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一章 凤鸣山下

    牟依嘎如此说话,却让那红衣青年面色铁青,又待开口,还是那陈姓坛主修养较好,一伸手,打断了红衣青年的话,朝着习昊二人一拱手说到:“姑娘率真可爱,刚是老夫一时失态,无礼了。其实老夫只是想请教二位一个问题。”

    老者礼貌了许多,牟依嘎也不好再作,朝老者说:“有什么问题,你说吧。”

    红衣老者走上前来,对着二人说:“刚才老夫叫住二位,其实只是想问下这位公子,修炼的可是炼体之术?”

    听说老者叫住自己两人,竟然只是想问习昊是不是修炼炼体之术的,牟依嘎不由愣住,疑惑的向着习昊看去。

    习昊眼见无法逃避了,心中反放开了,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没理会那陈姓坛主,反而是对着陈清一抱拳,说:“陈清兄弟,那日青虎镇一别,已是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听得习昊直接向自己问话,陈清看了看自己身上有破旧的衣服,原本白皙的手臂上的伤痕,苦笑了下,说:“你看兄弟现在的样子像好的吗?”

    陈清的现状习昊是看在眼里的,当然知道他现状不佳,那句近来可好,只是礼貌性问话而已,可没想到陈清会如此直接。当下摇了摇头,苦笑了下,不再说话。却听那陈清继续说到:“对了,兄弟那日我在青虎镇丢失了一个包袱,兄弟可曾见过。”其实陈清起初虽然对那红衣老者说得肯定,其实他心里也是没底,只是认为那包袱里的东西普通人拿去了没用,而当日又只有习昊这样一个未筑基的修行者在青虎镇,也就抱着万一的想法,希望是习昊得到了包袱。

    陈清直接问道包袱的事情,习昊也不否认,点了点头,直接说:“那日,我在青虎镇确实得到了一个包袱。”

    旁边的陈姓老者一听,眼睛立时一亮,急急朝习昊说:“那包袱中有本?”

    得到金身决的事情,一直压在习昊心头,如今债主找上门来了,习昊心头反而一阵轻松,默默的点了点头,从储物袋袋中拿出一本书来。

    习昊如此爽快的掏东西,那老者不由心中一喜,眼中也闪过一丝狠厉之色。

    可是看到习昊手中拿着的那本《吠舍金身决》,陈姓老者却忽然愣住了,脸上神色也冷了下来,朝着习昊说:“老夫所指的并非这什么破炼体法决,而是另一本。”

    习昊却是一愣,说:“当日包袱中就这本法决啊。”

    那陈姓老者一听得习昊如此说,脸上冰冷之色更浓,冷冷的朝习昊说到:“公子莫非戏耍老夫不成?”

    一头雾水的习昊还没搞清楚状况,旁边的牟依嘎见那老者恶狠狠的样子,心中立即不高兴起来,朝着老者大喊:“什么破书那么了不起嘛,他说没见过就没见过啦,那么凶做什么?”

    那老者此时似乎也失去了耐性,朝习昊二人阴恻恻的一笑,说:“既然如此,那就不好意思,要委屈二位一下,还请两位跟我们走一趟吧。”

    牟依嘎虽然脾气变好了不少,可到此时听那老者的口气竟然好像要想动手,哪里还忍得住,立即手一挥,密密麻麻的一片黑色蛊虫立即飞出,铺天盖地的朝着那群红衣人席卷而去。

    老者见此,立即大惊,身上红光一闪,一件法宝立即飞出,将自己等人尽数罩住,才往飞来的漫天蛊虫看去,却见全是黑色蛊虫,连一只银色的都没有,立即心神大定。可是转瞬之间,又突地想起两个人来,心中不由咯噔一下。急急朝牟依嘎二人喊到:“二位还请慢动手,敢问二位可是习昊习公子和牟依嘎牟姑娘?”

    牟依嘎见黑色蛊虫不能突破对方的法宝,当下冷哼一声正准备放出银色蛊虫,却听老者如此一喊,当下立即停住,黑色蛊虫也在空中盘旋不再继续攻击。

    习昊见牟依嘎动手了,知道此事已经不能善了了,当下也猛的运转体内元力,就要动手。此时也听到了老者的喊声,可是牟依嘎不知道对方是血欲宗的人,习昊却早就从对方的服饰上判断出对方的来历了。他和血欲宗可不是什么友好关系,此刻听得老者喊破自己二人身份,知道身份已经暴露,也就更不迟疑。

    由于对血欲宗的人感观极差,习昊这次竟然用起了他现在的修为可以使用,但是从未用过的金刚轮印。手印才一打出,半空中立即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转轮,慢慢的旋转,带着碾碎一切的威势,重重的向着几人压下。

    感觉到空中如山似岳的承重压力,老者立即一惊,就要祭出法宝,可是时间上却有些晚了,法宝还未祭出,那巨大的**虚影就已经当头罩下。

    “嘭~~~~”的一声,大地也似乎为之震动,老者起初祭出的护身法宝立时破碎,一阵尘土飞扬,老者当其中的被打得凌空飞起老高,其余的红衣人也被一阵飙风像落叶一般吹起。

    习昊也觉得一击之后,强大的反震力,让自己胸中一阵血气翻滚,急忙猛吸一口气,将胸中翻涌的血气压下。不过转眼一看自己一击造成的后果,他心中也是讶异不已。

    看到习昊二话不说的动手,牟依嘎心中也是奇怪不已,以他对习昊的了解,习昊应该不至于如此才对。可是一看到习昊一击造成的后果,牟依嘎立即将习昊突然动手的事情忘记了,张大了嘴巴,惊异的看着眼前习昊一击造成的大坑。却突然听到习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们是血欲宗的人,别让他们跑了。”

    回过神来的牟依嘎一听,那些红衣人竟然是血欲宗的人,立即想起自己和习昊被捉的事情来,当下也是怒从心边起,随手一挥,几只银色蛊虫立即飞出,汇合起初放出的大群黑色蛊虫,向着跌落远处的几人笼罩而下。

    眼看成群的蛊虫就将那些人吞噬,却异变突起,一个高大的灰衣人,突兀的出现在蛊虫和红衣众人之间,随手一挥,蛊虫立即受阻。

    灰衣人一挥手,挡住漫天飞舞的蛊虫之后,立即转身,飞快的抓起地上的那个陈姓坛主和陈清,凌空飞起向着远处遁去。

    看着灰衣人离去的背影,牟依嘎立即要指挥蛊虫追击,习昊却摇了摇头,对牟依嘎说到:“那人的修为,你的蛊虫伤不了他的,可惜刚才一击之下,我内腑也受了些震荡,元力也有些运转不灵,不然我一旁正攻,你的蛊虫旁边辅助,也是有机会将那人留下的。”

    牟依嘎一听看了一眼远去的灰衣人,恨恨的说:“算你跑得快。”说完心神一动,无奈的用元神之力给飞出的蛊虫下了一个命令,成群的蛊虫立即朝着留下的几个血欲宗弟子飞去。

    习昊盯着远去的灰衣人,总觉得那人的身形应该在见过或者听过。想了半天,习昊才猛的想起,梦瑶口中描述的那个袭击她的灰衣人的身形,和当前这人一模一样。当下对这个灰衣人的来历,和她袭击梦瑶的原因不由大感好奇,不过眼前却无法查探了。

    不一会的功夫,那留下的几个血欲宗弟子就被牟依嘎的蛊虫吞噬得只剩下几具白骨。牟依嘎召回蛊虫,却向习昊奇怪的问到:“你不是说你现在的修为,只是勉强能够和元婴后期的修者一战吗?那姓陈的老头也是血欲宗的坛主,应该和那个赵宏的修为差不多,是元婴后期吧,怎么在你面前不堪一击啊。”

    听得牟依嘎如此一说,习昊也是一愣,不过转瞬一想也就明白了,朝牟依嘎说到:“应该有两个原因,第一就是这金刚轮印威力要大过龙象印,第二个原因应该是那陈姓坛主只是放出了护身法宝,而且将他们一行人都护在其中,威力未免小了些,猝不及防的被我一击,当然也就吃亏了。”

    牟依嘎脸上闪过一丝原来如此的表情,又继续问:“为什么那吠舍金身决他们也不要?他们要找你拿什么书啊?”

    习昊此时也才想起这个问题,立即皱着眉头思考起来。过了半晌,才疑惑的自言自语似的说:“难道是那本?”旁边的牟依嘎一听,立即来了精神,心想能让血欲宗的人连金身决也不要的书,肯定是了不得的宝贝。急急问到:“是什么宝,这金身决在习昊眼里虽然宝贵,但是在血欲宗的人的眼中却一文不值。

    看着牟依嘎那财迷的样子,习昊不由一笑,伸出手指在她额头上轻轻的弹了弹,笑着说:“小财迷,当时我得到陈清的包袱的时候,里面除了金身决之外,确实还有一本书,不过上面记载的都是些人的名字,当时我也没在意。”

    “哦,那本书现在在哪里?”

    习昊却是苦笑了一下,说到:“当时我也没在意,就将那本书放在了包袱之中,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我们被那沧溟派的道人追杀,包袱丢了,书也丢了。”说完脸上却尽是疑惑之色,他实在想不出那本书有什么特殊,会让血欲宗的人如此看重。

    牟依嘎也是一脸的失望,恨恨的说:“都怪那个沧溟派的老坏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强狂兵
造化之王
都市超级医圣
乡村小神医
逆鳞
纯阳武神
天醒之路
绝代神主
重生完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