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八章 旻天之秘

    习昊刚走到门口,青松却突然开口叫住了他,急急的说:

    “你回去告诉师父,就说旻天太乙决不只是一部修炼法决,那玉简本身还是打开某处的一把钥匙,牵涉到一千五百年前,天风门雄踞第一修行门派的资本——一件奇特的神器。”

    习昊一听,心中猛然一惊,正想说点什么,那青松却是显得很急迫,也不理会习昊的反应。继续说到:“要想得到神器还要找到藏神器之处才行,至于藏宝之地所在,请师父他们在天风门的典籍中寻找。另外,天风门中还有其它门派的人存在。”

    感觉到那个孙长老离此地越来越近,习昊本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可时间却不容他再耽搁。当下向着青松一抱拳。“消息我会带到的,师叔好好保重,一有机会,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救师叔出的。”

    习昊回到房中,立即重新乔装成那个满脸虬髯的紫脸大汉。

    王云贵带着那孙长老走到关押青松的客房门前,立即一侧身。“孙长老,那青松就在这里面,不过他嘴却是硬得很,死活不肯说。”说着他还一伸手,对那孙长老做了给请的姿势。

    那孙长老也没客气,直接抬步向屋内走去,可一到屋门口,老看见房中情形,他脸上的颜色立时变了。

    王云贵见孙长老脸上神色有异,心中疑惑,扭头立即朝屋内看去,只见屋中两个看守的弟子,双双的躺在地上,看那样子是早已气绝。看到这一幕,他立即被吓得脸色苍白,结结巴巴的说:“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孙长老却并不理会王云贵,立即将元神散开,瞬间将整个客栈方圆一里的范围笼罩在其中。王云贵也不敢打搅孙长老,只是急忙跑上前去,检查青松的情况。还好青松并无异状,他当下立即略略的松了一口气,也没去管按两个死去的弟子。

    过得半晌,那孙长老也将散开去元神收了回来。王云贵也不敢出言询问,只是恭恭敬敬的站立在一旁。

    孙长老此时脸色也缓和了下来,看了一眼旁边战战兢兢的王云贵,说:“算了,这事不怪你,来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走得无影无踪,还没留下一丝痕迹,应该是个高手,就算你在此地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其实他却不知道,造成这一切的人根本没走,只是他的元神之力不如别人,没察觉到别人的存在而已。

    听得孙长老如此一说,王云贵心中立即安定了下来,躬身说到:“谢长老宽宏大量,不罪之恩,属下以后一定小心办事。”

    孙长老一挥手。“现在先不说这些了,先看看那两个弟子的死因吧。”

    王云贵躬身应了一声,立即走到那两个弟子尸体旁,小心的查看起来,可是看了半天,他却是越看越疑惑,最后竟然呆呆的站在那里,低头沉思起来。

    “怎么了?他们是怎么死的?”旁边的孙长老,王云贵检查两个弟子的死因也要这久,立时有点不耐起来。

    听得孙长老问话,王云贵立即回过神来,答到:“属下只是觉得这两弟子死得有些蹊跷,这两名弟子好像都是元神直接被击散而亡的,属下实在想不出除了大屿三教,还有那个宗派有这样的法门,可是这事怎么会和大屿三教撤上关系呢。”

    孙长老一听,脸色也是一变,走到两具尸体之前仔细的看了看,随后又皱起了眉头。过了半晌才脱口而出:“习昊。”

    王云贵脸上也立即现出恍然之色,不过转眼之间,他又眉头紧皱,说:“不是说这习昊被封住了修为,失踪了吗?怎么会在此地出现。”

    “具体情形我也不知道,不过如果此时真的是那习昊所为,事情就有些麻烦了,明天还是赶快将这青松送回总坛吧。”孙长老也是沉吟了一阵,摇了摇头。

    孙长老元神散开之时,习昊心中也是一阵紧张,可是他却现那孙长老的元神之力似乎比想象中要弱了许多,根本不可能察觉到自己,当下心也就放了下来,也不再去管孙长老那一群人,只顾低头思考起来。

    习昊脑海中一直盘旋的都是青松的话,他实在想不出那究竟是一件什么的神器,为何一千五百年前,天风门只凭一件神器,就可以稳坐第一修行门派的位置。

    他也明白如果天风门能顺利的得到那件特殊的神器,天风门就可能由此而强盛起来,可是匹夫无罪,那件特殊的神器也可能给天风门带来灭顶之灾。

    考虑良久,习昊决定先到阴阳谷外和牟依嘎两人会合,然后暂不进入阴阳谷修炼,直接到天风门将旻天太乙决的事情告诉青玉子,让他拿主意。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怎么亮,客栈才刚开门,习昊就拿着包袱上路了。王云贵等人,在习昊走后不久,也押着青松战战兢兢的上路了。

    阴阳谷外,牟依嘎正用忙了个不亦乐乎,不停的用诱蛊香抓捕阴阳谷外雾气中的毒虫。和习昊二人分手之后,她找了个圣灵教的分坛,说了下自己和习昊的遭遇之后,马不停蹄的向着阴阳谷赶来。

    由于她的修为未被封,故此她的度比习昊二人快了许多,她到达此地之时,习昊二人距离此地都还有相当一段距离。

    来到此地已经有八天的时间了,通过同心蛊之间的感应,牟依嘎知道习昊正向着这个方向靠近,估算下时间,估计还要过些日子才能到达这里。等待中的她也没闲下来,时刻不忘她的修炼大计,不停的诱捕毒虫让她的本命蛊吞噬,有了大量的毒虫做养料,牟依嘎的本命蛊进化的度也是飞快。

    十天的时间很快的过去了,陈清已经先行到达了阴阳谷外和牟依嘎汇合了,可是习昊仍然还未到达,牟依嘎不由有点心急起来,立即通过同心蛊感应习昊的位置,现他正慢慢的向这边靠近,估计还有两天时间久能到达,心中才略略安稳了些,继续指挥她的本命蛊吞噬抓来的毒虫。

    两天之后,牟依嘎祭起同心蛊,感应到习昊已经很近了,估计已经进入梵卡鲁山脉,她立即收拾了下东西,欢喜的进入山脉中,想个习昊一个惊喜。

    正在山林中穿行的习昊,猛听到背后传来明显经过伪装的吼声:“那小子,不准动,你的死期到了。”

    习昊心中一惊,不过转瞬之间又笑了起来,因为他颈间的项链中,那只同心蛊传来了欣喜的信息,那牟依嘎应该就在附近,在联想到那吼声的蹩脚伪装,习昊立即断定身后的人应该就是牟依嘎。当即佯装恐慌的样子,口中喊到:“牟依嘎大王饶命,小的以后不敢了。”

    猛的转头身去,却见牟依嘎撅着个嘴。“一点都不好玩,你怎么知道是我,我并没有感觉到元神的波动,如果你是用了元神查探,这么近,我一定可以感觉到的。”

    习昊微微一笑,将项链中的那只本命蛊招出,牟依嘎立时明白了过来,刚才她也感应到了同心蛊因为靠近同伴而传出的欣喜信息,可是她却因本人太高兴而忽略了。

    “吓”习昊的计划失败了,牟依嘎不由嘟哝着嘴,有些使小性子的指着那只同心蛊骂道:“你啊,你啊,都是你?~~~见到同伴而已嘛,得瑟什么劲。”

    “走吧,我还有事情跟你说,对了陈清兄弟来了吗?”习昊看得那可爱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牟依嘎无趣的挥了挥手中起初被用来当做剑的树枝,说:“两天前就来了,现在正在山脚等你呢。”

    两人下山的路途中,习昊将遇到青松的事情全盘的告诉了牟依嘎,并说自己想暂不进阴阳谷,等把消息传递到天风门,看青玉子怎么安排再说。

    牟依嘎听完也是紧皱这眉头,经过上次的事情,她是急切的想要提升实力,可是习昊口中的那个奇特的神器,貌似对她也有巨大的吸引力。想了半天,牟依嘎也决定先随习昊上鹄鸣山看看,反正提升实力也不急在一时,她可不想自己进入阴阳谷中,而习昊在外却杳无音信。

    刚到山脚,二人却见陈清也因等不及,自己寻过来了。三人一阵笑谈之后,习昊正想将自己不打算进阴阳谷的事情告诉陈清,让他自己选择是进谷还是和自己两人一起上鹄鸣山。习昊却突然感觉不对劲,眉头一皱,元神立即散开去。

    元神一散开,习昊立即惊骇的现,自己等人竟然已经在血欲宗之人的包围之中,并且好像这次血欲宗的人还出动了四个长老级的人物。阴阳谷口也由一个长老带着许多弟子把手这,看样子是防止自己等人逃入阴阳谷中。

    感觉到包围圈不断的在缩小,习昊眉头紧皱,脑中飞快的盘算着该怎样逃离。

    看着习昊的样子,牟依嘎大感奇怪,说:“怎么了。”

    一时之间,习昊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听得牟依嘎问话,只是轻轻的一叹。“看来我们被血欲宗的人包围了,他们的包围圈正不断的在缩小,看来很快可以找到我们了。”

    牟依嘎一听,也是大为焦急,急急说:“那我们赶快向着阴阳谷那边冲吧,进了阴阳谷我们就安全了。”

    习昊却是苦着个脸。“他们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况,排了个长老驻守在谷边,就算我们冲到了谷边,那些人略略的一阻挡,其他的人很快就会赶到,我们是没机会进去的,而在谷外,我们是躲不过那几个化神期长老追捕的。”

    牟依嘎一听,也是面若死灰,陈清脸上也是极为难看。众人正在愁,却听远处传来一个极为娇媚的声音,“那位就是习公子吧。”

    习昊等人扭头看去,却见远处一个妖娆女子带着一群红衣人,正飞快的朝着这边飞来。

    女子身穿一件薄如蝉纱的浅绿色衣服,里面曼妙的身材若隐若现,引人遐思。一降落地面,就腰肢一扭一扭的向着习昊等人走才,走到离习昊三人不远处,停了下来,对着三人微微一弯身,说:“敢问这位玉树临风的公子可就是习昊习公子。”说完还对习昊抛了个媚眼,神态妩媚之极,荡人心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近身狂兵
剑来
奶爸的文艺人生
超级神基因
龙血武帝
凌天战尊
超级兵王
都市超级医圣
秦吏
帝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