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五章 再遇陈清

    见对方动手了,早有准备的天风门众人也立即祭出各种法宝,天风门众人修炼的功法的属性却是各不相同,法宝上的光华也是颜色各异,对方的法宝光华却都是血红色。只是短暂的瞬间,五颜六色的法宝就和空中的那些带着红色光华的法宝交织在了一起,却是色彩缤纷绚丽之极。

    牟依嘎知道对付当前这些人,黑色蛊虫是没有用的,当下也顾不得威风,手一挥十几只银色蛊虫立即向着其中一人飞去。

    十几只银色的蛊虫迎面飞来,那人也是大吃一惊。一两只银色蛊虫他可以轻松应对,可是这么十几只,就不是他所能应付的了,正在起慌乱间,他旁边的两个还未出手同伴看到他的困境,立即飞了过来,三人和蛊虫立即陷入了缠斗之中。

    一旁的习昊见,也是猛吸一口气,手中法印急急打出,一个巨大的龙象虚影瞬间出现在半空中。虚影刚一出现,紫衣领立即动了,合同旁边的俩个紫衣人,三个红色的法宝立即呼啸着向着虚影撞去。

    数息之间,法宝就和虚影撞到了一起,习昊只觉得一阵胸口一闷,一阵血气翻涌,半空中的虚影也快散去,紫衣领和两同伴的法宝在空中也是一阵摇晃。一道暗红色的光影却飞的向着他腰间袭来。

    习昊心中一惊,立即凌空飞起,反手一个龙象印打出,那偷袭的的人似乎也没料到习昊反应会如此迅,一愣之下,自己的法宝已经和习昊再次打出的虚影撞在了一起。习昊再也压不住心中翻腾的血气,一口鲜血从口中吐出。那偷袭者的法宝也是光华尽失,咣当一声落在了地上。偷袭之人也是面色苍白,一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习昊正准备猛吸一口气,强行运转体内元力,正准备再给那偷袭之人一击,却猛的感觉到旁边一旁有东西向自己袭来,当下不敢迟疑,顾不得伤敌,只得迅的飞身离开,习昊的反应之迅让袭击他的两人也是一愣,不过却很快就回过神来,暗自感叹了下,迅的驾驭法宝向着他攻来。习昊回身迎敌,三人也陷入了胶着的缠斗状态,一时之间也分不出胜负。

    战斗也不知进行了多久,众人却听见耳边传来一声大喊“住手”。众人扭头望去,却见那天风太上长老玄鹤,被三个紫衣人擒住,神情没落,看样子应该是被封住了修为。

    天风门众人均是一愣,投鼠忌器,不敢再贸然攻击。紫衣人也纷纷收手,向着一边聚集。

    那紫衣领向着众人一拱手,平淡的说:“习公子、牟姑娘、各位天风门道友,我等确实无意与你们为难,这次只是为了取青松元婴。”说玩还慢慢的走向玄鹤,伸手取下其腰间的储物袋,在里面找了半天,将装有青松元婴的玉瓶取出,将储物袋重新挂在玄鹤腰间,伸手将玄鹤往天风门众人这边一推,然后朝着后面的紫衣人喊了声“走”。一群人纷纷向着来时的方向飞掠而去。

    天风门众人也顾不得离去的紫衣人,纷纷上前查探玄鹤的状况。玄鹤身上没有伤,只是修为被封住而已,玄清手指急点,将其封印解开,玄鹤却是一脸的落寞消沉,眨眼之间仿佛老了几十岁。

    一行人回到大殿之中,久久无语,过了半天,还是玄鹤黯然的说到:“今夜大家都累了,那些紫衣人也应该不会再回来了,大家先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说完后,轻轻的挥了挥手,示意大家散去,可是众人却都仍然坐在原地,没有动作。沉默了半晌,玄鹤叹了口气,默默的带头走了。

    玄鹤离开,天风门另外两位太上长老自然跟着离去,其余众人也纷纷散去。

    第二日,习昊和牟依嘎来到天风门大殿的时候,众位天风门长老除了玄鹤以外均已在座。

    牟依嘎二人找了个位置坐好之后,才听那玄清开口说到“昨晚的事情也不用我多说了,各位说说自己的看法吧。”

    安静了一阵子,一个长老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开口说:“众位师兄弟,两位师叔,我想当前应该搞清楚的有两个问题:第一、那群紫衣人是什么人,要轻松的元婴何用。第二、他们是怎么知道青松已然身死,只留下了元婴。”

    那长老话语一落,大殿中众人立即开始讨论了起来,最后多数人根据那群人所使用的法宝全带红色光华这点,来推断那些人应该是血欲宗的人,强抢青松的元婴也应该是为了将青松复活,至于他们是如何得知青松身亡的消息却不得而知。

    不过也有人持不同的看法,认为青松的身份一暴露,天风门和血欲宗已经撕破了脸,血欲宗的人即使要抢青松的元婴,也没必要再这样藏头露尾,另外根据青松死前所透露的信息来看,他身份暴露了回到血欲宗也是死路一条,血欲宗的人应该不回费这么大力气来抢他的原因,让他复活。

    讨论了半天也没有结果,玄清也只得吩咐众人以后多加留意,慢慢查询这件事情。然后让众人散去。

    天风门被袭事件后,习昊又在天风门呆了四天,在这四天中。青阳子也带着身上还有伤的青玉子找到了习昊,提出让习昊重归天风门的想法,可习昊考虑到自己当前所处的大泥潭,深怕给师门带来什么灾难,也就委婉的说出本身还有巨大的麻烦,不适合现在重归师门。青阳子和青玉子也是无奈只得由着他。

    分析了下当下的情况,习昊觉得找到梵天十二神和那神秘女衣女子的机会实在太过渺茫,自己当下的实力太差,现在应该将增加实力放在位,以便应付那十年后可能生的事情。

    决议既定,习昊立即向天风门诸人请辞,青阳子和青玉子本想多留他在山上住些日子,但想着下山历练对他的修行更为有利,也就不便阻难,只得在远处默默凝视着他和牟依嘎二人下山的背影。

    习昊知道,如果没有什么奇遇,自己要想在短时间内迅的将实力提升,只靠金身决的修炼是不可能的,不过他的元神因为小虫的原因比别人强大许多,若着重修炼大屿三教的法门,迅提高实力也并不是不可能。

    下得山来,为了将自己的灵鬼蕴养壮大,习昊就开始到处寻找凶煞之气聚集的地方。

    从一个黑气缭绕的山谷走出,习昊再一次失望的摇了摇头,从鹄鸣山下来之后,他们已经走过很多有名的凶煞之地了,每次习昊二人都是满怀希望的前往,可是每次都是失望败兴,那些所谓的凶煞之地,多数只是毒虫瘴气聚集的地方,少数地方凶煞之气也很浓郁,可惜却杂而不纯,对于灵鬼的蕴养并无太大好处。

    在山林中打了两只野鸡,生了些火,习昊一边烤着野鸡,一边思考着后面的行止,一旁的牟依嘎看着黄灿灿的野鸡肉直流口水。扭头看见牟依嘎的馋样,习昊不禁哑然失笑。二人现在的修为,吃食对于二人来说早已经不是必需的了,可这牟依嘎似乎对美食特别溺爱。

    将手放在牟依嘎头顶,轻轻的摇了摇,“小馋猫,真没见过你这样馋的修行者,真不知道你上辈子是不是饿死的,你也不怕吃成一只小胖猪啊。”

    牟依嘎却鼻子一抽,看了下自己身上,有些不满的说:“别人都说我太瘦小了,我倒想长胖点呢,可是怎么吃都长不胖~~~~”

    牟依嘎话还没说完,却听远处传来一身暴喝:“你这叛徒,你是逃不掉的。”

    二人扭头一看,却见一个衣衫破烂的青年正向两人这边急的奔来。

    “陈清?”待人影近了,习昊却现那衣衫褴褛,一脸狼狈的青年正是习昊当日在青虎镇遇到的陈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习昊是“偷”了陈清的金身决,故此他对陈清也一直有一种愧。见陈清这般状态,习昊立即开口问到:“陈兄,你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不是被血欲宗的人带走了吗?”

    看见习昊和牟依嘎二人,陈清也是一愣,正想开口说些什么,树林中却快的窜出几个穿着血欲宗服饰的红衣人,其中一个正是上次在凤鸣山被习昊打伤的陈建峰。

    习昊和牟依嘎的出现,让陈建峰也是一呆,随即朝着习昊一拱手:“习公子和牟姑娘也在此处啊,上次和公子有些误会,陈某在此向公子和姑娘致歉了。”

    习昊一皱眉头,正考虑着怎样开口,牟依嘎却双眼一瞟,大咧咧的说:“上次你们血欲宗赵宏的帐,我还没跟你们算呢,不过现在本姑娘要吃东西,没时间理你,哪凉快哪呆着去,等本姑娘吃完东西再和你们算账。”

    陈建峰却是一脸尴尬之色,沉吟了一下,才冷冷的说:“这陈清是我血欲宗的叛徒,还望习公子和牟姑娘不要插手,至于以往和二位的误会,我血欲宗自当寻得机会向二位致歉。若公子和姑娘要强行插手今日之事的话,陈某虽然不才,不是公子对手,但我血欲宗之上,三位宗主和六位长老以及三位太上长老,还望公子三思。”

    听了陈建峰的威胁,牟依嘎却是双眼一瞪,恶狠狠的说:“呵呵,吓唬本姑娘啊,告诉你,本姑娘是吓大的,趁本姑娘心情好,快给本姑娘走,不然的话。”说完,还示威的扬了扬拳头。

    陈建峰面色铁青,想了半晌,咬牙切齿的朝着习昊二人一抱拳:“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还望二位珍重,陈某告辞。”说完瞪了一眼旁边的陈清“今天算你运气好,不过你应该知道你是逃不掉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永恒国度
万古天帝
重生完美时代
寒门状元
乾坤剑神
逆剑狂神
人道崛起
不灭武尊
浪迹在诸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