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章 重返鹄鸣

    二人来到,牟依嘎也是一愣,迟疑了一下,才跑上去。“吉叔叔、乞颜叔叔,你们怎么才来啊,牟依嘎被坏蛋欺负,你们也不管。”说着还惺惺作态的用手背擦着眼,好像是在抹眼泪一样,可同时还不是的眯着一只眼,偷瞄面前的二人。

    看牟依嘎这般作态,二人也是一阵无奈,其中一人又好气又好笑的说:“好了,谁欺负你了等会叔叔帮你报仇,在叔叔们面前就不要这样了吧,小滑头。”

    牟依嘎一听,立即伸了伸舌头,低着头说:“被叔叔看出来了啊。”二人均是哈哈一笑,摸了摸牟依嘎的头,同时说到:“你这个小丫头,真拿你没办法,好了,我们还是先去见见习公子吧。”

    习昊也是立即上前行礼,二人也如宗天行一般,不肯受习昊之礼,连忙将下拜的习昊扶起。

    其中一个面色有些苍白,但却不失英俊,两道浓眉如利剑入鬓,看起来大约三十岁左右,书生模样的人,抢先开口说到:“老夫鬼灵宗乞颜拓峰见过习公子。”

    宗天行也慢步走到三人身边。

    “不知三位前辈何以会得知,我等在此?”一阵寒暄之后,习昊才开口向三人问到。

    乞颜拓峰还没开口,后面的牟依嘎立即跳了出来,一脸的得意。“哼,这可是我的功劳哦。”

    看着牟依嘎得意的样子,一旁的宗天行立即开口说到:“是啊,就数我们牟依嘎嘴聪明了。”说完就将牟依嘎和习昊两人分手之后,就立即找到了圣灵教分坛,将自己和习昊的经历,以及以后的行程都告诉了分坛弟子,让其将消息传回大屿的事情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宗天行从怀中掏出一本已经有点黄的书籍,往习昊面前一递。“这书里面记载的是我大屿三派,共同研究出来的一些小技巧,像用元神之力解除本身禁制这样的法门也记载在其中,我想对公子或者有些用处。”

    一番推辞,习昊最后实在推脱不过,也只得收下,扭头一看旁边的陈清,有些歉然的说:“这次连累了陈兄,可惜现在还是不能解开陈兄身上的禁制。”

    乞颜拓峰三人闻言看了陈清一眼,脸上现出些犹豫之色。想了一下,三人对视了一眼,才由乞颜拓峰开口对习昊说:“其实这位公子身上的禁制我们也可以解开的。”

    习昊却是一愣,“不是说大屿只有解除自己身上禁制法决吗?怎么……?”一旁的牟依嘎也是好奇的看这三人。

    乞颜拓峰却是呵呵一笑,“你应该是听牟丫头说的吧。其实我大屿三派之人也能帮别人结束身上的禁制,只是需要三人合力而已,并且必需是各派一人。只是这陈公子……”说到此处,乞颜拓峰脸上却现出沉吟之色,迟疑了一下,没有再说下去。

    习昊一听,脸上立即现出些焦急之色。“只是什么?难道对这法门,对施法之人有什么损伤吗?”

    “这倒不是,解除一个化神中期修者所下的禁制,对我们来说还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这陈公子……”说到此处,乞颜拓峰却是一转身,对着陈清说:“陈公子身上修为的禁制,我们可以解开,可是公子身上的另一种禁制却应该是某种独门手法,老夫等人也无能为力,还望陈公子好自为之,不要叫习公子失望才是。”说完还颇有深意的看了陈清一眼。

    陈清听得却是脸色一变,立即对着乞颜拓峰三人躬身一拜,“晚辈谨记前辈教诲。”

    乞颜拓峰三人也不废话,三人立即站成一个三角形,将陈清围在其中,只见以三人身体为中心,三种不同颜色的波纹辐散开来,周围的天地灵气也随着流动起来。不一会,只见陈清面色一松,三人也慢慢的收了功。

    习昊看到三人帮陈清解开禁制的情形,习昊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脑海中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是什么事,当下也就皱着眉头沉思起来。

    乞颜拓峰解开陈清的禁制之后,立即转身向习昊说到:“习公子,要不要我三人一并也将你身上的禁制解了啊。”

    习昊的思考立即被打断,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多谢前辈好意。有了自解的法决,我想我应该能够解开我身上的禁制,也可以当做一个练习。”

    乞颜拓峰听习昊如此一说,脸上却是现出了赞许之色。一旁的牟依嘎这时也像想起了什么,开口问到:“乞颜叔叔,那个血欲宗大长老说的什么四魔殿是什么东西啊,很厉害吗?”

    旁边一直未说话的宗天行却是一声冷哼,“四魔殿算什么,不是怕引起大屿和出云国内地佛道魔三道修者大战,我们早就灭了那血欲宗了”

    说到此处,他也略略的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到:“那血欲宗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其实整个出云国的魔道修者都受到隐魔殿、欲魔殿、秘魔殿、暗魔殿,这四魔殿的控制,只是各自所属不同罢了。这血欲宗有了上次西门半堂的教训,还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对付公子,想来是受了背后欲魔殿的指使。”

    从来没听说过这四魔殿,也大感好奇,可是听到竟然是欲魔殿指使血欲宗的人如此对付习昊,也感到十分气愤,当下捏着小拳头,一脸恨恨的表情。“这么说来,我们的敌人就是那欲魔殿的人了。”

    宗天行却是默默的摇了摇头。“原本这四魔殿是同等的存在,各自控制这一些魔道势力,可是不知什么原因,这欲魔殿却渐渐的没落了,虽然表面上他还是控制着血欲宗等魔道势力,可是其本身却早已经被其它三家势力所渗透了,所以真正在背后下命令的是谁,却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一定是其它三魔殿的某一殿。”

    被人在背后暗算了,却找不到敌人是谁,这让牟依嘎十分郁闷,了半天牢骚,习昊几人也是一阵打趣。过的一会,习昊才开口向宗天行三人说起自己遇到青松的事情。可当习昊刚要说出青松口中所讲秘密的时候,乞颜拓峰却打断了习昊的话,还向陈清看了一眼。

    习昊略略一愣,却是毫不在意,将青松的话原原本本的讲了出来,并说自己想回一趟鹄鸣山。习昊这一番举动,陈清看在眼里,脸上虽然没什么变化,心中却翻起了滔天巨浪。

    在前往鹄鸣山的路上,习昊才想起为什么乞颜拓峰三人,在给陈清解开禁制的时候,会给自己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是因为三人在给陈清解开禁制的时候,用的是元神之力,却引起了天地间灵气的流动,这与自己在施展恒河大手印的时候,想要虚影能汇集周围的灵气增加威力,元神之力会大量流逝,似乎有着某种联系。

    习昊这时才想起,但三人已经离去,也没办法向三人请教元神之力的应用,也只好将希望寄托在宗天行给自己的那本秘籍上,也决定由时间一定要好好研究研究那本秘籍。

    六日之后,习昊、牟依嘎、陈清三人出现在了鹄鸣山后山山门。天风门众人前些时间,听说习昊被血欲宗追杀,正暗自感到焦急。青玉子一听到禀报说习昊三人来到了后山山门,立即亲自飞赶来。

    一行几人进入大殿坐定,青玉子立即想习昊询问了近来的一些状况。习昊也将除了遇到清松的事情以外,尽数禀报。

    一番闲话家长之后,习昊神色一整,说:“师伯,此次弟子等人上山,其实是有要事要禀报。”说完却住口不再,继续往下说。

    青玉子老于世故,一见习昊的举止当然知道,习昊的意思,看了殿内左右弟子一眼,立即带着习昊向一间密室走去。牟依嘎对这样的事情没什么兴趣,当然也就没跟着进去,而是自己出去游玩去了,陈清也不好参与别人门派中的事情,也就随着牟依嘎一起离去。

    牟依嘎二人游走于,鹄鸣山后山之间,陈清看着兴致勃勃的牟依嘎,老是一阵阵的失神,等回过神来,眼中却又闪出一种复杂的光芒,脸上也现出些痛苦的表情。可惜一旁的牟依嘎只顾抓小鸟,追猴子根本没注意到。

    一进入密室,习昊立即向青玉子禀报了遇到青松的事情。听完习昊的叙述,青玉子一阵沉思,立即走到门口叫了两弟子去请青阳子和两位太上长老。

    青阳子见到习昊当然是欣喜异常,一阵寒暄之后,众人坐定,习昊立即将遇到青松的前后经过,再一次详详细细的叙述了一番。众人此时对那群抢走青松元婴之人的身份,却是失去了兴趣,注意力全被集中到青松的话上来了。

    习昊说完,众人均是皱着眉头,一阵沉默。

    过得许久,青玉子才开口说到:“这门中还有其它门派弟子的事情,暂时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不过对于旻天太乙决的事情,我们却可以做两件事情。”

    “那两件事?”众人一听,立即看着青玉子。

    青玉子喝了口茶,继续说到:“第一、将旻天太乙决中的内容复制一份,以备万一,第二、对外传出消息,说旻天太乙决被盗。”

    青玉子说完,密室中安静了好一阵子。过得许久,太上大长老玄鹤,才抚下颚上不多的胡须,说:“嗯,不错,青玉心思慎密。不过这怎么传出旻天太乙决被盗的消息却是要好好商议一番。”

    众人立时纷纷出谋献策,商议良久才拟定一条可行方案出来。可是青玉子等人却要求习昊,对于牟依嘎和陈清也要保密。并言及并非不相信二人,而是牟依嘎天真率直,怕她什么时候不注意说漏了嘴。

    对于青玉子等人的请求,习昊心中虽然有些意见,可是也不好驳斥,当下也点头答应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尊上
蛊真人
万古天帝
逆鳞
茅山捉鬼人
秦吏
大魏宫廷
万古神帝
逆天邪神
我的1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