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五章 梵天十二神

    习昊听得这三人竟然是暗茶图三人的长辈,大吃一惊立即走到前面躬身拜下,却不料一股柔和的劲力将他包裹住,让他怎么也拜不下去。无奈习昊也只得一拱手,恭敬的说:“小子习昊见过三位前辈。”

    当中一老者却呵呵一笑,抬起枯枝一样的手朝习昊一摆:“公子无需多礼,还请稍待一会。”老者一说完,血池中的三人都同时闭上了眼,不再说话。暗茶图三人也是恭立在一旁不再言语。

    血池中慢慢的升腾起了一股红色的雾气,这些红色雾气一升起,就像受到了什么牵引一样,凝聚成三条红色的气蛇,分别往三人身上钻去。

    过得一会,雾气慢慢消失,血池中的血液也变成了无色透明的液体。三人从血池中站起,原本枯瘦如柴的身躯竟然变得壮硕结实。

    眼见这一幕的习昊不禁张大了嘴,愣在那里。

    见习昊**的样子,当中一老者立即呵呵一笑:“公子是否觉得我等修习的功法太过诡异啊。”

    虽然心中对这种功法有些抵触,但嘴上却不能说出来的。天生嘴不太灵光的习昊,却不知道如何将话说得圆满,愣了一下,才期期的说:“习昊不是这意思~~~~”

    看着习昊的样子,老者几人都是人老成精的人物,心中当然知道习昊的想法,却是悠悠的叹了口气,说:“唉,其实老夫三人也不愿修习这种功法,每次坐在这血池之中修炼之时,老夫等人都觉得异常的难受,心中烦躁无比。”

    说到此处,老者却是微微停下,不自觉的举起自己的双手,看了看,才有些沮丧的继续往下说:

    “公子是见老夫三人吸收了池中血气,身体立时恢复了青春,才觉得这功法邪恶吧。可公子却不知,老夫三人一年之中也就只有今天能和常人一样而已,若公子明天见到我们,那我等又将是那种有如鬼魅的枯瘦状态了。”

    老者自顾自的说完,脸上却是一片落寞,自嘲式的笑了笑,又迷恋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旁边的暗茶图三人听得老者言语,眼中却是蓄满了盈盈泪水,仓多吉走上前对着说话的老者哽咽的喊到:“师父,师叔为了大屿……”

    老者却是一摆手,阻止仓多吉继续讲下去。“唉,老夫三人的状态,最多还能支持百年,你们也要做好准备啊……”说完老者却是一叹气,对着习昊说:“人老了,有时候爱莫名其妙的些牢骚,让习公子见笑了。”

    习昊也不是愚笨之人,听得几人对话,他也知道其实修炼这种功法是一种牺牲,也对自己起初的误解汗颜,真心实意的朝着三人拜去。

    老者阻止了习昊的下拜,转身向仓多吉三人说:“你们就先下去吧,此间事情就由我们和公子叙说吧。”

    眼见暗茶图三人离去,老者才回过头来对着习昊说:“是老夫糊涂了,忘了习公子是第一次见我们。老夫上代鬼灵宗宗主姬达瓦,见过习公子。”

    姬达瓦一说完,旁边一老者立即走上前来对习昊一拱手。“老夫上代天衍门门主曲木丹巴,见过习公子。”

    “老身上代圣灵教教主端木米玛,见过习公子。”

    虽然对三人的身份早有所猜想,但三人亲口说出还是让习昊心中震动不小,急忙上前,对三人躬身一礼。“小子习昊见过三位前辈。”

    几人正式见过了,姬达瓦才开口说到:“习公子此番前来,是否为了公子身上的项链之事啊。”

    姬达瓦直入主题,习昊也没有多的废话,直接说到:“对于这项链,小子实在疑惑,还请前辈解惑。”

    姬达瓦却呵呵一笑,说到:“还请公子随我等来。”说完,手一抬,对习昊做了个请的手势。“前辈先请。”习昊也是手一抬。

    四人走出地下室,经过了一个长长的通道,出现在几人面前的却是一个更加巨大的空间,屋子中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是屋子中间矗立着一个巨大的石柱。看那石柱的样子,应该经历了不少岁月了,给人一种古朴沧桑的感觉。

    几人走到石柱前,姬达瓦三人对着石柱恭敬的一拜,然后转身对习昊说到:“公子请看。”

    习昊抬头望石柱看去,却见石柱上有一幅简单的图画。图画虽然简单,只是聊聊的几笔,但是却勾勒出一幅令人荡气回肠的画面,图中一个略显消瘦,身材欣长的中年人,正用一己之力对抗着面前滔天的洪水,漫天火红的天火,和周围无数的野兽,而远处一群人,正对着他叩拜祈祷。

    习昊看得心情是一阵激荡,半天才回过神来,对着姬达瓦三人说到:“这是……?”

    三人却是一脸凝重,慢慢的说到:“这就是觋神。”

    习昊一愣,转眼再往石柱上看去,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瘦弱的身影用用自己羸弱的身躯对抗着万千灾难守护一方热土的情形,心中不由一热,朝着石柱缓缓的跪拜了下去。

    拜完之后,习昊才回身疑惑的看着三人“难道这项链和觋神有什么关系吗?”

    姬达瓦三人没有直接回答习昊的问话,而是带着习昊走到屋子的一面石壁前,朝着石壁指了指。习昊抬眼望去,却见石壁上刻着一人的形象和外面祭坛上的雕像一般无二,在这人旁边却刻了两个图案,一个正是他的项链的模样,另一个正是他哥哥的项链的模样。习昊心中惊骇不已,立即骇然的望着姬达瓦三人。

    一直未曾说话的端木米玛却叹了一口气。说:“唉,至于这项链和觋神究竟有什么关系,我们也不大清楚,但是祖上却传下规矩,凡有带着这两个项链的人出现。我们都要以主视之,并且祖上还留下话说,如果这两个项链合一,那么觋神就可能重临人间,守护我们大屿千万儿女。”

    听了端木米玛的话,习昊心中更是惊骇不已,没想到自己和哥哥从小带到大的项链还有这样的秘密。

    习昊还在震惊中,却听端木米玛有开口问道:“对了,习公子,你可曾见过石壁上的另一项链?”

    面对三人习昊也没有隐瞒,坦诚的说到:“石壁上另一图案的样子,正是我哥哥所佩戴项链的样子。”

    说到这里,习昊不禁又想起了不知道身在何方的亲人,脑海中浮现出那神秘女子的话。也就开口向三人问道:“不知道三位前辈可知,除了你们之外,还有其他的修行门派是敬拜觋神的吗?”

    被习昊一问,三人却是一愣,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还是由姬达瓦开口说到:“据老夫所知,除了我大屿三派以外,似乎没有其他修行人士是供奉觋神的,不知公子何以有此一问。”

    听得三人问话,习昊知道应该是暗茶图三人知道绿衣女子的事情的时间太短,还没来得及告诉姬达瓦三人。立即将遇到绿衣女子的事情说了出来。

    三人听完习昊的讲述,对绿衣女子的修为同样感到震惊,讨论了一番,也得出来和暗茶图等人差不多的结论,认为那女子对习昊应该没有恶意,至于那女子的来历,三人也是猜测不出。

    说完绿衣女子的事情,姬达瓦三人却将习昊带到了另一面石墙前,指着墙上的壁画说到:“不知公子可曾见过这壁画上,除了你所配戴的项链以外的其它物件啊,或与有助于真正解开项链的秘密。”

    习昊抬眼望去,却见石壁上刻着十二个不同的图案,有的像是一个碗,有的像笛子,有的像一个鼎,有的甚至像一把锄头。其中一个正是习昊所佩戴的项链,另外的十一个图案习昊却从未曾见过。

    看了半天,习昊却是茫然的摇了摇头。

    端木米玛看着墙上的壁画,却突然眼睛一亮,朝习昊说到:“老身刚才看着墙上的十二件器物,却突然想起另一个和十二这个数字有关的事情,或许对你查证那绿衣女子的身份有所帮助。”

    习昊却是眼睛一亮,急急说到:“哦,是何事情?还请前辈讲来。”

    看着习昊急迫的样子,端木米玛却是轻轻的一笑,说:“老身也只是猜测而已,并不一定真的对公子有帮助。”

    “还请前辈讲来听听。”因为绿衣女子的身份关系到亲人的下落,习昊当然不肯放过一点线索。

    知道习昊寻亲心切,端木米玛也不再卖关子,直接说到:“老身怀疑,那绿衣女子和传说中的梵天十二神有关,因为这梵天十二神相当神秘,就连他们究竟是不是人,也没人知道。公子所讲的那位女子修为高绝。又神秘异常,所以老身才怀疑她与那梵天十二神有关。”

    说完还将梵天十二神的一些事情讲了出来。当她描述这梵天十二神在众人面前出现的形象的时候。习昊却惊异的现,这十二神中的迦楼罗的形象竟然和自己在莫苍山山谷宫殿中遇到的那个怪物的形象一模一样。

    当即惊骇的说到:“怎么迦楼罗的样子和莫苍山那怪物的样子如此相似啊。”

    姬达瓦却三人一愣,他们只知道暗茶图三人陪习昊却过莫苍山,可是却没有得到神器,而另外得到了一本恒河大手印,至于具体的经过他们却并不知情。听得习昊如此说,立即叫习昊将莫苍山的事情详细的讲了一遍。

    听完习昊的叙述,端木米玛三人也是一头雾水。他们想不明白那宫殿中为什么有的尽是适合圣灵教三派之人使用的东西,当然也不清楚那迦楼罗为何会之攻击佛道魔三教之人,而不攻击大屿城的众人。更不知道那迦楼罗为何会再拿神秘宫殿之中。

    ps:再次厚颜求收藏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神藏
剑来
圣墟
带着仓库到大明
万域之王
近身狂兵
凌霄之上
我是至尊
造化之王
纯阳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