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七章 司徒相邀

    看着习昊不解的样子,曲木丹巴却是微微一笑,说:“栾宁布他们三人修炼养神之术和术法日久,本身元神潜能的开当然是公子所不能比拟的。不过公子与他们相比却另有一个优势,公子得到了外力之助比他们强大太多了。”

    习昊此时却是心中一震,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却听曲木丹巴继续说到:

    “他们三人中只有暗茶图祭炼本命蛊时能得到一点点外助并且还是斑驳不纯的,可是公子那本命蛊不知是何物,却能给公子提供大量的元神之力,而且精纯无比。现在公子的元神之力已经很庞大,因为本身力量强大,公子修炼开其潜力的度也将要比别人快得多。但是公子由于术法和养神之术修炼时间尚短,没将其潜力挥出来。”

    习昊听得一阵愕然,旁边的牟依嘎也瞪大着眼见看着习昊,过了半晌却眼珠滴溜溜的一转,拉着习昊的衣袖说到:“你那丑丑的小虫是那里抓的?带我也去抓只好不?”

    一旁的端木米玛却呵呵一笑,对着牟依嘎笑骂到:“牟丫头你也别只想好事了,我看习昊那本命蛊所提供的元神之力,并不是那小虫本身所具有的,应该是有人将这股巨大的元神附着在这小虫身上,并且也不是没有穷尽的。还望公子好好练习养神之术和我三门术法,不要辜负了这段奇遇。”

    习昊立即起身,朝着木榻上的端木米玛三人深深的鞠了一躬,说到:“晚辈一定不忘前辈教诲,勤加练习。”

    三人却朝习昊五人挥了挥手,说到:“今天就谈到这里,你们先下去吧。”

    接下来的几日,曲木丹巴几人再也没露过面,习昊想起牟依嘎要学灵咒之术的事情,也就带着她找到栾宁布想问问他的意思,不料暗茶图也在场,对于此事却是坚决反对,原因就是牟依嘎玩心太重,贪多嚼不烂,最后在牟依嘎的一番死缠难打之下,暗茶图实在磨不过,也只是同意了习昊教她点简单的咒术。

    这次来大屿城,虽然知道了暗茶图等人厚待自己的原因,可是跟多的疑惑却跟着出现,继续呆在大屿城也不能再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习昊准备离去寻找那穿着中的梵天十二神,看能不能得到一些更有用的消息。牟依嘎当然也是要跟着去玩,暗茶图三人也没反对,只叮嘱二人在外要小心。

    临行之际,暗茶图将上次在莫苍山得到的迦梵骨皿交给了牟依嘎,不过却告诉她因为这骨皿不是她亲自炼化的,所以她虽然能够实用,但是却最多能放出里面的十只银色蛊虫对敌。

    指挥一群银金色蛊虫威风一把的愿望破灭了,牟依嘎不由撅着个嘴,拿着骨皿在一旁嘟哝个不停,还不时的用小手拍打骨皿,好像在责备它不听话似的。

    看到这一情形的习昊等人当然是哑然一笑。

    仓多吉也取出一个黑色木偶交给习昊,对其说到这木偶是迦南神木所做,用来吸收天地间的煞气,蕴养灵鬼效果是最好不过,习昊也是推辞不得,只好收下。

    出了大屿城,习昊略一思考,决定再往阴阳谷一探,因为自己的本命小虫是在那里得到的,那梵天十二神中的迦楼罗,似乎也认识这小虫身上的力量。习昊准备再去那里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牟依嘎听说要去抓小虫的地方,当然是举双手赞成,眼中还露出兴奋的光芒,不停的偷笑,看样子应该是在幻想抓到一只比习昊的本命小虫还厉害的蛊虫。

    卢仝城是大屿城到阴阳谷的必经之地,连赶了十几天路的牟依嘎和习昊和牟依嘎也觉得有些困乏了,准备在卢仝城休息两天再行赶路。

    二人进得城中,找了家客栈,点了些吃食,刚坐下,牟依嘎正拿着筷子正准备大快朵颐,却不料一个腰佩一把古朴长剑,面容俊秀,身材修长的青年走到二人桌前,对着二人一拱手:“敢问二位可是习昊习公子和牟依嘎牟姑娘?”

    习昊还未转身,牟依嘎却火了,猛的把手上的筷子重重的拍到桌子上,扭头对着青年大喊:“喂,我说你们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本姑娘一吃饭你们就有事啊,一边呆着去,有什么事情等本姑娘吃完再说。”

    青年脸上一片铁青,从小到大他何曾受过此等闲气,就要作,却突然想起家中长辈的交代,猛吸了一口气,将心中怒火按下。

    习昊转身一看,却见旁边站着的青年,正是上次在羌戎山见过的司徒子涵。习昊也是眉头微微一皱,虽然他对这司徒子涵没什么好感,但是礼貌还是必需的,起身对着司徒子涵一躬身,喊到:“司徒师叔。”

    习昊的恭敬,让司徒子涵心中十分舒服,脸上带着一丝傲气安然的受了习昊一礼。

    司徒子涵安然受了习昊一礼,旁边的牟依嘎却看不过去了。看着司徒子涵那傲然的样子,她是眼中冒火,飞起一脚,直接向着司徒子涵踢去,动作迅,一旁的习昊也没来得及阻止。

    那司徒子涵正享受着习昊的恭敬,在加上以他的身份从来都是横行无忌,从来未曾有人敢先行对其出手,故此防范意识也就差了些。牟依嘎一脚来得突然,等他意识过来想要躲闪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身体也被踢得凌空飞起。

    司徒子涵被牟依嘎一脚踢飞,站在旁边的习昊却尴尬了,从内心来讲,他也不待见这司徒子涵,可是从梦瑶哪里算起来,这司徒子涵又应该算自己的师叔,牟依嘎此番突然出手,他却不知如何是好了。

    司徒子涵毕竟还是大家子弟,修为也不是很差,在空中连翻了几个跟头,有些狼狈的跌落地面,正想做些什么,牟依嘎却手一挥,十几个银色蛊虫立即从身上飞出,他立即浑身冷汗直冒,转身就跑,极其狼狈的逃窜而去。

    看着司徒子涵狼狈逃窜的背影,牟依嘎鼻子一抽。“哼~~~算你跑得快,在本姑娘面前充老大。”

    习昊顿时也是哭笑不得,看着鼻子一抽一抽的牟依嘎,却不忍心责备,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轻声说到:“算了,吃饭吧。”

    吃过饭,二人进屋洗漱了一番,见天色尚早,也就准备出去逛逛,刚走到客栈门口,却现司徒子涵站在门口,牟依嘎以为他是来找麻烦的,当即往后一跳,就准备放出蛊虫,旁边的习昊却伸出一只手,将其拦下。

    牟依嘎心中疑惑,转头往习昊看去,却见习昊双手一抱拳,朝前面喊到:“司徒师祖你来了?”

    牟依嘎转眼望去,却见耷拉着脑袋的司徒子涵旁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几个人,其中一个正是上次见过的司徒破天。

    牟依嘎一愣,半眯着眼,疑惑的看着前面的司徒破天,口中喊到:“老头,你是来帮着家伙找回场子的吗?”说这还用手指着旁边耷拉着头的司徒子涵。

    司徒破天则是微微一笑,说:“牟姑娘说笑了。”说完朝着旁边的司徒子涵喝道:“畜生,还不快去跟牟姑娘和习公子道歉。”

    那司徒子涵却是一脸委屈,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到习昊二人面前,对着二人说到:“司徒子涵无知,冒犯了二位,还请二位海涵。”

    看着他那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牟依嘎心中不爽,正准备再说点什么,却被习昊一把拦住。

    习昊虽然也看那司徒子涵不顺眼,但面对司徒子涵的道歉,他也不好拿架子,朝着司徒子涵一拱手:“师叔说笑了~~~~”话还没说完,却被旁边的司徒破天打断了。

    “什么师叔啊,梦瑶那丫头其实也是代祖前往天风门还愿,算不得真正的天风弟子,并且现在也回家了,习公子也只是天风门的外门弟子而已,就不必拘泥于那些,我看你们年岁相当,就以同辈相称吧。”

    习昊却是一犹豫,“师祖这~~~~”

    一旁的司徒破天听得习昊还叫自己师祖,却是脸一沉,有些不高兴的说:“习公子,怎么还这样叫老夫啊,难道我真的有那么老吗?再这样叫我可要生气了。”

    习昊无奈,只得改口说到:“司徒前辈,你们这是~~~~”

    习昊改口,司徒破天才满意的一笑,说:“本来这次叫子涵前来是想邀请习公子和牟姑娘前往府中一聚,一来是家祖听得习公子少年英雄,相见公子一面,二来是前些日子梦瑶也受到歹人袭击,受了些伤,现正在府中养伤,他也想见见公子。”

    本来听说是司徒家族的老祖宗相见自己,习昊是满心疑惑,心想这些大家族的老祖宗怎么都对自己感兴趣,可是后来听司徒破天说梦瑶竟然受伤了,心里焦急的他,立即将司徒家的老祖宗想见自己的事情抛到脑后,急急说到:“师叔受伤了?伤得怎么样?”话才一出口,却见司徒破天一脸不高兴的看着自己,连忙改口说:“梦瑶姑娘现在怎么样了?”

    司徒破天脸上才云开雾散,和蔼的对着习昊一笑。“梦瑶那丫头,现在没什么大事,还请习公子入府一叙如何。”

    习昊也是心念梦瑶的伤势,想也没想,就满口答应下来。

    不过此时旁边的牟依嘎却有些意见了,嘟哝个嘴,一副十分不愿的样子。

    牟依嘎的脾性,司徒破天是早就听说过的,当下说到:“刚才子涵得罪了姑娘,等到了府上,我叫他备下美酒佳肴,给姑娘道歉如何?”

    牟依嘎转念一想,好像去也不吃亏,侧着头考虑了一下,说:“算了,道歉就不必了,不过要有好吃的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最强神医混都市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造化之王
至高使命
天醒之路
斗战狂潮
汉乡
史上最强店主
马前卒
重生完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