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七章 路遇青松

    牟依嘎也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说:“要不,我们回大屿城吧,请师父他们出手,对付血欲宗的人。”

    习昊却是摇了摇头。“不行,不能一有点事,就去麻烦几位前辈,再说,就算我被血欲宗的人抓住了,只要我没说出进阴阳谷的方法,他们是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也是,可惜我大屿的法决,却没有能帮人解除身上的禁制的,不然我们也可以去找师傅他们帮你解除禁制。”牟依嘎想了一想,觉得习昊说得也有道理,可是想到自己大屿的法门,不能帮人解除身上的禁制,她也有些懊恼。

    习昊虽然有三种秘术的秘籍,可是大屿还有很多其它小秘技,并不在这三种秘术记载之中,所以他现在实际上对大屿的法门,还是不太了解。听牟依嘎如此一说,习昊不由大感好奇。问到:“那大屿的人,如果被人制住,那应该怎么办啊?”

    看着习昊好奇的样子,牟依嘎也是一愣,不过一想就了然了,知道习昊现在对大屿的一些秘技还不太了解,当下解释到:“我大屿有一种秘术,可以用自己的元神之力,引动本身潜能,解除身上的自己身上的禁制,可惜却不能作用于别人,所以我们被别人禁制住的话只能靠自己,不过如果是元神被禁制的话,我们倒是有解除的方法。”

    习昊一听,顿时也就明白过来,大屿的法门全是修炼元神的,对于这样身体禁制可能研究得少些。

    正在习昊思考的时候,又听旁边的牟依嘎悠悠的叹了口气。“可惜师父教我这种解除禁制的法决的时候,我身体的修为很差,最多相当于修道之人的筑基期左右,就算被人禁制了也没关系,我也没做理会。所以现在我也不会,不然我还可以教你,以你元神的强大,很容易解除你身上的禁制的。”

    习昊也没在意,微微一笑。“我身上的禁制以后再说吧,既然我们不去大屿,你又想去阴阳谷修炼,那我们不如就约定一个月后,在阴阳谷外汇合吧。”

    说完,他对牟依嘎大咧咧的性格,还有些不放心,还一脸严肃的向牟依嘎叮嘱到:“记得出去之后,要乔装潜行,即使别人用元神查探你的本来面目,可你的元神也不弱,也应该可以避过,还有不要随便脾气,和人动手暴露了行踪。”

    看着习昊那一脸严肃的样子,牟依嘎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竟然出奇的没有出言反驳,只是低着头,轻轻的说了句“知道了。”

    习昊几人却不知道,他们这一乔装潜行,消失在众人眼线之中,却是引得天下大哗。

    修行界中,一个修行不到六年的小人物——习昊的名字也开始在修行界中流传开来:以一己之力击杀血欲宗副宗主,两位血欲宗长老前往追捕,却是一死一重伤。

    一向行事低调的大屿三派之人,最近也开始活动频繁起来,四处奔走寻找习昊和牟依嘎,若不是牟依嘎的元灵石没事,众人据此推测习昊也没事,估计大屿三教之人,早就冲到血欲宗总坛,将其灭门了。

    修道各大门派、修佛各大宗门、修魔的其它教派也纷纷对血欲宗,这种不遗余力,去对付一个修行不足六年的修者的做法,表示强烈的谴责。并且纷纷派出弟子在外行走,打探习昊等人的下落。

    一时之间,血欲宗是四面楚歌,北野半堂现在正躺在一张巨大的象牙床上,手指也轻轻的在旁边四长老丰腴的身躯上慢慢滑动,可其内心却并不是向他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平静。

    面对当下局面,他是无力解决,已经于两天前将现在的形势禀报了上去,可是两天过去了,上面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他现在也是忧心忡忡。

    “宗主,你说那习昊究竟有什么秘密,能引起如此大的风波。”旁边的四长老,伸出白藕般的玉臂,轻轻的绕在了北野半堂的项间。

    北野半堂微微的摇了摇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事情既然是上面授意的,我已经将当前的情况禀报了上去,他们应该会有办法处理吧。”

    似乎被北野本堂轻柔的手指,拨弄得有了些反应,四长老嘤咛一声,轻声喃呢:“既然如此,那宗主也就不必烦心了,嗯~~~”北野半堂的手指无意识的滑到了她某些敏感的位置,让她轻轻的嗯了一声。北野半堂见她那杏目含春的样子,一团火焰也在心中升起~~~

    出云国某处密室,一个有着一撮雪白山羊胡子,却满头黑的紫衣人来回走了两步,转头对旁边的灰衣人说:“你去告诉北野半堂,叫他放心,那些人是不会真的动手的,让他继续按照原来计划行事,去告诉了他之后,马上回来,我还有事情叫你去办。”

    血欲宗密室内,北野半堂听了灰衣人的传达,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心情大好的走出了密室。

    一日之后,出云国某处密室,灰衣人恭立在一旁,轻声的说:“大殿主,我已经将大殿主的话,传达给了北野半堂。”

    那大殿主脸上也露出了些笑意。“哦,好,这事你做得不错。”他眼中却突地闪过一丝狠厉之色,“那你也可以去死了。”说着随手屈指一弹,一团紫色的火焰立即从其之间飞出,极其缓慢的向着灰衣人飞去。

    灰衣人看着眼前慢慢靠近的紫色火焰,眼中现出恐惧之色,瞳孔不断的放大,可是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焰靠近,什么也做不了。

    火焰临身,灰衣人眨眼之间就化为一团飞灰,飘散在空气之中,连元婴也未能逃脱,瞬间化作了尘埃,永远的消失了。

    习昊下山和牟依嘎二人分手之后,乔装成一个满脸虬须,身材魁梧的紫脸大汉,往东南方向绕了一圈,才向着阴阳谷方向赶去。

    这一日,来到了出云国东南境内的一座小城之中。他现在金身决的修为被封,一连行走了几日也感觉困倦异常,来到这小城之中,自然是要找个客栈休息一下。

    一进客栈,习昊便小心的将元神散射开去,将整个客栈小心的探查了一遍,并没有现有修行者的踪迹。当下也安心的要了间客房准备休息一晚再走。

    入夜,习昊正盘坐在床上,修炼着灵咒之术,却突然感觉到有修行者向这边靠近,他立即小心的将元神朝那群人伸展过去。还好,那群人的修为并不搞,最高的也就是元婴后期那样子,一行人的元神都并不强大,并没有现习昊的窥探。

    这一行人共有七人,其中一个元婴后期的修者却是精神萎靡,被两个修者架着赶路。却听另一个元婴后期的说到:“青松,你这是何苦呢?你现在元婴被封在这具躯体之中,想死也死不了,就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何苦让自己受苦呢?”

    那人竟然也叫青松,习昊心中一惊,却不知道那人,是不是就是在鹄鸣山被抢走元婴的那个青松,当下也就更小心的听下去。

    那青松闻言,却是一阵冷笑。“王云贵,你就别瞎费工夫了,我青松在天风门和血欲宗的夹缝之间活了一百多年,也够了,早已经腻味了,死我都不怕,还怕其他什么,再说我如果是说了,你们能让我活?”

    习昊当下立即是大惊失色,原来此人真的就是天风门过去的长老青松。看来那群紫衣人抢夺其元婴,就是为了他脑中的秘密。习昊脑中立即飞快的盘算起来。

    正在思考间,那几人已经来到了客栈门口。几人进得客栈,立即要了几间客房住下。

    虽然这青松背叛了天风门,可是从其临死前的忏悔,习昊也了解到,其实他也是在两种身份间不停的挣扎,并不是为了利益而出卖天风门的,其本身也是活得十分痛苦的。故此习昊对他也并没有什么怨恨,更多一点的反而是同情。此番见其落得如此地步,习昊也有了将他救出的想法。

    估计了一下自己当前的实力,习昊觉得凭着灵咒之术和鬼将之术,应该可以对付那六个修者,略略的计较了一下,他准备晚点众人休息之时,再将青松救出,问明其缘由。

    夜深人静,习昊觉得用现在的形象去面对青松,可能并不能取得其信任,并且就算失败了,也不会暴露现在的装束。当下也就除去了伪装,恢复了本来面目,准备去除掉那几个修者,再将青松救出。

    正在习昊准备动手之时,那王云贵却带着其他三名弟子,走进关押青松的那间客房,对那两个看守的弟子说:“刚才我接到传讯,说是孙长老有事路经此地,也要来看看这青松是何等倔强。我们现在去迎接,你们好生看着他。”

    习昊现在修为被封,当然也不想引起大风波,对方修为最高的王云贵要离去,他当然是求之不得,当下也暂缓了行动,静待王云贵的离开。

    王云贵刚一离开,习昊立即走到关押青松的那个房间,推门而入,看守的两人,一见有陌生人进来,正准备开口喝问,不料,习昊身上飞快的飞出一个巨大的阴影,一分为二,向着二人袭去。

    两人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被灵鬼侵入元神,瞬间将其元神吞噬。

    一旁的青松,见是习昊,心中也是大惊,可是看到眼前之人的神通,他又不敢肯定这是不是,真的是那个天风门的记名小弟子。当下疑惑的问到:“阁下是……?”

    习昊却一抱拳,“青松师叔,此地不是说话之地,还是赶快离开此地吧。”

    那青松却摇了摇头。说:“他们在我身上下了禁制,无论我走到哪里,他们都可以找到我的,你快走吧,那个孙长老就要来了,他可是化神中期的实力。”

    习昊正准备说什么,却突然现有个有着化神期实力的修者,正向着这边靠近,还好,他自己的元神远比那修者强大,所以那修者并没现他,只是和另外几人,慢悠悠的向这边走来。

    当下他也一皱眉头,想了一想。对青松说到:“那师叔保重,弟子后面再想办法营救你出去。”说完转身向外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不灭武尊
混沌剑神
放开那个女巫
茅山捉鬼人
帝霸
最强狂兵
万古天帝
人道崛起
武道大帝
全职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