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八章 觋神兄弟

    经过一个时辰的飞行,习昊来到了阴阳谷的中心位置——那个总是让他心中莫名升起一些淡淡悲伤的地方。

    远远看去,前方站着一个身穿绿衣的女子,背对着习昊,那背影却让他有些熟悉的感觉,习昊心中疑惑,

    感觉到习昊的到来,女子慢慢转过身来。

    一见那女子容颜,习昊却愣住了。原来那女子正是那日牟依嘎和习昊从亚丁城出来后,在那竹海见到的那神秘女子。习昊正四处打听她的下落,却不想她又出现在了此地。

    见到习昊**的样子,绿衣女子轻轻一笑,贝齿轻启:“公子心中是否有很多疑问?”

    习昊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对着女子一抱拳,“习昊心中确实有很多疑问,想请姑娘解惑。”

    “奴家侬依曼请公子前来,自是想和公子畅谈一番,但是有些公子现在不能知道的事情,那就要请公子见谅了。”说完,侬依曼又话题一转。“不过此刻,依曼心中却有个问题想向公子请教。”

    习昊心中疑惑,却不知着神秘女子想问什么,当下说到:“哦,侬姑娘有何疑问,习昊一定知无不言。”

    看着习昊严肃的样子,侬依曼却是像一个童真少女般一笑。“放心,依曼这个问题公子一定知道。”说到此处,她略一停顿,脸上有了些奇怪的表情。“其实奴家只是想问公子对此地有何感觉而已。”

    习昊心中一惊,此地能让自己产生一种特别的感觉这件事,他只在上次带牟依嘎来此地的时,对牟依嘎说过,未曾告诉过别人。这侬依曼如此一问,明显是知道此地一些秘密。

    稍一沉吟,习昊也没有隐瞒,立即直接说到:“不敢隐瞒姑娘,习昊每次靠近此地之时,心中就会升起一种完全没有由来的伤感,一种有点悲壮,又好像亲人逝去时的伤痛缠绕在心间。”

    侬依曼眼中闪过一道异彩,喃喃的说了句“果然是的。”不过随即她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神,歉然的对着习昊一笑。“不好意思,依曼有些走神了,公子请跟我来吧。”

    说完,侬依曼也不理会习昊的反应,莲步轻移,径自向着一旁的山崖走去。

    远远看去,那山崖并没有什么异状,习昊心中疑惑,不过脚上却没有迟疑,抬步跟着侬依曼走去。

    走到山崖边,却见侬依曼,一抬手,伸出一只手,轻轻的在山崖下某处点了一点,随着侬依曼一指点出,眼前的景象突变,那山崖上竟然现出一道巨大的石门来。

    看着眼前的一幕,习昊不由张大了嘴。

    “公子不用吃惊,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障眼法而已,自此原本布置了一个小小的迷阵,依曼只是将迷阵阵眼,暂时除去,迷阵暂时停止了运转而已。”见习昊吃惊的样子,侬依曼立即开口为其解释。

    习昊立即回过神来,脸上有些尴尬的神色,灿灿的一笑。“是习昊见识浅薄,让姑娘见笑了。”

    “公子谦虚了,公子修行时间尚短,并且一心扑在修炼上,心无旁骛,没见过此等迷阵自是正常的,还请公子跟我来。”对于习昊话,侬依曼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声调也是淡淡的。

    说着,她轻轻在那巨大的石门上一点,那石门竟然缓缓的打开。石门打开后,侬依曼,立即一抬手,对习昊做了个请的姿势。

    习昊也立即一抬手,对侬依曼做了个请的姿势,口中说到:“姑娘先请。”

    侬依曼淡淡一笑,也不再说话,抬步向内走去。一进入石门,二人却现宽阔的通道之内,一旁石壁上斜靠着一具骸骨,身上的衣服也早已腐烂。

    侬依曼却是一皱眉头,想了一想,轻轻的叹了口气,有些幽怨的说:“没想到都这样了,还有人来打搅你的安宁。”脸上却对那具骸骨露出极度厌恶的表情,轻轻一挥手,一股柔柔的风从袖间荡起,那句骸骨瞬间化成了粉末,被侬依曼再起卷起的一道清风吹出了石门之外,飘散在空中。

    侬依曼对那骸骨的极端做法,让习昊心中一惊,明白此地在这神秘女子心中的地位,当下扭头向四周看了看,却现那白骨起初所在的地方,留下了一个红色的储物袋,储物袋上的图案却让他有些眼熟,仔细一看,那正是血欲宗的标志,一个狰狞的鬼头。他立即走上前去,储物袋拾起,拿在手中仔细观看。

    旁边的侬依曼一看习昊的动作,脸上露出狐疑之色,慢慢的走过来。“怎么公子认识此物?”

    习昊立即回过神来。“这储物袋上绣着的是血欲宗的标志,血欲宗的人多次向我询问进入阴阳谷的方法,说是只要找什么一千五百年前血欲老祖的遗物了,我想刚才那具骸骨就应该是他们所说的血欲老祖,只是不知道他是如何进入此地的。”

    侬依曼闻言,也现出了恍然之色。“我想他也是误打误撞的进入此地的吧,这血欲老祖我虽然没见过,但是想来,他也应该没有识破此地迷阵的能力。这储物袋公子还是留着吧,说不定以后还有些用处。”

    习昊一想,觉得当年天风六祖是追杀者血欲老祖而进入阴阳谷的,说不定这血欲老祖留下的东西以后真的可能还有用,当下也没有推辞,将那储物袋收了起来。

    习昊收好了储物袋,侬依曼哀伤的看了看通道深处,过得一会,才轻轻的摇了摇头。“习公子,我们走吧。”人也抬步往前走去。

    通道虽然宽阔,但是由于处在山腹之中,光线却有些不足,还好习昊二人都是修行之人,这点黑暗还不能影响他们的行动。

    走过一条长长的通道,二人立即觉得眼前一亮,通道口尽头处散射出柔柔的光线,将一段通道也照得纤毫毕现,从习昊二人站的位置往里面看去,却看不清内中详情,只能推断里面是一个巨大的空间,有一层水波样的透明光幕,堵在通道尽头处。

    侬依曼走上前,对着里面慢慢的跪了下去,虔诚的磕了几个响头。习昊也慢慢走上前去,异变突生,习昊身上项链中的小虫,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出一声尖锐、似乎又有一些凄厉的长鸣。随即小虫从项链中飞出,在光幕前盘旋。

    侬依曼盯着小虫看了半天,才转口向习昊问:“这是……?”

    习昊见小虫突然异变,心中也是惊讶,侬依曼问话,这才回过神来,苦笑着说:“这是我的本命蛊,我也是无意间从这阴阳谷中得来,它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又仔细的看了看小虫,渐渐的,侬依曼眼中也闪过和那迦楼罗初见小虫时那样伤感的眼神,过了半天,才叹了口气。“好好善待它。”说完还陷入一种沉思之中。

    仔细的看了看小虫,想起侬依曼和迦楼罗对这小虫的态度,习昊不由愣了神。过得一会,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小虫已经恢复了平静,习昊一摇头,将它召回项链之中。扭头看去,却见侬依曼陷入沉思之中,不由轻轻的叫了声:“侬姑娘,侬姑娘……”

    侬依曼立即回过神来,有些歉然的说:“不好意思,依曼刚才是在想,我们要不要进去,想得入神,有些失礼了,让公子见笑了。”随后又见她咬了咬嘴唇,好像是做了某种决定。“我们还是进去吧。”说完其身上立即荡除一层柔和的波纹,将习昊二人笼罩在其中。

    习昊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当下也跟着侬依曼向着里间走去。

    一通过光幕,习昊还来不急看周围的环境,一种浓浓的悲伤却是铺天盖地而来,一种完全不同于在外面那种淡淡的伤感,而是一种非常强烈十分浓郁的伤感,遮天盖地,向着他席卷而来。同时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也如洪水暴一样,涌向心间。

    习昊竟然没来由的仰天大嚎起来,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驱使他,张开双臂,如癫似狂的向着前面一个有天风门大殿那般大小的光球扑去。

    过得好久,习昊才慢慢的回过神来,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立即骇然的看着侬依曼。“此地是……?”

    侬依曼静静的看着前面巨大的光球,喃喃的说:“这里是一个人安息的地方。”

    习昊一听,猛然想起自己和光球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也联想到宗天行说自己是觋神后裔的事情,立即问到:“此地难道是觋神安息的地方?”

    “觋神?”侬依曼一愣,不过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摇了摇头。“这里安息的不是大屿人口中那个觋神,而是他的兄弟。”

    习昊一阵愕然,他还没听说过觋神有兄弟这事,当下也就想问些什么,那侬依曼却抢先对习昊摇了摇头,淡淡的说:“习公子,现在不要问我关于觋神和他兄弟的事好吗?”言语之中竟然好像有恳求之意。“公子现在实力太弱,知道了对你并非是什么好事。”

    习昊一阵愕然,看着前面巨大的光球。愣了一阵子,才慢慢的说:“那我可以进去进去拜祭一下吗?”

    侬依曼却是苦笑了一下。“公子进去拜祭一番原本无妨,可惜依曼却无能带公子进去,当今世上也没人有能力进去。”

    习昊一听,却是一阵呆,默默的看着前面的光球,眼中流露出一些失望之色。

    “不过公子也不用担心,公子其实有进去的机会”看着习昊失望的样子,侬依曼不由出言安慰。

    习昊一愣,却不知道自己还有这能力,当下疑惑的看着侬依曼。

    看着习昊疑惑的样子,侬依曼微微一笑,然后神色一凝。“若说世间还有人有机会能进入此地的话,那就只有你和你的哥哥,还有你的父亲。”

    见侬依曼郑重的样子,习昊立即眼睛一亮,说:“我要怎么做才能进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超级兵王
仙路至尊
万古神帝
美食供应商
最强升级系统
凌天战尊
天骄战纪
都市奇门医圣
乡村小神医
驭房有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