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八章 九转生灵液

    几人到达司徒家,习昊才讶异的现司徒家会客大厅之中已经汇集了很多修行者,那单于云啸、祁连东阳也在其中。

    众人见习昊和牟依嘎来到,纷纷起座前来相迎。

    此等阵仗让习昊不由蒙,他从小生活在一个贫苦家庭,而后也只是天风门的记名弟子而已,何曾受过如此隆重的礼遇。

    一旁的牟依嘎是圣灵教教主的爱徒,也算见过世面了,可见过此等阵仗也不由心中迷惑,一向自我感觉良好的她也不敢认为这些修行者如此的隆重接待她们,是因为她的“身份”,也是一脸迷糊的看着热情的众人。

    司徒破天在一旁一一为习昊牟依嘎二人介绍场中众人,习昊也是晕晕乎乎的一一对众人见礼。让习昊惊骇的是,出云国所有大型的修道实力,几乎都有代表在场,看着面前一个和蔼的大人物,他心中却升起了一丝警惕。

    司徒破天介绍沧溟派的一人之时,牟依嘎立即跳了出来,指着那个叫明心的沧溟副掌门喊到:“你就是沧溟派的啊,上次打伤我和习昊的那个老坏蛋呢?他来了吗?”

    明心被牟依嘎这么指着鼻子一问,立即愣在当场,茫然的说到:“我门下弟子有人和牟姑娘和习公子有过误会?”

    牟依嘎立即鼻子一抽:“哼~~~上次你们沧溟派的一个小坏蛋,仗着有些修为在身,竟然**良家女子。被本姑娘遇到了,看不过眼,杀了他,后来又来了几个沧溟派的小坏蛋想为他报仇,可是他们还是打不过本姑娘,谁知道~~~~~”

    虽然牟依嘎说得有点像绕口令,让人听得迷迷糊糊的,但是她的意思,众人还是能够明白的。

    虽然门下弟子欺辱普通人的事情,在各派都有过,但是这样当众被接出来,明心脸上立即有点挂不住了,再加上牟依嘎是左一个小坏蛋,右一个老坏蛋,让他几乎当场狂起来,还好他修为高深,强吸一口气,将心中怒火按下。

    平息了心中怒气的明心,皱着眉头,开始回想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件事,却猛的想起四年前的一件小事情,当下心中一惊。急急说到:“牟姑娘,上次鄙师侄尘月和牟姑娘的事情只是一个误会,当时尘月只是想请姑娘会沧溟山,我们好了解整件事情的经过而已,却不想让姑娘误解,还失手伤了姑娘,我回山之后,一定好好责罚于他,为姑娘解气。”

    那知牟依嘎却毫不领情,头一歪,耀武扬威的说到:“也不用你们责罚,上次我打不过他,是本姑娘技不如人,现在本姑娘又学了些厉害的东西,还得到了一些宝贝,来找他公平决斗,报仇来了,他呢?叫他出来,和本姑娘比试下。”说着,还开始卷起衣袖,看那样子就像要动手一样。

    明心却是一脸苦色,朝着牟依嘎说到:“牟姑娘能不嫌弃指点尘月,那是他的福气,可今天尘月并不在这里啊。”

    一旁的司徒破天、习昊也是急忙好言相劝,牟依嘎虽然不甘心,可是也尘月今天并不在这里,她也感到无奈,低头想了一想,忿忿的看了明心一眼,说:“算了,下次我去沧溟山找他吧,不过到时候,你们不准帮他,就他一个人和本姑娘打啊。”

    一番闹剧过后,众人入座开始闲聊起来,虽然众人说的都是些不咸不淡的问题,但是习昊却现,似乎众人有意无意间都在提十年之后的问题,并且不时的在观察自己。

    习昊心中疑惑越来越重,暗想众人对自己的礼遇应该就是因为十年后那件可能生的事,他现在对那件可能生的事情,也感觉到相当好奇,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事,能让各方势力如此关注,也不清楚那事究竟是不是真的和自己有关系,有什么关系,还有令他最疑惑的就是众人为何会认为自己与那事情有关。

    习昊还在疑惑中,一旁的牟依嘎却觉得无聊,开始嚷嚷起来,习昊心中也挂念梦瑶的伤势,就暂时的放下了心中的疑惑,和众人闲扯了几句,请罪告辞准备去找梦瑶。

    习昊走后,大厅中的众人,立即开始议论起来。不过这种喧闹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每个人简单了两句之后,大厅中突兀的安静了下来,众人脸上都带着些许失望和疑惑,一个个看着门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半天,还是司徒家族的家主走上前来,对着众人一拱手:“唉,今天的情况众位也看到了,不知道那小子是真的不知情,还是心机太深,但是那件事情关系太大,还请各位多多留意,有什么消息大家互通有无。”

    众人也纷纷叹了一口气,“哎,也只好如此了。”

    跟着司徒破天,习昊牟依嘎经过几个种满无数奇花异草的花园,来到了一个荷花池边。

    一阵轻风拂面而来,其中夹杂一阵幽幽的清香,让人一闻为之心神一清,池中碧绿的荷叶随风泛起阵阵绿波,荷叶下清澈的池水中,几条的红色鲤鱼欢快的嬉戏。池边一座凉亭中,一个女子专注的拿着一支笔在描画这什么,旁边静静的站着一个高大俊秀的青年,专注的看着女子。

    那女子正是梦瑶,旁边的男子习昊却并不认得。

    随着司徒破天走过一段石桥,来到凉亭之上,牟依嘎立即蹦蹦跳跳的跑了上去,冲梦瑶亲切的喊到:“梦瑶姐姐。”

    梦瑶吃了一惊,抬起头来看见是牟依嘎,立即惊喜的说到:“牟依嘎,你怎么来了?”

    旁边的青年见突然出现个身着古怪衣服的少女,不由一愣,疑惑的向梦瑶问到:“这位是……?”梦瑶还未开口,司徒破天却走上前去,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青年和梦瑶转头一看,却见司徒破天一脸不高兴的站在面前。

    “二叔(司徒世叔)”梦瑶和青年立即向司徒破天一行礼。

    “嗯,”司徒破天轻轻的嗯了一声,便不再理会青年,开口向梦瑶问到:“梦瑶侄女,身体怎样了,还好吧。”

    “多谢二叔关心,梦瑶已经无大碍了。”梦瑶起身,对司徒破天轻轻的一礼。

    见梦瑶起身行礼,司徒破天连忙伸手一扶,说:“侄女你有伤在身,就不要多礼了,快些坐下,看我带谁来看你了。”

    司徒破天话语刚一落,其身后的习昊立即走上前来,对着梦瑶一躬身,喊到:“梦瑶师叔~~~~”

    梦瑶还未开口,旁边的司徒破天听到习昊叫梦瑶师叔,立即有些不悦的说:“习公子怎么还叫师叔啊,不是和你说了吗,梦瑶现在已经算不得天风门的人了,你们年岁相当,就平辈相称吧。”

    听得司徒破天如此说,习昊脸上却现出些尴尬之色,略一沉吟,开口对梦瑶喊到:“梦瑶姑娘。”喊完之后,习昊心中却不知怎的有了一种莫名的失落。

    梦瑶也是一愣,眼中闪过一些复杂的神色。起身,对着微微下蹲“习公子”

    二人见过,司徒破天也爽朗的一笑,对二人说到:“你们年轻人聊,老夫还有事,就先告辞。”说完,一扭头对着旁边的青年说到:“单于公子,你二叔在前厅,好像有什么事找你吧。”

    青年一听,脸上有了些许尴尬,朝着梦瑶看了一眼,才迟疑的转身跟着司徒破天离去。

    司徒破天二人走后,习昊梦瑶二人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都呆立在哪里,一旁的牟依嘎却皱着眉头,不停的搬动着手指,好像在计算着什么,突然,却见她眼珠滴溜溜的一转,跳起来对习昊说到:“不行,你还是要叫梦瑶姐姐师叔才行。”

    被牟依嘎这么一喊,习昊二人立即回过神来,齐齐疑惑的看着她。

    牟依嘎却贼贼的一笑,开口解释到:“你叫梦瑶姐姐师叔,我叫她姐姐,那你不就应该叫我师叔啦。”

    听得牟依嘎的解释,习昊却是苦笑不得,“圣灵教中那么多人叫你师叔,你还不满足啊。”

    不知是习昊的话起了作用,还是牟依嘎另外想到了什么,皱着眉头想了下,才撅着小嘴说到:“算了,你还是别叫她师叔了。”

    看着她那样子,梦瑶和习昊不由轻轻的一笑。经过牟依嘎这么一闹,刚才尴尬的局面也被打开了,几人也开口畅谈起来。

    习昊当然是先问起梦瑶的伤,梦瑶也将自己受伤的经过详详细细的讲了出来,原来那一日梦瑶出城受袭,本来是绝无幸免的可能的,不过当时单于家族的大公子,也就是起初在此地的那青年,刚好带着单于家的一个高手经过,将梦瑶救了下来。

    听到梦瑶对那袭击者的描述,习昊心中却奇怪不已,似乎觉得见过此人,可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想了半天也想不出结果,习昊也只得先行放弃,开始聊起其他的话题。

    闲聊中,习昊还从梦瑶的口中得知梦瑶之所以身为司徒家族的人,还会去鹄鸣山修行。那是因为五千年前,天风门还是出云国第一修道大派的时候,司徒家族的创始人曾经拜入天风门下,后来离开了鹄鸣山,却在师门的帮助下建立了司徒家族。后来他为了缅怀师门,也级立下规矩,司徒家的每一代子弟,都必需派一人到鹄鸣山修行一段时间。梦瑶就是她这代子弟中,被选出来的那个。

    不知不觉,天色也暗淡了下来,牟依嘎和习昊也被安排在司徒家族府中休息。

    天刚黑尽,各家刚点上油灯,习昊回到房中,正准备修炼一下金身决,却不料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开门一看,却是白天见过的郝连家族的二族长郝连鸿鸣。

    郝连鸿鸣进得屋来,和习昊却是东山西海的一阵闲扯。

    正在习昊感觉有些不耐的时候,郝连鸿鸣却突然向习昊问到:“习公子是修炼炼体法决的,不知可听说过九转生灵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不灭龙帝
牧神记
纯阳武神
大道争锋
修真聊天群
天醒之路
九星霸体诀
不灭武尊
大王饶命
帝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