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一章 控制之力

    战斗僵持了许久。渐渐的,习昊心中也有了些不耐,原本是打算纠缠一番就抽身而退的他,此时也被激起了些少年心性,几次都想用出那种威力绝大的印决,可是都是在虚影还在蓄势的时候,就被打断,这不禁让习昊懊恼不已。

    不停的向那六长老攻击,习昊脑海中不断的盘旋。

    “怎么才能控制那种威力的法决度加快点?怎么才能控制……”“控制?”突然,习昊脑海中灵光一闪。侬依曼的话在脑海中响起“记住,元神之力又叫控制之力。”

    想到此处,习昊脑海中又浮现出另一个画面,想起了上次他燃烧元神和躯体时,那种似乎可以控制周围一切的感觉。

    习昊这一愣神,险些被六长老的法宝实实的大打中头部,还好得他反应迅,回过神来,感觉有异,立即将头一偏,避过了头部要害,可是那法宝还是重重的击在了习昊肩上。

    “嘭~~~”习昊立即被打得凌空飞起,一口鲜血喷出。

    “习昊~~~”旁边的牟依嘎立即一声惊呼。一失神,险些被三长老的法宝突破了蛊虫的防御。吓得她急忙强收心神,可还是焦急的往习昊看去。

    习昊一掉了地面,立即一抹嘴角的鲜血,对着牟依嘎轻轻一笑,说:“我没事,放心,他死定了。”

    牟依嘎默默的看了习昊一眼,坚定的点了点头,即便不再管习昊,专心应付其面前的敌人来。

    那六长老却是一声冷哼。“黄口小儿,生死对敌还敢分神,如今你已经受伤,还敢说大话,我看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习昊却是冷冷的一笑,并不说话,深吸一口气,强忍肩膀的剧痛,一个手印打出。

    六长老嘴上虽然说得轻松,但是对习昊的攻击还是不敢大意,见虚影袭来,法宝立即一飞转,迎了上去。

    可是突然间,他却心生警兆,觉得有些不对,但是那里不对又说不上来,只是转瞬之间,法宝就要和那虚影接触到一起了,他这才明白过来那里不对。

    虽然习昊这次打出的手印和前面一样,没有进过任何的蓄势,六长老在自己的法宝和那虚影快要接触到一起的那一刻,却感觉到这次的四相虚影似乎与周围千丈范围的木、水、火、土四属性灵气是一体的,感觉自己要对抗的不是习昊的一个印决,而周围千丈范围的整个天地。自己寄托于法宝之上的那一丝元神,也不由自主的战栗,连带他本人也跟着恐惧起来。

    须尼之间,六长老还没来得及动作,法宝已经和虚影撞到了一起。不过这次相撞,却没有出任何的声响,法宝和虚影相撞之处,刹那间陷入一种绝对安静的状态,过得数息,一股无形的气波才急辐散开来。地上立即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

    六长老的红色法宝战栗着,摇晃了一下,光华尽失,瞬间化作了粉末,其本人也口吐一口鲜血,身上衣衫瞬间化作缕缕碎片飘落,被打得凌空飞起老远,良久才重重的跌落地面。

    一旁战斗中的牟依嘎和三长老钱多金,见到这一幕,不禁张大了嘴,同时的收手,大长老也是一愣神,几乎被灵鬼趁虚而入,吓得急忙收摄醒神,全神应付。

    习昊看见自己一击造成的情况,却是皱着眉头,喃喃的说:“怎么威力小了这么多?”他声音虽小,可是却清晰的传入了众人耳中。牟依嘎和另外两位长老不禁有种吐血的冲动。

    大长老心神一荡,几乎被灵鬼所趁,还好他反应迅,立即凝神应付面前的灵鬼,看到失神的三长老,他立即大喝一声“三长老”

    牟依嘎和三长老立即回国神来开始了对战,不再理会一旁呆立的习昊。

    远处的那些血欲宗坛主,见习昊呆在那里,本想上前,可一想到刚才习昊就是这么呆呆的站着,随后以回过神来,一招就将六长老打得生死不知,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回过神来,万一自己上前的时候他回过神来,随手给自己那么一下,自己的小命必然玩完。

    是以习昊呆呆的站在那里,血欲宗的一干坛主却是你看我、我看你,不敢上前只得由着他在那里呆。

    良久,习昊紧皱的眉头才舒展开来,“是了,这次我是以本身元力为引,元神之力控制周围的灵气附着于印决之上,我元神之力尚弱,控制的范围也不大,前几次,我是以本身元力为引,吸附周围的灵气,并且进过蓄势,周围灵气流动,吸附的灵气当然多些,威力也要大些。”说完他还轻轻的叹了口气,似乎感叹自己的元神还不够强。

    回过神来的习昊向周围看了看,见牟依嘎和三长老钱多金还在缠战,当下也迈开步子向着二人走去。

    钱多金看到习昊向自己这边走来,心中立即打鼓,刚才习昊愣了一会,就出了那样威力的一个印决,此时他又思考了那久,应该是是想通了其中一些关键所在,此番靠近,那自己……

    一旁的大长老看到三长老钱多金表情变化,立即猜到其心中是畏惧了,立即大喊到:“那小子只是虚张声势而已,他那种威力强大的法决,不是只能施展一次吗?他现在已经受伤,只是个空壳子而已,赶快拿下那丫头,两人必逃不出我们之手。”

    钱多金一听,立即想起习昊那日,在鹄鸣山使用那种恐怖的法决后,昏迷不醒的事情,当下立即胆气大壮。可是他们却忽略了,上次习昊使用哪种法决的时候,是先经过长时间蓄势,并且后来还不能控制法决所产生的**虚影,而这次……

    习昊听得大长老的话,却是冷笑了一下,看了一眼,牟依嘎和三长老的战斗,觉得牟依嘎短时间内应该没有大碍,这样的实战,对她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锻炼。当下也不管二人,迈步向着大长老走去。

    并且随手一招,将正在和大长老纠缠的灵鬼收回。

    灵鬼被习昊收回,那血欲宗大长老却是猛然一愣,转眼看到习昊镇定的样子,心中不由疑惑,暗自想到:“难道他已经悟透那种法决的关窍所在,不需要蓄势,也不再是只能使用一次。”

    想到鹄鸣山上那骇人的一幕,大长老心中打鼓,听着习昊扑通扑通的脚步声,感觉好像习昊行进的每一步,都是重重的踏在自己的心口一样,自己的心脏也随着习昊的脚步声而跳动。

    不过他也是久经场面,猛吸一口气,强自收摄心神,冷静的看着迎面走来的习昊。

    习昊停下了脚步,冷冷的看着那大长老。“你血欲宗几次三番的找我麻烦,态度蛮横,并且还想抢夺我天风门的旻天太乙决。”说到此处他略略的停了一下,想了一想,才继续说到:“那西门半堂攻击鹄鸣山的行为,你们事前也是知道的吧,只是后来迫于形势才牺牲掉他的?”

    那大长老此时却是萧然的一叹,“我血欲宗落到今日地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西门半堂的事情,我们事先是知道的,不过你也别得意,想对付你习昊的人太多了,你虽然修为不弱,可是可能连那些人一根手指头都挡不住,你以为那些名门大宗是真心待你吗?”

    说罢,他竟然仰天大笑起来。过得一会,才狠厉的叫嚣到:“我血欲宗能有今日,说起来还是拜你所赐,不过就算我血欲宗灭了,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等着那些人来对付你吧。”

    习昊却是一皱眉头,心生警惕。可他对于大长老认为血欲宗的衰败是自己促成的想法却是心中厌恶。人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习昊未曾想到,这大长老今时今日都还未曾想过,血欲宗能有今日,完全是咎由自取。

    习昊当下憎恶的看了他一眼,平静的说:“唉,没想到现在你都还执迷不悟,算了,就先用你的命来偿还祭奠我天风门死去的弟子和玄明师祖吧。”

    说完,立即一个手印打出,一旁的血欲宗大长老看着空中的虚影,眼中却露出疑惑之色,看这虚影的威势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当下也就肯定了习昊只是虚张声势的想法,立即鄙夷的看了习昊一眼,一道红色光华迎着虚影而去。

    法宝和虚影接触前的那一刻,大长老也如六长老那般,感觉到了不对,他的修为毕竟要高过那六长老一筹,一感觉不对,立即想收回法宝,避开那虚影的攻击。可心念才一动,他才骇然的现自己的身体和打出的法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一种无形的压力束缚住,根本无法移动分毫,看着空中巨大的虚影,一种无边的恐惧立时在他心头升起。

    转眼之间,法宝就已经和虚影撞到了一起。

    没有任何悬念,和那六长老的情况一样,大长老打出的光华尽失,瞬间化成了粉末,可是不同的是因为习昊心中对他的厌恶,所以这一击尽了全力,他人却不只是身上的衣服化作了碎片,而是整个人都化成了碎片,元婴也被瞬间灭去,烟消云散。

    解决掉了那大长老,习昊慢慢的走到牟依嘎二人交战的地方,二人见其来到,也不约而同的同时住了手。

    习昊看了三长老钱多金一眼,淡淡的说:“你回去给你们宗主北野断岳带句话,就说血债还需血来偿,我不想殃及血欲宗的一些低级弟子,请他解散血欲宗吧,不然,如果你血欲宗三位太上长老的修为都和我见过的那位相当的话,就等着我找上血欲宗吧。”

    钱多金此时脸上却是一片惨白,愣在那里半天不说话。

    牟依嘎却是一声冷哼,眼睛一瞪,“还不快走。”

    钱多金这时才回过神来,如蒙大赦,仓皇的逃去。不过刚起身却被习昊叫住。“那六长老,也还未死,你把它带回去吧。”

    血欲宗的人走后,牟依嘎立即一声欢呼。“哇,你好厉害哦。”说着还恨恨的握了握拳头,眼中闪出兴奋的光芒。“以前老是被血欲宗的人追,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去追他们报仇了。”

    看着牟依嘎一脸兴奋的样子,习昊没有说话,只是疼爱的摸了摸她的头。想到那大长老的话,还有那什么“五蕴天祭”,梵天十二神以及宗天行口中的那觋神的心愿,习昊心中也是一阵迷茫,呆呆的看着钱多金一行人离去的方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武炼巅峰
武侠世界大穿越
修炼狂潮
大魏宫廷
牧神记
我是至尊
飞剑问道
大道争锋
至尊剑皇
元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