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三章 秘密公开

    青玉子等人,见习昊面色有异,心中诧异,立即齐齐问到:“怎么了?有什么不对?你那里见过这神器?”

    习昊并未立即答话,低着头,脑中飞快的运转起来。这图上的神器模样,分明就是大屿地下密室中那十二个图案之一,可是此事却牵连甚广,其中涉及到觋神、五蕴天祭等等,甚至其中还有各大宗门的身影。习昊自己脑海中还是一片乱麻,也不可能给青玉子等人讲述清楚。

    再加上,现在的天风门,已经是经不起任何的磕绊,知道这事对天风门也没什么好处,思虑良久,习昊还是决定先不告诉青玉子等人。

    心念既定,习昊当下对着青玉子几人一躬身。说:“师父、师伯、两位师祖,此事迷雾重重,许多关节习昊也还未弄清楚,并且牵连甚广,知道其中内情对天风门不但没有帮助,甚至可能为天风门带来灾难,日后等事情真相大白,习昊再行禀报。”

    青阳子几人明白习昊的秉性,见习昊如此郑重其事,当下也不再强求,几人也是好久未见过习昊,白天见面的时候也只是匆匆聊了几句,此番正事既定,几人也开始家长里短起来。

    鹄鸣山上,天风门弟子不停的忙碌着,准备十数日后公开旻天太乙决秘密的大会。

    天风弟子都在忙碌,牟依嘎没了捉弄对象,无聊的她,也只好拉着习昊到处行走。

    郝连家族内。

    “爹,你说这青玉子是什么意思?”郝连青风看着手中的请柬,一脸疑惑,向端坐在太师椅上的郝连鸿鸣问到。

    郝连鸿鸣微微一笑。“他这是在向各大势力表明,说他天风门已经衰落,无意于那件神器,也再无心于那第一修行门派的位置,只想偏安一地,以求传承不断。”

    郝连青风一皱眉头,说:“如此说来,那旻天太乙决是真的遗失了?”

    郝连鸿鸣却是一声冷笑。“那道未必,说不定青玉子那只老狐狸只是感到压力,各方势力盯得太紧,所以此番只是故作姿态,转移大家的视线,他们好从中谋事。”

    郝连青风略略的点了点头,随后又是想起了什么,开口对郝连鸿鸣说到:“对了,爹那件神器究竟有和特殊啊,一件神器应该不值得各方势力如此看重才对啊。”对于那件神器,不明内情的郝连青风也是深感好奇。

    郝连鸿鸣此时脸上也露出向往之色,默默的看着屋顶,似乎是陷入某种遐想之中,过得许久才开口说到:

    “至于那件神器究竟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但是它却并非一般的神器,普通的神器威力虽然巨大,但是也不是太离谱,而天风门那件却是太过骇人。曾经一个天风门化神后期的弟子,拿着那件神器,只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就灭掉一个有着八个合体后期修者的门派。据说,如果一个合体前期的修者手持那件神器,就连地仙高手也可灭杀。”

    听郝连鸿鸣如此一说,郝连青风立时张大了嘴,愣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唉,若我郝连家族得到那件神器,就死灭掉其他所有修行门派,独霸修行界也有可能啊。”

    郝连鸿鸣却是不甚唏嘘,说到此处,他也是叹了口气。说:“先不谈这些了,还是去天风门看看,他们究竟将神器的秘密公开到什么程度再说吧,如果他们连藏宝之地也大告天下,那旻天太乙决可能就真的是丢失了。”

    鹄鸣后山之上,经过天风门十几天的准备,整个鹄鸣后山已经是容貌大变,焕然一新,到处掌灯结彩,显得喜气洋洋的样子。

    后天就是大会召开之时,各大宗门的人也纷纷到来。司徒月辰上得山来,却在天风门后山山门处碰见习昊,其心中立即一喜,走上前去,对着习昊一抱拳。“习公子,你也在这里啊,公子这一年杳无音信,叫老夫好生挂念啊。”

    习昊也立即微微一欠身。“前辈有心了,习昊只是感叹修为低微,故此这一年在一个隐秘之地潜修罢了。”

    司徒月辰呵呵一笑,爽朗的说到:“呵呵,公子谦虚了,公子少年英雄,之时修行短短六载,就可以轻松灭杀化身中期的西门半堂,那是什么修为低微啊,经过这一年潜修,公子想必又是修为大进吧。”口中夸赞的同时,他眼角还不停的用余光观察习昊的神色。

    对于司徒月辰这样的称赞,若是过去的刚下山时的习昊,可能会面红耳赤,扭扭捏捏,可是近些年这样礼貌性的称赞,他已经听得太多了,已经有了免疫力,当下也平静的说:“前辈谬赞了。”

    二人一阵寒暄,司徒月辰却是突然悠悠一叹。“看到公子,老夫就想到梦瑶,也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说完还呆呆的看着天空,好像是在思念梦瑶。

    看到司徒月辰的样子,习昊却是一惊,以为梦瑶有什么事情生,立即急急的说:“怎么了?梦瑶姑娘出什么事了?”

    司徒月辰回过神来,朝习昊微微一笑,“公子不用担心,梦瑶没事,只是上次公子答应带她出去游历之后,她一直记在心间,后来竟然等不及公子到访,自己外出寻找公子,已经一年未归,不过每隔一段时间她还是要托人报平安的。”

    听司徒月辰如此一说,习昊立即有些脸红起来,说:“这个……因为一年前,习昊正面临着血欲宗的责难,习昊也无力应付,生怕连累了梦瑶姑娘,故此爽约了。”

    “司徒家主,习昊你们在这里啊。”习昊话语刚一落,青玉子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司徒月辰二人回头一看,却见青玉子大步流星的向这边走来。两人立即上前打起招呼来。

    趁着司徒月辰和青玉子闲话之机,早就觉得无聊的牟依嘎立即要拉着习昊离开,习昊也匆忙的向二人告了个最,随着牟依嘎而去。

    两天之后,各方势力代表均已到达,天风门大殿出现了一千五百年来最热闹的场面。

    众人坐定,天风门弟子也送来茶点,青玉子身穿一身素净道袍,走到大殿中央,对着众人一抱拳,朗声说到:

    “各位同道,天风门一年以前师门至宝被盗的事情,想必大家都已知晓,可是消息传出之后,这一年里,我天风门却现还有人来我天风门鬼鬼祟祟,看情形好像是不相信旻天太乙决被盗的事情,还来我鹄鸣山查探。”

    青玉子此语一出,座中不少人脸上都现出了些异样之色,不过众人都是久经场面,转眼之间就恢复了正常,青玉子目光一扫,将众人的表现尽落于心中,这才开口继续说到:

    “出现这样的状况,老道等人十分不解,这旻天太乙决虽说是本门至宝,可是却必需要本门基础功法配合,别人得去了却是无用,不知为何会有人打它的主意,故此老道等人立即慌忙查阅门中典籍,寻找关于旻天太乙决的记载。不想却现原来这旻天太乙决牵涉到一件奇特的神器,本着神器有灵,缘者居之的想法,此番特邀诸位来此,公开此秘密。”

    青玉子话语一落,大殿中原本不知情的人立即开始纷纷讨论起来,一些知情之人也不好“鹤立鸡群”,也纷纷装模作样的议论。原本安静的大殿立即热闹了起来。

    “各位同道,静一静,”青玉子制止了众人的议论,清了清嗓音,脸上露出些萧然颓丧之色。说:“我们也不希望神器长埋黄土,可是就算旻天太乙决的玉简在手,现在的天风门也无力取得神器,何况这玉简现在已经丢失,故此这次召集大家来,是想把神器的特性、威力,藏宝地点,以及它和旻天太乙决的关系公布于众,希望有缘之人能得之,造福修行界。”

    听说天风门连神器的埋藏地点也要公布,原本还算镇静的郝连鸿鸣等人也是面色大变,立即低头沉思起来。一些不明内情的人,虽然不知道神器的威力,但是毕竟那是神器,天风门如此公开也让他们大为震骇,纷纷皱着眉头,思虑起来。随后又各自交头接耳开始讨论起来。

    青玉子没有理会众人的表现,轻轻的一挥手,一行天风弟子鱼贯而入,将抄录有关于神器秘密的纸张送到各人手中。

    众人匆匆看过手中薄薄的几页纸,脸上立即神色大变,随即大殿之中立即沸腾起来。良久,喧闹的大殿才渐渐的安静了下来,众人均是面色复杂的看着青玉子,不过里面最多的还是怀疑和疑惑。

    早知道众人会有如此反应,青玉子一挥手,薛皓轩立即拿上来一本装订古朴,已经黄,一看就知道年代已经久远的书籍,恭敬递给青玉子。

    青玉子接过书,立即朗声说到:“各位先前所看的是门中弟子所抄录的,这本书才是正本的记载,怕门中弟子办事疏忽,各位还请将此书传阅一下。”

    青玉子此举,明显是为了避嫌,众人虽然觉得在去观看原本记载,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由于消息太过骇人,众人还是将书一一传阅。

    证实了消息的真实性,众人心中再无怀疑,当下纷纷各自盘算起来。

    天风门大殿聚会还在举行,习昊却带着牟依嘎悄然下山,前往还在卢仝城,找寻估计应该已经到达的陈清。

    一路上,牟依嘎想着找到陈清之后,就可以前去找血欲宗的晦气,到时候就可以大大的威风一把,心情也是十分愉悦,口中哼着习昊听不懂的小曲,一路蹦蹦跳跳。

    走到半路,一阵轻风飘过,却听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飘进耳中。“前辈,不知小女子与前辈有和冤仇,前辈要数次追杀小女子。”

    那声音习昊二人都很熟悉,正是那一年多未见的司徒梦瑶的声音。二人心中一惊,也顾不得惊世骇俗,立即飞身而起,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去。

    没多久,三道人影出现在习昊二人眼中,一个正是司徒梦瑶,其旁边站着一个青年,正是上次习昊二人在司徒家见过的那单于公子。

    此时司徒梦瑶胸膛起伏,脸色苍白,那单于公子也是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二人对面站着一个紫衣大汉,听得梦瑶说话,那大汉却是面无表情,平静的说到:“你我无冤无仇,只是你的存在影响到了一些人,所以你不能继续呆在这世上。”

    说着,随手一挥,一个青色光华打出,向着梦瑶席卷而去。梦瑶旁边的单于大公子一见,立即一跨步,将梦瑶挡在前面,用自己的背部对着那飞来的青色光华。

    ps:预告:晚点十点左右,今天还有第五更,顺便求下收藏哈,谢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永夜君王
逆天邪神
最强升级系统
绝代神主
校花的贴身高手
汉乡
贞观大闲人
天醒之路
龙血武帝
十方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