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七章 义结金兰

    这一日,习昊二人联系完蛊虫灵鬼大战,坐在一边休息。习昊看着旁边还正在修炼的陈清,脸上露出担忧之色。牟依嘎顺着习昊的眼光望去,看着忘我的陈清脸上也是一脸担忧,喃喃的说:“其实他好可怜哦。”

    习昊也是悠悠一叹,“哎,她自小就没有亲人,只有一个妹妹,又落得那样的下场……”说到此处,习昊却是眼睛一亮。“你说如果他有了一个妹妹会怎么样?”

    牟依嘎却是一脸的疑惑。“他妹妹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有个妹妹。”

    习昊轻轻的摸了摸牟依嘎的头,说:“傻丫头,他不是说你很像他妹妹吗?并且你有没现他对你也特别的好。”

    “你的意思是说,叫我跟他结拜?”牟依嘎立即眼睛一亮,心中高兴了起来,她虽然嘴里常说讲义气,可是却从来没玩过和别人结拜的,她也时常想找个人玩下结拜,可惜却一只没有机会,现在有这么个机会,心中当然十分高兴。

    在牟依嘎焦急的等待中,过了许久,陈清终于吐出一口浊气,慢慢的睁开了眼。牟依嘎一见,立即拉着习昊兴奋的跑了过去。

    习昊朝着陈清微微一笑。“陈兄修炼完了?可以聊会吗?我们有点事情想跟你说。”

    “哦,习兄,有什么事吗?”陈清却是一脸疑惑。

    习昊微微一沉吟,考虑了下措辞,才开口说到:“陈兄,是这样的,牟依嘎说她和陈兄很投缘,并且她也没有兄弟姐妹,她想和陈兄义结金兰。不知陈兄意下如何?”

    陈清眼中闪过一道异彩,不过随即又黯然了下来,有些伤感的说:“习兄和牟姑娘是不是觉得陈清很可怜,所以……”

    陈清的话,让习昊脸上有了些焦急之色。“陈兄,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牟依嘎确实觉得和陈兄很投缘,真心想和陈兄义结金兰。”

    旁边的牟依嘎脑袋也点得向小鸡啄米一样。

    看着习昊焦急的样子,陈清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习兄,我是更你开玩笑呢,我也觉得和牟姑娘很投缘,很想和她义结金兰。”

    牟依嘎一听,立即在储物袋中翻了半天,拿出两把小匕,递了一把给陈清,然后举起自己的一只手,仔细的端详。陈清愕然的拿着匕站在那里,不知道牟依嘎这是什么意思。

    习昊也对感到奇怪,疑惑的看着牟依嘎。“你在干什么?”

    “看在哪里下刀不会疼啊,结拜不是要歃血为盟吗?”牟依嘎却是白眼一翻,像看白痴一样的看了习昊一眼

    牟依嘎的话,让习昊、陈清二人很是无语。呆了一阵,陈清才开口说到:“歃血为盟那是草莽英雄结拜时的规矩,我们就不用了,只需焚香而拜即可。”

    牟依嘎一听,先是一愣,呆了一下,随后将举起的手放下。“你也不早说,害我白找了半天,不过说真的,我还真的有点怕疼。”说着还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引得习昊二人一阵大笑。

    习昊找来几根枯枝,运转体内元力,将其点燃权当檀香。

    陈清、牟依嘎二人行完结拜之礼,到该给牟依嘎见面礼的时候,陈清连却红了起来,在储物袋中找了半天,,现袋中除了自己的衣服以外别无他物。看着陈清窘迫的样子,习昊不由在旁边出身提醒:“牟依嘎喜欢吃,这谷中许多水果也很好吃。”

    陈清闻言,立即感激的向着习昊看了一眼,飞的跑了开去。过得许久,才见他抱了一大各式各样的水果回来,期期的说:“小妹,大哥没什么东西送你……”

    牟依嘎立即将陈清怀中的水果接过,放入储物袋中,然后拿出一个咬了一口。“还是大哥疼我,不像习昊,我吃一点东西他就老是在旁边说我馋,还说我会变成小胖猪。”说完,还想习昊伸着舌头,做了个鬼脸。

    一番笑闹之后,习昊才一整神色,“陈兄,这吠舍金身决霸道非常,极为伤神,陈兄还是应该听从那位前辈的建议,好好修炼下固神决啊。”

    牟依嘎也急忙点头。“是啊,大哥,我们还年轻,我们修炼的度也够快了,你也不用着急啊。”

    看着二人严肃的样子,陈清心中一阵乱流涌起,疼爱的摸了摸牟依嘎的头,有些哽咽的说:“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

    两个月的时光不知不觉过去,陈清借助舍利子之助,突飞猛进,实力已经进入了宝体前期。

    这一日,原本早就该行功完毕的却仍未收功,盘坐在一地疯狂的运转着体内元力,其身体周围天地灵气疯狂的涌动,他额头上也渗出颗颗汗珠。

    抓完毒虫回来的牟依嘎一见此景,眼泪立即在眼中打转,喃喃说道:“又是这样,他不是答应过我的吗?”话刚一完,她才猛的想起上次习昊只是答应他不因为练功让自己死掉,并没说不经受痛苦,当下狠狠的骂了句,“这个坏蛋,这样骗我。”不过骂完之后,她也心安了一些,觉得习昊不会死掉,没有其他原因,就因为习昊答应过她不会死掉,她所以也就觉得习昊不会身亡。其实她并不知道,习昊此刻其实是生死一线。

    原来习昊今日功行几遍,正准备收功之时,却突然现体内元力竟然停不下来了,仍然疯狂的运转,周围天地间的灵气化作一股股飙风,疯狂的涌入其身体,瞬间被运转的元力提炼转化。

    慢慢的,习昊只觉得体内元力运转的度越来越快,周围灵气的涌入也越来越疯狂,感觉自己正身处在一个灵气龙卷风的中心,周围的灵气呼啸着,旋转着压进其身体。

    身体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身体内也有些不堪重负,容纳不了如此多的元力,出一些轻微的爆炸声,好像是一个个细胞爆裂的声音。

    体内砰砰砰的爆炸声越来越密集,习昊只感觉身体被撕成了粉碎,一阵阵痛苦涌上心头。可是他外表却看不出什么一样,只是冷汗不停放的直冒而已。

    随着时间的流逝,身体的痛苦也与之剧增。几乎让习昊昏厥了过去,可惜习昊的元神却强大无比,始终未曾真的晕过去,只得咬着牙,静静的忍受着痛苦。他却不知道,他这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有多少修炼这金身决的人,都是在进阶空识期的时候晕了过去,却从此魂消魄散,化为了尘埃。

    习昊在痛苦中煎熬了三天,外面的牟依嘎也在焦虑中度过了三天,陈清这三天也一直没修炼,一直在旁边陪伴着牟依嘎等待。这次的时间虽然比上次要久,可是牟依嘎的心却比上次要安稳一些,其原因之一就是习昊上次的承诺,另外,习昊这次也并没有像上次那样恐怖,身上还渗出血液。

    三日之后,习昊神智不仅没有在痛苦中昏厥过去,反而越来越清醒,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在重生,还感觉到仿佛每一个细胞都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巨大的宝藏,这种感觉相当奇妙。在这种感觉产生的同时,习昊身上也返照出一丝淡淡的银金色光晕。

    习昊空明的心中,此时才明白空识境界的含义,那就是要认识自己的身体,开其巨大的潜力。在那种奇妙的感觉中遨游了两天,习昊的身体终于完全重生,疯狂运转的元力慢慢的停了下来。猛的睁开了眼,吐出一口浊气。

    牟依嘎见习昊睁开了眼,立即猛的跑了过去,扑进习昊怀中,锤着习昊的胸膛,带着哭腔的说:“坏蛋,骗我。”

    习昊当然知道她所指的是上次答应她的事情,当下轻轻的替她擦了擦未干的泪痕,将其头紧紧的抱在怀中,不再说话。

    就这样抱了一会,习昊突然看见了站在一旁的陈清,当下脸立即红了起来,轻轻的推了推怀中的牟依嘎,然后指了指,旁边的陈清。牟依嘎当即脸也红了,轻轻的打了习昊胸膛一下,快的从习昊怀中爬起,向着一边跑去。

    陈清也走了过来,对着习昊一笑,“恭喜习兄,修为大进。”

    习昊却是一挠头,“其实也不是什么修为大进,只是略有提高而已,金身决进入宝体期以后,每再上一个层次都会有这样的现象的,陈兄以后便知。”

    和牟依嘎结拜之后,陈清心中也起了些微妙的变化,也将牟依嘎真的当做妹妹来看,对于习昊当然是当做妹夫来看了,对于习昊的人品他是一直看在眼中,心中也是十分佩服,也替牟依嘎感到高兴。

    习昊如此练功,陈清心中虽然理解,但是其眼前却老是浮现出牟依嘎梨花带泪,担心的看着习昊的样子。当下对习昊说到:“习兄,提升实力固然应该,但是有时候还是顾及一下牟依嘎的感受,她很担心你,这样的场面最好不要让他看到。”

    习昊向着牟依嘎跑开的方向看了一眼,眼中露出一种温情,慢慢的说:“多谢陈兄提醒,小弟以后省得了。”

    二人心情都不错,坐在地上开始闲聊起来,跑开的牟依嘎却突然跑了回来,撅着嘴,指着习昊说:“不行,你这个骗子,上次骗了我,要惩罚下你才行。”

    此时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却飘进了习昊耳中。“习公子,我在阴阳谷的中心位置,可否避开那丫头和那青年,过来一叙。”

    习昊立时一惊。暗想这阴阳谷还有人能进来?是谁?

    一旁的牟依嘎见习昊不说话,立时不满的喊到:“喂,你这人怎么的嘛,人家在和你说话呢。”

    习昊立时回过神来。“哦,我是在想怎么惩罚自己呢,不如这样,我去找些好吃的水果来给牟姑娘赔罪,牟姑娘就原谅小生吧,小生以后不敢了。”说着还做了个可怜样。

    见习昊那样子,牟依嘎立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后又板起了脸,装出严肃的样子,压着嗓子说:“嗯,好吧,本姑娘就在此地等你,你快去吧。”说着还对习昊挥了挥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习昊皱着眉头,朝阴阳谷中心位置的方向看了一下,假装可怜的对着牟依嘎说:“小生遵命,还请姑娘稍后。”说完就准备走,刚走两步觉得不对,又回过头来,对牟依嘎陈清二人说:“那你们就在这里,好好修炼,不要乱跑啊。”

    陈清却是一皱眉头,感觉那里有些不对。

    牟依嘎却是大咧咧的一挥手,“快去吧,本姑娘在这里等着,可别让本姑娘等太久哦,不然还要罚你的哦。”

    习昊微微一笑,转身向着阴阳谷中心地带飞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带着仓库到大明
无敌剑域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至尊剑皇
史上最强店主
超品巫师
无敌天下
我是仙凡
放开那个女巫
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