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一章 旻天被窃

    过后几天,习昊好久都没见过天风门的师兄弟,当然是要一一拜访。牟依嘎跟着习昊,现似乎这些天风门的弟子也蛮好玩的。久违的玩心露了出来,她也就玩了个不亦乐乎。可是她是玩开心了,众天风弟子却是苦不堪言,被其捉弄得苦笑不得。

    习昊在天风门这几天,青阳子自然是每天都要来看习昊等人,当然也会顺手做些“美味”给三人品尝。牟依嘎起初本觉得这些东西的味道不怎么样,可连吃了几次,也渐渐的喜欢上了这样的菜式。

    在习昊三人上山后的第五天深夜,鹄鸣山上的人或者已经入睡,或者在修炼,浩淼星空之下,整个鹄鸣山沐浴在一层清辉之中,静悄悄的,不时传来一声鸟叫虫鸣,却更衬显鹄鸣山的幽静。

    牟依嘎刚刚睡下,却听一声大吼传来。“何人竟敢夜闯我鹄鸣山。”随后就是一声震天巨响传来,整个鹄鸣山立即热闹了起来,各小屋的依次被点亮,众人纷纷从屋子中走出,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赶去。

    牟依嘎赶到现场的时候,天风门的几位长老也相继赶来,却见青玉子脸色苍白的站在一旁,习昊脸上的脸色也不好看,嘴角也溢出一丝鲜血。一条黑色人影却快的向着远方掠去。

    习昊也立即飞身而起,向着人影追去,牟依嘎立即也想起身追去,可是却猛的听到习昊喊到:“牟依嘎你先留在此地,若三日之后,我未回,你可以根据同心蛊的感应来带着陈兄来找我。”

    牟依嘎一想以自己的修为,也追不上习昊和那人的度,当下也就放弃了追击的想法。

    看着远去的习昊和那人的度,天风众人知道自己是追不上了,也就没有跟着追去。

    过得一会,天风门众长老尽皆到齐,众人也纷纷询问起事情的经过来,青玉子这才将事情经过讲出。

    原来青玉子只是偶感心浮气躁,出来走动走动,却现一个鬼鬼祟祟的黑衣人影,当下立即大喝,不想那人影却突然出手,并且修为高得出奇,还好距离此地最近的习昊及时赶到,救下了青玉子。

    众人立即纷纷议论起来,还是青玉子识得大体,立即叫众人查看天风门有何异常没有。大家也立时醒悟过来,四下散开在鹄鸣后山四处查探。

    过得一会,却听大殿后面的某处密室门口传来一声惊呼。

    众人立即循声赶去,天风门众长老一见密室门口的情形,立即是面色惨白,失魂落魄。

    牟依嘎一看,却见整个密室的用特殊玉石做成的大门,被人不知用何种手段,击成了粉末,可见来人功力之高,天风门内却是没人有这种修为。

    牟依嘎心中十分疑惑,虽然来人修为高强,可是却不至于让众人如此表情啊。正在疑惑间,却听青玉子仰天一声长叹,随后竟然放声大哭起来。

    “前几天,习昊回来,就带会消息,说天风门内还有其它门派的人,这人也在谋夺旻天太乙决,我已经够谨慎了,立即将旻天太乙决移来此处,谁想竟会有如此高人出手啊。”

    说着,青玉子还放声大笑起来,状若疯狂。口中还喊到:“我一个小小的天风门,竟然让如此多的高人惦记,真是我天风门的荣幸啊,哈哈哈~~~~”

    众人虽然心中悲伤,可是见青玉子如此情况,也是急忙劝解开导。一旁的太上大长老玄鹤却突然面色苍白,口角溢出一丝鲜血。状若疯狂的青玉子,见玄鹤此变,也立即安静了下来,急急询问其情况。

    玄鹤却是一声长叹,抬头望着无尽的夜空,喃喃的说到:“真的是老了,真的是老了,~~~~”

    众人一阵好劝,玄鹤才回过神来,对着众人萧然的一笑。“我没事,只是晚间行功的时候,气入了岔道,受了点轻微的内伤,此番生这种事情,又忍不住心神激荡,伤势也更加重了一些。”

    天风门的众人开始了焦急的等待,等待追击那潜入者的习昊的归来。

    血欲宗总坛内。

    妖媚的四长老轻轻的揉着北野断岳的肩,皱着眉头,眼中有些担忧。“宗主,我们还这样对付那习昊,恐怕大屿三派的人~~~”

    北野断岳也是叹了口气,“我已经将情况禀报了上去,可是迟迟没有回音,如果我们不行动,以后上面追究起来,我们也是麻烦啊。倒不如,现在赌一把,如果真的能得到进入阴阳谷的秘密,大屿三派的人来了,大不了我们进阴阳谷就是,如果能得到旻天太乙决,解开其中秘密。”

    说到此处,北野半堂脸上露出些狰狞之色。“哼哼~~,到时候我血欲宗就是第一修行门派,什么四魔殿~~~”

    四长老也是悠悠的一叹,说:“现在也只好如此了。”不过其眼珠却不停的乱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鹄鸣山上。

    在众人的等待中,第一天过去了,山下没有任何消息,众人均有些浮躁起来,青玉子和两位太上长老还算平静,不时的安抚着众人。

    两天过去了,青玉子和两位太上长老也有点坐不住了。

    三天过去了,习昊还是杳无音信,青玉子、青阳子、两位太上长老急急找到牟依嘎,想让其通过本命蛊感应下习昊的情况。牟依嘎只是留下了句,“习昊现在还没事。”即带着陈清匆匆下山而去。

    牟依嘎二人沿着同心蛊指引的方向前进,虽说通过同心蛊感应到习昊现在还活着,可却不能知道习昊的具体状况,牟依嘎心中也是焦急万分,路途中还不时的抱怨陈清走得太慢,陈清也是满脸愧疚。

    由于陈清的度不快,牟依嘎二人经过七天的时间,才来到二人的目的地。

    看着眼前这个小小的山谷,感觉到同心蛊传来的欢愉,牟依嘎知道习昊就在这山谷中,看了下周围的环境,比预想的情况要好,原本牟依嘎以为习昊是被人抓去了,可现在看来不是,她心中也不由松了口气。

    进入谷中,二人现习昊正盘坐在地,身上一阵雾气流转,有淡淡的银光在其间流动,二人知道习昊正在修炼,也没去打搅,站在一旁,静静的等候着。

    良久,习昊才张口吐出一口浊气,慢慢的张开了眼,站了起来。“你们来了?”

    看着习昊无事,牟依嘎心中欢愉,可是转眼之间却又有些恼怒起来,快步跑上去,一锤习昊胸膛,娇嗔的说:“喂,你很坏呃,明明没事,为什么不回鹄鸣山,也不给个消息,知不知道人家很担心你啊。”

    习昊却是一脸委屈。“不是我不想回鹄鸣山,也不是我不想给你们报信,只是我那天遇到了些事情,受了些伤,这几天,一直都在这里养伤。”

    听说习昊竟然受伤,牟依嘎急急在其身上上下打量一番,说:“你受伤了?现在好了吗?”

    看着牟依嘎关切的样子,习昊心中一暖,摸了摸牟依嘎的头。“傻丫头,没事了,我身上的伤已经基本好了。”

    牟依嘎神色也安定了下来,才一脸恨恨的表情。“怎么回事啊,是谁打伤了你。”

    习昊抬望天,这才慢慢的将那日的经过讲了出来。

    那日习昊下上之后,就朝着一个方向飞的奔行,由于急于赶路,习昊也没用元神去查探远处的情形,当他奔行到一个小树林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

    习昊急忙停下身形,展开元神向树林中探去。却现血欲宗的大长老、二长老和四长老正隐身在树林中,还小心的收敛着自己的气息。却不想习昊的元神强大,还是现了三人。

    就在习昊现三人的同时,林中血欲宗三人见习昊停下,立即知道习昊现了不对,当下三人也从树林中走了出来,那四长老咯咯一笑,朝习昊风骚的抛了个媚眼。“习公子,你和奴家还真有缘啊,我们又见面了。”

    看着眼前三人,习昊却是一皱眉头,想了一下,二话不说转身随便选了一个方向,开始飞逃。

    血欲宗三人没料到习昊会这么干脆,一见面,什么都不说,立即逃跑,还是大长老反应最快,扬手一道红光打出,向着习昊袭去,同时人也飞身而起,向着习昊追去。四长老和六长老也紧随其后,飞身追上。

    飞逃中的习昊感觉后面有东西袭来,想也不想,转身一个龙象印打出,人却借力反冲,往前没命的冲去。

    就这样,习昊在前面奔逃,血欲宗三人在后面追,还不是的打出法宝,干扰习昊的逃跑。也不知道跑了多远,习昊硬接了三人的法宝几次,内腑也受了些伤,体内元力也开始有些运转涩滞。终于被三人追上了。

    降落地面,大长老见习昊不再逃跑,知道他应该是受了些伤,当下神色也显得轻松起来。慢悠悠的朝习昊说到:“习公子,你这是何苦呢?只要你告诉我等进出阴阳谷的方法,并且帮我们取得旻天太乙决,我们自当以贵宾之礼待你。况且我们只要那旻天太乙决饿玉简,天风门大可将其中内容复制一份,然后将里面的内容摸去。”

    大长老苦口婆心,喋喋不休的劝说着习昊,习昊却是心中冷笑不已,冷冷的盯着三人不一言。

    血欲宗二长老见大长老劝说无效,心中也大为恼火,可是这进出阴阳谷的方法必需要习昊说出,他也深怕习昊来个宁死不屈,当下也一压心头怒火,说:“习公子,告诉我们阴阳谷进出的方法对你本身并没有什么损失,况且以现在天风门的势力,旻天太乙决,在鹄鸣山,只能是让天风门怀璧其罪,给天风门带来灾难啊。”

    ps:只说五个字:求、求、求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纯阳武神
永恒圣帝
天骄战纪
白袍总管
不灭武尊
超级神基因
最强狂兵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汉乡
超品巫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