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七章 不先逃

    青玉子正要上前说话,却见旁边一位长老抢先走了出来,指着习昊二人喝到:“上次你送回六祖遗物之时,我就说过你有阴谋,可惜那时掌门和众长老被你蒙蔽。你送回的六祖遗物应该是这妖女给你的吧,送回我天风门,利用我等将禁地重宝取出,然后你们再乘机盗走我门镇门宝决,你们好算计啊。今天你们将宝决交出便罢,如不交出,我青冥子拼得性命也要让你和这妖女血溅五步,就算日后圣灵邪教找上门来,大不了我一死谢罪,我想众多正道修者也不会任由一个南蛮邪教任意横行吧。”

    天风门众人见青冥子如此一说,都不由一皱眉头,本来这事还有些和谈的可能,可经青冥子如此一说,再无缓和的可能就更加渺茫了,青玉子正准备出来说点啥,打个圆场的。

    却不料旁边的牟依嘎一听青冥子叫自己妖女、还称圣灵教为邪教,不由怒从心起,再看旁边的习昊却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当下跳出来指着青冥子骂道:“你个老混蛋,你们那什么狗屁破决,本姑娘拿来有什么用?就算你跪地上求本姑娘看,本姑娘也不瞄一眼,还说我偷你们的。习昊对你们天风门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你们还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十足的一群混蛋,你不是说本姑娘是妖女吗,本姑娘就妖给你看。”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气糊涂了,完全忘记了对方一群人的修为,说完就直接一挥手,几只黑色小虫从身上飞出,朝着青冥子飞去。

    青冥子眼见小虫袭来,眼中露出不屑之色,随后一挥,黑色小虫立即被拂落在地。此时的牟依嘎却像了疯一样,见黑色小虫被击落,想也不想,口一张,一只银色小甲虫立即从口中飞出,向着青冥子席卷而去。

    青冥子眼见牟依嘎这次放出竟是银色蛊虫,心中也是一惊,急急向后退去。旁边的习昊也是一脸焦急,他也修炼了养蛊之术,自然知道这是牟依嘎的本命蛊,这本命蛊一般是不会轻易放出的,因为这本命蛊和主人心神相连,一旦本命蛊受创,施蛊之人也非受重伤不可。

    习昊脑中飞的运转,盘算该怎样化解眼前的局面,不料却变故突起,天风门三位太上长老见牟依嘎放出本命蛊,深恐青冥子有什么不测,其中一个叫玄清的长老立时出手,将牟依嘎的本命蛊困在一青色气团之中。

    一见本命蛊被困,牟依嘎立即指挥蛊虫想冲出气团,可是无论银色小虫怎么冲击,就是脱不出气团的围困。冲击了几次没有结果,牟依嘎倒冷静了下来,竟笑嘻嘻的对着玄清说到:“老道士,修为不错啊,能困住我这只蛊虫,不过你知不知道上次在莫苍山,师父得到迦梵骨皿的仿制品,并且将其炼化交给了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挡住里面成千上万的银金色蛊虫啊。”

    天风门众人一听立时脸色大变,莫苍山的事情他们虽然没有参与,但是还是有所耳闻的,此时听说那骨皿竟然在牟依嘎身上,不由神色紧张,小心戒备起来。

    旁边的习昊也正纳闷,心想牟依嘎从莫苍山出来后一直就和自己在一起,他是什么时候拿到骨皿的啊?他心中疑惑,也就向牟依嘎投去询问的目光。

    一旁的牟依嘎却趁着众人分神之际,悄悄的靠近习昊,在他耳边轻轻的说道:“今天这事,我看今天这事说不清楚的了,一会你先逃吧,以后有机会再向他们解释。”

    习昊一听,却是一愣,缓缓的摇了摇头说到:“对面是养了我八年的天风门的人,我是说什么也不会逃的。况且我还答应过你不在你之前先逃的,现在你的本命蛊被人制住,你是逃不了了,我又怎能先你而逃呢?”

    牟依嘎一听,脸上却现出了迷蒙之色,一时呆在了那里。

    却说天风门的众人,虽然是小心戒备着,可是也密切注意着习昊二人的动静,两人的话语虽轻,可是还是没能逃过众人耳目。听见习昊不逃的原因,众人心中不由一阵汗颜,心中的信念也有些动摇起来。

    就在此时,那青冥子却又走出人群,指着习昊二人说到:“两个无知小儿,现在你们已经是走投无路了,还想此般做作,妄图我们会心软放你们一马吗?”

    青冥子此语一出,青玉子脸上立时现出了不悦之色,可是天风门另一些人脸上立时现出了恍然之情,也知道了牟依嘎身上并没有骨皿,想及先前的紧张,不由是一阵尴尬,随即大怒。玄清立时法决一捏,困住银色小虫的气团也慢慢的向内挤压起来。

    习昊一见此景,立时大惊,双手急忙一结印,口中向着那太上长老喊了句:师祖,请恕习昊放肆了。然后微微一蹲,稍一蓄势,双手一推,一个朦胧的龙象虚影立即浮现在半空中,向着玄清呼啸而去。

    感觉到虚影的威势,玄清面容一整,一个圆形法宝立即飞出,带起一道青色的光华向着空中的虚影迎去。

    眨眼间,圆形法宝就和那龙象虚影撞到了一起。嘭的一声,一撞之后,一股气浪中空中辐散开来,吹得众人衣衫猎猎作响。虚影也在这一撞之下消散了,那圆形法宝也是光华暗淡,歪歪斜斜的向着玄清飞回。

    习昊立时口中喷出一股鲜血,脸色苍白得吓人。玄清口角也是溢出一缕血丝,脸色也有些白。玄清一受伤,困住牟依嘎蛊虫的气团也立时松动了,那银色小虫竟然有突围而出的迹象,吓得玄清立即强吸一口气,压下伤势,几个法决急急打出,这才将那银色蛊虫又从新牢牢困住。

    见到习昊和玄清一击的情景,天风门众人大感诧异,用看怪物一样的眼光望着习昊。

    可是天风门众人和牟依嘎习昊都不知道,在习昊祭出龙象虚影那一刻,一边一只隐匿着的几人眼中立时放出了一阵精光。

    且说习昊受伤吐血的同时,牟依嘎也清醒了过来,看见习昊苍白的脸庞,没来由的心中一疼,轻轻的走过去,替习昊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似乎是想骂几句,又好像想说点什么,呆了一阵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还是说了句她极为经典的台词:“哎,我也是讲义气的,你不先逃,我也不能先逃啊,大家都不逃了吧。”

    说完似乎有些不舍的幽幽看了习昊一眼,转身静静的看着天风门众人。过得一会,只见她一咬牙,浑身气势却突然大涨,被玄清困住的小虫也是浑身出璀璨的银光,映得周围几人脸上也是银色闪闪,天风门另外两位太上长老也是立时大惊,手中法决急急朝青色气团打出。

    习昊在一旁看着此景,知道牟依嘎施展的是圣灵教独有的燃神之法,不由是肝胆俱裂,了疯一样的冲向牟依嘎。

    旁边隐匿的几人见到牟依嘎拼命,本想立即现身,可突然见习昊冲到牟依嘎身边,好不犹豫的一拳击在她后脑,牟依嘎身体立时软了下来,倒在了习昊怀中。情况有了变化,隐匿的几人也就放弃了现身的想法,准备再观察下。

    习昊将牟依嘎击晕后,竟然缓缓的向着天风门众人跪下说到:“诸位师叔师伯师祖,弟子喝牟依嘎实在不知旻天太乙决的下落,还请让牟依嘎回大屿去吧,弟子愿听候落。”

    “哼~~刚才还在狠,现在又故作可怜样,今日你二人说出旻天太乙决的下落便罢,不然你二人谁都别想走。”见局势已经完全在掌握之中的青冥子此时见习昊说话,立即又对习昊呼喝。

    青玉子却是狠狠的瞪了青冥子一眼,有些焦急的对着习昊说到:“习昊,你们跟我们回去吧,我保证不伤你二人性命。”

    青玉子焦急的样子,让习昊心中一暖,看了一眼怀中的牟依嘎,向着青玉子说到:“师伯,那你能封住她的修为吗?只怕她一醒来,又会拼命。”

    青玉子却是一呆,扭头向着三位太上长老望去,三位太上长老也是一阵愕然,摇了摇头,轻轻的说到:“这位姑娘修行之法实在和我道门法决差异太大,我等也不知道如何封住她的修为。”

    听了三位太上长老的话,习昊的心不由沉了下去,黯然的看着怀中的牟依嘎,脑海中浮现出她在使用燃神之术前看自己的眼神,心口没来由的一疼,双目中却突然闪过一道诡异的金红色光芒,随即双目血红,从身上扯下一块布条,将牟依嘎捆在自己胸前,然后双手印决一捏,一道龙象虚影又浮现在半空中。

    见习昊的动作,青冥子正准备说习昊图穷匕见,可是却突然现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上次习昊祭出的只是一个朦胧的虚影,这次开始出现的也只是个朦胧的虚影,可是虚影出现后,周围的天地灵气竟然疯狂的朝着虚影涌去,那虚影竟然渐渐凝实起来,散出一股巨大的威压,让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周围的天地灵气还在不断的涌向虚影,快流动的灵气竟然在地面上带起了阵阵飙风,吹得众人衣襟飞舞,猎猎作响。

    看着半空中还在凝实的虚像,天风门众人感觉到呼吸困难,全身都被一种巨大的压力笼罩,动弹不得,众人眼中不由露出深深的恐惧,脸上也显出绝望的神色。

    见着天风门众人绝望的表情,习昊没来由的心中一疼,半空中巨大的虚影轰然散去,一股强劲的气流爆出来,竟然将天风门众人吹得凌空飞起。困住牟依嘎本命蛊的气团也悄然散去,银色小虫也急向牟依嘎飞去,没入她身上不见了。

    虚像一散去,习昊口中一口鲜血吐出,眼中也恢复了清明,看了下周围的状况,立即抱着牟依嘎飞的逃去。

    天风门众人稳住身形,脸上尽皆现出骇然之色。一时间都愣在了那里。过了半晌,玄清身边的另一太上长老才开口说到:“那种法决威力虽大,但他应该还不能完全控制,旻天太乙决关系我天风门的兴衰,他二人又是唯一的线索,不能让其逃去。”说罢即展开身形,向习昊逃逸的方向追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寒门状元
我是仙凡
异世界的美食家
汉乡
近身狂兵
我的1979
不灭武尊
凌天战尊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最强升级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