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顶点小说手机版

m.x23us.com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 小盒之谜

    “喂,你们这些坏蛋,怎么往这边跑啊。”见众人纷纷向自己这边逃逸,牟依嘎心中大为焦急,看到了那怪物的恐怖行为,她也对那怪物也有着深深的畏惧。天衍门下也纷纷结起手印,圣灵教、鬼灵宗门下也纷纷放出蛊虫、灵鬼,阻止逃逸而来的众人靠近。

    看着不断被怪物扯碎的众人,习昊心中不忍,用乞求的眼光向暗茶图、仓多吉二人看去。

    见着习昊的神情,仓多吉二人也黯然的叹了口气。有些萧然的对着三教门下说到:“让他们过来吧。”

    逃逸中的众人听见此语,顿时如蒙大赦,也不再管漫天飞舞的蛊虫和灵鬼,直接向着习昊等人奔来。

    慢慢的,三教众人形成的防护圈以外的修者,已经被怪物追杀殆尽。

    在大殿中飞了一圈,怪物现整个大殿之中除了三教之人那边以外,已经没了其它的修行者,也就停了下来,冷冷的看着习昊等人,口中出生涩的声音。“你们让开,他们必须要死。”

    怪物的话让佛道魔众人的心立即悬了起来,纷纷用渴求的眼光向着暗茶图和仓多吉望去。

    习昊此时脸上也露出担忧和后悔的神色,生怕怪物冲过来波及到圣灵教等众人。仓、暗二人见到习昊的表情,脸上竟然露出了些许高兴的表情,两人对望一眼,也不再看众人,眼睛直盯着前面叫嚣的怪物,不再言语。

    过了一会,怪物见前面众人没反应,也失去了耐性,直接张开双翅,向着众人飞来。

    漫天飞舞的蛊虫和灵鬼对怪物竟然没起到任何阻碍的作用,怪物的身体就好像是万年寒铁做的,原本无物不破的蛊虫竟然不能突破怪物的身体。无形无影的灵鬼一进入怪物的身体表层就被一层柔柔的气波弹了出来,对怪物也是毫无办法。

    圣灵教等众人一见此景,不由心中大惊,几个门徒立即飞身而起,朝着飞来的怪物迎去。

    面对三教之人的阻拦,怪物似乎有些作恼,也不做停留,直接用身体朝阻拦的人撞去。

    只听砰砰砰的几声,迎着怪物而去的几人立时口吐鲜血,被撞得飞起老高。

    担心的情况生在眼前,习昊不由深深的自责起来,后悔为什么要求暗茶图二人将佛道魔众人放进来,将灾难带给了圣灵教众人。愤怒和悔恨慢慢在其心中盘结,看着远处跌落地上生死不知的圣灵教门徒,这种愤怒和悔恨的情绪越来越重。

    渐渐的,习昊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塞在心口,闷堵异常。“啊~~”习昊一声大吼,双目却变得血红,直接跃起,朝着怪物一拳轰去。

    暗茶图和仓多吉二人见习昊向着怪物冲去,脸色顿时大变,也顾不得许多,立即飞身而起,朝着怪物迎去。

    “咦~~~”见着一拳袭来的习昊,怪物略感惊讶,轻轻的伸出一只手,将习昊的拳头挡下,让还不能凌空飞行的习昊拳势去进,掉落地面。然后随手一挥,一股无形的气浪立即向着后面袭来的仓暗二人迎去,二人立即感到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迎面扑来。二人立即被这股力量卷飞至半空中,在空中连连翻了几个跟头,才踉踉跄跄跌落在地,各自口吐一口鲜血,坐在地上开始调息起来。

    怪物的身体在空中停留了一下,没有去理会远处的暗、仓二人,只是朝掉落地面的习昊看了一眼,可也只是看了一眼,随后便不再理会习昊,直接朝不远处的人群飞去。

    掉落地面的习昊,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刚一站稳,又立即血红着双眼向着怪物追去。对于习昊的追击,怪物也不理会,直接轻轻的一挥手,一股气浪立即将习昊卷飞,随后就开始对佛道魔三道众人追杀。奇怪的是,怪物似乎特别优待习昊,卷飞他的气浪,只是将其卷飞而已,没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三道众人见已经无法托庇于三教之人,怪物杀来,也就立即纷纷四散逃逸。而此时的习昊,却像疯了一样,一稳住身形,朝四处看了下,看到怪物身影,立即红着眼朝着怪物追来。

    一时间,大殿中竟然形成了怪物在前面追赶三道众人,习昊在后面追赶怪物的诡异局面。

    或许是满天的血雨刺激了习昊的神经,习昊显得更加疯狂,不要命的在后面追赶着怪物,稍一靠近,就一拳挥出。

    终于,在怪物的几次袭杀被习昊破坏后,怪物对习昊的追赶终于显得有些不耐烦了。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习昊。

    疯狂中的习昊见怪物忽然停了下来,也是微微一愣,随后又不管不顾的挥拳向着怪物攻去。怪物身上此时却是是气势大变,一股庞大的压力从怪物身上散开来。

    大殿中的众人感受到这种压力,立时觉得呼吸困难,身体也不能移动分毫,不由心神大惊,明白了刚才这怪物只是在逗自己等人“玩耍”。绝望的念头也在心中升起。

    奇怪的是,这种压力一笼罩在习昊身上的时候,他身上也诡异的出现了一层无形的护罩,艰难的对抗着怪物所散出来的气息。

    “咦~~~~”怪物似乎有些讶异,身上气势顿时再一变,沉重的压力让众人不得不运起全身功力对抗,修为差点的修者口鼻之中还渗出了鲜血。习昊身上的护罩也开始波动起来,好像也承受不住这股压力,随时会破裂一样。

    忽然,一股柔和的气波从习昊胸前扩撒开来,一只灰白色小虫从习昊胸前飞出,对着怪物出几声尖锐的鸣叫。

    看着在习昊胸前飞舞的小虫,怪物眼中露出了疑惑之色,低着头开始思考起来,半晌,怪物似乎想起了什么,抬起头仔细的观察起小虫来。身上的气势也就收敛了,大殿中众人这才松了口气,浑身除了一身大汗。

    慢慢的,盯着小虫大量的怪物眼中出现了浓郁的悲伤,眼角竟然慢慢浸出两颗晶莹的泪珠。生涩而伤感的声音从其口中出。“他们已经算不得你的族人,你还要庇护他们吗?”

    可是等了半天,小虫似乎对怪物的话没有任何的回应,怪物才奇怪的打量小虫,过了许久,怪物眼神中的悲伤之色越浓郁,口中开始喃喃自语。“原来你只是留下了一些力量,却没有了自己的意识~~~哎~~~~我真傻,你怎么可能还存在这人世间呢。”

    “哎,罢了,我也该离去了,这世间我也烦腻了,世间的事就让它顺其自然吧。”说完,怪物也不在理会众人,竟自反身向着雕像前面的巨剑飞去。

    怪物一靠近,红色巨剑周围的黑光突然活了过来,像火焰一样熊熊燃烧,出一种好似很清冷,又仿佛可以焚灭一切的黑光。

    怪物金色的身体一没入黑光之中,竟然慢慢的融化了,化作缕缕金色的丝线,向着巨剑缠绕而去,渐渐的融入其中。

    看着眼前突兀生的变化,众人半天才回过神来。

    眼前似乎已经没了危险,可是刚才种种还历历在目,看着远处祭台上的巨剑,众人眼中都露出贪婪的光芒,可却没人敢率先走向那祭台。

    习昊此时双目之中已经恢复了清明,可还呆立在那里,沉浸在对刚才生的事情的震惊中。调息完毕的暗茶图和仓多吉也默然的来到了习昊身边,用担忧的眼光看着他。

    半晌,习昊终于回过神来,看着仓暗二人焦急的目光,心中一热,声音也有些哽塞。“两位前辈没事吧,小子没事了,让前辈担忧了。”

    “我们没事,你没事就好。”暗仓二人见习昊眼神已经恢复正常,话语也似乎正常了起来,没有了刚才狂的样子,心中也不由松了一口气,表情也轻松了下来。

    此时,周围呆立良久的众人中,终于有人忍不住神器的诱惑,开始戒备着缓缓的向着祭台走去,见有人已经行动了,众人也纷纷戒备着慢慢的向着祭台走去。

    习昊、和暗仓二人却是和三教众人汇集到一处,略一整理,现众人之中除了几个率先阻挡怪物的弟子受了些伤以外,基本没有什么其他的损伤。

    查看完门中弟子的情况,暗、仓二人才现三道众人已经纷纷向着祭台走去,也急忙带着习昊和门下弟子赶了上去。

    没再受到什么阻碍,众人直接步上了祭台。

    感受到巨剑散出的接近实质化的杀伐之气,众人只觉心中一阵堵闷,异常的难受,修为低些的已经是面色苍白,冷汗直流。习昊虽然也感觉到这种杀气的压迫,可是不知怎的,这种杀气对他的影响并不像别人那样强烈,他还从这种杀气中感觉到一种悲伤与不甘的情绪。

    正在习昊疑惑的时候,人群中却是一阵嘈乱。原来许多人终于忍不住,开始动手想收取石台上的巨剑,可是任凭众人使尽千般手段,石台上的巨剑却没有丝毫反应,反而是一些修者被巨剑所散的杀气入体,受了重伤,面对此种情况,众人纷纷开始交谈起来。

    看向巨剑,习昊却偶然现插着巨剑的石台上有一个凹槽,那凹槽却让他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我想起来了”沉思了半天,习昊终于想起自己在羌戎山采集凌碧草时意外得到的那个盒子,那盒子的大小,上面的花纹和眼前的凹槽十分吻合。在谷外的时候,谷口结界的力量气息让他感觉很熟悉,可是当时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种气息,想到了盒子的他,也想起了盒子散出的气息和那结界力量散的气息是相同的。

    见着自己失神的一声呼喊,引来众人的眼光,习昊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挠了挠头,从储物袋中取出那个奇怪的盒子,然后往石台上的凹槽一指。

    众人疑惑的看了看他手上的盒子,又向石台上的凹槽看了半天,均露出一副恍然的表情。恍然的表情过后,众人脸上的表情又开始精彩起来,有的是疑惑,有的是担忧。

    见了众人的反应,习昊知道众人是在疑惑自己这东西的来历,担心自己和这地方又什么关系。

    他心中对此地也是充满了疑惑,这盒子是自己碰巧得来的也就罢了。可这里应该是一个炼体高人的遗迹,但起初走过的大殿和小屋布置的却都是三教的手法。并且那怪物仿佛对自己和三教之人也没啥敌意,只是一味的追杀三道众人。

    低着头,思虑了半晌,习昊还是拿着盒子向着石台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投推荐票
本站推荐
尊上
万古神帝
天醒之路
神道丹尊
我是仙凡
茅山捉鬼人
活在诸天
武炼巅峰
元尊
永夜君王