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 疑云重重

    路旁是无尽新绿小草,几许不知名的野花点缀其间,一阵轻风吹来,野花轻轻摇曳,送来缕缕清新的气息,让人精神为之一振。一男一女正并肩慢马,慢慢的游走于长长的石路上。石路、马、人此刻竟显得如此和谐宁静,构成了一幅完美怡然的山水画。

    “哇~~~~~”那年轻女子从不知觉的陶醉中清醒了过来,意识到了眼前的美景,不由一声惊叫出口,一幅完美怡然的画面就此被打破。

    此二人正是从习昊和牟依嘎,从亚丁城出来后,二人一直向着鹄鸣山方向行进,今日遇如此美景,二人不知不觉的被眼前景象所惑,沉入了其中。

    大叫一声之后的牟依嘎,立即跳下马,蹦蹦跳跳的向着路旁的草地跑去,侧身往草地上一趟,还不时的打几个滚。看着牟依嘎欢欣雀跃的样子,习昊也微微一笑,翻身下马,向着草地上的牟依嘎走去。

    “喂,习昊,快来躺躺,好舒服哦。”见习昊也向这边走来,牟依嘎立即向他呼喊,还不时的用小脸蹭蹭地上的嫩绿的小草,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将双手放在脑后枕着头,躺到草地上,看着蔚蓝的天空,习昊心中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与舒适,微微一转头,静静的看着在草地上不停打滚的牟依嘎,他竟然不知不觉的沉醉了起来。

    正在二人陶醉之时,习昊却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快的从地上爬起,皱着眉头,警戒的向四周扫视。

    “怎么了?”看着习昊的举止,牟依嘎心中迷糊,迷惑的看着习昊。

    “嘘~~~~”习昊伸出两根手指,在嘴边一放,对牟依嘎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

    牟依嘎此时似乎也现有些不对劲,疑惑的向四周看了看,然后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一道红色的光华带着一种令人压抑的气势,从远处慢慢的向二人逼来。那道光华还未靠近,习昊二人就感觉到了一种沉重的压力。习昊也猛的双目一睁,身体慢慢的浮上空中,手中急急结出一个奇怪的印式,凝重的看着远处飞来的红色光华。牟依嘎此时也是紧张的盯着,远处飞来的红色光华。

    红色光华慢慢的靠近,那种压抑感也越来越重,而此时习昊的气势也到达了临界点。“破~~~~”猛的吐气开声,习昊一声大喊,手中法印也缓缓向前推出,半空中出现了一个虚幻的龙象法身,带着无穷的威势,向着飞来的红色光华迎去。

    “嘭~~~”一声巨大的声响传来,一股气流从龙象虚影和红色光华相撞的地方爆出来,地上的牟依嘎竟然被这股气流吹得站立不稳,几乎跌倒在地。

    一击之后,龙象虚影慢慢的从空中消散,而红色光华只是在空中摇晃了几下,停留了一小会,然后掉头慢慢的向着起初飞来的方向飞去。

    见光华退去,空中的习昊略一犹豫,立即向着光华退去的方向追去。地上的牟依嘎一见此景,也飞快的跑出草地,翻身上马,朝着习昊追去。

    追了一阵,习昊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前面那道红色光华似乎在逗弄自己一般,自己快,它也快,自己慢,它也慢,始终和自己保持着一定距离。习昊不由一愣,止住身形,略一思考,突然神色大变,不在理会前面的红光,转身往回飞去。

    一路疾驰的习昊,在半路上遇到了正策马赶来的牟依嘎,心中不由一松,慢慢的降落下来。

    “怎么样?追到了吗?”见习昊返回,牟依嘎立即紧张的开口问到。

    习昊默然的摇了摇头,轻轻的说到:“我走了后,你遇到袭击了吗?”

    听见习昊的问话,牟依嘎也才突然想起,似乎刚才这家伙很没义气的先“跑”了,也不由气呼呼的说到:“哼,谁敢来找本姑娘的麻烦?倒是你,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很没义气啊,丢下我一个人就跑了……”说着说着,不知怎的,她忽然觉得心中有些酸酸的,眼睛也就变得红红的,好像要哭一样。

    看着牟依嘎的样子,习昊想出声安慰,可他似乎天生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人,愣在那里半天,才诺诺的挤出了句:“你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一个人先逃跑了。”

    本已经逐渐安静下来的牟依嘎,听到习昊的话,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鼻子却是一酸,眼睛一红,竟然像又要哭一样。见自己开口,不仅没有起到安慰的作用,好像还使情况恶化了,习昊立时慌乱起来,想要做点什么说点什么,可是就是不知道做什么说什么好,只好站在那里不停的搓着手。

    “噗~~~~”本来似乎很伤心的牟依嘎,见到习昊慌乱的样子,竟然忍不住笑了出来。“好了啦,记得以后不准丢下我先逃跑哦。”

    此时空中却突然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两位贵客,小女子绝无恶意,可否前来一叙?”

    “哼~~~竟敢找本姑娘麻烦,你在哪里啊?”习昊还未出声,牟依嘎却抢先一步,恶狠狠的向着空中喊到。

    “两位可往西而行,距你们三十里外的地方有个竹林,我在此间等候。”

    一听对方竟然在三十里外的地方和自己两人对话,习昊心中一惊,知道对方修为绝对是自己不能望其项背的,也就不由犹豫起来。

    牟依嘎却是不以为然,看到习昊犹豫的表情,立即头一扬,神气的朝习昊调笑到:“哼,胆小鬼,放心有什么事本姑娘替你担着,本姑娘是绝对不会像你那样没义气的先跑的。”说到此处,神情却是一愣,停了停又继续说到:“不过,你也不准没义气的先跑哦,你是答应过的,你要先跑了,下次本姑娘见到你就打你的屁股。”说完还偷偷的贼笑了下,看样子应该是在幻想着打习昊屁股的情形。

    “噗~~~”听了牟依嘎的话,习昊也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神情一松。“那我们走吧。”

    没过多久,二人即行至目的地,可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处隆起的台地上,长满了青翠的楠竹、花竹、慈竹……绿波翻滚,遮天蔽日,茫茫无尽。林间云雾缭绕,掩映着座座农家竹舍;四周悬崖峭壁,却有洞窟、古寨跃然其上。

    “这是竹林吗?”看着眼前的景象,牟依嘎不由张大了嘴,良久,才傻傻的向习昊问到。习昊看着眼前的情形也是不由一阵**,“难道我们找错地方了?”

    正在二人疑惑间,一缕悠扬的琴声从竹海深处响起,伴随而来的还有一个轻柔的声音:“佳客既至,何不入内一叙。”

    习昊二人对望一眼,立即下马,将马系在一颗楠竹之上,循着悠扬的琴声踏入竹海之内,往琴声源之地寻去。竹回路转,二人来到一清澈无比的小溪前,一精致竹舍坐落在溪边,竹舍小院中一绿衣女子正独坐案前,手指轻快的拨弄着案上古琴。

    “不知姑娘相邀,有何要事?”习昊二人矗立良久,直待女子停止了拨弄琴弦,才出声询问。

    那女子正要说话,却突然眉头一皱,望着北方看了下。然后急急开口说到:“今日邀二位前来,本想畅谈一番,不想妾身却突有急事,今日邀二位前来实为三事。其一妾身想劝公子莫合道佛魔三道修者走得太近;其二公子身上项链的事切莫再让他人知晓,若有难事切当隐忍,以待十年之后;其三公子也不用再寻找公子父兄,他们现在很好,不过当下还不是想见之机,一切静待十载之后再言。”

    话刚一说完,也不待二人回话,竟自化作一道绿光一闪而逝。

    听完绿衣女子一番没头没尾的劝告,二人皆是一头雾水。

    “你说她是什么意思呢?”牟依嘎脸上竟然露出了难得凝重的表情。

    “我也是一头雾水,她究竟是何人?好像还知道我亲人的下落。不知道我父母和哥哥现在怎么养了。”习昊摇了摇头,不由开始思念起不知道身在何方的亲人来,呆在了那里。

    看着习昊的表情,牟依嘎心中也是极不自在,感觉有些酸酸的。过了好半天才轻轻的朝习昊说到:“放心吧,那姑娘不是说他们都很好吗,我想应该没骗我们。”

    “但愿吧,对了,你知道这项链有什么秘密吗?”习昊知道现在想也没有用,只得摇了摇头,抛开心中对亲人的思念,转而向牟依嘎问起项链的事。

    对于项链的问题,牟依嘎也所知不多,听见习昊问话,也就坦然的说:“我也不知道,师父只说过这项链十分重要,好像和我们圣灵教、鬼灵宗、天衍门三派圣地有关。”说完又低着头仔细想了想,然后接着说:“那女子既然提醒你不要让别人知道项链的事,应该对你没有恶意。”

    “我想也是吧,关心我身上的项链之人,都对我是关怀备至。算了,不想了,等天风门的事情完了,我们就去一趟大屿城吧。”

    一个莫名其妙的约会就此结束,搞得习昊二人是云里雾里,闷头走出竹林,取了马竟自向着鹄鸣山方向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大王饶命
史上最强店主
还看今朝
大医凌然
都市超级医圣
至高使命
万古神帝
异能小神农
逆剑狂神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