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五章 三老亲至

    “宗叔叔”牟依嘎立即亲昵的叫了一声,一头扎进宗天行怀中。

    看到牟依嘎习昊二人,宗天行先是一惊,随着也是一喜,立即招呼习昊入座,可是回头却现,内堂之中,竟然只有一张椅子,当下大囧,红着脸对送习昊二人进来的那弟子骂道:“你怎么也不先禀报一声啊,连张椅子都没有。”

    那弟子也是一脸尴尬,期期的说:“弟子见到师奶奶和习公子,一时高兴,忘了禀报准备,我这就去拿椅子来。”说完,就匆忙的向着屋外跑去,慌忙家,还撞到门墙,惹得牟依嘎一阵娇笑。

    见那弟子出去了,宗天行才一拍怀中牟依嘎的头。“小机灵鬼,这些天跑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们快急死了。”

    牟依嘎却是一撅嘴,说:“有什么好急的,人家又不是第一次去玩。”

    那宗天行却是脸一沉,严肃的说:“你前些日子,是不是用过燃神之法。”牟依嘎一听,却是吐了吐舌头,做出一副小孩子做错了事,怕责罚的样子,呆在一旁,不再说话,还不停的向习昊使眼色。

    见到牟依嘎的样子,习昊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再加上自己也对宗天行如何会知道牟依嘎用过燃神之法的事情好奇,当下也就对宗天行一拱手。“宗前辈,当时也是情况危急,我们两人都有些冲动了,以后不会了,不过宗前辈远在千里之外,何以会得知……”

    习昊一问话,宗天行也不好板起脸,立即说到:“公子有所不知,大屿的高级弟子外出之时,都会留一个元灵石在总坛之中,若是弟子身死,元灵石就会碎裂,大屿之人也好知晓,安排人为其报仇。找回其遗骸,不让其客死异乡。前几天,牟依嘎的元灵石突然大放光芒,正好当时一个长老在场,一见立即知道牟依嘎是在使用燃神之法。”

    说到此处,他却是略略的停顿了下,看了看习昊才继续说:“这牟依嘎的性子我们清楚,或许她自己不知道,但是我们这些老不死的却明白,能逼得她使用燃神之法的,那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公子身死,或者公子危在旦夕。”

    旁边的牟依嘎一听,脸上立即一红,一脸的娇嗔。“宗叔叔,你说什么嘛,无论哪一个大屿弟子有危险,牟依嘎都会拼死相救的拉。”说着还不依的伸出手去拨宗天行的胡子。

    宗天行胡子被揪着,一吃疼,人却哈哈一笑。“是是是,牟依嘎最讲义气了,见哪个弟子有难都会拼死相救的。”

    “哎呦,”随着宗天行一声痛呼,牟依嘎不知道是因为,拔掉了宗天行的胡子而满意了,还是因为害羞,蹦蹦跳跳的向着屋外跑去。

    牟依嘎走后,宗天行才叹了口气。“我们推测到公子可能身临死地,可是又想象不出当时的情况,也只好逼迫血欲宗,希望能得到一点线索。本来当时我们就想对血欲宗动手的,可是后来现,牟依嘎的元灵石竟然没碎,要知道燃神之法真的一展开,是无法停下的,而牟依嘎竟然没事,我们实在是想象不出当时的情况怎样的,也就暂时没动手。”

    习昊听完,心中震骇不已,没想到自己和牟依嘎的一时冲动会在大屿引起如此波澜。当下也就愧疚的把当日的情况讲了一遍。

    听到习昊二人当时并不是真的生死存亡,而只是牟依嘎和习昊的一时冲动,脸上立即现出了复杂的神色,其中有欣喜,有责怪。

    欣喜的自然是习昊和牟依嘎的感情,习昊有机会逃脱,却为了一句玩笑死的承诺不走,已经有用秘密换取生存想法的他,却能一时感情激荡,舍生忘死。责怪的当然就是他的不珍惜生命。

    过得许久,宗天行才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一脸严肃的说:“习公子,可不可以答应老夫一件事,以后无论遇到何事,公子也不可轻言求死,就是全天下人都死光了,公子也要坚强的活下去。”

    宗天行如此郑重,话语的论调又是如此的沉重,不由让习昊愣在了那里,不知道如何回答。

    见习昊呆在那里,宗天行却是咬了咬牙,慢慢说到:“上次公子到大屿的时候,三位太上长老怕公子接受不了,心中埋下阴影对以后的修为有所影响,所以很多话都没说明。其实公子的项链,不是谁都可以佩戴的,若常人佩戴,三年之内必血枯而亡,公子能够佩戴,那是因为公子是觋神的后裔,有着觋神的血脉。”

    听到此处,习昊当下大为惊骇,正想问些什么,却听那宗天行继续往下说到:

    “谓的两个项链合一,觋神重临人间,其实也只是让觋神的后裔,有重新修炼到觋神那种高度的资格而已。公子一人身上肩负着大屿几千万人的希望,肩负这觋神当年未了的心愿,老夫在此恳求公子千万保重啊。”

    说完,宗天行竟然起身,缓缓的向着习昊跪了下去,惊骇中的习昊,见宗天行如此,立即大惊,急忙伸手去扶正在下跪的宗天行,可是他的修为却不能阻止其下跪的度半分,当下抢先跪了下去。

    “公子万万不可如此啊。”宗天行一见习昊跪下,立即大惊,急忙一把将习昊拉起。

    二人相继站起,谈了一阵之后,宗天行知道习昊需要整理下思路,当下也就叫人安排房间让习昊休息。

    第二日,习昊和宗天行正在内堂谈话,却听外面一声洪亮的声音传来。“三位来此有和贵干啊。”

    习昊宗天行立即大惊,向着屋外急急走去。

    来到屋外,却见三道枯瘦的身影漂浮在空中,正是大屿的三位太上长老。

    远处有虚空站立着几道人影。其中一个白髯飘胸,生的一双丹凤眼的老者向着端木米玛三人一拱手。“三位来此有何事啊,就算大屿要灭血欲宗,我想也不会惊动三位出手吧。”

    曲木丹巴却是一声冷哼。“老夫三人来此,是有些事情要办,并不是为了灭血欲宗那种跳梁小丑,也不是想出云国内地修行界开战,但是诸位要阻止的话,即使开战,我大屿也在所不惜。”

    远处虚空中的人越来越多,一会的功夫就也已经有了十一人之多。当中一人情曲木丹巴如此一说,立即朗声说到:“只此多事之秋,我们实在不愿意和大屿起纷争,只是三位来此,实在让我们心有难安。若大屿想要灭血欲宗的话,凭大屿门下的实力,就算十个血欲宗也灭了吧,再说血欲宗的行为也引起了诸多同道的不满,只要三位退去,就算我们门下帮你们灭了血欲宗也行。”

    姬达瓦三人一阵沉吟,过了半天,才由端木米玛开口说到:“老身等人此次前来,只是为了寻找我门下弟子牟依嘎,这弟子是我大屿未来的希望,这次竟然有人逼她差点用了燃神之法,我们当然要前来问清楚。”

    习昊心中当然明白,三人来此是为了找自己,听端木米玛如一说,明显是保护自己,让众人的目光聚焦到牟依嘎身上,一时却是五味杂陈,不知作何感想。三人却不知,若牟依嘎受害,可能习昊也时日不多了吧。

    远处的几人虽然不相信端木米玛的话,但是听三人的口气应该是有了牟依嘎的消息。牟依嘎和习昊是在一起的,牟依嘎出现了,习昊自然也会出现,当下心念一转,各自盘算起来。

    过了一会,一人将元神展开,往四周一探,似乎是想搜寻牟依嘎是不是在此地,以验证端木米玛的话,却猛然现了习昊。当下心中一喜,在远处对着习昊所在的方向一抱拳。“那位可是习公子。”

    见别人都找到自己都上来了,习昊也不犹豫,当下也冲那老者一抱拳,朗声说到:“晚辈正是习昊,前辈是……?”

    那老者却是呵呵一笑。“老夫祁连家的祁连天扬。”

    习昊上次到祁连家的时候,祁连家的老祖宗祁连英也出来接待,可习昊并未见过这老者,心中疑惑,当下问:“敢问前辈,祁连东阳前辈和前辈如何称呼啊。”

    “算起来,东阳那孩子应该叫老夫太曾爷爷。”

    一听老者身份,习昊立时大惊,可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远处的另外十人也纷纷向习昊打招呼,更让习昊惊骇的就是那十人竟然都是祁连天扬同辈的人物。

    一旁的端木米玛三人,见情况似乎有点不对,略略一思考,姬达瓦当下故意大声的对旁边的宗天行说到:“天行啊,牟依嘎到了此地了吗?”

    宗天行立即上前一步。“禀师伯,牟依嘎已经于昨日到达此地。”

    “嗯,那这样吧,今日我们先回去,改日你亲自她回大屿,一定要保证她的安全。”宗天行还没应声,姬达瓦又扭头向远处的十一人说到:“各位,我三人今日就此离去,牟依嘎和各大屿弟子归途中的安全,你们应该能保证吧。”

    那十一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当下说到:“三位肯和平相处,我们当然心中十分高兴,这牟依嘎一行人回归大屿途中,如果再有人敢找牟姑娘麻烦,到时不用三位出手,老夫等也替三位了结了他如何。”

    得到哪些人的肯,姬达瓦,一回头,看了宗天行一眼。说:“天行,既然这么多前辈都说话了,如果路上再有什么闪失我可唯是问啊。”说还间不仅一字不提习昊,就连看也不看他一眼。

    “师伯放心,除非弟子身死,否则没人能动牟依嘎一根寒毛。”宗天行闻言,立即惶恐的对着三人一躬身。

    姬达瓦轻轻的嗯了一声,转身对着远传的十一人说了声告辞,即和端木米玛、曲木丹巴三人转身离去。

    远处的十三人见三人离去,也没了留下的理由,当下纷纷邀请习昊日后去家族(门内)做客,即转身离去。

    ps:求、求、求、求……求啊求(四天五万五千字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永夜君王
位面电梯
帝霸
超级怪兽工厂
异能小神农
牧神记
超级神基因
绝代神主
大医凌然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