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章 陈清再现

    随着习昊低沉的吼声,他身上的汗水更是如泉水一般的涌了出来,最后汗水似乎流干了,他身上还渗出颗颗血珠,奇怪的是那血珠竟然不再是鲜红色,而是妖异的紫红色。

    看着习昊痛苦的样子,旁边的牟依嘎心里焦急万分,可对眼前的状况毫无办法,就连想走近习昊身边为他擦下汗水,也被周围天地灵气流动带起的飙风刮得立足不稳。看着满脸狰狞,在痛苦中挣扎的样子,她泪水在眼睛中打转,也只能在旁边不停的搓着手,来回的走动却无计可施。

    漫长的一天过去了,习昊脸上的神色也恢复了正常,周围的天地灵气也不再暴虐,其身上也有了一种银白色的光晕在流转,映衬在他坚毅的脸上,竟然给人一种宝相庄严的感觉。

    仿佛劈开无尽黑暗的那道闪电,习昊猛的睁开了眼,牟依嘎觉得眼前无尽的黑暗被劈开,急忙向着习昊跑过去,焦急的问到:“怎么样,没事吧。”

    看着两眼红红的牟依嘎,习昊伸出手,帮她擦了擦脸上还没干的泪痕,轻轻说到:“傻丫头,我只是练功而已嘛,又不是要死。”

    牟依嘎却嘴一撅“你不知道你多吓人啊。”幽怨的看了习昊一眼,她又像撒娇似的对习昊说到:“你以后可不可以不练这种功法了,就学我们大屿的法决啊。”

    看着牟依嘎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习昊心一软,几乎就要答应,可是转瞬之间,他却想到眼前身处的大泥潭,还有那不知下落的亲人,他知道他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能应付当前的局面,他需要快的提高自己的实力。无奈叹了口气,轻轻摸了摸牟依嘎的头,轻声的说:“好了,傻丫头,我答应你,绝不会因为练功让自己死掉,行了吧。”

    牟依嘎却没听出习昊话中的含义,习昊只说不让自己因为练功死点,却没说不受折磨。她却天真的以为,以后不会出现这次这样的情况,也就破涕为笑,开心的说到:“你说的啊,以后不许这样吓人家了,对了,你现在到什么境界了,厉害吗?”

    看着牟依嘎那希冀的目光,习昊心中升起一丝暖意。“其实也没多大进步,只是上升了一个层次而已,到了宝体后期,应该可以和元婴后期的修者一战了。”

    牟依嘎眼中却现出迷惑的神色,慢慢的说到:“上次我们被天风门的人追杀的时候,你不是一人对付那么多人吗?他们之中修为最高的应该也是元婴后期啊。”

    牟依嘎的话,却让习昊也陷入沉思回忆之中,想了半天,他实在想不出自己当时是怎么施展出那种威力的龙象印来的,也只得无奈的说:“我也不知道当时用的龙象印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威力,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当时有种奇怪的感觉,不知怎的就用出来了,现在叫我再施展,我却怎么都施展不出来了。”

    牟依嘎却不管那么多,现在习昊也没事了,她对习昊当时怎么用出那式印法的也失去了兴趣,当下也就呵呵一笑“不管了,以后自然会想起来的,不和你说了,我还要去抓虫,和找宝贝呢。”

    “宝贝?”习昊却是一愣,自己来了这阴阳谷几次,第一次现了天风六祖的储物袋,以后却再也没现过什么宝贝,怎么这牟依嘎一来就现了。当下也疑惑的看着牟依嘎。

    看着习昊疑惑的样子,牟依嘎却是轻轻一笑,说:“呵呵,前面谷口好多死人,他们留下了好多宝贝哦,可不能浪费。”说完就蹦蹦跳跳的跑了。

    习昊哑然,原来不是自己没现,而是没动过那念头。看着远去的牟依嘎,他会心的笑了笑,整理了下身体,开始修炼起灵咒之术来。

    不得不说,这次得到的舍利子蕴含的元力,比上次从司徒清哪里得到的那颗蕴含的元力多得多,习昊已经从宝体中期进阶到宝体后期,其中的元力还未被吸收完。

    在进阶之后又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习昊才将那颗舍利上蕴含的元力吸收殆尽,金身决的修为也得到了长足的进步。木偶中的灵鬼也已经凝聚成形,咒术的修炼也到了不用借助外物,直接可以控制诅咒之力伤敌的境界,只不过需要靠近敌人时才能挥作用,并且威力也还不大。

    在这阴阳谷中再继续修行,也不可能再得到什么飞的进步,习昊也就产生的离去的想法,牟依嘎也将迦梵骨皿仿制品内装黑色蛊虫的空间填充得差不多了,并且外面那些死去修者的储物袋,也被其收集殆尽,她也想要出去了。

    可是临走之前,习昊还是没忘记来此地的初衷,从现在牟依嘎抓蛊虫的状况看来,想从小虫身上下手找线索的希望是破灭了,习昊却想起了谷中那块让自己产生悲伤感觉的地方。

    还是和上次一样,一接近那块地域,一种悲伤的感觉就在习昊心头升起,而牟依嘎却毫无感觉。在这片区域内搜索了整整两天,习昊二人也未能找到丝毫的线索,二人也只得失望离去。

    此次阴阳谷之行,牟依嘎虽未能抓到“神虫”,但也算得上满载而归,炼制了无数的黑色蛊虫不说,还收集无数的储物袋。随意她出去的时候也算得心满意足了。

    出得谷来,二人却现外界已是深秋。梵卡鲁山脉的许多树上的树叶已经变成了灿灿的黄色,在夕阳的照射下被镶上一圈红边,看上去格外耀眼。二人走在山间小路,在路上留下长长的两条影子,一阵轻风吹来,刮落片片树叶,缭绕飞舞于二人身边,给人一种别样美感。

    此时二人却没意识到这种美景,在谷中吃了进一年的牟依嘎急切的拉着习昊要找一座城镇,大吃一顿。

    找了几个城镇满足了牟依嘎的口腹之欲后,习昊开始谋思怎样寻找那传说中的梵天十二神。那迦楼罗既然在莫苍山出现,再加上那梵天十二神又很少在世人面前露面,习昊猜测那他们应该隐藏在没有修真门派驻扎的各大山川之中,也就带着牟依嘎开始向符合此条件的地方行进。

    这一日,习昊二人来到了出云国东北部的凤鸣山。这是二人出了阴阳谷后到达的第一座大山了。传说中这里有一只凤凰居住在这上面,那一年出云国东北大汗,千万亩稻田颗粒无收,当时是哀鸿遍野,饿死者不计其数,千里之内,树皮草根尽皆被挖掘殆尽。

    许多饥饿的农民千里流浪来到了这凤鸣山,眼见满山苍翠的绿色,立即喜不自禁,纷纷进入山中,不想山中却诸多毒瘴,野果泉水也大多有毒,正在众人绝望之际,山上种某处传来一声嘹亮的凤鸣,人们循声找去,没现凤凰所在,却现一片巨大的果园,一些实在忍不住饥饿的人采摘树上果实充饥,却意外的现此处的野果并无毒素,众人也因此果林而活了下来,此山自此以后也被命名为凤鸣山。

    二人在山脚小镇购买了些进山的常用物品,就准备上山去。刚走出镇外,却看见一群红衣人走了过来。

    当中一人神情萎靡,耷拉着头,衣衫有些破烂,看样子应该受了不少折磨。后面几人却趾高气扬,不时的将前面的一人推得一个踉跄,口中还呼喊着“走快点。”

    几人迎面走来,习昊见得当中那神情萎靡的青年,不由面色一变。那青年一见习昊也是一愣,皱起眉头开始思索起来。

    一旁的牟依嘎见得习昊神情古怪,疑惑的向那群人望去,却看见当中那青年也是皱着眉头,不时疑惑的看着习昊。心中奇怪的牟依嘎,立即头一扭,朝习昊问到:“你认识那个人?”

    被牟依嘎一问,习昊立时回过神来,也不说话,急急拉着牟依嘎向一旁走去。刚走不远,却听见那青年一喊:“就是他。”

    跟在青年身后的那群红衣人听得青年的呼喊,也是一愣,朝青年喊到:“陈清,什么就是他?”原来那青年正是习昊那日在青虎镇遇到的陈清。

    陈清被众人一喝,立即诺诺的对着后面的一个领模样的红衣老者说到:“陈坛主,那人就是那日我在青虎镇遇到的那人,叫~~~~什么来着。”陈清却一时想不起习昊的名字,略略想了下,也就不在计较习昊的名字,继续往下说:“他本是鹄鸣山的弟子,如果他现在修炼的是炼体法决的话,那东西一定就在他那里。”

    那姓陈的坛主一听,脸上也是一喜,急急朝习昊二人喊到:“喂,那两人,站住。”

    被习昊拉着的牟依嘎听得有人呼喊,扭头看去,却见那红衣老者是朝着自己这边呼喊,又疑惑的向周围看了下,现这个方向,除了自己和习昊并没有别人,看来他应该是在喊自己和习昊,又立即想到老者刚才不客气的语调,心中立时不舒服起来,朝着那红衣老者喊到:“老家伙,你是叫我们吗?”

    牟依嘎话语刚一落,那姓陈的坛主还未说话,他旁边的一个红衣年轻人却跳了出来,一脸傲气的朝着牟依嘎一指,口中喝到:“那丫头,好大的胆子,竟敢对我们坛主无礼。”

    若换做以前,一牟依嘎的脾气,那红衣青年如此说话,她早就出手教训了,可现在也不是到是不是跟着习昊久了的原因,脾气也变好了很多,听得青年如此说话,她竟然没有立即出手,可是嘴上还是不曾让步:“哼~~~什么坛主、钵主,一个不懂礼貌的老家伙,带着一群不懂礼貌的小家伙,我为什么要对你们客气啊。”

    ps:求收藏啊,可怜的收藏数,真的让小刀心中哇凉哇凉的,真的觉得好孤单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无敌天下
大道争锋
神藏
圣墟
修真四万年
天骄战纪
位面电梯
美食供应商
极品全能学生
异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