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九章 退入禁地

    青玉子话语刚一落,其身后一个天风弟子立即脱口而出“掌门我们不走,誓与天风共存亡。”随后一个个的天风弟子也跟着喊出“掌门,我们不走……”一时间此起彼浮,在鹄鸣山后山之上飘荡。

    青玉子和几个天风长老以及三大太上长老一时无语,含着泪,转身默默的看着激动的天风众弟子。

    感受到长老们的目光,天风弟子似乎受到了某种鼓舞,竟然同时整齐划一的喊到:“各位长老师祖……”嘹亮整齐的声音直透天宇,在鹄鸣后山各山峰之间飘荡回响,余音久久不息。

    一旁的西门半堂不知道是气极,还是被这种声势所感染,仰天一阵长笑,“好,好,好一群天风弟子,既然如此老夫今天就成全你们吧。”说完举起手,轻轻一挥,其身后的一群红衣人,立即祭出法宝向着天风门众人打去。

    一时间,血雨纷飞,奇怪的是,喊打喊杀的声音此起彼伏,断肢残臂也随处可见,却从未听到一声哀嚎。

    战斗中,许多天风弟子眼看敌不过,就将被捉,却是纷纷自断经脉,自尽而亡,广场中的尸体越堆越多,被单方面屠杀的天风弟子却从未有一人退缩。

    看着场中一面倒的情形,看着自己弟子胸膛中喷散出来的血液在空中飞舞,青玉子几人老泪纵横,双目血红,祭起法宝向着红衣人冲去。半空中顿时法宝伴随血花飞舞,交相辉映,是那么耀眼,却又显得悲壮。

    眼见大势已去,几个天风长老也准备自爆金丹元婴,可天风的众长老似乎都得到了优待,一个长老都是两三个同等级的高手对付,连自爆的机会都没有,纷纷被活捉。

    战斗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漫天飞舞的各色法宝都纷纷被收回,飘荡在空中的血雨也掉落地面,在暗青色的青石地面上印出朵朵凄美的血色斑点。

    天风门众长老尽皆被活捉封住了修为,一些没来得及自尽的天风弟子也没逃过被抓的命运。被血欲宗聚集在一起的天风众人,此时眼中已经看不到悲伤,只是呆呆的看着天空,眼中却是一片空洞与绝望。

    习昊三人,刚到鹄鸣山脚,就看见后山法宝乱飞,心中立即大惊,飞快的向着后山奔去,可是一到大殿广场,看到的却是乱七八糟的天风门众弟子的尸体,和一旁被封住了修为聚集在一处的天风众人。三人立时呆在了那里。

    一见习昊,西门半堂却是眼睛一亮。“你就是习昊吧,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今日老夫也就顺便将你也拿下吧,北野断岳没用的东西,老是说什么不能用强,要慢慢来,老夫倒是不信了。”

    说完,他又看了习昊旁边的陈清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说到:“北野断岳那老东西真的是越来越不中用了,竟然能让你逃了,老夫今日实在是收获颇丰啊。”那神情,完全没将习昊几人放在眼里,好似几人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一般。

    随着西门半堂的一挥手,几个红衣人立即祭起法宝向着习昊三人冲而来过来。牟依嘎一声清喝,几只银色蛊虫立即从身上飞出。

    沉浸在悲伤中的习昊这时也会过神来,一挥手,刚刚炼成的灵鬼立时祭出,一个巨大的阴影立即从身上飞出,阴影一飞到半空中,立即分成几团小阴影向着袭来的几人迎去,而他本身也没闲着,飞身而起,向着来人袭去。

    陈清却好像是被人遗忘了一般,呆呆的站在那里,没人理会他,看了空中争斗的众人一会,还不能凌空飞行的他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慢慢的走向被制住的天风门众人。

    血欲宗的人知道陈清的修为,看着他走向天风门之人,也没有理会,只是不屑的看了一眼。血欲宗的人却不知道,陈清由于修炼了金身决,虽然境界仍然是相当于融合后期,但其实际实力却勉强可以和金丹后期的人一比了。

    走到众人面前,陈清开始检查天风门几位长老身上的封印,天风众长老身上的封印都应该是元婴后期高手所下,陈清实在是无能为力,只得依次再检查其它弟子身上的封印。

    一旁的习昊、牟依嘎和血欲宗的人的战斗,此时也进入到了白热化状态。牟依嘎的蛊虫吞噬了两个血欲宗之人的元婴,而习昊的灵鬼分化成的七个小灵鬼,却无声无息的分别进入一个血欲宗人的身体之中,被灵鬼侵入的血欲宗人立即神色大变,抱着头颅在一边哀嚎,那哀嚎让一旁的人听了,也为之心惊胆战。

    习昊本人战斗的状况却更是诡异,只要被习昊近身的血欲宗人,立即会觉得身上修为瞬间被一种诡异的力量封住,失去了抵抗力,然后被习昊随手一个印决干掉。

    渐渐的,血欲宗的人现不能靠近习昊,当下纷纷飞散开来,在远处用法宝对习昊轰击。

    习昊现在的咒术修为还不够,凭空动的咒术影响的范围还比较小,血欲宗的人散开之后,他的咒术也就没了作用。不过习昊也并不慌乱,一个个法决打出,和飞舞而来的一个个法宝开始了硬碰。一时之间,竟然斗了个旗鼓相当。

    在一旁观战的西门半堂却失去了耐性,口中喊了一声“废物”,立即伸出一只手,向着习昊抓来。

    西门半堂的动作十分迅,习昊反应过来的时候,西门半堂离他很近了。并且同时他还现,自己的诅咒之术似乎对西门半堂的影响极小,他心中立即一惊,一道金刚轮印朝着对方打出。

    西门半堂也是随手一挥,一股劲风从袖间涌出,和习昊打出的**虚影撞在了一起。

    “嘭~~~”的一声,虚影立即破散,习昊也被打得飞起老远,而这时一个血欲宗的人法宝也飞快的向着习昊袭去,已经受伤的习昊眼看就要无法抵挡,饮恨当场。

    一旁的牟依嘎见此情景,立即吓得魂飞九天,疯似地向着习昊奔去,一把将他抱住,用身体挡住了原本是打向习昊的法宝。

    “噗~~~”牟依嘎口中立即喷出一口鲜血,人也昏了过去。温热的血液洒在习昊脸上,习昊立即呆掉了,反手将昏迷的牟依嘎抱在怀中,傻傻的看着她,慢慢的降落地面。

    一旁的西门半堂似乎对自己的一击很有信心,觉得习昊应该是失去了抵抗能力,也就没再行出手,而血欲宗的人见西门半堂出手之后便没了动作,一时也愣在了那里,搞不清楚是出手好还是不出手好。

    掉落地面的习昊,看着怀中生死不知的牟依嘎,一颗血肉之心阵阵刺痛,牟依嘎平时刁蛮可爱的样子在眼前浮现。慢慢的,他觉得心口越来越疼……

    “啊~~~~~”一声低沉的吼声从,又像在莫苍山神秘宫殿中那次一样,习昊只觉心中一股暴戾之气升起,神智渐渐迷糊。

    “带他们进入禁地”在习昊渐渐失去神智之时,耳边却突然出来一声暴喝。习昊猛的一个激灵,人顿时清醒了过来。

    扭头一看,原来是天风三大太上长老中修为最高的玄明,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解开了身上的禁制,犹如天神一样的站了起来,随手一挥将天风众长老身上的禁制全部解开。

    “师叔(弟)”天风门众长老立即惊呼,看着玄明身上冒出淡淡的红色气雾,天风众长老虽然不知道玄明是怎么解开自己身上禁制的,但是他们却明白玄明做了什么。

    听见众人的喊声,玄明却是大喊一声“快走,我只能挡住他们一会,难道你们真的要我天风门从此断绝吗?”

    习昊此时也突然明白了过来,这玄明应该是将自己的元婴和元神燃烧起来,当下也顾不得悲伤,抱着昏迷中的牟依嘎飞快的向着天风门众人飞去。

    天风门众人也是一脸的悲愤,向着禁地走去。

    眼见天风门众人退去,血欲宗的众人也动了,可玄明却像天神一样挡在那里。西门半堂这时心中也暗暗急,手一挥,一道红色光华向着玄明打去。

    玄明却只是祭起一个护身法宝,就对袭来的红色光华不管不顾,只是疯狂的出手阻挡想去追击天风门众人的血欲宗弟子。

    玄明本来就是天风门中修为最高的,本身实力已经极为接近化神期,此番一燃烧元婴和元神其身上透出出来的威势,直逼化神中期的高手,不顾性命的阻挡血欲宗众人的追击当然不存在什么问题。而西门半堂本身也只是化神中期的修为,也无法对现在的玄明做到一击必杀。

    在僵持中,时间慢慢的流逝,玄明身上的威势渐渐的弱了下去,回头看了一眼天风门众人离去的方向,现天风门的人已经走得无影无踪,玄明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此时西门半堂却是怒不可遏,一见西门半堂身上的气势弱了下去,立即打出一道红色光华向着玄明袭去。看着眼前暴怒的西门半堂和急飞来的红光,玄明脸上的笑意更浓,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红光掠过,玄明的身体立时化成了粉末。可是他死前,那个令血欲宗众人心颤的微笑,却在血欲宗众人眼前飘荡,久久不散。

    过得半天,血欲宗的一老者才回过神来,略略思考了下,向西门半堂问到:“西门宗主,他们进入了禁地,我们要继续攻击禁地吗?”

    西门半堂也是叹了一口气。“天风门的禁地天下闻名,没有地仙境界的修为万难破开”说到此处,他却是一声冷哼。“我们就在此守候,他们的长老可以辟谷,但是多数弟子却不行,我倒要看看他们能坚持多久,有多少个玄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万古天帝
帝霸
重生之最强人生
神藏
官梯
大王饶命
诸天投影
永恒圣王
最强医圣
电影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