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四章 紫衣夜袭

    几个天风门长老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青阳子。

    青阳子还未开口,牟依嘎却抢先说到:“笨啊~~”说完还背着手,得意的走到几人面前,“他们装成血欲宗的人围困,你们来到这里,肯定是先到习昊身边,这血欲宗的人非常在意习昊们如果你们当中有谁对习昊出手,那他肯定就是血欲宗的人了啊。”

    那青冥子却还是一脸迷糊“我并没有对习昊出手啊,为何将我制住啊。”

    青冥子话语刚一落,另外一位长老也出声说到:“对啊,老夫当时只是以为三位太上长老和二师兄血欲宗的人,对他们出手,为何也将我制住啊。”

    两人话刚一完,牟依嘎却鄙夷的看了二人一眼,说到:“出手了一定就是血欲宗的人,但是没出手,却不一定不是啊,或许内鬼奸诈没上当呢,再加上现场也需要有天风门的人啊,又怕你们对自己的同门师兄弟有了先入为主的看法,露出了马脚,只好将你们制住,在一边装死了。”

    旁边的青松一听,心中顿时一松,急忙开口说:“原来是这样啊,现在人都到齐了,话也说明了,众位师兄弟的禁制都解开了,也该将老夫的禁制也解开了吧。”

    牟依嘎却白了青松一眼,好像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到:“你啊,你啊,最笨了,本来这关之后,我们还准备了一关的,不料你连第一关都没能过,让本姑娘没得玩了,我对你真的是太失望了。”说完还摇了摇头,好像痛心疾的样子。

    那青松却是一愣“老夫刚来此处,就被制住,未曾向习昊和姑娘出手啊。”

    牟依嘎同情的看了青松一眼。“说你笨,你还真的笨得无可救药了,这里是我们准备的第二关,你也不想想,为什么别人来了之后,我们都要观察一下,再制住,为何你一来,我就对你出手了啊。那是因为你第一关都没能过。”

    “第一关?”听了牟依嘎的话,青松却是一阵愕然,呆呆的看着牟依嘎。

    习昊这时却走到青松身前,伸手将其腰间的储物袋取下,从里面取出了一样东西,见到习昊手中的物件,青松立即一脸惨白。

    习昊手中的东西正是那旻天太乙决,牟依嘎也伸手一招,那玉简上金色“决”字中的一点上立即飞出一个银色小点,进入牟依嘎衣袖中不见了。看到此景,青松不由心中悔恨不已,暗叹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仔细检查这玉简。

    牟依嘎却是一脸得意,拿过习昊手中的玉简,轻轻一折,玉简立时变成了两截,朝着青松说:“假的,没想到吧。”

    见到牟依嘎的行径,青松心中已经没了感觉。知道已经暴露了,反而心中坦然了,平静的向习昊问到:“不知公子是用何种法术将老夫制住,虽说公子修为不弱,但是老夫在天风门中也用法宝隐藏了实力,老夫实际的修为已经到了元婴后期,公子或许能胜过老夫,但是我却不相信面对公子老夫没有一丝还手之力。”

    一旁的牟依嘎一听青松如此说,立即高兴了起来,得意的说:“哼哼,这就是我们大屿咒术的厉害啦。”说到此处,她也略略的停了下才继续说:“不过现在他也只是借助法宝,要人靠得很近的时候才能挥一点作用。”

    听到此处,青松却是一脸的萧然,暗叹一声“罢了。”

    一旁久未说话的玄鹤却走上前来,一脸痛心的向着青松说到:“青松啊,你我师徒一场,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如此啊。”

    青松也是仰望天,一脸的酸楚,叹了口气,轻轻的说:“师父,你待弟子好,弟子心中清楚,可弟子上鹄鸣山之前就已经是血欲宗的人了,罢了,今日我已暴露,回去也是必死无疑,就告诉你们一点事情吧,也算还了师门一点恩情。”

    说到此处,青松却陷入了思考之中,仿佛是在考虑该从哪里说起。天风门众人也想听听他究竟要说什么,见他这样也没去打搅。

    过得许久,青松回过神来,悠悠的说:“很多内情我也不是太清楚,我想你们也应该明白,现在的天风门是不值得血欲宗花费如此大的心机的,至于如此做的原因却是和天风门一千五百年前有关,这其中牵涉到一个秘密,另外盯上天风门的也不只血欲宗一派。”

    青松一说完,就从衣袖中取出一把匕,猛的往天灵盖上插曲。习昊本来也只是将青松的修为制住,却无法防止他用凡俗利器自杀,众人也因为青松的话,陷入了沉思之中,没注意到他的行动,等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虽说,这青松是元婴期的高手,元婴可以附体重生,但是一个人躯体死后,他的元婴也最多能存在七天,七天之内不找到新的躯体夺舍重生的话,元婴也必然消散。这青松既然一心寻死,当然不会再找躯体夺舍了。

    看着躺在地上的青松,众人也是一阵唏嘘,习昊也伸手一指,将青松身上的禁制解了,被习昊封在其体内的元婴也立即飞出。

    看着青松的元婴,玄鹤却是老泪横流,喃喃的说到:“你虽做了许多对不起师门的事,但临死也算醒悟了吧,你我师徒一场,你最后这几天就让师父陪你吧。”说着,一拍储物袋,拿出一个小玉瓶,伸手对着青松的元婴一指,将其收入了玉瓶之中。

    众人虽然痛恨青松的背叛,但是多年的师兄弟关系,见青松落得如此下场,也是一阵感慨,回鹄鸣山之时,众人也将青松的尸体带上,准备回山之后好好安葬。

    这次清除了内鬼,众人心中是一阵高兴也是一阵落寞,回山的路途中众人皆是无语沉默。众人却不知道,他们抓出青松,以及青松身死的过程已经落入了旁人眼中。

    回到鹄鸣山,习昊和青阳子许久未见,当然是一番畅谈,而牟依嘎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虽然还是对天风门的人不感冒,但是态度却好了许多,仿佛经过此次的“合作”彼此间感情增进了不少。

    第一天晚上,习昊和青阳子师徒二人谈至深夜,第二天一大早,习昊还未起床,牟依嘎就一脚踢开了习昊的屋门,冲到他床前,一把将还未睡醒的习昊从被窝里拉了出来。

    牟依嘎一直跟着习昊到处漂泊,习昊心中对其也是颇多愧疚,难得有这样宁静的日子,他自然也想陪她好好走走,将牟依嘎赶出了房门,飞快的换好了衣服,两人开始在鹄鸣山上到处游走起来。

    这鹄鸣山牟依嘎来过几次了,第一次只是好奇匆匆的看了一边,后面几次却未曾在这上山怎么走动。这一次,二人再次在这山上游走之时,牟依嘎心中却有了些奇怪的感觉,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心与宁静涌上其心间。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二人似乎还不想回去休息,就在山门前找了个石头坐了下来。山间树林中升起阵阵雾气,在点点星光的映衬下更显飘渺清幽。一阵轻风吹过,带来阵阵凉意,让人心中只觉一阵清凉。

    忽然,习昊却猛地站了起来,运转体内元力,猛的朝空中大喊:“何方高人驾临鹄鸣山。”

    随着习昊一声吼出,鹄鸣山后山之上几道人影立即飞快的向着习昊的方向飞来。

    “习昊,怎么了?”最先赶来的玄鹤立即开口问到。

    习昊一脸凝重,沉声说:“有人来了,而且人不少,个个似乎都修为不弱。”

    似乎在响应习昊的言论,半空中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习公子好修为,老夫等人已经够谨慎了,不想还是被公子现了。”

    玄鹤和随后赶来的天风门众人听得声音,立即抬头往半空中看去,却见几个紫衣蒙面人飞快的向着这边飞来。众人顿时一惊,感叹习昊元神之强大。

    只是眨眼的功夫,半空中的几人却来到了习昊等人面前不远处。

    玄鹤往前踏出一步,朝着空中一拱手,朗声说到:“几位高人深夜驾临,为何却此般藏头露尾?”

    为的紫衣蒙面人却呵呵一笑。“玄鹤长老客气了,我们可不是什么高人,此番如此前来实在是情非得已,还请见谅。”

    “那诸位来此,有何贵干。”玄鹤也不在继续废话,直接开门见山问及对方来意。

    “哦,小事而已,我们只是想借青松道长的元婴一用而已。”为的那紫衣蒙面人,却是说得云淡风轻,好像索取别人门人的元婴真的只是一件区区小事似的。

    听得那人如此说话,天风门下众人尽皆大怒,要知道修道之人对元婴是最看重的,青松虽然背叛了天风门,可名义上还是天风门的人,紫衣人如此大咧咧的就要轻松的元婴,显然是没将天风门放在眼里。

    转瞬之间,一个疑问又在天风门众长老心中升起。看这群紫衣人的架势,一来就指明要轻松的元婴,明显知道青松已然身死,只剩下元婴。可是他们究竟是怎样知道这个消息的呢?一时之间,天风门众人却是怒疑交加。

    太上大长老玄鹤最先回过神来,将心中怒火压下,略一思考,沉声说:“我徒青松前些日子外出云游去了,现在并不在山中,阁下要其元婴这一说法从何而来?”

    那紫衣蒙面人却是哈哈一笑,说:“玄鹤长老不就是想知道我们是如何得知青松身死的消息吗?只说就是,何必如此拐弯抹角。”说到此处,他却是听了下,皱着眉头,略略的想了下,说:“不过实在不好意思,这事老夫暂时还不能告诉各位。你们给句痛快话吧,青松的元婴你们交还是不交。”

    紫衣人的霸道,让天风门众人心中再度怒火熊熊,只见青玉子走上前来,咬牙切齿的从嘴间蹦出四个字:“恕难从命”

    那紫衣人领却是阴恻恻的一笑。“那就要对不住了。”说完手一挥,后面的几个蒙面人,立即走上前来,一挥手之间,几个法宝飞的向着众人袭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逆鳞
近身狂兵
最强医圣
俗人回档
飞剑问道
带着仓库到大明
白袍总管
牧神记
儒道至圣
神话版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