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九章 谷中潜修

    “九转生灵液?”郝连鸿鸣这一突转话题,却让习昊一愣。

    见着习昊愕然的样子,郝连鸿鸣知道他不知这种灵液的来历,开口向其解释:“九转生灵液是一种奇特的灵液,至今为止只有在出云国极南的云龙山脉现过,不过那次也只现了四十几滴而已。这九转生灵液对修道者和修魔者都无甚用途,可是对炼体之人却有莫大的好处。”

    习昊眉头一皱,心想这郝连鸿鸣大晚上的跑来自己屋里说了一通废话,现在又突然说起这九转生灵液,不知是何意。心中虽然疑惑,但口上也没迟疑,不紧不慢的向着郝连鸿鸣说:“小子孤陋寡闻未曾听过世间还有这种灵药,还请前辈解惑。”然后转眼看着郝连鸿鸣。

    郝连鸿鸣却是微微一笑,话题一转,向着习昊问到:“这大凡炼体之术前期修行起来甚为容易,度远道家修行和魔道修炼,后来度却逐渐变慢,到最后甚至比修道的度还要缓慢,公子可知这是何缘由?”

    习昊修炼这金身决也有四年了,郝连鸿鸣说的这种情况他虽然因为修为尚浅的关系,感触不是很深,不过也有些朦朦胧胧的感觉,听得郝连鸿鸣如此一说,立即来了精神,开口向郝连鸿鸣说到:“小子虽然修炼的也是炼体之术,但是由于时日尚浅,对前辈说的度变慢的情况感触不是很深,但是也略有些感觉,习昊一直以为是这修行到了后期所需要的元力增多的自然现象,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其他原因吗?”

    听习昊说自己修为尚浅,郝连鸿鸣嘴角一丝冷笑猛然闪过,不过也只是一闪而逝,习昊被天风门追杀,然后大展神威的事情他可是清楚的,听得习昊如此说,他自然是认为习昊故意装拙。

    心中虽然对习昊的话不以为意,可他脸上还是古井不波,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微微一笑,说:“公子谦虚了,其实这炼体法决修炼到后期,度减缓的原因不在于元力的积累,而在于身体机能的老化。随着修为的加深,修炼炼体之术的人的身体肌肉慢慢老化,形成一种固态,到了后期每一次要突破壁障也更加困难。”

    听得郝连鸿鸣如此一说,习昊顿时大吃一惊。“原来是这样啊”

    看着习昊惊讶的神色,郝连鸿鸣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接着说到:“这九转生灵液之所以对炼体之人有大用,就是因为每一滴能让人脱胎换骨,让人体的机能恢复到出生婴儿状态。”

    “啊,世间竟然有如此灵物?”这九转生灵液的功效,让习昊大为惊骇。

    郝连鸿鸣也不理会习昊的震惊,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玉瓶和一个金灿灿的小珠子,往习昊身边一放,慢慢说到:“这是一颗佛门高僧留下的舍利子和三滴九转生灵液,至于功效是不是如老夫所说,公子可以自行验证。”

    郝连鸿鸣的举动却让习昊愣住,不过转瞬之间就回过神来,惶恐的说:“前辈,这无功不受禄,前辈如此重宝,晚辈受不起啊。”

    人老成精的郝连鸿鸣早就料到了习昊会有如此反应,等习昊一说完,立即说到:“老夫教子无方,犬子青树平时也是仗着他母亲的宠爱,四处胡作非为,上次还在鹄鸣山冒犯了习公子,老夫一直想亲自向公子赔罪,可惜一直无缘相见,今日有缘能与公子相见,也以此微薄之物,向公子赔罪,还望公子莫要推辞才好。”说完还叹了口气,好像是为儿子的不成材而伤心。

    “前辈,你只是些许小事而已,习昊早已忘记了,这等宝物习昊实在受之有愧。”说着,还将那玉瓶和舍利子,往郝连鸿鸣面前一推。

    郝连鸿鸣见习昊如此,立即板起了脸,说:“公子忘记了,那是那是公子大量,我郝连家表达歉意也是应该的,再说,我郝连家之人,修炼的道门法决,此等物件,对我们却是无用,难道公子是以为我们是将无用的垃圾,塞给公子吗?”

    习昊毕竟阅历不够,那郝连鸿鸣如此一说,他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郝连鸿鸣却是不管,说完之后,就起身向习昊告辞。等习昊回过神来的时候,郝连鸿鸣已经走到了门口,无奈的叹了口气,快的跑到门口送郝连鸿鸣离去。

    回到屋中,看着桌上的玉瓶和舍利子,习昊脑海中是一片混乱,他这些名门世家,对自己虽然甚为友好,甚至说还有点讨好的意味,可习昊老是感觉,这些人待自己并不是像大屿三教的人一样真诚。想起那神秘女子的话,他感觉到自己陷入了一个大泥潭之中。

    面对当下的诡异局面,习昊毫无办法,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不足以应付当前的局面,想起自己的实力,他也是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在习昊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司徒家另一处客房内。

    一个年轻人恭敬的站在一旁,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才对刚从习昊这里离去的郝连鸿鸣问到:“爹,你真的将那九转生灵液和舍利子给他了?可是现在他的身份还不明朗。”

    郝连鸿鸣却是微微的一笑“青风啊,你还是太年轻了,如果他是,也算结个善缘,在十年后那件事中能占些先机,如果不是……”

    说到此处郝连鸿鸣眼中却闪过一丝冷厉,“如果不是,他练得越快死得越快。”

    知道了梦瑶已经平安无事,在家中也生活的很好,习昊的心也放下了,第二天一大早就带着牟依嘎向众人辞行。听说习昊要走,众人眼中也是一阵失望,可是也没什么好理由将其留下,只得任其离去。

    二人一出司徒家就马不停蹄的向着阴阳谷赶去。

    几日后一男一女两个年轻的身影出现在了阴阳谷外,这二人正是从司徒家赶来的习昊和牟依嘎,看着眼前谷口的雾气,习昊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从这里经历的种种事情历历在目,他总觉得此处应该和自己有着某种密切的联系。而牟依嘎却是好奇的四处张望,眼中还露出些渴望的神色。

    习昊将本名小虫唤处,给小虫下了一个驱逐毒虫的命令,小虫立即一声长鸣,二人一路再也没见一只毒虫,平安的走进了谷中。

    因为牟依嘎要抓蛊虫,所以习昊也没带着牟依嘎深入,只是来到了第一次埋葬天风六祖的地方。二人当即分开行动,习昊开始修炼金身决,祭炼小虫,利用仓多吉赠送的木偶聚集天地间的煞气,蕴养灵鬼。牟依嘎则开始她寻找神虫的大计。

    由于有牟依嘎在场,习昊不好再赤身**,也就没有再进入沼泽中修炼,而是在外直接修炼。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郝连鸿鸣赠予的那颗舍利子,在习昊不停的炼化吸收下,舍利上的金光越来越暗淡,习昊每次修炼金身决的时候,身上的白色光晕也越来越凝实,逐渐有了实质化的倾向,并且颜色也向着银白色开始转变。在其每次行功之时,天地间的元气的波动也越来越剧烈。

    至于养蛊之术、灵咒之术的修炼,由于听了曲木丹巴三人的劝告,小也将重点转化到锻炼本身元神之力上来,着重训练指挥小虫,和练习一些咒法,祭炼小虫的时间反而少了,一个月之中,只祭炼了一次。虽然没有吸收大量的元神之力,但是习昊却感觉自己识海中的元神之力更加凝练精粹了,能调用的天地间的诅咒之力也越来越庞大。灵鬼的蕴养度也越来越快。

    牟依嘎在这一个月中,却是不断的失望,不过她还算有有耐性,坚持不断的捕捉毒虫,每次捉到的毒虫她都一只只的用元神之力进行检验。这却也阴差阳错的促成了她元神之力的凝练。

    时间在平淡中又过去了十多天,牟依嘎渐渐的对找到神虫失去了信心,开始感觉有些无聊起来。不过她很快又现了新的乐趣。

    牟依嘎本来觉得在战斗的时候,能指挥的蛊虫越多越威风,最好是铺天盖地,可是以牟依嘎现在的修为,就算借助迦梵骨皿的仿制品也最多能指挥十几只银色蛊虫,最让牟依嘎郁闷的是,她能大量指挥的黑色和灰色蛊虫,这迦梵骨皿中却一只没有。

    这让牟依嘎很失望,可是现在在阴阳谷有大量的黑色毒虫和灰色毒虫,这又让牟依嘎产生了炼制大量黑色蛊虫的想法,想将骨皿中的五层空间中用来装黑色蛊虫那一层空间填满,出去打架的时候也好威风一把。对寻找神虫失望之余,她也就将注意力转到了炼制大量黑色蛊虫上来。

    习昊不停的修炼,牟依嘎不停的抓虫炼蛊,眨眼间八个月过去了,这一日习昊修炼金身决的时间已经过平常很久,可是习昊还是在不停的运转着元力,疯狂的吸收着舍利中。周围的天地灵气也想洪水一样不断的涌入他身体,很快的被他凝练成元力融入身体之中。

    慢慢的习昊身上的白色光晕全被转化成耀眼的银白色,周围的天地灵气也剧烈的波动起来。

    习昊此时也紧咬着牙,颗颗黄豆大小的汗珠从他脸上滴露,身上衣服也被汗水浸透。

    “啊~~~~”承受着巨大痛苦的他,终于忍不住大喊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大劫主
都市超级医圣
执魔
武道大帝
永恒圣帝
人道崛起
元尊
剑道通神
龙纹战神
放开那个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