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三章 觋神节

    看着习昊的神色,人老成精的暗茶图三人自然知道习昊想要说什么,三人对视一眼,暗茶图才狠狠的瞪了牟依嘎一眼,仍然有些生冷的说到:“这次就算了,下次再这样绝不轻饶。”

    牟依嘎一听,眼神也立即活了起来,原本低着的头立即抬了起来,嘭的一下跑到了暗茶图身边,一头钻进牟依嘎怀里,嬉皮笑脸的说到:“我就知道师父最疼我了,牟依嘎下次不敢了。”说完,眼睛却瞟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习昊,眼珠还滴溜溜的转个不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暗茶图实在拿牟依嘎没办法,轻轻的摸了摸牟依嘎的头,转而向习昊说到:“习公子,让你看笑话了,我们还是到总坛再说话吧。”

    暗茶图三人走在前面,习昊和牟依嘎在后面跟着。

    走了一段,牟依嘎却小声的对着习昊说到:“谢谢啊,不错,你还算讲义气,今天要不是你,我肯定又惨了。”

    习昊却是有些迷糊。“只忘记了一个节日而已,三位前辈那么疼你,就算没有我,也应该不会怎么重罚你吧,你当时怎么怕成那样?”

    牟依嘎却是一吐舌头,说:“唉,你不知道啦,师父、栾叔叔、仓叔叔他们什么都好,可是就是对这觋神节太看重了,上次我忘了觋神节,你不知道他们多大火,关了我两个月禁闭啊,没想到你面子还真大,我本来已经是抱着牺牲的决心的了,没想到……”

    听到牟依嘎的话,习昊心中却郁闷无比。轻笑着说到:“既然你当时已经抱着牺牲的决心了,为什么还那样看着我啊?”

    牟依嘎却是一愣。“对啊,我也没觉得你求情会有用,我怎么会向你求助呢?”说完还歪着头,好像在思索什么。

    想了半天,牟依嘎才摇了摇头,“算了,不想了,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向你求助,不过既然你那么有面子,以后就是我的护身符了。”说完还十分得意的一笑。

    听着牟依嘎的话,习昊立即想起她在暗茶图怀中看着自己眼珠滴溜溜转的情形,暗想原来这丫头打的这主意啊,不由哭笑不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一行人来到一个有着圆形屋顶,有点像帐篷搭成的屋子前。暗茶图才回过头来,对着习昊说到:“习公子,这就是我圣灵教总坛的会客之地了,还请别嫌弃简陋。”

    习昊一呆,想不到眼前这不起眼的建筑就是赫赫有名的圣灵教总坛的会客之地,在他的印象中,出云国各修行门派的总坛建筑都是气派不凡的,没想到圣灵教在外如此声威显赫,总坛会客之地却如此的不起眼。可习昊也只是一愣,立即就回过神来,朝暗茶图说到:“哪里,前辈客气了。”

    屋子的样子在外看来虽然不起眼,可是屋内却十分宽敞。门正对着的地方摆着三张古朴的椅子,两边的座椅也是古色古香,屋内家具虽然不多,显得整个屋子宽敞异常。

    看着主位有三张椅子,习昊明白,圣灵、天衍、鬼灵三派应该关系非比寻常,就连着圣灵教会客之地也是三个主位,看来应该是三人经常一起会客,想来其他两派的会客之地也应该是如此。

    “公子请”暗茶图手一抬,对习昊做了个请的姿势。

    习昊也连忙一抬手,“前辈先请。”暗茶图三人摇了摇头,没再说啥,径自往主位走去。

    众人坐定,圣灵教弟子也送来茶点,暗茶图才清了清嗓子开门见山的说:“习公子此来可是为了项链之事啊?”

    听得暗茶图问话,习昊一整神色,恭敬的说:“不错,对于这条项链,晚辈是越来越疑惑,仿佛不少人都对它有兴趣,现在看来它似乎还关系到我亲人的下落,所以习昊此次前来,还请前辈解惑。”

    听得还有人对习昊的项链感兴趣,暗茶图三人不由大惊,急急说:“还有人对它感兴趣?可以说来听听吗?”

    习昊一听,立即将遇到那神秘绿衣女子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讲了出来。

    听完习昊的讲述,三人却是眉头深锁,开始思考起来。对于那神秘女子三十里外可以和习昊二人交流的修为,暗茶图三人也是惊骇不已,可是任三人想破了头也想不出当今世上还有谁有此修为。

    过得许久,暗茶图才慎重的说:“至于那绿衣女子的身份,老身等人也猜不出来,不过照老身看来,这女子应该对公子无恶意才对,她叫你不要告诉其它人项链的事情,那应该是对你的关心才对。既然她说你亲人现在安好,想来你的亲人现在也没甚危险。”

    对于暗茶图的结论,习昊也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晚辈也感觉那姑娘对晚辈没有恶意。”

    一旁的仓多吉也爽朗的一笑“老夫也认为那姑娘对公子没有恶意,既然他叫你不要再让别人知道项链的事情,那公子你也就注意点就是,公子此来是为了项链之事而来,不过公子一路应该是舟车劳顿,也该好好休息下,这几日正是觋神节,公子也可以好好玩玩,待这几日过去,老夫等自当带习公子前往实地,为公子解释。并且这觋神节也于公子的项链有些关联哦。”

    听得着觋神节还和自己的项链有些关联,习昊不由大吃一惊,说到:“这觋神节……”

    看着习昊惊讶的表情,暗茶图微微一笑,柔和的说:“其实这觋神节只是祭奠我大屿守护神觋神的一个节日,至于有些什么和公子的项链有些什么关联现在也说不清楚,等七日过后,我等自当为公子解释。”

    暗茶图既然这样说了,习昊知道急也没用,也恭敬的说:“晚辈其实对这觋神节也非常感兴趣,不知道这觋神节都要坐些什么,还要避忌些什么,免得习昊不明所以,以后犯了忌讳。”

    暗茶图三人听见习昊问起觋神节的事情,眼中却是有了些伤感,默默的看了他一阵子,直到习昊都觉得有些不自在了,三人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还是栾宁布最先转过来,对着习昊歉意的一笑,说:“不好意思,我们三人想些事情想得有些失态了,至于这觋神节确实也是祭奠觋神的,总共会有七天的节庆,第一天斗牛是为了纪念觋神为我们将凶猛的野牛驯养成为家畜,第二天跳虎舞是为了纪念觋神为我们赶走猛兽,第三天和第四天的舞火把和喝水则是表示觋神控御自然力量的神力,第五天的摔跤是我大屿儿女向觋神展示我们强壮的身体,第六天则是欢唱歌颂觋神,第七天就是祭祀了。对于习公子而言,倒是没有什么忌讳,不过还望公子存有对觋神的尊敬之心。”

    栾宁布说完,又是悲伤的看了一眼习昊,接着说到:“觋神是我们大屿儿女心中的神,是它为我们挡住了灾难,交会了我们许多技能,传说就连养蛊之术、鬼将之术和灵咒之术也是他传下来的。”

    听完栾宁布的叙述,习昊心中产生了一个疑问:“这么说来,这位觋神是真的存在过?不是人们想象中的神灵?”

    不知为什么,习昊的话似乎让三人更加伤感,过得半晌,暗茶图才落寞的说到:“当然,我们都是修行之人,那些想象中的神灵值得我们如此敬畏吗?”

    这觋神竟然是真的存在过,这让习昊大吃一惊,并且这习昊的存在应该年深日久了,这大屿人还如此敬畏,可想而知当年这位觋神的神通和对大屿人的贡献。想及此处,习昊脸上也露出了一些仰慕的神色来。

    看着习昊的神情,暗茶图三人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欣慰之色。继而和蔼的对着习昊说:“公子若是劳累了,尽可去休息,若想游玩,就让牟依嘎带着你到处走走吧,老身三人还要去主持觋神节的事情,就不能多陪公子了。”

    几人在说觋神节的事情,知道暗茶图几人脾气的牟依嘎一直不敢插嘴,闷在一边,早已经憋坏了,听说三人要走了,立即跳出来拍着胸口说:“师父、栾叔叔、仓叔叔你们大可放心,你们就把他交给我的,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

    习昊也起身对着暗茶图三人一拱手,说:“三位前辈有事尽管去忙,不用顾念习昊。”

    三人走后,牟依嘎立即一吐舌头。“唉,终于走了,你不知道,每年觋神节的时候就是我最难过的时候,每年这几天师父和两位叔叔都特别凶,无聊死了,不过今年有你这护身符,我不怕了,呵呵~~”说着就拉着习昊往外走,说是习昊那么够义气,自己也不能不讲义气,来到了自己的地盘,当然是要好好招呼的。

    习昊本身也想看看这觋神节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也就跟着牟依嘎一起走出了屋子。

    二人行至一广场前,见前面人山人海的站满了人,牟依嘎立即兴奋的拉着习昊往人群里钻,似乎这里的人都认识牟依嘎,见她到来都纷纷给其让路,两人也没费什么劲就直接进入到了人群内圈。

    ps:再次厚颜求收藏,看着寥寥几个收藏,飞刀真的觉得好孤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活在诸天
武道大帝
武侠世界大穿越
白袍总管
混沌剑神
七界武神
绝代神主
人皇纪
万古天帝
永夜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