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八章 天风遭劫

    习昊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伸手一推旁边的陈清和牟依嘎,口中大喝一声快走,一式金刚轮印打出,巨大的**虚影呼啸着,向那还未出威力的金色云团飞去,一阵巨大的声响传来,那金色云团只是剧烈的波动了几下,就恢复了平静,习昊却觉得当胸一股巨大的反震力量传来,口中立时吐出一口鲜血,身体也凌空飞起,重重的摔落地面。

    习昊一落地,牟依嘎立即了疯一样的飞冲了过去,一把将他抱在怀中。

    陈清也随后赶到,见牟依嘎去呆呆的抱着习昊不动,立即伸手拉了拉她,牟依嘎这才回过神来,立即抱着习昊向着远处飞快的逃窜。

    见三人逃去,云山之中又传来一声低吼,那金色云团眼见又要化作雷电向着三人袭下。远处却传来一阵悠扬的笛声,笛声一起,那金色云团立即停止了变化,在空中停留了一阵子,才渐渐的消散在了空中。

    那褐色云山也慢慢的飘回那清澈的湖面上空,向着湖面上落下,融入湖中不见了。

    牟依嘎陈清二人却没暇去思考那金色云团怎么还没化作雷电劈来,也没留意那悠扬的笛声,只顾带着受伤昏迷的习昊亡命的奔逃。

    血欲宗总坛大殿之上,血欲宗宗主正坐在一张金色的大椅上,面上露出些思考之色。陈建峰垂着两手恭敬的立在一旁。

    “得叫他抓紧点,都这么长时间了还一点消息都没有,下次传消息给他的时候要告诫他一下。”坐在椅子上思考了半天的血欲宗宗主,突然开口对旁边的陈建峰说到。

    陈建峰立即恭敬的额。“是,属下会记得的,不过那西门副宗主他……”

    血欲宗宗主嘴角却露出一丝冷笑。“哼哼,他自己要找死,也怨不得别人了,他以为拉拢了几个长老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平时我倒是让着他几分,这次是他自己找死,也怨不得我了。“

    说到此处,那血欲宗宗主却是略略的停顿了一下,又冷笑了一声,说:“不过也到了该给那些长老摊牌的时候了,该叫他们知道谁才是血欲宗的宗主。你去把几个长老和东方副宗主都叫来吧,就说我有关系到血欲宗生死存亡的事情跟他们商量。”

    陈建峰领命而去,那血欲宗宗主却望着大殿天花板,喃喃的说:“天风门,这次你们倒是帮了老夫一个大忙啊,西门半堂啊,西门半堂枉你一世聪明……”说完嘴角还一丝得意的微笑。

    陈建峰办事还是蛮有效率的,不一会的功夫,血欲宗六位长老和那东方副宗主尽皆到达血欲宗大殿。

    一来到大殿,那六大长老中的大长老立即一拱手,说:“不知宗主召老夫等前来有何要事啊。”

    那血欲宗宗主却是轻轻的一抬手,不以为意的说:“众位长老、东方副宗主,来坐下说话。”

    众位长老和那副宗主皆是一脸疑惑,看宗主神色轻松的样子,好像没什么紧急的事情,却又如此急迫的将自己等人叫来。想到此处,众人心中也是有些不满。一入座,众人均用有些气愤的眼神望着血欲宗宗主,那眼神好像是在说,今天你如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我跟你没玩。

    那血欲宗宗主也是老于世故,一见众人的表情,当然知道众人心中在想些什么。当下也是微微一笑,朗声说到:“诸位,本座北野断岳也不是没事找事的人,此番如此急迫的请诸位前来,确实是有关系我血欲宗生死存亡的大事。”

    见着北野断岳那一脸诚恳的样子,众人心中稍微平静了些,可却不知道他要讲的究竟是什么大事能威胁到血欲宗的生存,在他们的记忆中,最近似乎没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生,故此还是一脸疑惑的望着北野断岳。

    北野断岳也不焦急,拿起旁边的茶杯,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才慢慢的说到:“我想诸位应该知道最近西门副宗主的动向吧。”说完还用眼角瞟了瞟众人的神色。

    众人一听,心中更是疑惑,六大长老中的六长老最是性急,抢先开口说到:“西门副宗主不是去找天风门报那丧子之仇去了吗?这和我血欲宗的生死存亡有何关系?”

    北野断岳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说:“哎,西门副宗主此次的行为确实太过冒失了,我也派人劝过他几次,他却是一意孤行,正因为他的一意孤行,可能让我血欲宗覆灭啊。”

    众人一听,却是大惊失色。一向稳重的大长老也不禁开口说到:“宗主未免有点危言耸听了吧,那天风门不过是个没落的小门派,灭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就算他们和司徒家族有点关系,我想司徒家族也不会因为一个没落的天风门,对我血欲宗大动干戈吧。就选司徒家族大动干戈,我想天魔门、欲仙宗等魔门道友也不会坐视不理吧。”

    对于众人的疑惑,那北野断岳也没再解释什么,而是从袖间拿出一张不知道什么材料做成的玄色纸片,递给旁边的一个血欲宗弟子。“众位先看看再说吧。”

    几位长老和那东方副宗主,将纸片传阅了一遍,脸色尽皆大变。

    北野断岳收回了纸片,才慢悠悠的开口说:“诸位以为此事该当如何啊。”

    那六长老却是微微的叹了口气。“我想此事宗主应该早有了计较了吧。老夫等你也不是不时大体之人,还请宗主做主吧。”其它几位长老也纷纷表态。

    见众长老妥协,北野断岳也不失时机的说:“既然诸位长老和东方副宗主如此信任本座,那此事就由本座来处理了,到时候需要各位长老和东方副宗主出面的时候,还望支持啊。”

    几位长老也是一脸灰白,齐齐对着北野断岳一拱手,说:“到时但有需要,请宗主吩咐一声。”说完几人相继告辞而去。

    几人走后,那北野断岳却在大殿内放声大笑起来。

    笑声刚一落,却听耳边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妾身恭喜宗主了”

    北野断岳扭头一看,却是那四长老去而复返,正轻移着莲步,一扭一扭的向着他走来。“哦,原来是四长老啊,四长老去而复返,不知所为何事啊。”

    那四长老却是妖媚的一笑,嗲声嗲气的说:“妾身确实有些事情想向宗主请教,不知宗主可愿意赐教啊。”说着,还朝北野半堂抛了两个媚眼,那姿态真是撩人心魄。

    看着四长老那妖媚的样子,北野断岳也是淫邪的一笑。“那此地不是说话之地,不如到我的寝宫中再详谈如何?”

    四长老闻言却是一扭腰肢,媚眼一抛,嗲声说:“嗯,宗主真是坏死了。”见得四长老的媚态,那北野断岳也是得意的放声一笑。拥着四长老向着寝宫走去。

    却说那日,牟依嘎陈清二人带着受伤的习昊从山中逃出后,就在附近找了个小镇,在一户农家找了间屋子住下,牟依嘎在昏迷的习昊床前守了一天,习昊才悠悠转醒。

    在农户家修养了八天,借助以往收集的灵药,再加上过去习昊在阴阳谷修炼的时候,身体中本就聚集了大量的药气,习昊的身体也就很快的恢复如初了。

    习昊恢复以后,三人也不敢再入那山中探查,直接取道西北,向着鹄鸣山进,过了几日,眼见快到鹄鸣山了,习昊不免心情愉悦,可是他却不知道,天风门正遭受大难。

    这日,一向平静,除了天风门的人以外,很少人会来的鹄鸣山后山之上,此时却聚集了许多血欲宗的人。

    天风门的众人也聚集在天风门会客大殿前的广场之上。

    伤势已经恢复的青玉子从众弟子中走出,朝着半空中的红衣人一抱拳,说:“西门副宗主,我天风门和你血欲宗素无瓜葛,此番如此兴师动众的前来,所谓何事啊。”

    半空中的西门半堂也不废话,直接冲着青玉子恶狠狠的说:“青玉子,我也不和你废话,此番老夫前来是要报杀子之仇,灭你天风门的。”

    青玉子却是一皱眉头。“杀子之仇,西门副宗主,我看这其中有些误会啊,我天风门上下无人识得贵公子啊,并且我想西门公子也应该是修为高绝,凭我天风门弟子的实力应该伤不了贵公子吧,副宗主是不是搞错了?”

    西门半堂却是一脸悲伤。“实话说了吧,那被你们所杀的青松实际就是我儿,他于我的关系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可怜我儿到死都还不知道他的身世,老夫也还没听他叫过一声父亲。”说着,一代巨魔眼中竟然有了莹莹泪光。

    听说青松竟然是西门半堂的儿子,青玉子也是大吃一惊,脑海中念头急转。“哦?原来青松就是贵公子,不过那日贵门之人不是将青松的元婴抢回了吗?何来身死一说啊。”

    西门半堂听青玉子说青松的元婴被血欲宗的人抢走,也是一愣。不过转念一想,又立即朝青玉子大喝到:“青玉子,你休得花言巧语,信口雌黄,我血欲宗何时来抢过我儿元婴,就连他身死的消息,老夫也是近日才得知,不然何以让你们逍遥到现在?我也不与你废话,今日你等若交出旻天太乙决,我便留尔等全尸,不然今日非将你等生擒,血炼七七四十九天不可。”

    青玉子还未说话,旁边的玄鹤却站了出来,苍然一叹。“想我天风门一千五百年前是何等声势,不料今日却落到任人欺负的地步。西门宗主不就是想要旻天太乙决吗?我劝西门宗主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老夫等人来此之前,已将其放入禁地之中,不知道开启之法就算你得到了开启禁地的法宝,也是无法打开的。”

    玄鹤如此一说,旁边的青玉子知道今日之难是逃不掉了,当下也是一叹,朝西门半堂说:“西门宗主想取老夫等人性命,尽管施为便是,不过这鹄鸣山山上还有许多修为低微,甚至还未筑基的天风弟子,能否念在我等和青松多年相处还不错的份上,放他们逃生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永夜君王
神魂至尊
万古神帝
垂钓诸天
武炼巅峰
轮回乐园
我的贴身校花
绝代神主
九天剑主
征战诸天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