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路遇天风

    出了竹林之后,二人再无游玩心情,一连四天连续赶路,今日行至卢仝城境地,二人也是感觉有些疲乏了。看着一向贪玩的牟依嘎一脸的倦色,可还是没提出休息的想法,习昊心中一阵惭愧,也就主动提出在卢仝城休息,游玩两天再行赶路。

    一座巨大的建筑物出现在了习昊二人面前,虽然沧桑的岁月在高大的城墙上留下了它的印记,可这些岁月的印记不仅不能掩饰城墙的巍峨、雄壮,反而给其增加了一种历史的厚重感。

    卢仝城是出云国贸易重城,每天人来人往,巨大的吊桥上排了两行长长的队伍,等待桥头的士兵检查放行。习昊和牟依嘎也牵着马,加入到了长长的人龙中。过得好久,才进入城中。

    进入城中,二人立即找了家客栈落脚,由于实在太累,二人也就决定先休息一晚,等第二天再行游玩。

    一大清早,习昊刚起床,洗漱完毕,就听见门外一阵嚣张的敲门声,紧接着是一个高的女高音:“懒猪,快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

    习昊无奈,走出房门和牟依嘎匆匆吃过早饭,就往街上行去。由于时间太早,街上多数店铺都还没开门,逛街的二人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逛街”,只是在街上逛,没任何店铺可看,兜了一大圈,才有店铺陆陆续续的打开了门,开始做起生意。

    早就觉得无聊的牟依嘎,见到有店铺开门了,当然是高兴异常,拉着习昊往一家一家的店铺往里面冲。一家妓院因为有个过夜客人要出去,也破天荒的早早的开了门。来到妓院门前,牟依嘎兴致正浓,看也没看门前的招牌,带着习昊一头冲了进去。

    还没睡醒了龟公,听见门口好像有人进来,不由抱怨的骂了一句:“哪个急色鬼?一大清早的。”骂虽骂,可是他就是吃这碗饭了,虽然不情愿还是得去接待,揉了揉惺忪睡眼,向着大厅迎去,可一进大厅却看见一个漂亮女子急冲冲的拉着个青年男子走了进来,看那女子的样子,好像还十分焦急,龟公不由立时傻了眼,呆在那里。

    “这位姑娘是要来这家店里?”龟公还没开口,一个书生打扮的青年一见牟依嘎立即眼睛一亮。

    感觉好像有人在问自己,牟依嘎扭头一看,却见一个油头粉面的青年,正用一种让自己很不舒服的眼光望着自己。见此人自己并不认得,牟依嘎心中一阵疑惑,往左右四周看了下,现除了自己以外旁边再无其他女子,这才确定青年是在跟自己说话。只见她立即一翻白眼,没好气的说到:“你还真笨,这不废话吗?我都进来了。”

    青年一听,眼中某种光芒更胜。立即急急的说:“以姑娘丽质,来此楼实在委屈了,在下王诚,城中王参将是在下叔父,如果姑娘不嫌弃,可随在下回府,在下保证厚待姑娘。”

    听到王诚的话,牟依嘎心中不由暗想:“这个眼神讨厌的家伙,虽然样子不差,可惜的是不只笨,看来还是个傻子,自己来买东西,他竟然在哪里没头没脑的说了一通,还让自己跟他回去。”想到这里,她不由同情的看了王诚一眼,不再说话。

    远处的龟公见王诚出面了,本不敢出来说话的,可是他做这行年深日久,看到习昊二人的打扮气度,就知道二人不是普通人,生怕闹出什么事来,也就急急唤来一打杂小二,让他去通知老板娘,自己硬着头皮向着几人走来。

    “王公子,昨夜的春香还满意吧。”

    “嗯,还不错,这个姑娘你们别收,公子我要了。”王诚略一点头,立即朝龟公蛮横的说到。

    旁边的习昊觉得有点不对劲,立即开口问到:“这是什么地方?”

    见习昊问话,龟公也不敢怠慢,立即走上前来。“公子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是醉香居?”

    习昊却是脸一红,急急就要拉着牟依嘎离开。牟依嘎此时却十分好奇。这人一说是醉香居,习昊为什么会马上就脸红了。挣脱习昊的拉扯,好奇的向龟公问道:“醉香居是什么地方啊?”

    龟公立时脸上现出些尴尬的神色,“这醉香居是本城最有名的青楼。”

    听见龟公的回答,牟依嘎脸也立即红了起来,她经常一个人从大屿城出来游历,当然是知道这青楼是什么地方。不过想起王诚的话,心中立时恼怒起来,脸色一变,恶狠狠的向着王诚瞪去,却见王诚还用那种色迷迷的眼光看着自己,不由恶从心起,一挥手,一股劲风向着王诚袭去。

    劲风一袭体,王诚立即被打得凌空飞起,牟依嘎却看也不看,直接拉着习昊向外走去。

    等牟依嘎二人走出了门口,王诚的身体才重重的摔到了地上。王诚的保镖和龟公立时呆在那里。

    “啊~~~~”骂骂咧咧走出来的老板娘,看到王诚躺在地上,口中直冒血泡,早没有了进的气,立时尖叫起来。

    呆立的众人这时才清醒过来。王诚的两保镖对视一眼,急急的走了出去,看样子是要去收拾包袱准备逃离这卢仝城了。

    醉香居老板娘立时慌了手脚,保镖无牵无挂能逃,她却不能逃啊,她的全部身家都在这醉香居,怎么逃啊。颤抖着身子想了半天的老板娘终于有了决定,立时吩咐人去找大夫,另外叫了几人去王参将府上报信去了。

    习昊二人走出了醉香居,却再没了游玩的兴致,径直向着客栈走去。回到客栈,牟依嘎越想越不顺心,感觉刚才的事情极为丢脸,也就不想在呆在这“伤心地”,拉着习昊急急的出城而去。

    路途中这一小插曲,对于习昊二人来说无关紧要,可是二人却不知,由于这一小闹剧,让二人的行踪暴露在了有心人的眼中。

    两天后,两匹快马飞驰在从卢仝城到鹄鸣山的官道上,远处一群修道者正肆无忌惮的在空中飞行,看那样子好像十分焦急。

    看着远处空中的身影,习昊一阵疑惑,一般修道者是不会在凡俗世界显露神通的,除非有什么急事,看他们赶路的方向应该是朝卢仝城而去,自己刚从卢仝城过来,好像那边并没什么特殊的事啊。最奇怪的就是那群修道者中有几个身影,自己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正疑惑间,那群修者已经靠近,习昊一看,心中一阵惊喜,立即朝空中飞行的人叫到:“师伯”

    空中的人听到叫喊,一见是习昊,均是一愣,然后纷纷的降落下来。

    众人才一降落,习昊立即亲热的走上前去,朝着天风门众人躬身拜下,口中说到:“师伯,众位师叔,你们这是有什么事吗?怎么没见师父啊。”

    见习昊笑呵呵的站在眼前,除青玉子以外的几位到道人均一脸愤怒的瞪着习昊,不过见青玉子没话,也就没做声,等着青玉子说话。而青玉子却是一脸尴尬,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开口。

    看着众人的表现,习昊不禁是一头雾水,不知怎么说话。

    习昊没说话,站在一旁的牟依嘎却是一脸的不痛快,朝青玉子等人忿忿的喊到:“哼,那么凶干什么?我们欠了你们的啊!”

    青玉子这才回过神来,犹豫了一下才指着旁边三个老道说:“这是我天风门三位太上长老,有些事情想问你。”

    习昊一惊,立即走上前,行了个跪拜大礼。

    “不必了,你也算不得我天风门弟子,不用对我等行此大礼。”面对习昊的跪拜,三个老道却是有些厌烦。

    习昊一愣,一股浓郁的悲哀涌上心头,虽然心里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生,才会让天风门的人如此对待自己。可一直以来,习昊最遗憾的就是不能成为天风门的内门弟子,也一直对天风门有种深深的依恋,这种话从天风三老这样的人口中说出,其心中自然是难受无比。一时间也就呆跪在哪里。

    看见习昊的样子,牟依嘎也是一阵难过,立即伸手去拉跪在地上的习昊,可却未能拉动分毫。牟依嘎心中恼恨重重的拍了下习昊的肩膀,一跺脚,恶狠狠的朝着天风三老喊到:“不算就不算,你还以为别人稀罕你天风门啊,不过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小门派,有什么好神气的。”说着又伸出两只手将跪在地上的习昊的一手臂抱住,使尽力气往上拽。

    习昊此时脑中是一片浆糊,在牟依嘎的猛力下,也痴痴的被拉了起来,可起来之后还是呆呆的站在那里。牟依嘎一阵心疼,也是一阵气闷。“看你那样,天风门有什么好,回去我让师傅收你做弟子,在圣灵教混个长老当当,保证比那什么破天风门的掌门啊,太上长老之类的威风。”

    旁边天风门众人一听,均是一脸怒容,不过随即就是一阵黯然。如今的天风门确实是没落的不能再没落了,想当初,郝连家族一个小丫头也敢在鹄鸣山上对天风门掌门指手画脚。像圣灵教这样的大宗派,别说一个长老,就算一个小小堂主来了,天风门上下也得恭恭敬敬。

    沉默了半晌,还是一个太上长老,叹了一口气,开口说到:“本来,我天风门是不敢冒犯习公子和牟姑娘的,可是这次实在事关重大,关系到我天风门的兴衰,还请二位告知我等我旻天太乙决的下落”

    牟依嘎还在气愤中,却又听见那“讨厌”的道士还问自己要什么决,也就气不打一处来,立即大声嚷嚷到:“谁见过你那什么破决啊~~~~~?”

    习昊此时也已经回过神来,听到那位太上长老的话,心中也就隐隐感觉到,天风门的人如此对待自己,应该和这什么旻天太乙决有关,也就急急开口询问。

    “三位~~~~”刚一开口,习昊却不知道现在该如何称呼面前这些人,略略停顿了下,犹豫了下才接着说到:“三位师祖,掌门,那旻天太乙决是怎么回事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乾坤剑神
七界武神
神藏
仙路至尊
超品巫师
医武兵王
活在诸天
儒道至圣
万古神帝
最强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