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六章 陈清往事

    端木米玛三人走后,宗天行马上安排回行事宜。可是牟依嘎和习昊却认为回去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并且习昊还要打探亲人的消息,所以不想去大屿,而想先去阴阳谷修炼一番,然后打听亲人的下落。

    二人还认为自己留在此地,其实没什么大的危险,这次的情况只是二人的冲动造成的。对于此事,宗天行却不敢擅自做主,将消息传回了大屿。

    宗天行担心血欲宗还会不死心,对二人不利,虽然那十一人应承了牟依嘎的安全,但是怕他们阳奉阴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问习昊要不要将血欲宗灭掉。

    习昊却是摇了摇头,拒绝了宗天行的提议,说血欲宗的麻烦要自己解决,并且言及若连血欲宗他都解决不了,那他就更不可能应付以后的危险。对于习昊这一说法,宗天行也只是赞赏的点了点头,不再提血欲宗的事情。

    在等待大屿回复的时间中,习昊还向宗天行问起,上次他们为陈清解开禁制之时,利用元神之力引起灵气波动的事情。

    宗天行对于为何会如此也是茫然不知,说他们只是按决实为,并且在施法的过程中隐隐有一种能控制天地元气的感觉。

    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大屿也派人带来消息,说习昊的想法大屿三老他们很赞赏也很支持,但是习昊修炼完,出了阴阳谷之后,要注意和大屿三派的人保持联系。

    陈清没能进入内堂,在客房中等候了三天,不过他对此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习昊和牟依嘎找到他的时候,他也十分高兴的和二人一起上路,往阴阳谷方向赶去。

    进谷的过程中,陈清见习昊用小虫驱逐雾气中的毒虫,他也是大感好奇,可习昊没主动提及,他也不好开口询问习昊的秘密。

    一进入谷中,牟依嘎回头看了看雾气中飞舞的毒虫一眼,眼中露出兴奋之色。捏着小拳头说:“哼哼,这么多毒虫,肯定能让我的本命蛊进阶到银金色,说不定还能到暗金色呢,到时候,我一定到血欲宗去杀得他们片甲不留。”说着,手还不停的在空中挥舞,看那样子好像她已经天下无敌了似的。

    听到牟依嘎说起血欲宗,陈清却是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才郑重开口对习昊二人说到:“习兄,牟姑娘,小弟有个请求。”

    正在兴奋中的牟依嘎见陈清如此严肃,也大感好奇。“你有什么事?放心,我牟依嘎最讲义气了,有什么事情,我帮你。”

    陈清笑着看了牟依嘎一眼,然后脸上露出愤恨的表情,咬牙切齿的说:“若二位以后要灭血欲宗,有两个人还请交给我处置。一个就是血欲宗的云坛坛主南宫良,一个过去只是血欲宗的一个小弟子,现在好像是血欲宗的一个堂主叫做张凌霄。”提起二人之时,其眼中尽是怒火与怨恨。

    “他们两人和你有仇?”在牟依嘎的印象中,这陈清最多的时候是面无表情,有时候也会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偶尔也会见他微笑,但是却从未见过他这样咬牙切齿的样子,心中自是疑惑不已。

    陈清却是苦笑了一声,“这两人说起来,一个是我的记名师父,一个却是我的亲妹夫。”

    牟依嘎习昊二人听陈清这么一说,立即是目瞪口呆。

    看着二人惊讶的表情,陈清脸上苦色更浓,悠悠的叹了口气,话题一转。“你们知道,我当年为什么会偷了血欲宗的名册,叛出血欲宗吗?”

    看陈清那样子,牟依嘎觉得应该有故事可听,当下拉着陈清和习昊走到一个光滑的大石头下坐下,还从储物袋中掏出几个水果,递给习昊陈清一人一个,自己拿着一个咬了一口,看着陈清,等着他说话。

    陈清看着吃着水果的牟依嘎,眼中出现一些迷蒙之色,喃喃的说:“当年,我妹妹也最喜欢吃着东西听我讲故事,可惜那时候我也不能给她什么好吃的,只能给她吃一些生地瓜。”

    话一说完,陈清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有些跑题了,略略的定了下神,才开始讲述他的故事。

    原来陈清早年父母双亡,只有他和妹妹陈玲相依为命,生活十分清苦。

    一个偶然的机会,陈清九岁那年进入了血欲宗,成了云坛坛主南宫良的一个记名弟子,也认识了她后来的妹夫张凌霄。本以为生活会向好的一方面转变,没想到这却是他妹妹悲惨命运的开始。

    进入血欲宗平静的过了十一年后,一次张凌霄到陈清家中做客,见到了陈玲,被其姿色所迷。之后张凌霄就对她展开了疯狂的追逐,少女总是怀春,陈玲也没能架住张凌霄的攻势,认识不久就嫁给了他。

    当时张凌霄的修为已经到了魔蕴后期,离真魔境界只差一线,进入真魔境界之后,就可以做一个堂主,张凌霄心中当然心急,可这血欲宗的功法不是一次性传给弟子的,而是要做出贡献,得到了你上级的赏识,才能被授予相应的功法,张凌霄虽然修为到了,但是却没有相应的功法,一直无法进阶,他也就心中十分焦急。

    而此时那南宫良恰好又看到了陈玲,对其动了色心,也隐隐的向张凌霄透露了些意思。

    正为功法忧愁的张凌霄自然大喜过望,立即和陈玲商量,可是陈玲却抵死不从,和张凌霄大吵了一架,跑回陈清那里。

    看着哭诉的妹妹,陈清当然是大为恼火,立即要去找张凌霄算账,可还没出门,那张凌霄却找上门来了,陈清对其破口大骂,那张凌霄却是阴阴一笑,突然向着陈清出手。

    陈清的修为本就不如他,再加上对方出手突然,令陈清猝不及防,他瞬间就被制住。陈玲在一旁见此情景立即了疯一样的冲了上来,对着张凌峰又咬又踢。

    张凌峰却是哈哈一笑,一指将陈玲点到,随即提着两人走到南宫良的居所,还厚颜无耻的说自己将陈清也抓来,让其观战,更增情趣。

    南宫良对张凌霄的做法大为满意,掏出一本红色书籍向他扔去。

    看着南宫良身下陈玲绝望的眼神,陈清心如刀割。南宫良完事后,解开了陈清的禁制,他将陈玲带回了家中,不想陈玲受激过度,却变得痴痴傻傻,也不知道是不是陈清的哭诉感动了上天,三天之后,陈玲恢复了神智。

    陈玲神智一恢复,兄妹二人就商量离开血欲宗,找个地方隐居生活,不想那张凌霄又找上了门来,厚颜无耻的说南宫良又想念陈玲了,自己来带她走。

    看着面前的张凌霄,陈玲倒是显得十分冷静,只是淡淡的叫他等下,随即拉着哥哥进入内屋之中,轻轻的在他耳边说:“哥哥,你要离开这里,好好的生活,一定一定,不要为我报仇。”说完就走出内屋,叫张凌霄见哥哥打晕,不让哥哥跟着去。

    见陈琳如此配合,张凌霄当然是大喜过望,没费什么功夫,就将修为不如他的陈清打昏在地。

    陈清醒来之后,却只是看到了妹妹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尸体,陈清痴痴傻傻的过了三天,才慢慢的清醒了过来,他知道自己再呆在血欲宗,恐怕一辈子都无法报仇。

    刚好那时候有人护送一本很重要的名册到达云坛,随后又有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前来来抢夺,陈清即趁乱偷了那本名册逃了出来。

    听到这里,眼中尽是无限唏嘘,轻轻的拍了拍陈清的肩膀以示安慰。而牟依嘎早是满眼泪水,拿着一个咬了两口的水果呆在那里。

    “混蛋,禽兽,”呆了半天的牟依嘎才回过神来,狠狠的骂道。骂完之后,又轻轻的拍了拍陈清的肩膀说:“你放心,我和习昊一定帮你杀那两个坏蛋。”

    陈清却是微微的摇了摇头。“我只是希望你们在灭血欲宗的时候,能留下那两人的命,让我亲手为我妹妹报仇,哎,我原本早该死去的,可是为了妹妹的仇恨,我忍辱偷生的活了下来,还做了很多错事,就是为了有一天能手刃仇人。”

    旁边一直未说话的习昊,这时也开口说到:“陈兄,我们对付血欲宗是必然的事了,可是我们现在实力还有所及,当下还是提高实力要紧啊。”

    旁边的牟依嘎这时也才想起,好想自己现在的实力理帮陈清报仇还差很远啊,当下也怪叫一声,说:“嗯,对,本天才现在就去抓毒虫去。”说着一溜烟的跑得没了人影。

    时间飞逝,两个月的时间飞快的过去了,在这两个月的时间中,习昊和陈清当让是主修金身决,陈清却似乎却有点过激了,没日没夜的吸收着从无名妇人哪里得到的舍利子,而忘记了妇人叫其修炼固神决的告诫。习昊看在眼里心中十分焦急却也毫无办法。

    这段时间,习昊的收获也不小。得到舍利子的相助,他的金身决已经到了临界点,即将突破宝体境界,进入空识前期。另外他也没忽略元神的修炼,在牟依嘎练习控制众多的蛊虫的时候,习昊将自己的灵鬼唤处,让其分化成无数的小灵鬼,和牟依嘎的无数漫天黑色蛊虫对战。

    不的不说,这一分化控制,难度大了许多,如果是有一个或者几个固定的目标,当然是一下令,指定目标所有灵鬼一拥而上,可牟依嘎的黑色蛊虫也是数量众多,要一一对付,就不得不分神控制了,这比单一的控制一个或者几个高级灵鬼要难得多。

    而牟依嘎虽然平时喜欢用数量众多的蛊虫,但是其攻击目标也通常数量较少,现在习昊的灵鬼数量也极为巨大,她也必需要分神控制,也觉得艰难异常。二人对练的同时,两人的元神之力都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习昊识海内的液态化的元神之力的数量也增加了不少。

    让习昊遗憾的是,这两个月他将宗天行给他的那本秘籍翻了无数遍,可是始终没有找出元神之力可以引动天地灵气的原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永夜君王
超级神基因
重生之2006
最强狂兵
牧神记
神道丹尊
医武兵王
人道崛起
永恒国度
浪迹在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