让三人站立不稳。

    梦瑶这时脑海中也反应过来,扭头看去,却见习昊带着牟依嘎向着这边飞来,不由心中大喜。

    习昊降落地面,立即紧张的看着梦瑶。“梦瑶师~~~梦瑶姑娘没事吧。”习昊本来是顺口准备叫梦瑶师叔的,可想起司徒破天所说的梦瑶已经和天风门没什么关系的说法,迟疑了下,才改口称梦瑶为梦瑶姑娘。

    习昊的称呼也让梦瑶微微一愣,脸上现出了些异样,不过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摇了摇头,轻轻说到:“你怎么会在此地,怎么这一年都没你的消息?”

    “这事说来话长,以后再和你慢慢叙说吧。”习昊却没有直接回答梦瑶的问话,而是先关心起梦瑶的伤势来,还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小玉瓶,倒出一颗药丸,往梦瑶前面一递。“你受伤了,先将这颗伤药服下。”

    牟依嘎此时也已经到达,看着梦瑶脸色苍白,也急急的说:“对啊,梦瑶姐姐,先吃药吧。”

    “敢问二位可是习昊习公子,和牟依嘎牟姑娘。”一旁的紫衣人,心惊习昊起初出的法决威力强大,盯着习昊和牟依嘎看了半天,心中咯噔一下,立即想起两个人来。

    习昊将手中的药丸往梦瑶手中一塞,这才回头,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紫衣人,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低头想了一阵子,才开口问到:“你是不是在羌戎山下,屠杀过一个小镇的居民?”

    牟依嘎却是满脸疑惑。“他不是在凤鸣山救走血欲宗那个陈坛主的灰衣人吗?怎么又是什么羌戎山啊……”

    习昊点了点头,脸上现出一丝愤怒之色。“不错,上次在凤鸣山脚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很面熟,可是他当时穿的是灰衣,并且来去匆匆,我一时也没想起来,今天才虽然想起,我在羌戎山的时候见过他,当时他她正用孕妇的紫河车在炼药。”

    旁边的梦瑶和那年轻公子,听说此人用紫河车炼药,当下也是脸色巨变。

    牟依嘎未曾修习道家法门,对一些术语却是不太明白,见习昊如此愤怒,梦瑶和那青年也是脸色巨变,当下心中奇怪。朝习昊问到:“什么叫紫河车啊?”

    习昊脸上的愤怒之色却是更浓,咬着牙,慢慢的说到:“孕妇肚子里已经成型,但是还没出生的胎儿就叫紫河车,当时这恶魔将那小镇中的孕妇都聚集到一起,生取孕妇肚中的胎儿炼药。”

    牟依嘎一听,立即大怒,骂了声“禽兽,”就准备大打出手。

    对面的紫衣大汉听得二人对话,也是心中疑惑,低头陷入沉思之中,等回过神来,抬起头,却见牟依嘎就准备动手,立即慌张的向着二人挥手,急急的说:“我想二位是误会了,我从未去过羌戎山,也没救过什么陈坛主,我想二位说的应该是我的孪生弟弟。”

    “弟弟?”习昊几人均是一呆,疑惑的看着他。

    见牟依嘎不在动手,那紫衣大汉也镇定了下来,朝着二人一抱拳。“老夫王欣,有一个孪生弟弟,在欲魔殿供事,却也和那血欲宗有些关系,并且几年前也确曾炼制过一炉血婴丹,这血婴丹的主要材料就是那紫河车,我想二位说的应该是他吧。”

    “那上次在卢仝城郊外袭击我的,是前辈兄弟,还是前辈?”梦瑶听说这王欣还有一个孪生兄弟,心中也是疑惑,当下走了出来,向王欣问到。

    那王欣也还干脆,立即说到:“那的确是老夫。”

    “那前辈说梦瑶的存在,影响到了一些人,可以告知梦瑶缘由吗?”见王欣承认了两次袭击自己的人都是他,梦瑶心中疑惑这人会连续袭杀自己。当下也就开口向王欣询问。

    王欣略一沉吟,“这个老夫就不好告诉各位了,不过老夫可以透露一点的,这事情其实和习公子有些关系。”

    牟依嘎立即张大了眼睛,指着习昊。“和他有关?”刚说完,她又好像想起了什么,眼中立即露出一股杀气,冷冷的说:“那你本意是想对付他了?”

    听牟依嘎如此一说,那王欣心中一惊,急忙说到:“不,不……姑娘别误会,我们的习公子绝无半点加害之心。”

    说到此处,他咬了咬牙,像做了什么决定似的,对着梦瑶一抱拳。“梦瑶姑娘自己心里我想该有些感觉吧。你和郝连家族的那个二世祖郝连青树本定了娃娃亲,原本是姑娘从鹄鸣山出师之后就要成亲的,可是姑娘回家之后,为何司徒家和郝连家都不提这事啊?这也于习公子有关,至于追杀你……”

    牟依嘎此时却像好奇宝宝似的,看了看习昊,又看了看梦瑶,疑惑的对着王欣说:“梦瑶姐姐成不成亲怎么有和习昊有关了?”

    习昊脸上也一片愕然之色,司徒梦瑶眼中却露出复杂的光芒,旁边的单于公子却是一脸惨白。

    对于牟依嘎的问话,王欣却没直接回答,而是微微一笑,说:“这个恐怕就要问司徒家主和郝连家主打的什么主意了。”

    习昊猛的却是心里一惊,立即想起自己当前所面临的诡异局面,也想起了宗天行说的四魔殿的事情。当下向王欣问到:“那你知道令弟现在何处吗?习昊有些事情想问他。”

    王欣脸上却现出难色,叹了一口气。“我也好久没见过他了,他现在在何处我也不知。”

    “那你知道令弟和四魔殿中的其它三殿,那一殿走得最近吗?”看王欣的神色不似作假,习昊也不在追问。改而说起其他事,想从王欣的口中找出一点蛛丝马迹,以便推断真正在背后指使血欲宗的人。

    “这个老夫也不知道,我和他虽然是兄弟,但彼此对对方的情况却并不是很清楚。”对于习昊的问题,王欣也是一脸的迷茫。

    知道再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习昊也不打算再问,当下冷冷的说:“那么,留着你会对梦瑶姑娘造成威胁,我是不是该送你上路了呢。”

    王欣却好像是早有准备,习昊一说,他立即笑了笑。“习公子,老夫的修为比公子差太多,公子此番来到,老夫也没准备活着,不过就算公子杀了老夫,我想上面还是会派人对付梦瑶姑娘,对于梦瑶姑娘的安全没有任何作用,还不如留着老夫,让我回去禀告说公子已经知道这事,劝上面放弃对付梦瑶顾念的计划。”

    王欣说得似乎有些道理,习昊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了。梦瑶此时却走上前来,轻轻的说到:“如此就麻烦前辈了。”

    王欣走后,梦瑶才在习昊和那单于公子见相互介绍起来,原来那单于公子本名叫单于子谦,竟然是单于家族族长的长子。

    一番闲聊,习昊得知梦瑶在外游历了一年,正准备回家看看。而自己也正要前往卢仝城,四人遂结伴而行。

    一路上,单于子谦的心情似乎都不大好。总是神色复杂的看着梦瑶和习昊。

    梦瑶和习昊之间,也因为王欣的话,而显得有些尴尬。王欣那句因为习昊司徒家和郝连家才没提梦瑶的婚事问题,牟依嘎心地纯真,听不大明白,可是习昊和梦瑶却是明白其中意味。

    看着眼前的梦瑶,习昊心中不由想起鹄鸣山上,那个眼中时时露出一丝哀伤的小女孩。想起刚上山那一年和她一起的嬉戏,后来因为其师叔的身份,习昊变得对其恭敬起来,但是他心中对梦瑶还是有着一份亲近感,面对她的时候,习昊虽然拘谨,但是却并不尴尬。而现在经王欣那么一说,两人之间也没了师叔侄的关系,习昊现在面对梦瑶之时难免觉得尴尬,扭捏起来。

    梦瑶看着眼前的习昊,心中却是异常复杂,眼神也有些空濛起来。想起鹄鸣山中,别的同龄孩子都是对自己恭恭敬敬,除此之外却别无他物,而这习昊除了恭敬之外,眼中时常还有一些关爱。

    一路上,只有牟依嘎是异常高兴,一路不断的收集着路边的野花。

    一行四人,其中有三人是各怀心事,行走也显得漫不经心,度不自觉的也比平时要快些,害得牟依嘎一路不停的抱怨,说几人不解风情,走得太快。

    习昊回头看着撅着嘴抱怨的牟依嘎,不由从心中出一丝微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原本郁结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只用了半天时光,四人即进入了卢仝城。习昊、牟依嘎二人直接向着来祥客栈赶去,梦瑶、单于子谦二人自是直接向司徒府行去。

    习昊二人来到来祥客栈,现陈清还未到来,二人不免心中担忧,不过想着距离约定期限还有十来天,也就没太在意。安心的住了下来,等待陈清的到来。

    司徒府中,梦瑶回得家来,向家中长辈请安,讲述了一下这一年的游历经过,也就回屋休息。

    晚间,梦瑶实在觉得心神难安,走出房门透透气,却见远处站着一个挺拔的身影,正是那单于子谦。梦瑶不由悠悠的叹了口气。

    这一年来,单于子谦不顾家人的反对,以单于家族未来族长的身份,陪着自己这样一个司徒家庶出的子弟游历。而且每每遇险,单于子谦都是舍生忘死的护卫,其心意梦瑶又如何不明白。

    梦瑶现在心神不定,也不想面对单于子谦,随便选了条小路绕到而行,不知不觉间竟然到了其父司徒月辰的书房前,见里面灯还亮着。梦瑶略略想了想,定了定神,然后举起手,在门上敲了敲。

    “谁啊”屋中传来司徒月辰浑厚的声音。

    司徒月辰声音一起,梦瑶立即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答到:“爹爹,是女儿梦瑶,有些事情想和爹爹说说。”

    “哦,进来吧。”

    梦瑶一进得屋中,司徒月辰立即呵呵一笑,温和的说到:“梦瑶啊,这一年的游历还好吧?”

    “嗯,很好,长了不少见识。”梦瑶轻轻的一点头,说完之后又轻轻的张了张嘴,好像还想说什么,却终还是没说出口。

    见着梦瑶欲言又止的样子,司徒月辰不由心中疑惑,说:“有什么事吗?但说无妨。”

    梦瑶迟疑了下,轻轻的咬了咬嘴唇,迟疑了一阵子,才怯生生的说:“女儿想问爹爹一件事,爹爹和郝连叔叔都不提我和郝连青树的婚事,是因为习昊的原因吗?”

    司徒月辰一愣,立即想到了梦瑶可能遇到了什么事。“你是从哪里听来的?你这次外出遇到了什么事?”

    话开头了,梦瑶此时也放开了,立即将被王欣袭击,而后遇到习昊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因为某些原因,她却没有说起,习昊正在卢仝城的事。

    听了梦瑶的叙述,司徒月辰却是叹了一口气,有些神色复杂的看着她,并不说话。

    见司徒月辰的表现,梦瑶心中明白了许多,眼神变得有些灰暗起来。低着头想了半天,才幽怨的看着司徒月辰,说:“那女儿还有一问,请问爹爹,女儿从鹄鸣山回来之后,家中长辈对梦瑶关爱备至,还有爹爹给女儿乙木神雷决,是不是也因为习昊。”

    看着梦瑶那幽怨的眼神,司徒月辰心中不忍,“女儿啊,爹爹自小就对你关爱不够,上次给你法决确实怕你修为太低,在外游历之时受到伤害啊。”

    梦瑶一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眼神也恢复了些光彩,轻轻的笑了笑,笑得那么满足,好像有司徒月辰这句话,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了似的,就那么呆呆的笑了一会,才微微的对着司徒月辰一躬身,转身离去。

    司徒月辰看着梦瑶脸上的微笑,修行多年的他不由心中一颤,竟然走了神,等梦瑶走出了门口才回过神来。

    看着梦瑶柔弱的背影,他不禁又是一叹,才皱起眉头,喃喃的念叨:“王欣?究竟是谁?欲魔殿?孪生弟弟?”

    ps:预告:明天将有八更,另外弱弱的问下,收藏了吗?五天八万多字啊,兄弟们啊,收藏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绝世剑神
绝代神主
七界武神
逆鳞
永夜君王
神道丹尊
无敌天下
天醒之路
最强狂兵
重生之最强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