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一章 大战西门

    那西门半堂此时也是怒极,看着眼前的习昊,他不由想起,如果不是这习昊的出现,那玄明不会有挣脱禁制的机会,那自己早就应该得偿所愿的回血欲宗了。

    此番习昊又当着众人的面向自己挑战,更让他怒火中烧,仰天一阵狂笑,“看来老夫真的是老了,一个只修行了六年的后辈也敢向我挑战了。”

    习昊却是一皱眉头,喝道“闲话少说,今日习昊就要用你之血,祭奠我天风门死去的同门。”说完立即飞身而起,一个印决立即朝着西门半堂打去。

    见着空中袭来的龙象虚影,西门半堂眼中现出不屑之色,也不出手,只是祭起一个护身法宝,任其攻击,看那样子应该是想好好奚落习昊一番。

    而场中众人也是一脸疑惑。习昊打出的法决虽然不弱,足有元婴后期修者的威势,可这西门半堂却是化神中期的修为,习昊既然敢挑战,应该不至于如此弱才对啊。

    空中的习昊见一击无效,手中印决不停的打出,一个个龙象虚影和**虚影不断的向着西门半堂袭去,可西门半堂仍然只站在那里不动,任凭习昊攻击着自己护身法宝所形成的红色护罩。

    习昊密密麻麻的攻击,看起来威势倒是不过,每一个虚影飞过,都带起一股强烈的气流,吹得众人衣襟飘飞,天风门广场周围的树木也迎风摇曳起来。可西门半堂的护体红光却是不动如山,如此密集而声势浩大的攻击只是让其泛起一阵涟漪。

    西门半堂也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口中还不停的奚落,“怎么?黄口小儿,就这点本事?老夫就是站着让你打,好像你也不能把老夫怎样吧。”习昊却是不管不顾,只顾着继续闷头攻击。

    渐渐的,西门半堂也感到有些不耐烦了,飞身而起,伸手向着习昊抓来。

    西门半堂这虚空一抓,习昊立时感觉自己身体被一种沉重的压力束缚起来,心念一转,一团巨大的阴影立时从身上飞出,向着迎面而来的西门半堂飞去。

    这次习昊放出的灵鬼,却没像上次对付血欲宗众人时那样分成几个小灵鬼,其身上所带的强烈的凶煞之气和幽冷气息,让西门半堂也不敢轻视,不得不停住身形,应付飞来的灵鬼。不过手上也没放弃对习昊的攻击,而是变抓为拳,向着习昊轰击而出。

    西门半堂一停下身形,习昊立即觉得身上的束缚一轻,立即往旁边一闪。

    “嘭~~~~”一声震天巨响传来,西门半堂的攻击没有打到习昊身上,却落到了天风门广场上。一阵尘土飞扬,无数的小石块被卷上半空。广场周围一些羸弱的树木竟然被西门半堂一击所带出的飙风连根拔起。

    还好在,由于二人要决斗,天风门早就将修为地下的弟子遣入了禁地中。不然只此一击,就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受到波及身亡。

    习昊避开西门半堂的攻击,立即手印一起,一个巨大的**虚影立时出现在半空中。不过这次却和前面出的有些不同,这次的虚影出现后,并没有立即向着西门半堂攻去,而是停留在空中,慢慢的旋转着,周围的天地灵气也随着**的旋转,疯狂的向着虚影移动,那**也渐渐的有了实质化的倾向,散出一种沉重的压力。

    远处的西门半堂,见此异变,也顾不得对付灵鬼,手一扬,一道红光,立即向着还在转动的**打去,一声巨响传来,习昊立即口中一口鲜血吐出,而半空中的**虚影也轰然散去,一股强烈的气流立即爆出来,周围观战的一些金丹后期的高手也被吹得身形不稳,还好观战的司徒月辰等高手反应快,立时放出一层透明的护罩将众人护住,才使得众人无伤。

    地面上的一些巨大重逾百斤的大青石竟然也被卷得飞起老高。广场周围的树木更是惨遭灭顶之灾,多数被吹得拦腰折断。

    习昊口吐一口鲜血之后,不由眉头一皱,知道自己的攻击需要蓄势一段时间,可自己的灵鬼却好像不能有效的阻止西门半堂,忽然他灵机一动,心念一转,立即将灵鬼召回。

    见习昊召回灵鬼,西门半堂也是一愣,不过他也没多想,立即向着习昊袭来。可突然之间,那灵鬼又从习昊身上飞出,西门半堂不由冷冷一笑,心想又来这招,转瞬之间,他却现有些不对,这次的灵鬼身上似乎还带着一种诡异的力量,好像是大屿的灵咒之术所特有的诅咒力量,不由他不凝神小心对付起来。

    西门半堂开始对付灵鬼,一旁的习昊又再次的打出金刚轮印,巨大的**虚影慢慢的在空中转动,周围的天地灵气也疯狂的涌入,快流动的灵气带起的气流吹得远处的古木也摇摆不定。

    看着一旁渐渐凝实的**虚影,感到那种沉重的压力,西门半堂心中焦急,可是也毫无办法,灵鬼的纠缠让他脱身不得,几次分神想去攻击那**,可却差点灵鬼和诅咒之力趁机侵入。

    空中的**已经成型,可是众人却只是感觉到一种沉重的压力,很纯粹很纯粹压力,只有压,而没有威。

    通常别人的法宝或者法决打出是力威同时具备。巨大的力量一般都会带着一种威势,可是习昊的印决给人的感觉却只有一种沉重的压力。

    见虚影已经成型,习昊立即收回了灵鬼,**向着西门半堂当头罩下,仰头看着空中压下的虚影。

    西门半堂想要做些什么,可是沉重的压力却让他动弹不得,那沉重的压力似乎要压垮一切,压倒万山一样。感受到这种压力,西门半堂不由弓起了身子。当那**虚影快到他头顶时,又慢慢的旋转起来,**一转,西门半堂顿时觉得当头的**似乎要碾碎一切,碾碎虚空和自己。

    他心中不由升起一种绝望,一种无奈。仰天大叫一声,“老夫不甘啊”

    转瞬之间,西门半堂的身体被碾碎,化成一阵血雾,其元婴也未能逃出,瞬间被搅得粉碎。

    此时,场外的各大宗门的人也陷入呆滞之中,身在场外,他们的感受虽然不如西门半堂那样真切,但是**上那种巨大压力他们还是能感觉到的。还有**一转动,那种似乎要碾碎一切……

    六年的修炼,就能杀死化神中期的北野半堂,众人尽皆沉默了,偌大一个广场,一时之间变得静悄悄的,只剩下呼啸的风声。

    过得一会,还是牟依嘎抢先打破了沉默,一声欢呼,跑了过去。“哇,习昊你好厉害哦。”不过她却现习昊好像有些不对,只见他红着脸,有些尴尬的停留在半空也不下来。

    牟依嘎不由心中一阵疑惑,朝习昊喊到“你快下来啊。”

    谁知习昊却尴尬的朝她笑了笑,扭头看着那巨大的**。“我……我不知怎么收起它。”

    众人一听,立时有种想要昏厥的感觉。习昊考虑了半天,最后无赖的摇了摇头,只见他手中法印一结,那巨大的**慢慢的升起,向着高空中飞去,渐渐脱离了众人的视线。

    空中一阵巨响传来,众人只觉周围灵气一阵动荡,至于到底生了什么,却并不清楚了。

    大家心中刚松了一口气,突然间习昊却面色苍白,从半空中落下。牟依嘎大吃一惊,立即飞快的跑过去将习昊接住,却被习昊将其压倒在地,快的翻身爬起,她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和抱怨,立即检查起习昊的状态来。

    过得半天,牟依嘎才松了一口气,从储物袋中拿出一颗金色药丸喂入习昊口中。

    旁边的青阳子见牟依嘎的神色,知道习昊没事了,立即开口向牟依嘎问到:“牟姑娘,习昊这是怎么了?”

    牟依嘎也是一皱眉头。“他是元神之力应用过度,元神受了些损伤,我已经给他吃了药了,现在没事了。不过奇怪的是,他明明是用炼体法决在和那坏蛋打架,怎么会元神运用过度呢?”说完也不理众人,只顾坐在地上,冥思苦想了起来。

    旁边的司徒月辰等人,听牟依嘎如此一说却是眼睛一亮闪过一丝异彩。

    习昊一连昏迷了三天。

    出云国境内,某处密室,一个身材消瘦,颚间一缕白髯垂胸,可却有着满头乌丝,让人看起来觉得有些不伦不类的奇怪人物,在密室中来回的踱步,口中还不停的喃喃自语,“法决是越来越像了,可他究竟是偶然的得到了法门,还是真的和他们又什么关系呢。哎,现在各方都是一味的安抚示好,这不行啊,还要有人来做恶人才行啊,可是我是不可能直接出面,要找个别人不知道和老夫的关系的才行啊。”

    司徒家族密室,一个鹤童颜的老者望着头上的天花板,喃喃的自语:“看来一味示好也不行啊,还需要有人做恶人,才能知道更多啊。哎,还是等等吧,有人会忍不住的。”

    祁连家族密室……

    单于家族密室……

    郝连家族密室……

    天风门内,昏迷了三天的习昊悠悠的醒来,却见牟依嘎趴在自己的床头睡着了,不由伸出手,爱怜的摸了摸她满头的秀。不想牟依嘎却并为睡熟,一感觉有动静立即抬起头来,见习昊醒来,立即高兴的说:“你醒了?”

    习昊轻轻的点了点头“辛苦你了。”

    牟依嘎却嘴一撅,不满的说:“你也知道啊,你个大懒猪一睡就睡了三天,对了,那天你明明是用炼体法决和那坏蛋打架,怎么会元神之力损耗过度呢?”

    习昊却也是皱着眉头。“我也不知道,当我按照那种感觉施展金刚轮印的时候,只觉得元神之力飞快的在流逝。”

    “习兄,你醒了。”一个带着一丝惊喜的声音传来,习昊二人扭头一看,却是陈清走了进来,当下也热情的招呼起陈清来。

    天风门的人和各方领也听说了习昊醒来的消息,纷纷向着习昊居住的地方赶来。等他们来到的时候,习昊、牟依嘎。陈清三人已经是笑闹成一团。

    司徒月辰看到陈清和习昊二人融洽的相处,心中也是一亮。

    ps:今日将四更,晚间九点左右,还有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都市奇门医圣
重生之2006
尊上
绝世武魂
飞剑问道
异能小神农
官梯
神藏
永恒圣王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