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二章 初临大屿

    连赶了两天的路,二人终于到达了鹄鸣山山脚,血欲宗众人此时才纷纷退去。

    牟依嘎本是不想再见天风门众人的,可是现在习昊金身决修为被封,而灵咒之术又还不太熟悉,只能施展傀儡咒这样的低级咒法,虽然因为他元神强大,威力也不弱,但是这傀儡咒却有个缺点,就是必需要有与敌人相关的物件才能施展。被关押的时候,牟依嘎故意装跌倒,习昊趁赵宏闪让的时候取下了他一根头,这才得以施展,如果是在战斗中,他却无法施展此术了。牟依嘎现在身上也只有一只本命蛊,对付一个敌人当然不是问题,可面对群攻却毫无办法了。

    不得已,牟依嘎才极不情愿的跟着习昊上得鹄鸣山了,想请天风门的人帮习昊解开禁制,也将顺便将赵宏交予天风门的人,让他们去处理。

    二人走在上山的路上,却不知道离此地几百里外的卢仝城,习昊关心的某人真面临这生命的威胁。

    梦瑶前些时间被家族强行从鹄鸣山召回卢仝城司徒家族,回来之后家中长辈向她询问了些鹄鸣山的情况,尤其是对习昊的情况询问的最是仔细,梦瑶心中奇怪家中长老为何对一个天风门的记名弟子如此感兴趣,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将习昊的情况一一讲了出来。

    梦瑶却不知道,梦瑶说起习昊时的无意中露出小儿女的表情,却是让司徒家族中的一些“老祖宗”眼中微微一亮。

    从鹄鸣山回来后,梦瑶明显感觉到了家人对自己态度的改变,他本来是庶出,在家中极不受待见。可是这次从鹄鸣山回来之后,家中长辈却是对其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对于这种变化,梦瑶想不出是为什么,也不想去想。在家中养尊处优的过了一些日子,梦瑶总是觉得无所事事,心中也颇为烦闷。

    今日,梦瑶实在是耐不住家中的无聊,便呆了两个婢女外出游玩。在城中逛了半日,总是林林总总的店铺,梦瑶也觉得无聊,带着两个婢女信步而走,却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城郊。

    城郊的空气确实比城中清新多了,满眼望去也是绿草茵茵,梦瑶的在家中多日无所事事的烦闷也一扫而空,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心中舒畅了许多的梦瑶,带着两婢女在草地上信步游走起来。

    一个被斗篷遮住了大半张脸,一身宽大灰色道袍的怪人,突兀的出现在了梦瑶面前。

    默默的打量了梦瑶一阵子,灰衣人口中才出一个枯涩的声音。“你就是司徒梦瑶?”

    梦瑶一皱眉头,慢慢走上前去,轻轻的拘了一礼“小女子正是,不知阁下是……?”

    “是就好。”灰衣人没有回答梦瑶的问话,直接手一扬,一道青绿色光华向着她飞袭来。

    梦瑶立即想闪避,可是刚一动,却突然感觉到一股气机已经牢牢将自己困住,自己呼吸尚且困难,更不用说闪避了,不得以,心念一动,一个青色法宝从其身上飞出。

    “嘭~~~~”的一声,梦瑶的法宝在灰衣人面前不堪一击,瞬间被击粉碎,梦瑶本人立即口吐一口鲜血,身体被打得凌空飞起。

    在飞起的那一刻,梦瑶耳边却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恶贼,住手。”感觉到自己被人接住了,梦瑶扭头一看,却朦朦胧胧的看见一个俊秀的青年正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随即她就晕了过去,没了知觉。

    牟依嘎虽然跟着习昊上了鹄鸣山,可是心中却极不情愿,一路吵吵嚷嚷,和习昊闹个不停。

    二人一路吵闹,来到后山,却碰见祁连东阳三人正准备下山而去,青玉子等人正在后面相送,众人见习昊二人去而复返,均是一愣。

    习昊也是快的上前一一行礼,然后将自己和牟依嘎下山之后被血欲宗之人偷袭然后被赵宏抓了去的事讲了出来。

    习昊被抓的事情听得众人是义愤填膺,祁连东阳三人也当即表示先不下山,要一起对付这个血欲宗的“魔头”赵宏。

    表完态之后,众人才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习昊是怎么逃出来的?还把元婴后期修为的赵宏给抓了来?也就纷纷向习昊投来疑惑的目光。

    习昊本觉得三大家族太过热情,让他有些不放心,不想将自己会灵咒之术的事情讲出来,可是赵宏已经带上山来了,只要略略一问三大家族的人自然会知道自己会傀儡咒。所以他也只好说栾宁布教过自己一些粗浅的灵咒之术,并且还给了一件可以增加咒术威力的法宝,自己趁赵宏不注意,才将其制住,挟持上山来了。

    在莫苍山的时候,三大家族就已经知道习昊和天衍门三派之人来往密切,所以对习昊的说法也是深信不疑。了解了事情的经过,青玉子才意识到此刻众人还身在,鹄鸣后山山门,如此说话实在有些不妥,也就邀请众人上山再谈。

    不过,此刻牟依嘎却闹意见了。

    她跟着习昊上山来,本是不得已,现在习昊也已经将赵宏交给了天风门的人,而且身上的禁制也被司徒破天出手解开了,她自然不想再上山去,也就一直闹个不停。

    习昊对着个可爱又有些刁蛮的牟依嘎,却是毫无办法。转念一想他也觉得赵宏已经送了回来,天风门的众人也应该可以处理了,并且还有三大家族的人在,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于是歉然的看了青玉子一眼,请三大太上长老中修为最高的玄明出手,封住了赵宏的修为。自己则撤了灵咒之术,准备和牟依嘎一起下山而去。

    祁连东阳三人见习昊不再上山。不由心中失望,可是刚才已经说了要一起对付赵宏,也不好立即改口,只是纷纷邀请习昊日后去自己家族做客,随后即跟着青玉子等人上山去了。

    不用再上山了,牟依嘎当然是高兴异常,马上就开始构思去哪里玩。可是习昊却挂念着身上项链的秘密,因为从绿衣女子的话看来,项链的秘密可能对寻找亲人的下落有帮助。故此他也就没什么心思再玩耍,想直接去大屿城。牟依嘎也好久没回圣灵教了,也有些想家,也就没再要求再去玩耍,两人直接向着大屿城而去。

    路途中,习昊想及和陈寒峰的两年之约也快到了,也就找了一个圣灵教分坛弟子前往报信,同时也告知让陈寒峰不用再寻找了。过去习昊找陈寒峰帮忙,那是以为父母和哥哥都是普通人,应该和修行者撤不上关系,而现在看来亲人的行踪似乎和修行者有关联,如果再人陈寒峰帮忙寻找,可能给神剑门带来麻烦。

    经过十几日的赶路,习昊二人进入到大屿城境内。大屿城说是一个城,但并不是像其他城市一样,它是一个广阔的区域,在这区域内也没有十分巨大的城市,只是一些人聚集在一起形成三三两两散落的小村镇,不过整个大屿区域内的人心中都有一个圣地——贡嘎城。

    贡嘎城其实也是由许多民居组成的,并没有高高的城墙,不过和其他大屿城的其他村落不同的事,在贡嘎城中有一座大屿人心目中的神坛。圣灵教、天衍门、鬼灵宗的总坛都在这贡嘎城内。

    习昊二人进入贡嘎城,正好遇到大屿人每年一度的觋神节。这觋神节是大屿人最重要的节日,每年的觋神节都要庆祝七日。

    第一日每个村落都会举行盛大的斗牛活动。

    第二日大屿人每个村落中的人都会聚集在一起,轮流跳起虎舞,一些人跳累了,另一些人会接着跳,一直跳一整天。

    第三日会有大型的耍火把表演。

    第四日会举行一个奇怪的比赛——喝水比赛。

    第五日就是摔跤比赛。

    第六日则是对歌庆祝。

    第七日则是祭神,在祭神的时候,贡嘎城的人们都会来到神坛面前,将捕获的一些猛兽当场宰杀,用它们的鲜血祭奠觋神,而其他的村落的人虽然不能到贡嘎城神坛前祭奠,但是它们每年都会派人送上自己村落捕获的一些猛兽,并且在觋神节那天,所有的人都会朝着贡嘎城神坛的方向跪拜、祈祷。

    习昊二人到达贡嘎城的时候正是觋神节的第一天,进入贡嘎城看着人们都穿着鲜艳的衣服,带着华丽的金银饰品,习昊没来过贡嘎城,还以为这这贡嘎城中的人平时都是如此打扮的,也没在意。牟依嘎一见众人的打扮,却是一阵迷糊,低着头想了半天,才猛的一拍额头。

    “我怎么吧觋神节给忘了,还好师父不在,不然又要被她骂了。”说完还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牟依嘎还在庆幸,不料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却在耳边响起。“什么还好我不在啊?”

    二人扭头一看,却见暗茶图、仓多吉、栾宁布三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二人身后。原来习昊二人一进城,就有人将二人行踪报告给了暗茶图三人,下人虽然不认识习昊,但是暗茶图三人却从其描述中断定习昊来了,也就立即赶来。不想却正好听到了牟依嘎这个小迷糊忘记了觋神节的事情。

    三人来到,习昊立即上前见礼,三人也热情的和他打过招呼。

    “师父、栾叔叔、仓叔叔。”牟依嘎低着个头,怯生生的朝三个喊到,还不时的向习昊投来求助的眼光。暗茶图三人也面色冰冷的看这牟依嘎。

    习昊心中奇怪,这牟依嘎天不怕、地不怕,此时却似乎很害怕的样子。并且在他的印象中,暗茶图三人对牟依嘎也极其疼爱,可今天似乎都有点……

    看着牟依嘎可怜兮兮的样子,习昊不由叹了口气,上前朝着三人一拱手:“三位前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美食供应商
元尊
万古神帝
大王饶命
永夜君王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修炼狂潮
都市奇门医圣
我是至尊
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