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章 被囚

    开门一看,却是牟依嘎撅着个小嘴,两眼红红的,一脸委屈的样子。“我们不报仇了好不,我看到天风门的人就会想到他们那么对你,再说现在你师伯他们已经知道了有内奸,他们应该会注意防范的。”

    看着牟依嘎委屈的样子,习昊心中一疼。转念一想,觉得鹄鸣山上众位师门长辈已经怀疑有内奸存在了,那人应该迟早会被找出来的。就算自己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也就带着牟依嘎下山而去。临行之际,习昊本准备和青玉子告个别的,但是夜色已深不好去找青玉子,只得留了封信即下上而去。

    天空中没有月亮,只有许多星星一眨一眨的散着阵阵幽辉,广阔无垠的夜幕给人一种宁静安详的感觉,一阵微风吹来,林间树叶娑娑作响,树影摇曳,给人一种别样美感。

    习昊二人下得山来,没去打搅天风观的中道士,直接步行,准备到一个城镇才去买马代步。二人在路间漫步而行,一派轻松写意,牟依嘎心情似乎特别好,还不时的哼着习昊听不懂的小曲。

    忽然,一个黑色钟形法宝突然向着习昊飞袭来,搓手不及的他急忙一个手印打出,可惜法宝却来得太过诡异太过突然,还未完全成型的龙象虚影在法宝一撞之下,立即溃散,法宝穿过虚影的阻碍,重重的轰击到了习昊身上,习昊立即被打得凌空飞起。一个灰衣人也急的从路旁树林中窜出。

    见习昊被打飞一旁,生死不知,牟依嘎不由大怒,猛的一挥手,几个黑色小虫立即从衣袖间飞出,趁着夜色悄无声息的向着灰衣人飞去。

    可惜的是,灰衣人的感觉极为灵敏,不知道怎么察觉到了袭来的蛊虫,鼻子中冷哼一声,衣袖一挥,一股劲力从其袖间奔涌而出,黑色小虫一撞到那股劲力之上,瞬间化成了粉末。

    牟依嘎和灰衣人的战斗不过是须尼间的事情,直到牟依嘎的蛊虫全部被灭,一旁被击飞的习昊才重重的摔到了地上,昏了过去。

    看到习昊的状况,加上自己放出的黑色蛊虫有瞬间被灭,牟依嘎不由急怒交加,口一张,一直银色小虫立即飞出。

    牟依嘎刚一祭出本命蛊,灰衣人身形却诡异无比的绕道了她身后,然后手一挥,牟依嘎也立即应手而倒。

    牟依嘎倒后,刚飞出的银色小虫,立即朝她飞了回来,想要进入其身体中,不想灰衣人却不知从那里拿出一个金色盒子,往小虫一罩,然后盒盖一关,将小虫困在了其中。盒子中立即出了扑通扑通的声音,似乎是牟依嘎的本命蛊不甘心被困,在拼命的冲击盒子。

    不知那盒子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在如此猛烈密集的冲击下却丝毫无损,过得许久。似乎盒子中的银色蛊虫放弃了挣扎,扑通扑通的响了半天的盒子逐渐的安静了下来,没了的声音。灰衣人这才走到二人身边一手一个,将昏迷中的牟依嘎和习昊提在手中飞驰而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牟依嘎悠悠醒来,摇了摇还有些疼的头,现习昊躺在旁边,还在昏迷之中。一向大咧咧的她,此刻却突然变得细心了起来,没有直接伸手去试图摇醒习昊,而是小心翼翼的检查了下他身体的状况,现他并没什么大碍只是内腑受了点震荡而已,这才松了一口气,开始小心翼翼的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扫视了四周一眼,牟依嘎现自己两人是在一个密闭的小屋中。房门是精铁所铸,只有一个小小的窗口。一向大咧咧的她对环境也没在意,就连她感觉到自己的本命蛊不在身体中,而是在某处陷入了沉睡状态,也没多做理会。在一旁起呆来。

    牟依嘎醒后不久,习昊也慢慢的张开了双眼,看到眼前的牟依嘎,昏昏沉沉的问到:“我们这是在哪里啊?”

    “我也不知道,我也被人打晕了,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牟依嘎摇了摇头,无聊的拨弄着从地上捡来的一根小木棍。

    这时,门突然开了,一个瘦骨伶仃,身穿和于飞等人一样红衣的老者走了进来。

    “血欲宗?”见老者的服饰,习昊一皱眉头。

    老者却是微微一笑,向着二人一抱拳:“老夫赵宏,血欲宗刑坛坛主见过习公子牟姑娘,如此将二位请到这里是实在是不得以。”

    “哼~~~”牟依嘎却是一声冷哼,站到一旁不不再说话。

    习昊却是一脸冷漠,慢慢的说到:“不知赵坛主此番抓我二人来此所为何事?我习昊没什么地方得罪过贵宗吧。”

    赵宏却没理会习昊话中讥讽之意,微微的笑了笑。“习公子言重了,此番请二位前来,实在是想请教习公子些事情,绝无伤害二位之意,不过习公子却好像对我们血欲宗有些误会,故用此法请二位前来,实在是情非得以啊。只要习公子愿意为我等解惑,我等自当拱手恭送二位离去。”

    习昊却是眉头一皱。“哦?可是赵坛主却封住习昊修为,这样是不是不够诚意啊。”

    习昊如此一说,赵宏却是略一沉吟,想了小会,才开口对二人说到:“这个,由于公子那法决威力太过骇人,公子身上的禁制我们暂时还不能除去,不过牟姑娘的蛊虫我们可以马上归还。”

    “哼~~~~你是说本姑娘比不上他?你们怕他不怕本姑娘?”牟依嘎在旁边听得赵宏的话,却是双目一瞪,向着赵宏喊到。

    赵宏立即灿灿的一笑:“这个~~~~~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牟依嘎本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习昊伸手一拉,挡了下来,心中不满的她却向着习昊看去,只见他却是皱着眉头,对赵宏说到:“哦,习昊修为低微,就算对上元婴中期的修者也恐不低,想来赵坛主不修为应该不止元婴中期吧,何以有如此说法。”

    赵宏一愣,略略的思考了一下。慢慢的说到:“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公子就不用隐瞒实力吧。不错,老夫确实是元婴后期的修为,可是习公子又何必隐瞒实力,想那日习公子带着牟姑娘奔逃前所使用的法决,别说元婴后期,恐怕就化神中期也有所不敌吧。二位还请稍待,赵某这就去将牟姑娘的蛊虫取来。”说完就向外走去。

    牟依嘎听了赵宏的话,却是目瞪口呆,用像看怪物一样眼光看着习昊。却见习昊也是双眉紧皱,像在思索着什么。

    过了半晌,牟依嘎才回过神来,期期的习昊问到:“你真的有那么厉害?”

    被牟依嘎一叫,习昊也会过神来。“这个我也不知道,那日你昏迷后,不知怎的,我心中一阵烦躁,一口气从胸口涌出,我就变得昏昏沉沉的了,后来的事情我也不大清楚,只是有个模模糊糊的印象,好像记得当时是有这么回事。可是当时我应该还是用的恒河大手印中的龙象印啊。现在想来,我当时还有种很奇特的感觉,可究竟是什么,我却想不起来了。”

    想了半天,实在想不起当时的经过,习昊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哎,不想了,以后再想吧。现在我们还是该考虑如何从这里出去才对。”听习昊这么一说,牟依嘎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想到当前的情形,也陷入深深的思考中。

    “也只能这么试试了。”半晌习昊才一拍额头,像自言自语一样的说到。

    牟依嘎也在沉思中好回过了神来,好像听见习昊似乎有办法,立即疑惑的看着他。

    看了一眼莫名其妙的牟依嘎,习昊走过去轻轻的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说完还有些担忧的叹了口气,“哎,也不知能不能行,只能姑且一试了。”

    牟依嘎却是满不在乎“管他的试试再说呗,不行就看看他究竟想要干什么吧。”

    二人商议不久,却见赵宏手中拿着一个金色的盒子走了进来,牟依嘎一见金色盒子立即兴奋的跑了上去,不想马虎的她却没有注意到脚下的乱草,被绊了一下,身子向着前面直直的扑去。

    谨慎的赵宏见牟依嘎迎面扑来,担心有诈,也没去扶将要跌倒的牟依嘎,而是警觉的往旁边一让,不小心却碰到了修为被封的习昊。将其撞得一个踉跄,几乎跌倒。

    牟依嘎反应也还快,眼看就要扑到地上,却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急急的稳住了身形,然后尴尬的一笑,慢慢的走到赵宏旁边,将赵宏手中的盒子接了过来。打开盒子,牟依嘎立即伸出一只手中,放到嘴中一咬,将一滴鲜血向着盒子中银色小虫滴去,过了一会,原本昏睡的小虫在吸收了她的血液后,立即展开双翅兴奋的飞了起来,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向着牟依嘎飞去。

    见牟依嘎已经将小虫收回,一边的赵宏才开口说到:“赵某已经表现了诚意,二位是否可以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呢。”

    “你先说说什么事吧。”收回了本命蛊的牟依嘎似乎很高兴,爽快的向着赵宏说到。

    赵宏见似乎有机会,立即爽朗的一笑。“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只是想知道习公子是如何安然的自由进出阴阳谷的。”

    习昊却是一皱眉头,向着赵宏问到:“这个~~~我可以知道贵宗为何如此想要知道进出阴阳谷的方法吗?”

    面对习昊的提问,赵宏皱了皱眉头,想了小会,才慢慢的说到:“这个,其实告诉公子也无妨,因为一千五百年前,我血欲宗的一位前辈和天风六祖同时进入了阴阳谷,却都不见归来,我们想找寻这位前辈的踪迹或者是遗物。”

    听了赵宏的回答,习昊也是略略一思考。“那可以容习昊考虑两天吗?因为这进出阴阳谷的方法也关系到小子的一些事情,习昊需要时间好好想想。”

    “那是自然,习公子可以慢慢考虑,那老夫就三日后再来听习公子的回复如何。”习昊的要求在情理之中,赵宏立即想也不想的答应了下来。

    见事情已经办妥,赵宏也一拱手:“那就不妨碍二位了,我们三日后再见,这期间有什么需要,还请吩咐门外的守卫,他们会为二位办妥。”

    说到此处,赵宏却是微微一顿,冷冷的继续说到:“不过二位也别生出利用这三日离开的想法,就算牟姑娘能用蛊虫,将门外守卫杀了,能出得这房门,也决出不了外面的通道。在通道口,有一禁制,只有老夫手中方有进出法令,才能自由进出,那禁制没有化神中期以上的实力却是无法破去的。”说完也不等二人表示,立即转身离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逍遥派
九天剑主
天骄战纪
神话版三国
垂钓诸天
武侠世界大穿越
大王饶命
校花的贴身高手
浪迹在诸天
永恒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