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三章 黑天故人

    感觉到死亡的临近,四长老神情有些恍惚,连久经风雨的太上长老也是心如死灰,面色如土。三人呆呆的看着空中的七色云彩,嘴角不停的抽*动,却没出任何声音,不知是心情紧张而自然的抽*动,还是在小声的叙说什么。

    反观习昊牟依嘎二人,却是面色平静,两人对视一眼,眼中竟然露出一丝笑意。

    此时,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从某未知处传来传进习昊二人耳中,习昊身上的银色光华,和牟依嘎本命蛊上璀璨的银光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众人头顶的那个七彩云团也慢慢消散,习昊二人身上的气势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感觉到死亡的远去,血欲宗三人立时有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看着已经恢复正常的习昊二人,却觉得面前这对男俊女秀的青年并不是这人世间的人,而是从九幽地狱深渊走出来的魔鬼。看向二人的眼神也有了许多畏惧。

    原本安详平静等待死亡降临的习昊和牟依嘎,此时也有点茫然不知所措,扭头看了对方一眼,二人心中竟然也升起一种恐惧,突然之间觉得这个世界还有许多美好,感觉到自己对这世界还有一种深深的眷恋,尤其是对面的人。

    血欲宗三人,畏惧的看了习昊二人一阵之后,那太上长老眼中却突然闪过一丝狠厉之色。猛的向着习昊二人飞去,牟依嘎二人起初本就受了伤,此番使用自毁与敌同归于尽的法门,更是感到疲惫不堪,那太上长老袭击又是突然,习昊二人瞬间被制住封住了修为。

    虽然被制住,但是两人脸上却并没任何慌张之色。习昊伸手握住牟依嘎的小手,并不理会旁边的血欲宗三人,而是旁若无人的向牟依嘎说:“怕吗?”

    牟依嘎却是一愣,想要回答,却好像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表述,呆了半晌,才一抽鼻子,用她招牌式的语言说:“本天才什么时候怕过,我可是被吓大的……”

    习昊微微一笑,用另一只手捏了捏牟依嘎的鼻子,然后扭头看着那太上长老。“前辈,你虽然封住了我们身上的修为,可是你却封不住我们的元神,如果我们还用自燃元神的方法,和诸位同归于尽的话,我想你们还是不能阻止的。”

    血欲宗三人立时想起,这习昊二人都修炼有大屿三派的法门,封住他们身体的修为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三人立即对视一眼,脸上现出骇然之色,畏惧的看着二人。

    看着三人畏惧的样子,牟依嘎却是轻轻的“呲”了一声,习昊却是面色平静,看了旁边的牟依嘎一眼,才继续说到:“可是,经历了刚才一番,习昊突然现,世间还有很东西让习昊眷恋,故此习昊也还不想死。你们不过是想知道进入阴阳谷的方法,我可以告诉你们。”

    说完,他又朝牟依嘎看了一眼,然后抬头望着天空,向着某处略略的点了点头,说:“谢谢前辈点化,习昊明白了。”

    血欲宗三人听得习昊说可以告诉他们进入阴阳谷的方法,由于他们起初并没有听到那声叹息,所以习昊接下来的行为就让他们有些不解了,疑惑的向着远处看去。

    好像是相应习昊的话,天空中立即传来一声略带哽咽,好像有些有气无力,但却清晰无比的声音。“好”那声音虽然显得有些有气无力,但是却让人产生一种心灵的震撼,久久的在山林间飘荡。

    血欲宗三位长老立时大惊,慌忙的想四周看去找寻声音的来源。

    “你们不用找了”那声音还是那样有气无力,但是却没有了那种荡人心魄的力量。看来那声“好”,应该是在这声音的主人心神激荡的情况下出的。

    血欲宗三人,当下更加惊骇,那太上长老立即朝着空中一抱拳。“前辈~~~”话还还没完,就被打断了。

    “你们三个走吧,这对男女,老身煞是喜欢,并且这少年和地上躺着的那位和老身还有些渊源。”

    血欲宗三人立时眉头紧皱,暗中这人能声与自己等人对话,而自己等人又找不到其所在,明显其修为绝不是三人能抗衡的。思虑半晌,那太上长老才一咬牙。“走”

    血欲宗三人走后,习昊牟依嘎立即觉得身上一轻,身上的禁制瞬间被开了。

    “你们直往北走,见到一个开满七色小花的山谷,进入谷中,就可以见到老身了,带上那个地上昏迷的青年一起过来吧,老身也很想见见你们。”声音还是那样有气无力,可是这次其中却包含许多慈爱的成分。

    习昊略略一愣,走到昏迷的陈清面前,现他只是受了一些震荡,当下也松了一口气,略略的帮他推宫活血一番,然后喂下了一颗伤药。

    不久陈清也悠悠的醒来。

    卢仝城,司徒家府内。

    “你真的决定要出去寻找那习昊?”司徒月辰坐在一张金边楠木椅上,拿起手边的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对着站立一旁的司徒梦瑶说到。

    “是的,那习昊曾经救过女儿一命,现在他身死不明,女儿自当前往寻找,看有什么能帮得上忙不。”司徒梦瑶脸上却是一脸的决绝。

    司徒月辰脸上却露出些沉吟之色,“可是当前,血欲宗~~~”

    “我想女儿身为司徒家族的人,那血欲宗应该不敢为难女儿吧,况且爹爹早先不是也有让女儿和习昊一起游历的意思吗?”

    见梦瑶如此坚决,司徒月辰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好吧,这两天就先好好准备准备,过两天才上路吧。”

    看着梦瑶远去的背影,司徒月辰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脸上露出一种复杂的神色,悠悠的叹了口气,起身向着密室走去。

    习昊三人一直往北而行,一直走了二十几里的路程,还是没现那声音中描述的开满七色小花的山谷。

    牟依嘎心中一阵迷糊,侧着头,疑惑的看着习昊,说:“你说那前辈是不是搞错了,不是向北走,而是向西走或者向南走啊。”

    听得牟依嘎的胡言乱语,习昊一阵好笑,轻轻拍了拍她的额头。“你以为前辈那样的高人,也是和你一样的小迷糊啊?继续往前走吧。”

    牟依嘎却是撅着个小嘴,嘟哝到:“你别老是打人家头好不,本姑娘原本是天才,都快被你打成白痴了啦。”

    看着牟依嘎撅着个嘴的样子,习昊又忍不住打趣到:“不打你头,打你那里啊?打屁股?”

    牟依嘎却脸一红,“大坏蛋,哪里都不准打,不理你了啦。”说完,也不理习昊和陈清二人,径自飞身而起,急朝着正北方向飞去。

    习昊苦笑一声,拉起陈清临空飞起,朝着牟依嘎追去。

    三人大约又飞行了二十里左右的路程,却听耳边那个有气无力的声音有传来。“你们方向偏了一些,你们现在向正西方向行走,再有几里地的路程,就能见到老身了。”

    三人立即调整方向,向着正西方向飞去。

    看着眼前巨大的山谷,牟依嘎不由张大了嘴。

    整个山谷开满了一种不知名的七色小花,其间还有许多兰花、百合、芍药、等星星点点的点缀其间。山谷周围还被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缤纷多彩的山谷在雾气的笼罩下,多了几分迷蒙,更给人一种飘渺不似人间的感觉。

    愣了半天,牟依嘎才回过神来,欢呼一声,向着那些花跑去。习昊立即大惊,伸出手去,想将牟依嘎拉住。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

    “小姑娘既然喜欢这些花,想采点就让她采吧,反正这些花,没人采,过些日子也都枯了,两位公子可直接往前行,会看到一个小茅屋,可在院中先自行休息,老身还有点事,稍后便出来与几位相见。”

    虽然牟依嘎采花的行为有些不礼貌,但是此间主人都如此说了,看着兴致勃勃的牟依嘎,习昊也不好去扫她的兴。没再去理会,和陈清直接往前走去。

    二人在院子中坐了好一会,才见牟依嘎蹦蹦跳跳的向着习昊二人走来,她头上已经多了一个花环,似乎她对那种七色无名小花特别偏爱,头上的花环全是由那种七色小花编成。

    牟依嘎跑到习昊面前,晃了晃头,向习昊问到:“漂亮吗?”

    “姑娘也喜欢这种七色花啊。”习昊还没说话,一个慈祥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三人扭头看去,却见一个一身黑色宫装,长及曳地,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的妇人,正微笑着向着三人走来。

    牟依嘎立即蹦蹦跳跳的跑上去。“是啊,这七色花,好漂亮哦,谢谢婆婆。”

    见牟依嘎叫自己婆婆,那妇人也是一呆,慈祥的看了牟依嘎一眼,才佯装生气似的说:“我有那么老吗?”

    牟依嘎一听,有点急了,急急的说:“我是觉得你很亲切,就向我婆婆一样,不是说你老啊,你可别误会啊。”

    那妇人却是微微一笑。“婆婆逗你玩呢,你肯叫我婆婆,我开心还来不及呢。”说完,伸出一只手搭着牟依嘎的肩膀向着习昊二人走去。

    习昊陈清二人也早已起身站立在一旁恭候,将妇人走过来,立即快步迎上,上前躬身一行礼。“晚辈习昊(陈清),见过前辈。”

    “两位不必如此客气,还请坐。”说着还优雅的伸出一只手,朝二人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几人坐定,那宫装妇人才开口说:“两位公子,修炼的黑天一门的法决吧。”

    习昊陈清却是一愣,呆了一阵,才齐齐说:“晚辈修炼的是吠舍金身决……”

    那宫装妇人却是轻轻的“哦”了一声,有些忧伤的说:“是的了,你们应该只是得到了他留下的法门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武炼巅峰
偷香高手
无上崛起
医品宗师
九天剑主
重生之最强剑神
重生之最强人生
无敌天下
征战诸天世界
超级怪兽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