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四章 大屿三老

    往广场中央看去,却见一壮硕的年轻人正和一头牛对恃。

    年轻人慢慢的从怀中掏出一条红色的布块,对着牛一招,那牛一见红色立即狂的向着他冲来,年轻人却微微的一侧身,让过了牛的冲击,还顺势在牛的屁股上踢了一脚,本来就使劲往前冲的牛,挨了年轻人这一脚,立即重心不稳,在地上翻了几圈才慢慢的站起来。

    “好,~~~”人群中立即爆出一阵欢呼,牟依嘎也兴奋的拍着手。见她那兴奋的样子,习昊不由心中奇怪,对着他问:“你不是不喜欢觋神节吗?”

    牟依嘎却白眼一翻,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习昊。“我是说不喜欢觋神节的各种规矩,又没说不喜欢看斗牛。”说完瞟了一眼习昊有继续补充:“其实我最喜欢看斗牛了,不过如果跟师傅们一起来的话,那又的喝那腥腥的牛血酒了。”说着还做了一个干呕的动作,然后拍了拍胸口,做出一个怕怕的样子。

    不一会,场中那牛已经被青年踢翻好几次,站起来的时候四肢已经有些打颤,不过一见青年手中的红布,还是红着眼再次的冲了过去。还是和前几次一样,牛再一次的被青年踢到在地,可是它此时却没力气再站起来了,躺在地上鼻子中冒出阵阵热气。

    青年见此,立即兴奋的跑到场边,取来一个大木盆,从腰间拿出一把弯刀,对着地上的牛喉间一捅。

    牟依嘎见到此幕,立即拉着习昊要离开,不料这时有旁边响起了一个牟依嘎此时最不想听到的声音。“习公子没休息,也来看这斗牛赛啊。”

    习昊转身一看,却见暗茶图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自己两人的旁边。

    暗茶图出现,牟依嘎却是脸色一苦,期期的叫到:“师父。”

    习昊也是微微一弯身,说:“听闻前辈说起觋神的事情,晚辈对这觋神也是非常仰慕,特此前来一观。”

    习昊的话却让暗茶图脸上有了些欣慰,温言说到:“此处嘈杂,看不真切,请习公子到主位观礼如何?”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习昊立即手一抬,对暗茶图做了个请的姿势,不过他却没有注意到旁边的牟依嘎不停的在给他使眼色。

    暗茶图走在前面,习昊随后,牟依嘎也极不情愿的跟在后面,路中越想越气的她不由伸出手,在习昊手臂上狠狠的一掐,不明所以的他一吃疼,不由轻轻的嘶了一声。

    暗茶图听得声响回过头来,看见牟依嘎这掐着习昊的手臂,立即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吓得她立即缩回了手。

    走到主位上坐定,却见场中那头牛已经被青年放干了血,场下之人立即抬来一个装有半桶酒的大木桶,将牛血倒入其中。混好了牛血酒,那青年立即取出拿出一个小盆,将木桶中的牛血酒倒了一些在木盆中双手捧着木盆向着主位走来。

    看着迎面走来的青年,暗茶图三人面带微笑,牟依嘎却是一脸苦涩,像谁欠了她百万雪花银一样。主位旁边站着的一个圣灵教弟子立即走向前去将青年手中木盆接过,不一会便取来几杯血酒,放在了几人面前,不过放在习昊面前的除了血酒以外,还有一杯清茶。

    习昊不由疑惑的看向三人,暗茶图却是微微一笑。“喝勇士送来的牛血酒,在我大屿是一种荣耀,不过公子初来此地,可能不习惯牛血酒的腥气,故此喝茶也可以。”

    “师父我可不可以也~~~~”牟依嘎见习昊能有特殊待遇,立即撅着嘴想要争取一点特权。哪知话还没说完,就现六只眼睛正冷厉的看着自己,吓得她一吐舌头,立即将没说完的话,收了回去。

    习昊却是微微一笑,“入乡即要随俗,况且晚辈对觋神也十分仰慕,就用此血酒来寄托晚辈的一丝追慕之意吧。”说完将拿起面前的牛血酒一饮而净。

    仓多吉三人也未在说话,拿起酒杯仰头喝下。可是牟依嘎却苦着脸拿着酒杯,看了半天不肯下嘴,还是暗茶图瞪了她一眼,她才捏着鼻子,一咬牙将杯中血酒喝了个干净。

    接下来,连续又又十九个年轻人上场,杀了十九头牛,习昊也又连续喝下了十九杯牛血酒,不得不说这牛血酒滋味确实不咋滴,腥气蛮重,并且酒劲也大,从没喝过酒的习昊,一下子喝了这多,头也是晕晕的了。不过还好,这斗牛赛只有二十人上场,所有人都表演完了之后,圣灵教的一个弟子将二十人所取得的血酒混装在一起分给围观的众人,第一天的斗牛赛也就正式结束,大家相继散去。

    习昊也被安排在一出小屋休息,知道他可能累了或者是不胜酒力,暗茶图三人也没来打搅。第二日一大清早,习昊才刚起床,牟依嘎就在其房门外大喊大叫了。

    打开门,却见牟依嘎身穿一件五彩坎衣,下身穿着一条碧绿短裤,浑圆白生生的两只手臂上各带一个银环,手腕上带着几串银质手链,脖子上也挂着一排亮澄澄的银色饰片,手上还拿着一件五彩的坎衣,一条深色长裤和一串银质围要链。见习昊开门,立即兴冲冲的拿着坎衣和裤子在,习昊身上比划。

    刚睡醒的习昊还有些迷糊:“你这是干啥?”

    “你先别问了。”牟依嘎却不理会,好不犹豫的打断了习昊的问话,继续拿着衣服和裤子在习昊身上比划。

    “嗯,不错,应该很合身。”说完还伸手去脱习昊的衣服。

    习昊下了一跳,立即往旁边一站,惊骇的说:“你干嘛?”

    “今天跳虎舞,帮你换衣服啊,别啰嗦了,快换上。”牟依嘎却似乎有些不耐烦,说着还伸手继续去脱习昊的衣服。

    习昊脸一红,一把抢过牟依嘎手中的衣服,然后把牟依嘎往门外一推,说到:“你先出去吧,我自己换。”

    牟依嘎此时好像也意识到有些不对,脸上有了些红晕,慢慢的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口还回过头来,说了句“那你要快些换哦。”

    别说,这衣服虽然看起来样子似乎有点怪,但是穿在身上的还是蛮舒服的。

    习昊二人来到广场的时候,广场周围已经站了不少人,挤进人群内圈,往广场望去,只见广场上很多穿着鲜艳服饰的年轻男女在尽情的跳着一种奇怪的舞蹈,广场旁边的人有的用器皿有节奏打击着地面,有的就直接用双手拍打为广场上的打着拍子。

    牟依嘎兴致勃勃的看了一会,拉着习昊就要往广场里面走,习昊却摇了摇头,死活不肯往广场里面走,牟依嘎拉了半天也没拉动,最后实在是没办法,嗔怪的看了习昊一眼,一个人蹦蹦跳跳的向着广场中间走去。

    看着广场中间欢快跳动的人群,习昊虽然看不懂他们跳的是什么,但是那种节奏还是感觉得到的,不知不觉,习昊也情不自禁的用双手为广场中间的人打起了拍子。

    正在习昊忘情的融入其间的时候,旁边一个和牟依嘎年纪差不多的姑娘却向习昊递过来一根小木凳,习昊一愣,心中却想着大屿人真是好客,自己这么站着也有人送板凳来让自己休息,正想伸手接过凳子。

    原本在广场中欢快的跳着虎舞的牟依嘎见到这一幕,却飞快的跑了过来,朝着习昊一喊:“别接。”习昊听得却是一愣,正想问为什么别接的时候,却见牟依嘎已经跑到了自己身边,然后怒冲冲的向那女孩说了几句习昊听不懂的话。那姑娘听得却是面色一变,看了一眼习昊,然后拿着板凳转身走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人家好意送凳子给我坐,为什么不能接啊?”一旁的习昊却是一头雾水,搞不清楚究竟生了什么事。

    牟依嘎却是小脸一红,恶狠狠的说:“叫你别接就别接,问那么多做什么?”说完舞也不跳了,拉着习昊急急离去。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出来观看节日庆典活动的时候,牟依嘎都一直在习昊身边跟着,还不是的用防贼一样的眼光扫视四周。

    今天就是觋神节的最后一天了,想着过了今天就可以知道自己身上项链的秘密,可以解开自己心头的困惑,习昊心情也是一阵大好。

    跟着众人来到一个巨大祭坛前,习昊凝神望去,却看到祭坛上一个巨大的雕像。说句实话,这个雕像怎么也不像一个神像,其他的神像所雕刻的人通常是高大威猛,身上透出一种威严,可是眼前这神像虽然巨大,但是没给人那种高大威猛的感觉,相反这神像所雕刻的人物脸颊消瘦,身材也显得清瘦异常,双目之间还带这一种浓浓的悲哀和忧伤。

    几个壮汉抬来几个铁笼,将里面的猛兽抓出,一一在雕像面前屠杀,猛兽的血喷洒而出,流进雕像下面的一个小凹槽中,那凹槽连着地底的一个洞,那么多血液下去尽数流入了地下。

    猛兽的血一流进凹槽,神像下面的众人立即伏拜在地,口中高呼“龙库拉达”

    数万人整齐划一的声音直达天宇,习昊心中也是一震,看着众人虔诚的样子,他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也跟着众人对着神像伏拜起来。

    站在祭坛上的暗茶图三人,对着神像虔诚的拜了几拜,转身看见习昊也对着神像伏拜,眼中射出一丝异样个光芒来。走下祭坛,三人来到习昊身边,轻轻拍了拍习昊肩膀,示意习昊跟着。

    习昊知道他们应该是要讲项链的事了,也不说话默默的跟着三人离开。来到祭坛基座面前,暗茶图在基座上摸了几下,地面上一块石板竟然缓缓的向着一边移动,渐渐的露出了一个长长漆黑的通道。

    在漆黑的通道中走了许久,习昊忽觉眼前一亮,现自己等人处在一个巨大的地下室中,地下室屋顶嵌着许多鹅蛋大小的珠子,出阵阵幽光,将整个地下室照得纤毫毕现,一边墙壁上一个洞中流出大量鲜血,流入到一条长长的血河中,看来上面上面屠杀的猛兽的鲜血都应该是流到了此处。

    长长的血河缓缓的流向一个漆黑的洞,不过中途却分流出一些流入旁边的一个血池。

    血池中正枯坐这三个枯瘦如柴的老人,暗茶图三人走到血池边躬身对血池中的老人叫到:“师父师叔(伯),习公子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征战诸天世界
异世界的美食家
灵武帝尊
最强神医混都市
逍遥派
无敌天下
永恒圣王
大医凌然
重生之最强剑神
不灭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